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這是我的星球 起點-第二百三十章 肆虐(祝賀魚哥新婚大喜)相伴

這是我的星球
小說推薦這是我的星球这是我的星球
无相级的大魔头,真实的表现实际上是会非常恐怖的,在夏归玄面前的表现只不过是典型魔性中的“能屈能伸趋利避害”而已。
但此时被夏归玄任命为“苍龙星使节团”团长、为了限制魂渊乱来的商照夜,却并没有阻止魂渊肆虐,反而抱臂站在远处观战。
焱无月也没有参战,和罗维一起勘测此地的火焰属性,任由魂渊嚣张。
因为此地炎魔太气人了。
大家自从到了这个位面,一开始还好,只是很纯粹的四处火焰,还让焱无月觉得挺像是回到了西南防区下面的那个火焰秘境似的,感受挺相似。
最不相似的就是,当初那里地面主要是岩浆之类,算是火属性。而这里没有实地,火焰就是实地;没有天空,火烧云就是天空。
一个很纯粹的火元素形成的位面……可以看出和一个正常主位面的绝对差别。
面积不算很大,按照罗维的勘测结果,大约和大夏国差不多大,也就是苍龙星的一块大陆面积。
作为一个国家的话,这面积非常大了,但作为一个位面,那只能算迷你位面。
这么一个迷你位面,确实不可能诞生太强的生命,整个位面能量精华经过亿万年演化,或许也就只够诞生一位无相炎魔。也就是说,如果还没来得及诞生神灵,只是有个炎魔王的话,多半是乾元巅峰。
之前大家还是太过谨慎,实际上只要一个魂渊,就足以肆虐天下,称王称霸了。
结果就这么个让大家略有失望的小破位面,见到生灵之后差点没把人气死。
最初见到一只火人,焱无月上前交涉:“我们是……”
“咦……这是什么生命?”火人眼里一闪一闪:“好纯净的火焰,我们合体吧!”
焱无月掏出冲锋枪就给了它一梭子:“妈的这里居然是色火界?”
其实焱无月的暴力倾向也不逊色于任何人……战场老兵哪有书生气的。
人类对付修士的特制枪弹居然真对火人造成了伤害,火人一身的窟窿又慢慢愈合,却可以看见愈合的过程中火焰虚弱了下来:“这是……什么……奇怪的法宝?竟能直接造成我的火元素衰减……”
焱无月把枪扛在肩头,“呸”了一口:“能好好说话了不?”
那火人还没来得及回答,空中就扑下了另一只大火人:“哈哈哈衰弱的火灵!”
随着话音,一把抓住那只火人,往身上一合。
真合体了……变成了一只火焰凶猛了好几倍的巨大火人。
焱无月看得眼珠子都鼓了出来:“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合体?”
大火人火焰凝成的脸正在扭曲地笑:“你的火焰好诱人,我们合体吧……”
得,这个合体不是那种意思,但其实更可怕。
因为这是吞噬,原来那只火人灵魂都没了……对于人类认知来说,这叫……以同类为食,吃人?
毛骨悚然的焱无月再度射了一梭子,这次没起到效果,子弹被火焰融化,连个灰都没剩下来。
“桀桀桀……”火人怪笑着化作烈焰包围了焱无月。
商照夜正要出手帮忙,就听一声凤呖,巨大的火鸟冲天而起,撕裂了层云。
“真的是……无法交流的生命。”凤凰展翅,蔽日遮天,那看似很巨大的火人被一翅膀扇过去,简直像个瑟瑟发抖的小火苗,在风中摇曳。
“这位尊者手下留情!”就在火苗即将熄灭之时,四面八方的火焰之中都传来声音:“我们可以谈谈。”
焱无月收了手,小火苗逃窜而出。
下一刻小火苗又被人吞了,一个更大的炎魔哈哈大笑:“蠢货,有灵魂都不吃。”
焱无月气得差点没吐血:“你让我手下留情的意思是,你要吃?”
風度 翩翩
“哈哈哈当然,没见过你这么蠢的火焰。”
“我TM……”焱无月两边翅膀都变成了刀刃型,显然气坏了。
那边观战的魂渊终于笑了:“焱将军,这种交道,看上去比较合适我来打。你且勘测火焰属性,收集信息反馈父神。”
焱无月道:“你……”
魂渊笑得比炎魔还要桀桀:“我喜欢这个地方。”
“……”焱无月变人落回地面,愤然去了商照夜身边,魂渊已经化作黑光替她接下了对面的大炎魔。
焱无月感觉自己出师不利,给大夏国代表丢人了:“那个……我最初如果能压着脾气不动枪,好好说是不是好点……不好意思。”
商照夜拍拍她的肩膀:“这就不是可以好好说的对象,不用憋气,换了我大约也和你差不多,还是交给魂渊吧。”
焱无月并不了解魂渊:“他很擅长外交?”
“他很擅长比别人更不讲道理。”
“……”
空中一声惨叫传来,焱无月抬头,看见的已经是黑雾漫天,肉眼可见的所有火焰都消失不见,被压制得仿佛降维。
一个火焰状的灵魂挣扎着逃逸,被一只魔手捏在半空:“跑?哈哈哈……这种火焰小灵魂,还是好几个吞噬而成,挺有趣的……我的万魂幡就少你们这种原料,说,哪里还有你这种的,带我去找!”
火焰灵魂瑟瑟发抖:“你、你到底是谁?啊!”
话都没问完,就是一阵痛苦的哀嚎,魂渊狞笑道:“什么时候有你这种东西问本座的余地?本座问一句,你答一句,慢了半拍就让你尝尝什么叫噬魂之痛!”
“不、不敢了,饶命……”
“你们有没有领袖?还是都如此松散养蛊?”
“有、有,我们这片有魔尊,叫盖火魔尊。”
“什么实力?”
“啊?魔尊就是魔尊级啊。”
“还敢顶嘴?”
“啊!救命……我、我真的不知道……”
焱无月:“……他们的实力分级体系肯定和我们不同的。”
魂渊理都没理她,继续折磨火灵:“你不知道?不知道的灵魂没有利用价值,进幡吧。”
焱无月终于知道了什么叫比别人更不讲道理。
但居然很有用。
那火灵奄奄一息:“等、等等……魔尊能比一百个我强,麾下有一万个我,差不多这样……”
焱无月:“……”
这实力不就分出来了么,至少大体有个概念了。这个火灵大致在晖阳后期,那魔尊应该是位乾元。
魂渊微微颔首,然后抽了火灵一缕灵魂印记:“赐你做本座奴仆的资格,这是你的荣幸。带本座去找你的魔尊。”
“是,是,尊主随我来……”
商照夜:“……”
焱无月:“……”
罗维:“……”
见到所谓魔尊的路途中,其实一路的故事大同小异。
这里的炎魔似乎不仅仅是实力分级体系不同,而且完全无视、或者说感知不到火焰属性之外的实力是怎样的,以至于看见魂渊商照夜罗维的时候,只有一种意识,就是焚灭;看到焱无月的时候,就只想着合体。
一种完全和正常文明不一样的脑回路,想要常规交流完全不可能。
只能靠魂渊的比他们更不讲道理。
但实际上它们倒也不弱……这个区域的“盖火魔尊”,已经是乾元三层……当然在魂渊面前和小孩子也没有什么两样。
魂渊踏破火狱,掐着魔尊的脖子的那一刻,就是殷筱如看见电影点播的时刻。这时候的使节团才算真正算是把出使的任务进行到了“正轨”,之前甚至不知道在干嘛,商照夜焱无月都觉得明明什么都没干,却很疲惫。
唯有罗维抱着一个勘测箱,不知疲倦地在做科研调查,此时很奇怪地道:“这里为什么有刚蒸发掉的冰气?还有这成分,不要告诉我是酸梅汤……”
————
PS:今天是鱼哥(月冷油灯尽)新婚大喜之日,感谢鱼哥费心费力帮我管理书圈和群,替我分担了太多……值此佳期,真诚祝愿白头偕老,百年好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