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我在末世種個田笔趣-第四百章 我有秘密武器展示

我在末世種個田
小說推薦我在末世種個田我在末世种个田
到了甲板上,陆远朝前看了一眼,远方的船只还在随着波浪上下起伏着,像是一个个的被抛弃在海上的玩具一样。
陆远拽着绳索跃下了海面,轻轻的在水面上拍打了几下,不多时,下面再次涌起了大量的海水形成了一个巨浪,陆远紧紧的抓着铁链看见巨兽浮起水面,心里有点安心下来。
“呼!还真是一个乖宝宝呢!这下够这些海盗们喝一壶的了!不过岸上的海盗……唉算了,走一步想一步吧!”
巨兽乖乖的把自己的脑袋对着陆远,眼神当中带着一次询问的神色,它以为今天要出海又要自己当纤夫了呢。
“今天不用你拉船了,不过有个任务交给你,这是提前给你的任务奖励!”
说的陆远从兜里拿出了几颗金色果子,直接扔到了巨兽的口里。
接着陆远把自己的要求给对方讲了一遍,巨兽似懂非懂的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潜下了水。
陆远回到了驾驶舱当中,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囚徒。
“你要干什么?”对方见到陆远直接将船只朝前开去,顿时心中一紧。
因为他认为陆远这么做绝对是送死的行为,现在他被困在这条船上,身上也没有任何的证据能表明他就是海盗成员当中的一员,一旦发生了交火,万一海盗真的杀上了船,他绝对没有逃脱的能力,到时候甚至可能直接死在自己队友的手上。
“干啥?你这不是废话吗?当然是朝着太平洲开船了!”陆远瞥了一眼,慢慢的将操纵杆往上推,游艇一点一点的加速。
“你疯了,你这么做会害死我们的,他们的人太多了,我劝你最好立刻返航!”
“哈哈哈,返航?返航是不可能返航的了,老子还要直接进入地下堡垒呢!”
说着,陆远扶着圆形的船舵调整了一下行驶方向,接着躺在座位上不再理会对方。
坐在地上的囚徒,眼神当中闪烁着丝丝的恐惧,他内心当中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劝服陆远掉头了,眼下自己他也只能是飞速的转动着自己的大脑,让自己表明自己的身份,以免被误伤。
游艇速度慢慢的起来,大家的心都是紧张起来,虽然有一头巨兽为他们保驾护航,但是谁知道对方的船上有没有什么重型的武器呢。
突破了那一片片散落在海面上的船只,陆远终于算是将船驶到了禁区的范围。
而就在禁区海岸边有一条巨大的护卫舰,船员们正在忙碌着给船进行了检修,因为他们前几天刚刚发生了一场大战,对方是个硬骨头,他们费尽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对方给制服。
不过由于战况十分的激烈,他们的船上也遭到了炮击,在船身的侧面被轰出了一个巨大的口子,他们正在想办法将这个口子给补上,不然的话,海水会不停的往里面渗透,他们的船只就有可能倾覆的危险。
船长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他剃的精光的头,脸上有一条长长的疤痕,身材不高但却十分的精壮。
在这种年代当中,像他这种身材的人几乎很少了,而他之所以能够活到现在,就是因为他,比别人更加心狠手辣,面对强敌,他敢打敢拼根本不怕死。
更重要的是他更善于使用阴招,所以他才能够活到现在,而且活得非常的滋润,而就在两个小时之前,地下堡垒当中给他送来了十几个身份牌,这是他托了不少关系才搞到手的。
看着被放在盒子当中的十几个黑色的身份牌,男人的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
“妈的,老子终于有机会进入地下堡垒了,干完今天这一票老子就能够带着老婆们进入地下堡垒当中生活了!”
想到这里对方忍不住哼起了歌,看到这人的表情,身旁的几个水手也都纷纷露出了羡慕的神色,他们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接替对方船长的位置,因为在这条船上只要是能活下来的,基本上就有可能拿到身份牌进入地下堡垒。
就在他洋洋得意的哼着歌的时候,忽然甲板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驾驶舱的房门被打开,一个穿着破烂棉衣的男子冲了进来。
“王哥,不好了,前面又有一条船冲过来了!”
光头听完这句话之后,将盒子揣在了身上,然后脚下踩着皮靴站了起来。
“这么不开眼,难道这只船没有听说这片海域已经被咱们给占领了吗?”
男子站在原地没有吭声,他怎么知道对方有没有打听过这片海域的消息,也有可能是个楞头青也说不定。
光头本来想着站完今天最后一班岗,就能带着家人到地下堡垒当中生存的,却没想到又来活了,光头气的脑袋上一片通红。
“该死,这个时候给老子添麻烦,看看船舱有没有补齐,立刻通知其他的船,把这艘船给我拦住!”
几个副手立刻站直了身体,然后齐声说了一声是,便各自开始忙碌起来。
船舱当中的修复工作还没有完成,光头有些忍不住想要尽早的把这个麻烦给解决了,所以他直接下令终止了修复工作。
“嗡”的一声,船上拉响了汽笛,接着所有人都立刻冲出了各自的岗位,拿着各自的武器开始警戒起来。
因为这个声音代表着他们又要迎接新一轮的战斗,虽然不知道是小打小闹还是一场恶战,但是大家的心都没有放松下来。
而此刻,陆远的游艇正一点一点在禁区当中行驶着。距离海岸线的距离也不过只有二百多公里了。
“终于是要到了!”陆远心中忍不住有些激动。
他站在船舷上似乎都已经能够看到远处的一片大陆了,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像他想想的一样,但是总感觉海图上面标志的地点位置不会欺骗自己。
昏暗的天空当中阴云密布,月亮悄悄的隐藏在浓云当中,整个海面一片漆黑,只有海浪拍打着船舷的声音,以及疾风呼啸的声音。
周通拿着望远镜,时不时地朝远处看看,忽然在远处的海平面上出现了一艘船,而他们的行事方向似乎就是他们这里。
再次确认之后,周通赶紧的放下望远镜,朝着驾驶舱当中走去。
“前面有船来了,应该就是海盗了!”
陆远擦了擦掌心的汗水,嘴角轻轻的勾起一条弧度:“好戏就要上演喽!”
坐在地上的囚徒,眼神当中闪过了一丝紧张的神色,他现在还没有组织好自己的语言,他更担心的是万一对方的船上不按套路出牌,先来几发炮弹,那么他甚至有可能在炮弹的袭击当中就直接丢掉小命。

“别傻了,你们是打不过他们的,我劝你们最好赶紧的调头,现在还有机会!”
囚徒忍不住的再次喊了一声,他试图阻拦陆远。
“呵呵,放心吧,我们不会死人,你也不能死,我还需要你帮我做事呢!”
说着,陆远直接打开了舱门,看了一眼对方便离开了,希文将枪口再次对准了对方,而囚徒看到黑洞洞的枪口,立刻像是丢了力气一样瘫坐在地上。
“对了,先派石泉开直升机过去侦查一下来。”
周通点点头,陆远做的没错,因为飞机的灵敏度更高,而且之前在拆解阿帕奇直升飞机的时候,并没有将上面的一些控制装置变动太多,所以来躲避子弹基本上不成什么问题。
即便是有子弹打在,机舱上也不会直接被打穿,因为这架阿帕奇直升机采用的材料都是一些高强度的防弹钢板,之后陆远也在其中加了一层厚厚的蚕丝防护装置,这种蚕丝的强度甚至可以抵挡普通的狙击步枪的子弹。
石泉很快就做好了准备,他带上了自己的头盔坐在驾驶舱上,周通则是站在飞机的前面,挥舞着旗子,指挥着飞机起飞。
“呼呼呼”直升机的螺旋桨开始飞速的旋转起来,很快,石泉便驾驶着飞机离开了加班,慢慢的朝着海盗们的方向飞了过去。
光头站在甲板上拿着望远镜朝远处陆远这边看了过来,忽然他看到有一架直升机从对方的甲板上起飞,内心当中忽然惊了一下。
就是他扭头看了看身旁的副手,问了一句:“那条船上刚刚是不是有一架飞机起飞了,你看一下是什么情况!”
副手连忙点头,拿着望远镜顺着对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一架直升机慢慢的升到了三百米左右的高度,然后朝着自己的方向飞了过来。
副手的脑海当中不断的将自己看到的信息拼凑在一起,忽然他的手抖了两下。
“不可能……这……这是来自灯塔国的船?”
看到副手一脸紧张的模样,光头不仅是直皱眉头骂了一句:“到底什么情况?赶紧说呀!”
副手稍微有些紧张,放下了望远镜,指着远处高空的飞机说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应该是一架阿帕奇直升机!”
替身影后
“什么?阿帕奇直升机,那不是灯塔国的飞机吗?”
“是呀,就是灯塔国的飞机!要不咱们…先去试探一下对方,看看是不是灯塔国的人?”
光头的眉头挑了挑:“哼,管他是不是灯塔国的人,反正这片海域是咱们的领地,不管是谁,只要过来,先打完再说!”
看到光头的模样,副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是是是,那我这就去做好准备!”
光头点了一下头,然后再次拿着望远镜朝对方的方向看了过去,而阿帕奇直升机在空中正朝着自己的方向不断的前进。
石泉坐在机舱当中看着远处的海面,只见在正前方的海面上出现了七艘船,正朝着陆远的方向不断的前进。而为首的那条船上还有一个巨大的舰炮。
黑漆漆的炮口现在正在不断的调整位置,显然是要把自己给打下来。
石泉内心当中猛的一惊,他也只是会开飞机,但是对作战基本上不太了解,尤其是看到在舰炮上的炮筒正在不断的调整位置,而对准的位置正好是自己的飞机,于是他立刻握起操纵杆开始调整飞机的飞行方向。
而对方调整炮口的速度显然是特别的慢,石泉猜测这应该不是专业的军队,而只不过是一帮民间的组织而已,他内心当中稍稍的安顿了许多,于是再次朝前飞了过去。
只见当他距离这条船对还有几百米的时候几条船上开始亮起了光,无数的子弹开始朝着飞机射了过来,在天空当中组织成了一条密密麻麻的弹幕。
“该死,真的是海盗,这样我就放心了!”石泉驾驶的飞机在对方的头顶上盘旋了几圈,然后直接头也不回的飞回了他们的游艇。
这一次石泉主要就是想来看一看对方是不是真正是海盗,如果不是海盗的话,陆远就要及时的让巨兽给撤回,以免伤及无辜,现在确认的是海盗,那么他们的行动就不用再束手束脚。
子弹“噔噔噔”的打在飞机的机身上,甚至连火花都没溅起来,高强度的机身钢板外加具有缓冲作用以及防弹和保暖与一体的蚕丝保护层,根本不是他们这些普通子弹能够打得穿的。
石泉不断的调整飞机的方向,接着朝游艇的方向以蛇形的路线返程回去。
见到石泉,陆远赶紧的走了过去。
“确认了吧,对方是不是海盗?”
“已经确认了,对方绝对是海盗,一艘中型的护卫舰还有六条普通的小型货轮!人数大概有一两千人左右!”
陆远微微点点头,于是他抓着船头的锁链滑到海面,轻轻的在水面上拍了拍。
巨兽再次浮出水面,陆远没有废话,指了指远处的几条船:“前面的船全部都干掉!”
巨兽眨巴了两下眼睛,再次潜入了水底。
此刻光头驾驶船只正不断的超前行进,尤其是看着阿帕奇直升机返程以后,他内心当中多少有一些平静下来。
而身旁的扶手也扶了扶胸口叹了一口气:“刚刚我检查了一下他们的飞机,这架飞机好像已经把弹药仓给拆除了,现在只有一个挂载的DD,我感觉那应该是唬人的!”
“哈哈哈,原来就是故意想把咱们给吓退,妈的,给老子干!”
接着光头直接将操纵杆推到了最顶峰,船速不断的向上飙升,几条货船很快就被甩在身后。
然而行驶了十多分钟后,他却忽然在声纳显示仪上看到了一个不寻常的东西。
“咦,咱们的领地这边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大一块的礁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