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起點-第1204章 力爭推薦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小說推薦大明最後一個狠人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徐明武的声音掷地有声,如果有军方代表在此,定然拍案鼓掌。
可惜没有,这是内阁议事,军机大臣不参与。
不过几位内阁大臣互相看看,一时间谁也想不出什么恰当的词句来反驳。
徐明武的话,与天武皇帝的思路相同,跳出来反驳他,这不就是质疑皇帝的意志吗?
不过徐明武自己知道,自己这番话虽然说的很漂亮,属于漂亮话,但基本上都是强行抬杠。
他不管这些,只要能说动皇帝,阻止昭阳公主下嫁暹罗就值了!
哪怕自己被叉出去!
朱慈烺还是没说话,他心里虽然早已有了决策,但迟迟不表态,他就喜欢看这些朝臣斗嘴争论。
徐明武这小子,所作所为太降智了,难怪成不了主角!
就算侥幸成了主角,也是被人骂的料,没前途!
当然,今天徐明武表现得还算不错,有个年轻人的样子。
杨士聪同样最关注皇帝的态度,他一直暗中偷偷观察着皇帝的表情。
“陛下!”
杨士聪见皇帝迟迟不表态,当下郑重地说道:“如果我大明掌握了暹罗,就可以轻松得到六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土地,可以稳固南洋,更好的永久的掌握南洋的丰富资源!”
接着,他趁热打铁,用上了长长的大排比句。
“陛下,现在只需要一桩婚姻,我们就会掌握这一切!为大明子孙后代留下一笔难以估量的财富!增强我大明的国力!”
“陛下,这一切只需要一个赐婚就能实现!臣请陛下为了大明亿兆子民、为了大明千秋万代的江山社稷、为了大明在世界上永久的强国之位,三思!”
杨士聪很少这样激动地高谈阔论,尤其是最后几句上纲上线的话,也不是他的风格。
不过几个阁臣们都知道,他是为了首辅任期上的政绩才这么卖力。
杨士聪刚当上首辅,就能迅速的为大明开疆数千里,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比前任的杨廷麟能力要强。
甚至可比肩那些战争多年、战功赫赫的武将国公们。
一旦此事成了,他的声望将直线上升,到了文臣武将难以企及的地步,内阁首辅之位也更加的稳如泰山,说不定皇帝一高兴,连礼部尚书也给他了。
朱慈烺细细品了口茶,看向杨士聪笑道:“要不是杨卿这般明说,朕还不知道杨阁老的一番良苦用心呢,杨卿啊,以后有这种事情,应该早早的跟朕说,要得罪人就让朕来得罪。”
杨士聪连忙谦了几句,心情大好。
超级位面系统
徐明武一怔,心中万分焦急,从皇帝的话语间,他已经明白,自己已经输给杨士聪了。
徐明武还想争取一番,但上首的皇帝却摇了摇头,道:“今天的御前议事就到此为止吧,朕要午睡一会儿。”
徐明武毫无办法,只得跟着一众阁臣一起站起来,躬身告退。
……
垂首走在通向午门的宫道上,徐明武步伐缓慢,心情非常失落。
行至金水桥边,他看到了杨士聪一个人停在那,似乎在等他。
二人四目相对,徐明武没有躲闪,很平静的看着杨士聪。
杨士聪首先打破沉寂,说道:“小徐啊。”
“杨公。”徐明武应了一声。
杨士聪呵呵一笑:“小徐啊,你有没有想过,你将来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徐明武有些意外,这个问题很像是长辈经常问晚辈的,杨士聪身为内阁首辅,和自己八竿子打不着,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了,貌似还是专门等自己的。
徐明武不知该怎么讲,于是回道:“下官不明白,杨公说的‘将来’是指?”
杨士聪微微一笑,没直接回答这个问题。
过了片刻,他又问道:“你不是开国公嫡子,无法继承爵位,但你仅仅十九岁就已位列正四品宣武将军的散阶,是个人才啊!你有没有想过,到了五六十岁的时候,又该身居何职?”
徐明武默然,没有说话。
杨士聪看着他,笑道:“小徐啊,你年轻有为,未来的路还有很长,可不能因为眼前诱惑就自毁前程啊,毕竟驸马都尉的爵位,只比伯爵高一级,还不如侯爵…….”
“这路啊,得一步步的走,一下子走完了,未来几十年,可就无路可走了。”
徐明武眼皮一跳,听明白了杨士聪的话中之意,这老家伙是想自己放弃昭阳公主啊,否则就有麻烦!
其中不乏有杨士聪拉拢之意。
徐明武呵呵一笑:“下官的前程,不劳杨阁老操心。”
闻言,杨士聪目光一凛,紧接着迅速放松,笑道:“小徐,或许你还没看明白,陛下似乎不想你当这个驸马啊。”
说完,杨士聪呵呵一笑,不急不缓的负手离去。
徐明武听着杨士聪的这几句话,心中感觉很是复杂,他默默地盯着脚下的青石方砖,呼吸时快时慢。
……
坤宁宫后面的宫后苑,佳木葱茏,其古柏藤萝,皆数百年物,将花园点缀得情趣盎然。
御景亭中,昭阳公主朱芷薇内心痛苦地较量着。
她已经得知前朝议论公主下嫁暹罗之事,经过这件事,她发现自己对徐明武的爱竟然已经这么深。
朱芷薇也知道,杨士聪所说,只要自己下嫁,大明得到的好处将是不可估量的。
可是,自己喜欢的是那个放荡不羁的徐明武。
此时,朱芷薇很想像皇姑坤兴公主那般,为了爱情不顾一切,敢于挑选自己所爱之人!
但是,她又想到了自己的身份,想到了为大明操劳了半辈子的父皇。
上次西征期间,她亲眼所见,父皇为了边疆稳定,开疆拓土,不辞辛劳的奔波万里。
面对强敌,面对危险,父皇像个无所畏惧的勇者,宁远不顾自己的安危,也要分兵保全自己的孩子。
大明的国土来之不易,自己身为皇族公主,为什么不能为了国家,而牺牲自己呢?
朱芷薇这样说服着自己,脑海中却又浮现出了徐明武的那张脸,以及在诏狱前大通街上的那一幕幕,她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就在此时,一道伟岸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芷薇。”
朱芷薇抬头,吓了一跳,飞快擦掉眼泪,起身行礼:“父皇……”
朱慈烺踱了几步,看着她轻声询问:“芷薇,你可是有了心上人了?”
一语问出,朱芷薇一个激灵,眼神四处躲避,怯生生地回道:“父皇……我……”
见她如此,朱慈烺了然于心,叹了口气道:“你不用回答,父皇知晓了。”
朱芷薇危襟正坐,又低头欠身,不知如何是好。
朱慈烺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露出一丝微笑,道:“你是朕的女儿,朕绝不让你受委屈。”
“父皇……”
朱慈烺正色道:“不管你有没有心上人,朕的女儿,大明的公主,绝不会作为政治筹码下嫁他国!”
朱慈烺不是皇太极,为了与蒙古联盟,送光了所有闺女,女儿们哭喊着不愿意,还要强行派人送去,搞的跟夜总会经理派公主一样。
而且大多的格格只有十一二岁,最小的才十岁,就送给二十来岁的蒙古人当老婆了。
“父皇!”
昭阳公主的眼泪再次忍不住落下。
从小到大,父皇一直像个天神一样保护着她们几个兄弟姐妹,即便她们几个庶出的皇子公主,他都不偏不倚一样对待。
今日,昭阳公主更是强烈感受到了一位伟大父亲的担当。
此刻,她庆幸自己生在天武朝的帝王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