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全職國醫 愛下-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各有所需讀書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全职国医
“方医生!”
方寒带着医疗队的人,嗯,目前八个人,浩浩荡荡的走进了病房。
八个人的队伍,那也是一些医院小科室的配备了,方寒的这医疗小组方浩洋是给的加强版的,要能完成目前方寒擅长的各式各样的手术,就心脏手术而言,所需求的医生数量是相对比较多的,而且现在的医疗小组还差一位能够独当一面的医生。
“方医生。”
辛海泉看到方寒一群人走进病房,急忙笑呵呵的迎了上来。
“方医生,这位是辛海泉辛总,患者是辛总的父亲。”
陈远急忙给方寒做了一个介绍。
“嗯,您好。”
方寒言简意赅的打过招呼,带着人走到了病床边上,八个人瞬间就把病床围住了。
病床上的辛海泉的父亲下意识感觉有点恐慌,他也算是久经阵仗了,可像今天这样,冷不丁面前一大群白大褂把自己围的严严实实的,他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我说两位医生,能不能边上点,我有点缓不过气来了。”
辛海泉的父亲对站在自己床尾的林广才和江枫道。
你站两边就可以了,床尾咱就不要站人了吧。
“您喘不上气来,是气短还是呼吸困难,或者胸口有点闷?”
边上赵思勇拿着文件夹,急忙询问,同时做好了准备记录的架势。
这还是医疗组的成员第一次集体跟着方寒给患者做检查,呃,当然,昨天的查房是不算的,辛海泉的父亲可以说是医疗组人员确认之后,来的第一位患者,
患者的任何症状,那都可能影响医生的判断,所以辛海泉的父亲一说自己有点缓不过气来,赵思勇就急忙询问,这也是症状之一。
“我是看着你们这么多人压抑。”
老头都郁闷了,还好他是明白人,知道刚才边上医生问什么意思,要不然都要被带歪了。
“都集中一些,不要给患者太大的压力。”
陈远急忙道。
众人这才集中了一些,辛海泉的父亲这才好受点,刚才入眼那是一片白,好歹让人看个别的颜色啊。
“说一下患者的情况吧。”方寒道。
患者职业厨师,67岁,伴有胸痛、口苦、口干、全身疲乏无力,西医诊断为脑梗死…….
陈远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
患者是从林州省转院而来的,原本在那边是要做开颅手术的,患者有些不愿意手术,后来患者的儿子,也就是辛海泉打听到江中院这边的情况,这才转院而来。
方寒这边开颅手术做的也很好,而且江中院这边也是中医医院,可以先进行中医治疗,如果实在不行还需要做手术,辛海泉也是更相信方寒一些的。
“嗯。”
方寒微微点了点头。
離婚 小說
“小师叔,我先做个检查?”叶明晨开口道。
“嗯。”方寒再次点了点头。
叶明晨这才走上前,给患者做了一个详细的检查。
“面色黄暗,稍黑,舍淡胖大……两手脉都是沉弱无力,不过患者神志清楚,言语流利,精神头还算不错,应该是气血大亏,淤阻心脑……..可以先试一试中医治疗。”
“那就先按照叶明晨的办法来,其他人还有什么意见没有?”
方寒点了点头,他虽然没上手,却一直在观察,而且叶明晨的诊脉,也是没什么问题的,其他发现和判断也是正确的。
九阳剑圣 九阳剑圣
“没有。”
现阶段,除了方寒之外,整个医疗小组也就叶明晨的诊断水平最高了,自然没什么意见。
说完,方寒转身就走,其他人急忙跟上,辛海泉急忙追了出来:“方医生。”
“辛总!”
陈远拦在了后面,笑着问:“辛总还有什么问题吗?”
“不是,这就完了?”
辛海泉有些愣,他来这边可是奔着方寒来的,刚才从始至终方寒都没碰一下他爸,这就完了?
“辛总觉的还有什么问题吗?”陈远不解的问。
“不是,方医生都不检查一下?”辛海泉问。
“辛总您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方医生都检查过了呀。”
陈远笑着道:“且不说患者的情况我刚才给方医生说过了,而且刚才方医生其实一直在观察判断,叶医生也做了检查,有方医生把关,其实和方医生亲自检查没什么区别。”
“是这样子吗?”辛海泉还有点愣愣的,总觉得自己这个关系找的,钱花的有点不值。
“放心吧,刚才那都是方医生医疗小组的成员,所有的医疗方案什么的都要方医生亲自把关。”陈远笑着解释。
“那行吧。”
辛海泉笑了笑,同时伸手一拉陈远,一边看了一眼走廊的摄像头,很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一个信封塞进了陈远白大褂的口袋中。
“陈医生,我知道您这边才是方医生的心腹,这件事还希望您多多费心。”
重生 之 最 强 剑 神
“辛总,您这可就是害我了。”
陈远急忙把信封还了回去,他大概摸了一下,根据厚度判断,应该有两千左右。
“陈医生,您看您这话说的,一点心意。”
“辛总,我这边肯定会尽心的,方医生对待患者也是很上心的,这个您不用担心,别的就算了,我还想跟着方医生多干一段时间呢。”
“陈医生您看您。”辛海泉尴尬的笑着,这还真有不收红包的医生呢。
陈远笑了笑,这才去追方寒等人。
两千块的红包,不算少了,陈远现在一个月工资加奖金什么的算在一起也才八千多块。
可陈远更知道,这个红包要是收了,他距离被方寒赶走也就不远了。
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方寒更是眼睛里揉不得沙子。
一群人进了会诊室,等一群人坐好,方寒这才道:“关于刚才患者的情况,叶明晨你再给大家分析一下。”
“好。”
叶明晨点了点头,走上前开始讲解:“患者全身疲乏…….根据患者的症状,综合脉证,可以看出患者是气血大亏,淤阻心脑,兼肝气郁结,从患者的精神状态来看,还没到做手术的地步,治以大补气血、兼疏肝化淤泥,再佐以温阳祛寒……..”
“嗯。”
方寒点了点头:“其他人还有什么疑惑没有?”
“方医生,叶医生说的我大半都听不懂。”赵思勇弱弱的道。
之前在湖州省中医医院,他是纯骨科医生,也进过手术室,那时候他还是相当自信的,可到了江中院,他觉得自己就是个萌新,好像什么都不懂。
“这些基础的东西都要花时间了解一下的,不需要多精通,最起码要明白。”
方寒道:“现在刚开始,大多数人的起步其实是一样的,之前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擅长,你们擅长的地方到时候会有你们发挥的机会,但是不擅长的,还是要问要学,我再次声明,咱们这个医疗小组是综合医疗小组,并非单纯的外科也并非单纯的中医……..”
“所以进了这个医疗小组,大家要不断的学习,压力是你们以前在科室的很多倍,不仅仅要适应医疗小组以后高强度的工作,还要尽可能的抽时间学习,如果谁自问做不到,现在可以站出来。”
“江枫!”
“方医生。”
江枫站起身,急忙道:“方医生,我做得到,一定做的到。”
江枫很郁闷,这么多人,干嘛叫自己,自己又不是吃不的苦。
方寒压了压手,江枫坐了回去。
“医疗小组工作强度高,同时,医疗小组各方面的人才都有,大家平时聚在一起要相互学习,相互沟通,中医内科方面的一些常识,叶明晨可以给大家分享,其他方面叶明晨你也要学习,医疗小组要的不是单纯的大个子。”
“知道了,小师叔。”叶明晨点了点头。
“行了,刚才患者的情况你们可以相互了解,以后咱们治疗的患者,每一个人都要明白怎么回事,哪怕你不擅长,也要明白,这是底线。”
说着方寒起身出了会诊室。
“呼!”
赵思勇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压力好大呀。
“大家也不要有太大的压力。”
陈远笑着道:“方医生说了,医疗小组工作强度大,其实好处也是很多的,各方面的人才聚在一起,随时分享,哪怕是在手术中,治疗中,生活中,都可以相互学习,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擅长,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所求,进步起来其实是很快的。”
赵思勇一愣。
是啊,自己怎么没想到呢。
之前他还想着,别人真的就愿意教愿意分享吗?
毕竟都是在医院呆过的,学习问人是最难的,要看人家脸色的。
可陈远刚才那么一分析,赵思勇就想通了。
对别的科室的医生来说,都是专科科室,一个领域,大家藏私怕被人超很正常,可在医疗小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擅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空白。
哪怕是叶明晨,在骨伤方面,在外科方面也比较欠缺吧?
自己有所需,其他人也一样,各有所需,交流起来就容易了,可以说是互相交换,我用我自己擅长的去换自己不擅长的。
单单这样一个氛围,大家了解学习起来就快很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