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我真的只是村長 葫蘆村人-701 八十年代的義烏小商品市場推薦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我真的只是村长
“真不是这样的问题。作为销售,我们却在这方面没有任何的权限……提供了设备,短期内没有设备款……”
不是杨春荣不相信对方。
他经历过整个谈判过程,觉得郑倩提出的合作模式有可能被采纳。
唯独就是价格跟支付等问题了。
卫生巾现在市场情况如何,他作为国内最早的设备推销人员,比谁都更了解。
许连捷的厂子,工资都发不出来。
開局 一 把 天生 牙
就因为卖不出去。
天天带着几名业务员满大街推销,没被当成流氓,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你不看好这产业?”
郑倩很意外。
在她看来,杨春荣应该跟更了解这东西。
“不是不看好,前景很大……可要想让用户认可、接受,很难。而且还得跟国营企业抢占市场……”杨春荣的看法,并没有错误。
只是他不觉得现在双方这么大规模的合作,是靠谱的。
刘春来提出要十条生产线,他就已经觉得魄力很大了。
美人 兇猛
现在郑倩居然提出,要刘春来采购30条生产线。
那一年得生产多少?
怎么卖出去?
“……”郑倩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对方还是一名合格的业务员么?
自己的产品只要卖出去了,管对方生产出来的产品是否能卖出去干什么?
“现在王飞离开了,这边有很多事情需要人,谈完这个项目,你再决定,如何?”郑倩现在没人可用,“我已经通知了公司那边,最近公司的事情比较多,也没人派过来。”
对于郑倩的要求,杨春荣没法拒绝。
可第二天再去找对方,却发现,刘春来跟杨小乐都已经离开了。
问去了哪里,冯雁秋根本不知道。
刘春来去了哪里?
“春来哥,咱们即使不跟对方谈,联系另外一家也行啊!咱们这去哪里?”杨小乐有些无语。
“去恒安看看。”
刘春来这才说目的。
已经离开沪市上百公里了。
陈惠琼跟白紫烟都被他留在了沪市,他就带着田明发跟杨小乐出发。
一方面是看沿海一带的发展,另外就是想要知道恒安一开始为什么无法打开局面。
国道235线,沿途都是沿海一代最为繁华的地方。
到处都是工厂。
而且还是那种小厂。
可就是这些小厂,却迅速为国内第一批民营企业家积累了第一桶金,并且在各个区域,开始形成产业集群。
几乎每个沿海城市,几乎都有自己的产业。
整体上形成规模效应,内部竞争激烈,促使这些企业用更低的成本、更好的质量来求得生存。
同样,产业集群的形成,也会让更多配套厂出现。
刘春来了解太多赚钱的产业。
可他的大队也好,公社也罢,要想做大,绝对不是有钱就能解决的。
周围大多数人,基本上都没有太多受教育的经历;因为没有足够的产业,国家也不会提供多少人才;甚至因为没有知名度无法跟沿海这些地区相比对下海人员的吸引力。
“前面就是义乌小商品批发市场了,我们有些代工厂的纽扣等,都是在这边订购的……”杨小乐说道,“我们在这边的服装批发市场,也有几个摊位……”
对于义乌,刘春来听过了太多次。
曾经因为业务,也来过。
不过那时候的义乌,是一座城市。
现在,几乎看不到高楼。
还没到近前,就看到一座有敞棚构成的市场,周围的人群来来往往,有往里面运货的,也有从里面往外搬货的。
市场旁边,有一片露天的临时摊位。
摊位上摆着针头线脑、纽扣等各种小玩意儿。
摊位外,人头涌动。
穿着打扮各异,但是大多数甚至都是一副农民的打扮。
操着各地口音的人为了一分钱的价格,都能争得面红耳赤。
“平常都是这样的状况,也只有晚上,这里清静一些。”
杨小乐见刘春来站在外面看得认真,向刘春来介绍着。
他经常来这边。
自然了解情况。
“狗曰的!我们那里也就只有过年才能见到这样的景象……”田明发声音有些干涩。
“82年就成立了,根本就不够用,很多人都是在市场外面临时摆摊,原本的市场在福清门那边,工商所有人专门管理,收税,整个市场的经营范围是国家规定的三类小商品和家庭工副业产品……”
“眼前的这市场,年前才投入使用,但是不够。年初的时候,将近两千个摊位根本不够用,每天超过万人来交易,大部分都是外地人……而工商部门看到这情况,自然不会放着钱不赚,直接在市场外面增加了三百临时摊位,可还是不够,又在市场内的两排棚架中间增加临时摊位,即使这样,依然不够,听说已经又在修新的市场了……”
杨小乐对这边的情况非常熟悉。
“要是咱们那边也搞成这样的,每个月收摊位费,都得多大一笔钱!”
田明发双眼放光,流着口水。
刘春来叹了一口气,“没有想的那么容易的。我们蔬菜跟牲畜交易市场,也没这样火爆啊……”
公社里,他们修建了一个交易市场。
涉及蔬菜收购、批发,猪崽家禽等交易,在周边,确实已经有了一定的名气,可根本没法跟这边比。
“春来哥说的没错,其他地方确实很难跟这边比。无论人气、名气、信息还是交通,这里都是有着得天独厚的便利。之前乐清那边有个规模不小的服装批发市场,我们在那边也有摊位,不过这边的市场修建好之后,那边的大多数生意人都转到这边来了……”
杨小乐告诉了田明发,为什么幸福公社那边目前发展不起来。
义乌这边的交通环境很便利。
虽然说起来这些大多数都是向周边提供各种小商品的,但是更多的是辐射到了全国。
通过这边便利的交通环境。
因为市场的存在,从一开始又是三类小商品跟家庭工副业产品,在发展过程中,相互促进,从而导致这边每一个家庭就是一个作坊……
只要比种粮食的收入高,自然有人干。
刘春来再次叹了一口气。
区位优势,根本没法比。
就像有些人,出生在北上广深等城市,哪怕再不努力,都会因为城市发展,土地被征用,从而得到无数人努力奋斗几辈子都得不到的财富。
不公平么?
不存在的。
人从生下来,就是不公平的。
刘大队长比任何人在这方面的认识都更加深刻。
就像他以前努力,一开始一年能挣几百上千万,却比不上别人的一次拆迁……
但是他从来都不羡慕别人。
重新来一次,他要凭借自己的努力,让他们那最穷的地方成为别人羡慕的地方。
所以,没啥好羡慕的。
“或许,回去后,也可以把这个利用起来。我们大队的大多数人都安排了工作,可其他大队,是没有的……”刘春来如是想到。
特别是了解了义乌市场上各种产品的来源后。
全部靠着大厂,反而很难聚集起人气。
另外就是交通等方面。
仅仅是靠着望山公社的深水码头不行……
公路方面,仅仅是国道,周围的县城,本来就穷。
而火车……
蓬县还没有通火车呢。
“春来哥,要不要跟咱们在这边的人聊聊?具体了解一下情况?”看着刘春来也不往里面走,就是在外面盯着,也不知道想啥。
太阳晒得皮肤火辣辣的。
杨小乐就想找个地方,晒不到太阳,喝着茶,聊着天,多爽。
“先逛一逛吧。”刘春来拒绝了。
这会儿几乎每个摊位上,都在忙碌。
说完,率先进了市场,挨着看,甚至纽扣等他们相关的,很多都会问问价格。
情钟荡寇 陈毓华
“铜扣两分五?这么便宜?”当看到一个卖扣子的摊位上,居然有很多种他们牛仔服使用的扣子。
刘春来问了价格,四十多岁如同一个老农一样的老板告诉刘春来,居然只要两分五一颗的铜扣。
郭峰云的红星机械厂,现在生产规模大,每年都是以千万计数,可现在跟春雨结算的价格,也还是三分二一颗的铜扣。
“铝扣呢?”刘春来不动声色,拿起旁边的不同类型的铝扣问道。
大多数都跟红星机械厂生产的差不多。
这东西,刘春来自己设计出来的,肯定比谁都熟悉。
爬满青藤的树 南江
“一分二一颗。”
王牌帝妃
老板看着刘春来身后跟着的田明发跟杨小乐,暗中猜测着刘春来的身份,评估这是不是自己的潜在客户。
杨小乐穿着一件花衬衣,一条沙滩短裤,脚上踩着一双人字拖,留着长发,一看就像二流子。
刘春来穿着一件对襟无袖褂子,下身一条土布的大裤腿黑色裤子,脚上踩着一双黑色布鞋,一副老农打扮。
倒是田明发,头发整齐地往后梳着,上身衬衣,下身西裤,踩着油光铮亮的皮鞋,胳膊下夹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手里还拿着一串车钥匙。
比市场管理处以及经常来这边视察的县领导干部还像干部。
这组合,很奇怪。
好像都以这个年轻的农民为首?
老板也是精明人,猜测着对方的身份,心中也在衡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