熱門都市言情 《萬族之劫》-第943章 天古隕!(求訂閱)熱推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万族之劫
让万族来观战!
让仇恨铭记,让英雄长存!
每个种族,都有自己的精神,自己的信仰,苏宇不鄙视那些为自己种族而战的强者,他看不起的只是那些背叛种族,背叛信仰,不知为何而战的家伙。
在这个时代,万界万族,苏宇不去分辨对错,仙魔神与他而言,那是错的,是仇人,与本族而言,这些领袖做的不算错。
而大秦王他们这些人,也是英雄,这个时代的英雄,人族的英雄。
为人族征战数百年,镇守诸天,南征北战。
这是大秦王他们和天古他们的对决!
苏宇,只是意外。
喝声洞穿世界。
这一刻,哪怕不明白的冥皇,其实也知道了什么。。
他看向天古,再看神皇,一时间无数念头浮现,忽然悲从心来。
要死战!
他看向天古,咬牙,“你换来了什么?”
天古沉声:“换来了你我各族被庇护!死战,换一次万古留名!换一次种族保全!换一次文明继续!冥皇,愿战吗?”
冥皇愤怒,绝望,深深看了一眼天古。
天古,你很好!
而此刻,人群中,摩多那倒是平静,他早已知道这个结果,只是……此刻眼底深处还是隐藏着一丝悲哀。
神皇妃抓住神皇的手,没有说话。
下一刻,无数各族人群浮现,苏宇一挥手,天地切割,那些人被锁定在一片巨大的天地之中。
再挥手,人境上空,浮现出此地一切。
苏宇声如洪钟,朗声道:“天古、神皇、寂无众人,愿死战人族三十六府主,战死方休!换我苏宇,庇护各族,保存文明!”
“我答应了!”
苏宇声音巨大,森冷无比:“所有人,铭记这一刻!铭记这一日!万族和人族,上古之后,十万年厮杀,今日便告一段落!”
“失败者,便是如此下场!”
“战!”
苏宇一声低喝,下一刻,大秦王众人纷纷飞出。
此刻,大秦王手持长枪,看向对面,也是肃杀之气冲击天地,他环顾一圈,看向天古众人,厉声道:“人族秦广,枪道15道,谁愿迎战?”
天古刚想出面,冥皇恶狠狠地看了他一眼,带着一些愤怒,传音道:“天古……你这混蛋,你们三族,摒弃我冥、龙、凤各族,私下来找苏宇他们……可恶,可恨,可杀!”
他很愤怒,可这一刻,他知道,无路可走!
这位当日散道从苏宇手中逃脱的强者,为了逃命,干出了其他人做不出的事。
他也是极少数,已经被苏宇围困,还从包围圈中逃跑的人。
也许……是第一位?
苏宇自己都不记得,是否还有第二人,被他围困之下,还能逃生的了,冥皇绝对是少数人之一。
这是个精明、怕死、有手段的家伙。
而正因为精明,他知道,自己无路可选,既然如此……也许在这生命最后一刻,他该做点什么。
冥皇站了出来,轻吐一口气:“冥族冥沄,16道,散道重伤未愈,大秦王,可敢应战?”
大秦王只是15道,冥皇是16道,只是至今伤势都没痊愈。
作为一族之皇,万界冥皇早已陨落,而今冥族还有少量族人存活,到了这一步……也只能如此了。
大秦王其实想战天古,但是冥皇既然走出来了,他也不介意一战。
“请!”
“请!”
轰!
一杆长枪,荡漾天地!
一柄由冥河组成的长剑,瞬间浮现,冥土浮现,覆盖天地,大战瞬间爆发!
这一刻,就连地门那边,都有一位位强者目光投射而来。
连人祖他们都没想到,在这一刻,苏宇这边没做别的,而是在急着解决万族争纷。
……
“幼稚!”
此刻,惊天一声嗤笑,“万界修者,到此刻还在内讧……果然,人心才是最难测的!”
稷天没说话,只是默默看着。
而人祖他们都没说话。
万族争锋十多万年,不,从上古就开始争锋,甚至是太古时期,就在彼此征战。
只是今日……这蔓延无数岁月的万族之战,好像要结束了。
万族败了!
稷天默默看着,想起了当日被杀的百战,百战被杀,没有这么大的场面,那一日,若不是最后时刻,他们融道苏宇天地,百战连死,都不会死的太安详。
而今日,苏宇却是给了天古他们最高的礼遇,在这万界瞩目之下,以三十六府主出战。
苏宇这人……有时候的确看不透!
而天古他们,用什么换来了苏宇的庇护?
稷天不知道,但是稷天觉得,若是没有足够的好处,天古不敢去找苏宇,而苏宇也不会给天古他们机会。
……
轰!
一杆长枪洞穿天地,大秦王虽然连一等都不是,可杀气此刻却是撼动天地!
有人比他杀气更强吗?
不见得!
一人独自坐镇诸天战场四百年,四百年来,统兵作战,杀戮无数,从很早之前,大秦王就将生命置之身外,他能活到今日,若不是苏宇,早在星宇府邸就已战死!
一杆长枪,一柄利剑,双方在虚空之中,杀的你来我往,大道碰撞,血液横飞。
冥皇手段多,往日以诡异为主,今日,却是硬拼大秦王。
轰!
长枪和长剑再次碰撞,这是生与死的较量。
上一次的人山之战,半路结束,强者并未参战,今日,延续了上一次的战斗,战到万族领袖陨落为止!
没有任何花哨,唯有死战!
大道与大道的碰撞!
长枪和长剑的碰撞!
一人16道,一人15道,然而,却是大秦王一直占据优势,因为冥皇当初伤势的确太重,至今也没痊愈,也没机会去痊愈。
大秦王杀到极致,暴吼声不断,好像要将五百年来的恩怨全部杀出!
大秦府征战诸天五百年,死伤最重,每年陨落军士都有数万。
大秦府人员最多,军士最多,境内亿万生灵,三分之一都是兵士,一个大秦府,兵士数千万,也是人境各府,兵员最多的大府。
从人族第十潮汐开始,他就统兵作战,杀戮四方。
今日,种种仇怨、戾气,纷纷爆发。
安静。
唯有兵器的碰撞声,双方厮杀到极致的喘息声,刀剑入体的沉闷声。
“杀!”
一声厉吼,同时从两人口中传出,砰地一声巨响,大秦王一枪扎出,天地唯有一杆长枪,一枪扎穿冥皇的头颅,而冥皇一剑洞穿大秦王的咽喉!
轰隆!
炸裂声传出,冥皇头颅炸裂,大秦王脖颈被切断!
惨烈!
第一战,就出人预料,以最为惨烈的方式,双方厮杀到两败俱伤。
冥皇头颅恢复,大道略显残破,忽然回头看向后方,看向那少量的冥族,带着一些说不出的叹息,这一战,注定会败!
没有胜利的战争!
征战无数岁月,最终,便是如此收场,他有些遗憾,有些不甘,有些不愿。
可他,无从选择!
“我走后,好好的!”
冥皇笑了,“既有文明传承,那就好好活下去……希望……期待……有朝一日,我冥族,也可崛起于这诸天万界!我非好的领袖,墙头草,今日追随人族,翌日追随三族,冥族只能随风而动……此生,没带领冥族崛起,甚为遗憾!”
轰!
下一刻,一声巨响传出,大秦王一枪再次杀来,而冥皇,一剑洞穿天地!
轰隆隆!
巨响声传出,冥皇大道,被这一枪直接扫的断裂,大道崩溃,而大秦王,也被这最后一剑,直接洞穿了大道之力!
大秦王吐血,然而,破碎的大道,却是瞬间恢复如初。
他看向远处的苏宇,苏宇一脸平静,淡淡道:“不要觉得不公平……这就是公平!”
大秦王的道,就在他天地之内!
他想恢复,不难!
是的,这就是公平。
没有什么不公平的,我已经给了他们公平,否则,我一人便可屠杀他们。
大秦王没说什么。
冥皇大道崩断,肉身开始崩碎,带着一些遗憾,笑了一声,看向苏宇那边,点头:“很公平!”
公平吗?
的确很公平!
只是最后时刻帮大秦王恢复了大道而已。
轰!
冥皇炸裂,四分五裂,彻底陨落!
后方,冥族还有百来万修者,此刻,纷纷跪倒在地,匍匐在地,仇恨的种子埋下,无数万族,眼睛发红,下一刻,声音暴起:“送冥皇!”
“送冥皇!”
一声声呐喊,响彻天地!
送他一程!
送这位和人族征战多年,阻拦人皇他们,从苏宇手下死里逃生的强者。
冥族的皇者!
今日,他们不知,还要送走多少人!
冥皇陨落了!
下一刻,虚空中,一道身影浮现,龙皇,此刻,凤皇也瞬间浮现!
龙皇轻声道:“我和凤皇,想迎战明王夫妇……可否成全?”
人群中,明王眼神微动,看向他。
龙皇平静道:“明王可否成全?”
明王沉声道:“我乃26道修者!”
人皇晋级后,他实力也提升了不少,足足26道。
龙皇笑了:“迎战强者,陨落了也甘心!我和凤皇,与你们交手多年……实在不愿陨落于小辈之手!你26道,也是你的能耐……既然宇皇愿意成全吾等……你便成全一二,可否?”
明王看向苏宇,苏宇平静道:“可以!”
明王微微皱眉,但是还是站了出来,下一刻,明王妃也叹息一声,从人群中走出。
龙凤二皇,的确和他们纠缠多年。
龙皇化为本体,一头巨大无比的巨龙!
而下一刻,一声凤凰之鸣,响彻万界!
龙凤二皇此刻翱翔九天,凤凰之火覆盖天地,龙凤和鸣,火焰滔天!
明王大阵浮现,席卷天地!
轰!
龙凤合体,火焰升空,大阵动荡!
然而,差距就是差距。
明王本欲留手三分,龙皇厉喝声却是响彻四方:“我是你的对手……需要你们留手吗?明王,你优柔寡断,果然是人族四王中最废物的那位!”
明王冷漠,大阵爆发,万剑齐发!
明王妃也是一挥手,百万星辰坠毁!
天地之中,火焰燃烧虚空,一龙一凤,爆发出璀璨金芒,大道燃烧,天崩地裂!
强者之战,真到了这一刻,虽然远远不敌,这两人也爆发出了最强大的实力!
交战不到三分钟,龙凤虚影黯然,无数星辰砸落,轰隆隆!
龙凤本体被砸的粉碎!
龙皇一声厉吼,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强大,轰隆一声,撕裂了大阵,凤皇一口喷出一股火焰,砰地一声,点燃了明王的长袍!
轰隆!
两大皇者,相视一笑,下一刻,两道虚影坠毁,天崩地裂,万界之中,龙凤二界,山崩海啸,天地变色!
明王扑灭了身上的火焰,略显狼狈,却是没有吭声。
明王妃飞到他身边,默默看着那焚毁殆尽的龙凤二皇,也是沉默无比。
轰隆隆!
炸裂声爆发,二皇彻底陨落!
无数龙凤,纷纷鸣叫嘶吼,血泪纵横,亿万生灵,再次怒吼咆哮:“送龙皇!”
“送凤皇!”
万族之战,以这样的形式落幕,无数人不甘。
然而,这就是结果。
持续至今的战斗,最终,以送走一位位皇者为结局。
三位一等境,先后战死。
明知必死!
然而,无从选择。
这一刻,天古走了出来,笑了笑:“一对一,太麻烦了!神皇,皇妃,寂无,魔戟……”
他一一点名,笑道:“群战吧!三十六府府主,还活着的,都来!送走了一位位老前辈……坐看下去,太难受!”
他回头看向人群中唯一还留下的摩多那,笑了:“摩多那!我便将仙族交给你了,其他各族,也是如此……你要记住了,活着……更难受!但是你还年轻……比我们年轻的多……”
他手中浮现出一柄金色长剑,带着笑意,看向苏宇:“多谢宇皇成全!仙族……不臣服!只是暂求宇皇庇护,我族,非人族附庸!我要留下的,是仙族的精神,不是仙族的名义……望宇皇成全!”
苏宇宏大声响起:“我若战胜四方,各族无需臣服于我!我不需要!”
此话一出,四方震动。
天古哈哈大笑,看向对面那些府主,一位位府主浮现身影,此刻,也是肃杀之气冲天!
天古再看神皇,笑了:“贤伉俪,要联手作战吗?”
神皇妃微微点头,笑着,攥着神皇的手。
十万年离别!
相逢不过数日,她不想再分开了。
种族,该做的都做了。
今日,她只想和眼前这个男人,一起走向黄泉,哪怕死。
神皇也露出了一些笑容,也紧紧握住神皇妃的手,他看向大周王,三十六府主中,也就只有大周王,可以战他!
另外,还有神族的寂无,魔族的摩天尊、魔戟几人,还有龙天尊、凤天尊、圣侯、元圣侯、荒天尊、道天尊……
一位位顶级修者,纷纷走出!
三大一等先出战,几乎就是送死去的,让三十六府主,不至于无法匹敌。
送死,有时候也需要考虑如何送死。
这就是弱者的悲哀!
妖媚
天古则是看向大秦王,笑了笑:“你我也来斗一场?”
大秦王看着他,此刻,伤势已经几乎痊愈,平静道:“那就来!早就想和你来一场了!”
“其实……更想在这一刻,和苏宇切磋一场,可惜……实力差距太大,甚为遗憾!”
天古露出笑容,长发飞舞,手持金色长剑,“作为修者,最大的遗憾,也许也在于此!连和对手厮杀的资格都没有,秦广,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也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杀!”
双方暴喝一声,下一刻,大战爆发!
轰!
冷妃逆天,腹黑王爷宠溺妻
长枪,长剑,长刀……
这是一场终结万界之战的战斗!
无数人都在观战!
整个万界,整个人族,包括上一个时代,上上一个时代,都在观战。
也许,对于超等而言,他们很弱。
可是,这群人的战斗,依旧如此热血。
厮杀声不断!
天古几人,最为显眼,14道的天古,一柄长剑,长生之道纵横,生命之力交错,不单单在对付大秦王,还在援助其他人!
其他人受伤,他一次次救援,这就是仙族!
未必擅长厮杀,但是在任何一场战斗中,仙族之皇,往往都是核心。
天古大道爆发,但凡有人受伤,就会迅速救治!
36府主,并非人人都强!
不断有人重伤!
可重伤之后,苏宇迅速恢复他们的大道之力。
这是一场不公平,却是又很公平的战斗,苏宇也不隐藏,每一次恢复,都毫不隐瞒,让所有人看到,这就是胜利者和败者的区别。
我的人,我可以随时恢复他们的伤势!
而万族的强者,只能被动等待死亡!
能坚持多久,才是他们这一战的意义。
在战斗中陨落!
轰!
一声巨响传出,大秦王一枪杀出,天古刚要避退,却是来不及了,就在这一刻,一道身影浮现,被一枪杀的四分五裂!
元圣!
那位天古的师兄,一直和他争夺仙皇之位的家伙。
此刻,元圣被一枪扫的四分五裂,头颅依存,他看向天古,忽然露出笑容,龇牙,有些怅然若失,“师弟……我便先走一步了……师兄不如你,黄泉路上先走一步,有来生,再给你当师兄……”
天古点点头,眼中带着笑意。
轰!
元圣侯彻底炸裂,这位和天古争了无数岁月的修者,这一刻释然了,放开了。
天古倒退,避开了大秦王的下一枪。
而此刻,身边陡然浮现出一刀,天古再次避让,大夏王浮现,他刚刚的对手正是元圣侯,此刻,元圣侯被杀,两人联手,一起朝天古杀去!
并未选择观战,那才是对战争的不尊重!
以全力,格杀对手!
……
万族阵营。
摩多那紫发飞舞,默默关注着,当元圣侯陨落,摩多那有些怅然,下一刻,喝道:“送元圣!”
“送元圣!”
万族跪拜,跪拜这些为他们争取一线生机的强者们!
仇恨,愤怒,眼泪!
……
此刻,人族这边。
人皇几人也是微微动容,忍不住看向苏宇,给万族埋下这样的仇恨种子,却是不灭万族,苏宇……真是……无话可说!
当着万族的面,以公平而又不公平的方式,斩杀了一位位万族强者,苏宇就真不怕被反噬吗?
这样的场面,这样的结果,最容易激发出一位位强大无比的修者!
而苏宇,也朝他们看来,好像不在乎这些。
他看向人皇他们,再看看人族,再看看万族,苏宇声音宏大,带着漠然:“万族若是能出至强者,我苏宇等着你们来杀我!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即可!”
仇敌满天下,那又如何?
他再次看向人境,声音带着冷厉:“败者就是如此下场!人族五百年来,内讧不断,战死将士无数,灭族之危几次濒临,此战,便是警世之战!没人是你的救世主,你的救世主,只有你自己!”
“若是懈怠,若是高傲,若是自大……万族便是下场!”
轰!
一声爆鸣再起,荒天尊力拔山兮气盖世,可这一刻,一座巨山擒拿在手,却是没能砸下,心脏被一拳打爆,大唐王剧烈喘息着,看着对方,荒天尊口吐鲜血,鲜血不断喷涌……
大道也在断裂!
这一战,都在用道在战,最本质的战斗。
非死即伤!
荒天尊看了看大唐王,最终,手中的巨山没有砸下,而是陡然朝大秦王砸去,轰隆一声巨响,将大秦王砸的后退一步,让天古避开了危机!
荒天尊土黄色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下一刻,灰飞烟灭!
“送荒天尊!”
万族齐喝!
虚空中,血泪纵横。
再次送走一位!
……
这一刻,稷天长叹一声。
狱王睁眼,人祖叹息:“不曾想,万族之战,以此落幕!”
空巨眼中闪烁着光芒:“这些家伙,到了此刻,还在厮杀……还真是……不知死活!”
迟早都要死!
稷天几人没说话,空不懂。
空又道:“苏宇他们也是闲着没事干,一群弱者,连一位20道之上的都没,换成我,早就全部格杀了了事,弄的大张旗鼓……有必要吗?”
稷天他们更加不理了!
而就在这一刻,震撼人心的一幕发生了!
遥远的地方,苏宇好像感受到了什么,忽然一声冷喝:“狂徒!万族之战,也是你可质疑的?”
就在这一瞬间,天地轮转!
一瞬间,苏宇一群人,纷纷浮现!
虚空转换!
在稷天他们几人震撼的眼神下,苏宇带着一群绝世强者,挪移天地,瞬间浮现在众人眼前!
而苏宇,冷喝声响彻天地:“天古,有人看不起你们!在我看来,这些人,还不如你!今日,本皇杀一尊至强,给你们送行,让他们知道……在我眼中,他们还不如你!”
这一刻,天古都震惊了!
而苏宇,更是冷笑一声:“希望你坚持久一点,别死的那么快,免得看不到这一幕,看不到我苏宇胜利,也免得你们觉得,我苏宇庇护不了你们!本皇便让你们知道,这些人,都只是土鸡瓦狗之辈!”
苏宇气息爆发,瞬间浮现在稷天面前,36道的他,挡在了稷天眼前,气势勃发到了极致!
稷天脸色一变!
苏宇这疯子,疯了吧?
杀一个至强,为他们送行?
说什么呢!
而这一刻,死灵之主挡在了天门和地门之前,面色如常,死气滔天,地门忍不住怒骂:“你们真的彻底疯了吗?”
搞什么东西!
不是在和万族作战吗?
忽然来这……想干什么?
你们觉得,你们是我们的对手?
开玩笑!
而这一刻,人皇挡在了狱王和人祖面前,身旁,还有文王。
文王面色如常,人皇也是平静无比,两人看着人祖和狱王,主要看狱。
狱王脸色变幻,没有出声。
而穹,瞬间浮现在了惊天面前,和苏宇一起挡住了稷天和惊天。
文钰和武王,则是浮现在石和空面前,石和空都是有些意外,这是真的疯了?
文钰却是笑道:“二位不要参战了,等苏宇搏杀了稷天,再考虑如何站队,你们看如何?”
此刻,人皇声音也淡淡响起:“狱,周,二位也是观战吧!苏宇既然要杀一尊至强者,为万族送行……二位何必扰了苏宇雅兴!”
众人都是一脸震动!
苏宇,要搏杀稷天!
36道,搏杀38道!
他怎么想的?
苏宇声音再起,“天古,撑久一点……别让我失望!”
远处,天古喝声响彻天地:“那……我便等着!”
这一刻,天门地门他们都想笑了,真的疯了!
这时候,苏宇的天地,剧烈动荡!
一股股气息,洞穿天地。
大道荡漾,天地纵横,窍穴闪烁,苏宇好像要强行融合窍穴,天地之中,浮现出一条条大道,在迅速融合,苏宇看向稷天,平静道:“敢单独和我战一场吗?”
稷天脸色变幻,看了看四周,苏宇这边,严重落入下风!
穹这边,倒是稍微占据一点上风,可日月两位强者,也迅速赶到,两位超等在,配合惊天,穹也落不到任何好处。
此刻,若是敢一起出手厮杀到底,苏宇这一方,可能会灭!
他看向苏宇,深吸一口气:“你要和我决战?”
苏宇平静道:“不错!你若是杀了我,这个脆弱的联盟就崩溃了!你们赢了,不需要付出太大代价!天门、地门,这是你们的机会!我一死,你们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拿下他们!甚至他们自己会逃离……就看稷天,能不能杀我了!”
苏宇带着一些蔑笑:“老同学,我不太喜欢你,你话太多!我还是喜欢万明泽,他话少!敢吗?你若是能杀我,杀了我,其他各方,我这边必然溃败……你们赢了!我成全你,送你大礼,你敢收下吗?”
苏宇天地剧烈波动起来!
此刻,一座座天地纵横,人皇他们的天地,也纷纷呈现,人皇声音带着冷漠:“杀了苏宇,我们便认输了,敢来一次吗?否则……想杀我们,恐怕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死灵之主也是淡漠无比:“二位伤势都没痊愈……以苏宇性命为代价,赢了,你们安心疗伤,输了……稷天被杀,那今日……恐怕便是一场死战了!”
天门和地门都是惊讶。
你们玩真的?
此刻的苏宇他们,实力可不是太强,任何一方,他们都处于优势,苏宇这边,都不知道在搞什么!
还是说……苏宇觉得,他真的能杀稷天?
稷天也是震撼,看向苏宇:“你真的想杀我?你觉得你可以做到?”
苏宇笑了:“试试不就知道了?稷天,你敢吗?”
稷天看了看四周,甚至想探查一下,有没有强者隐藏,他有些狐疑:“和我那位二爷爷有关?还是和蓝天有关?”
难道,是这两位突破了,所以苏宇有把握?
所以,这两位隐藏在虚空,等待着和苏宇联手,给自己致命一击?
与此同时,时光长河中,好像有点微弱的波动,稷天眼神一动,迅速传音几人:“小心一点,这家伙不打没准备的仗,忽然发疯,不太对劲!可能和人门有些关系……长河波动,你们盯着一些,难道……人门要降临了?”
众人纷纷心中一凝!
难道就是这样?
所以苏宇这疯子,才敢主动杀来!
实力差距还是很大的!
大家不想付出太大代价,不代表不能杀苏宇他们。
可是,苏宇也知道这些,他为何主动杀来?
一下子,大家都想到了人门,纷纷将注意力投入时光长河,而此刻,长河的确有股微弱的波动,天门和地门都是心中一凝!
人门!
好像是人门在波动!
而此刻,苏宇人主印浮现在手,无数力量席卷天地,所有人都朝苏宇看来,带着一些震动,苏宇天地颤动的厉害!
此刻,人主印好像在汲取时光长河的力量!
时光长河中,好像也有大道之力在回应!
花里胡哨的,总之,动静极大!
稷天迅速退后,带着警惕,不断看苏宇,也不断看时光长河!
危险?
是吗?
苏宇是不是和人门达成了一致?
其他地方都还好,他这边其实也占据了优势,可是,他对上36道的苏宇,一时间居然有些惊惧!
一股股劫难之力,在苏宇身上爆发!
劫难当头!
此刻,甚至无数噬蝗,从时光长河中浮现,朝苏宇这边飞来,稷天脸色再变:“你……你是人门?不可能!苏宇……你到底是谁?”
他带着震动!
其他人,也一个个震撼莫名,苏宇到底要发动什么大杀招?
而稷天,几次想先出手,可是,都有些无从下手,苏宇动作太大了,搅动的天地都在颤动,长河都在颤抖!
四面八方,都被苏宇的天地之力覆盖,席卷!
一股股强大无比的力量溢散出来!
而此刻,蓝天的身影,隐约在长河中浮现。
稷天愈加警惕!
甚至是有些害怕!
苏宇人主印上,光芒愈加璀璨,好像随时都会迎来致命一击!
稷天脸色彻底变了,没有先出手,而是一道道防御呈现,他要挡住苏宇这一招,苏宇这一招,好像是超级大杀招,甚至隐约有时光轮回之道在呈现!
异象纷呈!
强者出手,一般情况下,不会出现那么多异象,因为力量都在控制之中!
可这一刻,苏宇的力量好像超过了负荷!
这一幕,看的其他人也是惊骇。
苏宇,真能一招格杀稷天吗?
而苏宇,声音幽幽,带着笑意:“你尽管防,稷天,你防住这一招,我就无力了!挡不住……你死!刚好,为天古他们送行,也算我苏宇对得起他们了!”
稷天此刻真的有些紧张。
苏宇如此自信!
这一招,难道借用了人门之力?
很有可能!
万天圣不在这,对方可能……可能去人门那边了?
越想,越是警惕和惊恐。
稷天不断布置一层又一层的防御,而天门和地门,也不断传音:“你觉得他能做到吗?”
“不好说,苏宇这人,经常出其不意……何况,这次他主动杀来,你也看到了,他们实力根本不如我们!”
“可苏宇也不是找死的人……显然,他是有把握对付稷天的!”
“稷天真要被杀了……那可如何是好?”
“做好准备……准备出手阻拦,不能让稷天被杀!”
“……”
二门迅速传音商量。
而此刻,石和空也在商量着什么,而对面,文钰气机爆发,带着一些警惕:“你们可别想插手!我虽然只有34道,阻拦你们一阵还是可以的……苏宇一旦杀了稷天,看到你们出手,你们觉得,你们比稷天更强?”
石和空没说话,出手个屁!
我们只是在商量,稷天真要挂了,是逃还是战!
谁要出手了?
不过,文钰为了不给他们机会,看向武王,咬牙道:“太山哥哥,你拦住石,我拦住空,要做到他们无法出手,哪怕死,也要纠缠一会!”
武王凝重点头,迅速和文钰飞向两方,切割开了石和空。
石和空也不在意,都很无语。
一个34道,一个32道,是不弱。
可是……我们真出手,你们也未必拦得住!
算了,先看看苏宇那边再说。
鬼知道什么情况!
他们有些心惊胆战的,尤其是空,觉得很危险,别不是稷天真的会被苏宇秒杀吧?
秒杀38道,那太让人恐惧了!
而此刻,苏宇动静越来越大了,惊天都有些惊惧了,吼道:“稷天,出手打断他的蓄势!”
搞什么呢?
你一直防御,一直给苏宇蓄势,他看的都有些心惊了!
而稷天,却是沉重无比,打断?
我担心,苏宇需要的就是我去打断!
以不变应万变!
防御,才是最好的应对!
我38道全力防御,哪怕苏宇突然爆发出40道之力,他也别想轻松杀我!
一直蓄势了许久,陡然,人主印爆发出无比璀璨的光芒,好像要亮瞎所有人的眼睛!
人主印陡然朝稷天飞去,不快,甚至感觉气势都不算太强。
但是,动静实在是太大了!
轰隆隆!
那人主印打破虚空的声音,夹杂着空间破碎的声音,震耳欲聋!
这一刻,诸天万界,好像都只能看到这一枚大印!
无匹璀璨的大印!
稷天脸色微变,陡然看向时光长河,此刻,长河之中,一张脸浮现,好像万道连接上了人主印,稷天脸色一变:“本座就知道!”
知道你们真的有办法对付我!
“文明!”
一声厉喝,他四周迅速形成一个巨大的光环,将四方天地都给笼罩了,带着一些厉色,“本座看你如何打破封印……”
苏宇一愣,震撼道:“自我封印?”
稷天冷笑,你打破看看!
苏宇震撼莫名,我去,你真行,老同学,我谢谢你啊!
你封印了自己,我……我好开心啊!
而就在所有人盯着人主印的瞬间,好像在吃东西的文钰,也扭头朝苏宇这边看来,空也朝苏宇这边看来,空压根不担心文钰如何。
34道和36道还是有差距的。
文钰这边,和他有差距,他也不敢主动出手开战,所以,直接无视文钰好了!
而就在此刻,文钰手中浮现出一抹火焰。
焚烧天地的火焰。
万道之力齐聚的火焰!
就在空他们所有人,都朝那边看去的时候,还真没人在意文钰!
苏宇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大到,这一刻,诸天只有苏宇的声音!
文钰不得不感慨……苏宇会挑对象,他说了,他选择稷天,稷天这家伙喜欢自作聪明,一定会全力防御,一直会联想到人门,一定不敢轻举妄动……人心啊,都在苏宇掌控之中!
苏宇,才是真的可怕!
而就在苏宇出手的这一刻,文钰动了,这一刻的文钰,吸纳了苏宇天地中超过九成的力量,苏宇此刻其实只是个样子货!
吓唬稷天罢了!
一位36道修者的九成力量,加上她文钰的全部力量,加上大哥天地的五成天地之力……
她和苏宇,天地是可以融合的。
这一刻的文钰,实力陡然暴涨!
没人在意文钰,哪怕在意,也是该在意穹,在意死灵之主,在意人皇!
可就是没人在意的文钰,这一刻,出手了!
一击打出,天地镇压,火焰焚天!
轰!
一声巨响,一瞬间压过了苏宇。
空感受到了,下意识地抵挡,36道的他,还会怕文钰?
文钰疯了吧!
老子还会怕你?
笑话!
而就在接触的那一刹那,空巨眼疯狂缩小,带着一些震撼,轰隆!
一声巨响传出!
巨大的尖叫,直接被文钰一掌拍断!
火焰焚烧天地,轰隆一声,肉身被焚烧殆尽,这股火焰太强大了!
38道!
绝对是38道!
出其不意的,几乎是当着你面偷袭,一位38道修者,偷袭了一位36道,偏偏这36道的家伙,还没太在意!
几乎是一瞬间,最强的独角被打断,肉身被焚烧!
轰!
大道呈现,下一刻,大道被文钰的火焰焚烧的意志崩溃,文钰对付这些超等,也有针对性,她的火焰之力太强大了!
“啊!”
一声凄厉惨叫,响彻四方!
超乎想象的偷袭!
一次无法预料的偷袭!
一瞬间,文钰将对方的意志力焚烧殆尽,一把抓住大道,下一刻,包括苏宇在内,疯狂咆哮:“撤!”
轰!
一群人,就在这一瞬间,纷纷汇合,眨眼间撤离!
天门和地门想阻拦,却是脸色微变,纷纷看向稷天,稷天此刻疯狂破开自己的封印,带着愤怒,带着狂怒,咆哮起来!
“苏宇!”
轰!
直到这一刻,天地才剧烈震荡了一下,空的绝望吼声传荡而出!
“不……我不想死……”
轰隆隆!
整个世界都在颤动,一尊36道强者,开天第一头古兽,居然就这么被文钰杀了!
“苏宇!”
一群人纷纷怒吼,天门和地门想要追杀,可对视一眼……下一刻,两人止步。
再下一刻,天门沉声道:“汇合,不要再分散!”
稷天疯狂破开封印,直到苏宇他们遁逃,他才将封印破开,双眼血红,疯狂嘶吼起来!
他带着愤怒,咆哮道:“追上去,杀光他们!”
然而……无人行动!
石甚至遁逃了!
因为空的死,让石吓得够呛!
他都怕,武王也会突然爆发出38道之力,所以,石跑的最快。
剩下的几人,纵然联手,也未必可以击杀苏宇他们。
一下子,天地安静了!
空,被杀了!
……
远处。
天古其实也一直在看着,这一刻,忽然笑了!
疯狂大笑!
苏宇!
好一个苏宇!
厉害,真的厉害!
以差距不小的实力,硬是在所有人眼前,搏杀了一位36道,不可思议!
“哈哈哈……苏宇,我相信你……相信你可以庇护万族……多谢你送我一程……多谢了……”
以一位至强者,为我送行,我天古……值了!
这一刻,天古大笑一声,轰隆一声巨响!
被大秦王、大夏王几人联手,刀枪齐出,杀的四分五裂!
天古笑声响彻天地,和空的惨叫声截然不同,他是笑的开怀!
“我天古,此生不亏,临死,还有至强者为我陪葬……不亏!”
“哈哈哈!”
轰隆隆!
巨响声响彻四方。
“送……天古仙皇!”
天地震荡,无数人呐喊,无数仙族血泪纵横,也在笑,我族之皇,死的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