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0383 一哭二鬧三上吊展示

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重生之捉鬼续命
“那我干爹必须厉害!”
老周道行深浅现在我都看不着个底,他身上秘密从未我向我透露我,我也从来没问过。
知道他对我说真心的好,就够了。
老周教训完于香肉丝,把炮火对准我准备开炮:“咋滴?!你这是又准备作死去了?!上次听我大闺女说你都割喉玩自杀了!?行啊,现在有胆子了!瞅你这脖子的伤疤也没好呢啊!真就没记性不知道疼呗?!”
都怪方胖子把我割喉忽悠无相虫的事儿给闹得人尽皆知,就因为这事老姐小一个礼拜没搭理过我。
“有些事物需要处理一下。”
我这一瞅,自己班底全部到场了,自然要交代一些事:“过段时间要去一趟奉沈市,这次大家不要担心,咱们是去组团装逼旅行的!没啥太大危险,在奉沈待一段时间就回来。有主动想跟我一起去的吗?包吃住哟~”
“小爷儿我这腿刚好,不想再断咯。”
惜命小王子刘空真第一个拒绝。
“哥,我过段时间要跟萌萌先把婚礼办了 ”
趟雷大队长于香肉丝似乎有更重要的事儿要办。
“我最近要解决我的终身大事!”
猴咂掏出手机继续玩命差点把手机屏幕扣碎的发动验证信息,一副不把妹子泡到不罢休的样子。
“你别看我,我这一把老骨头,跟你肯定折腾不起。”
老周默默被睡衣扣子系好。
没一个要跟我走,这就很尴尬了。
司马同昭笑而不语看我热闹。
我是能让司马同昭看我热闹的人吗?!
显然不能!
于是我从裤兜里掏出事先买的眼药水,滴进眼睛里搞得眼泪汪汪,擤一把大鼻涕,一会哭一会笑一会哇哇叫的对他们说着:“你们不能这个样子呀!不能见死不救啊!我一个人去太孤单了!没有你们我可咋活啊!哎呦我的天老爷啊!老天爷你看看他们啊!他们这帮渣男都变心了!对我始乱终弃,拔屌不留情啊!”
哭着哭着,我直接一屁股坐地上开始撒欢:“当初说好只蹭蹭不进来,现在都玩个七进七出了还不认账,你说这以后我的日子该怎么过啊!?还有我那苦命的孩子啊!早知道就不在外国瞎搞了,不行啊!你们这帮渣男,我要上法院告你们欺骗我的财产,我要让你们倾家荡产!”
“你们要是在这样对我,我可就不活了!”
“呜呜呜……不活了……呜呜呜……”
烟云景阁中
司马同昭看着如同在世戏精的我,对站在旁边的于香肉丝悄咪咪问道:“你哥他平时也这样吗?”
“这咋说呢?!”
于香肉丝简单想好措词形容我:“我哥的成名绝技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四关五马六张飞的。上次在季春的事儿,你猜他是咋把人家给收服的?他拿刀自己把自己脖子动脉给划开了,血呲呲往出窜,卖惨卖着卖着人家就服了!你说这你有招吗?换谁谁也没招啊!再瞅这明明是他的事儿,现在把我们当成渣男了,这强词夺理的事儿你能干的比他还明白吗?!别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挺苦了你们啊!”
“还行吧,习惯就成自然了。”
“要不然咱们先走,甭搭理他了?”
“我看行。”
“那咱快点走!”
司马同昭果断带着于香肉丝等人离开,独留我一人坐在马路上嚎啕大哭,都没人留下安慰。
这就是塑料兄弟情吗?!
“你们瞅瞅我啊!”
我心态复杂对众人背影大吼。
“瞅啥?!自己起来!还觉得自己是小孩呢?”
最后还是老周走回来把我搀起。
“这帮王八犊子玩楞!”
我想跟老周吐槽两句,人家老周压根不想着搭理我:“你可别瞎逼逼了,这么一帮人呢!揍你一顿好哇!?消停眯着得了,有啥回家再商量呗,你自己看看这看热闹的都围几圈了,真拿自己当小孩呢啊?!”
“行,回家再说。”
于香肉丝开车载着刘空真,方胖子,司马同昭和老周回家,只剩下我孤零零打出租车回家。
他们这是在歧视我!
等到家了,他们围茶几坐一圈,让司马同昭坐在主位,而刚准备睡觉的老姐没好气给这帮大爷们端茶送水。
“姐,往茶水里放点耗子药!”
我孤独无助背靠厨房门,指挥老姐。
老姐瞥我一眼:“你朋友来了,你不过去说两句话啊?”
仙极
“跟这帮没良心的没啥好说的!又想着逼我出差,我这才躺几天啊?休息还没休息够呢!绝对不能出差!”
我恶狠狠与老姐吐槽。
“去去去,该去就去。在家都快躺一个月了,你也该出去活动活动了。”
老姐这段时间可能是瞅我瞅烦了,又以平常人身份凑到我身边,轻声说着:“外面坐着的那个大叔,我瞅他身份应该不一般吧!特别像电视剧里头那些达官贵人,老姐我眼光不好,也没太大格局,不知道你这顿时间在忙什么。可要是能有个贵人帮一把,总比你拼死拼活还得不到实惠强不是?这贵人可不是能等来的,现在既然来了,你就要好好招待人家……快去跟人家说说话,要不然多没礼貌。”
“他可不算贵人!”
司马同昭现在很像悬挂在我头顶的太岁星,不是给我招灾,就是为我引难。
“快去吧。”
老姐捏我一把小脸,继续为他们泡着自己前些日开工资特意买的茶叶,虽然茶叶不贵,但这是她能为我付出的所有心思,只求我能更加安稳。
“得得得,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我摆摆手,心不甘情不愿自己搬小椅子来到众人身边,大大咧咧五马扬枪坐在众人外侧:“唠啥呢?阿昭哥哥,跟我说说奉沈市的情况呗。”
“……”
众人齐刷刷瞅着我,没吱声。
“咋了?我脸上有花啊?”
我摸摸脸,让他们瞅得直毛楞。
司马同昭一边嗑瓜子一边说道:“奉沈市这次上来的阴差总共分成三种情况,第一种是从地府大牢里放出来的阴差,一共有三个,但是这三个与在季春市的那十二个可就不一样了,这三个全是执嗔王的死忠。”
“啥?”
执嗔王的死忠?
这地府到底对执嗔王抱着何等态度,把执嗔王的死忠放到阳间真的不会出乱子吗?!难道是想通过这老三位把那不知是死是活的执嗔王给引回来?
“执嗔王有一大批死忠被压在大牢里。”
司马同昭接过老姐递过来的茶水,并说声谢谢后才继续说道:“但是这三个死忠是基于阴阳和平的情况下才效忠于执嗔王,所以这三个人你可以当做这批阴差的基石,放在奉沈或者旅连这样大城市是最好的选择。”
“那我知道了,我回头研究研究。”
要是真如司马同昭所说,那能够证明这三个所谓的死忠是有明辨是非的能力,至少有规有矩。
“剩下的二十四个是在地府冥鬼中挑选的奇能异士,没有派别之分,直接从十大主城区和七重天挑选出来的。你可以把他们分散出去,几乎可以独挡一面。”
通过我直播和亲自去过一次地府,便能了解冥鬼这种鬼怪他们远远强于在阳间挣扎沉沦的鬼怪。并且还是奇能异士,说明生前多多少少有些自己的手段,等熟悉阴差身份之后,放出去确实可以独挡一面。
至少打个小鬼啥的没有问题。
“剩下十三个是从阳间死人中挑选出来的,这批阳间阴差比之前那些批都强,生前都有些民间手段,所以这一批你可以发出来辅助从地府走出来的阴差。”
阳间出来的阴差,反正我是看不上。
可是既然司马同昭已经分配好了,为啥要我去奉沈市呢?他大手一挥剩下的不全都解决了吗?
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