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亞瑟王的綜漫之旅 愛下-1000 齊格飛到達了璃月熱推

亞瑟王的綜漫之旅
小說推薦亞瑟王的綜漫之旅亚瑟王的综漫之旅
齐格飞向前行走,逐渐到达了他的目的地,一座七天神像。
青武星辰 秦修墨
这一座七天神像与蒙德的七天神像完全不同,首先蒙德的风神像,是站着的,戴着斗篷的,看起来有点像是带着翅膀的女神像。
而璃月的七天神像,也就是岩神像与风神的不同,岩神是坐着的,同样戴着斗篷,一副十分霸气的样子,一只手拿着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此时此刻,就有一名看起来十分美丽的男人坐在一个石凳上喝茶,男人的前方还有一个比他坐着的那要小一点的长方形石头桌子,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齐格飞,总感觉这个石头凳子和石头桌子在发光,而且上面的纹路是认真的吗?无论怎么看都觉得这个凳子和桌子不简单,而且为什么这个凳子和桌子还会发出正方形的黄色光波。
而且为什么我会觉得那个男人很漂亮,很美,明明那个男人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个男人,另外一点女人的样子都没有,而且还十分的帅气,很有男人感,而那种帅和之前给七哥会一种美的感觉也是让齐格飞无法形容出来的,而那个男人身上的气质,同样也是让齐格飞无法形容出来的,如果硬要让他形容的话,齐格飞只能说眼前的这个男人很像他之前见过的一位上仙。
无论是气质还是什么都很像,但是两者之间又有着极大的不同,比如说眼前的这个男人更给人一种成熟稳重可靠的感觉,就好像只要有他站在自己的面前,自己什么危险都会被他轻而易举的扛下来一样,而自己绝对不会受到哪怕任何一点伤害。
从何说起 路人兔
这种感觉十分的诡异。
明明是两种很冲突的形容词,就像是甲方要求你画出一个五彩斑斓的黑一样,理论上讲根本是不应该存在,不可能存在的,因为这是互相矛盾的,可这东西终究还是出现了,就如所谓的神迹一样,这个男人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33 日 索 情
就很离谱。
而在这个时候,这个男人也抬起了头,看着此时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的齐格飞,这个只是静静的盯着齐格飞,并且用着沉稳的语气开口。
“欢迎你,来自于异界的旅人,刚刚来到璃月,一路上虽然皆有巴巴托斯的风作为助力,可精神定然会有些劳累,何不妨坐下来休息片刻?”
说完,就在俊美男人对面的一个位置的草地上突然升起俊美男子同款的岩凳,而齐格飞则是爽朗一笑,很是洒脱的直接坐到了岩凳上,等坐上去以后才来了一句。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俊美男人点了点头,随后拿起桌上的一个岩杯还有岩壶,为齐格飞倒上一杯清香的茶水以后,做出了个手势。
“请用茶。”
齐格飞也不废话,直接就举起了那个岩杯,然后就是轻轻地抿了一口,随后整个人顿时就感觉精神了不少。
“这味道……是薄荷?这是薄荷茶!效果还真是不赖!”
齐格飞在品尝出茶水的身份以后有些唏嘘,毕竟薄荷茶,他虽然喝过,但是这种东西也很少喝,毕竟之前喝薄荷茶也就单纯的是因为一次偶然才喝上的,更何况比起普通的薄荷,齐格飞更喜欢自己老婆塞西莉亚弄出来的灵植茶水。
但是,这个薄荷茶却让齐格飞很意外,因为这个薄荷茶喝下去让齐格飞感觉精神了不少不说,还感觉自己的力气,身体的疲劳也恢复了不少,相当的神奇,效果比那些普通的灵植茶水要好得多,而且还有那个淡淡的甜味,还有作为薄荷茶,却没有之前品尝过的那样充足到可以冲的人咳嗽的凉气也是让这个薄荷茶变得更为好喝,喝起来更为舒畅舒坦。
“喜欢便好,若是阁下喜欢的话,我可以将此茶配方赠与你。”
“真的吗?这怎么好意思呢?!!”
看着齐格飞这一副想要却不好意思的委婉态度,俊美男人只是笑了笑,随后便直接将茶水配方给说了出来。
茶水配方很简单,就是甜甜花加薄荷还有清心而已,只不过这三者的比例要把握好,不然的话,薄荷加多了,就会像正常普通的薄荷茶一样,有着十足冲人的凉气,让人受不了,如果甜甜花多了,那甜甜花便占据了主导,喝起来便是有些清凉的甜水而已,至于清心这一点倒是随便,没有前两者那么苛刻重要。
而齐格飞在听到茶方以后,也是全部都记了下来,并且心中有些无奈,毕竟目前看起来这个茶方只能够在提瓦特大陆上使用,或者是只能用提瓦特大陆上的素材制作而成并且使用。
“你的事迹,我已听巴巴托斯概括听过了,那么,来自异界的旅人,你需要与我钟离,达成契约吗?”
“钟离?”
看着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古怪的齐格飞,钟离便开口讲解道。
“契约从某个方面来说是一种交易的保障,作为交易,自然是需要公平,这是准则,既然你要与我定下契约,自然不可坐享其成,可与神摩拉克斯建立契约,价格颇为巨大,可与仅仅只是拥有个神之眼的凡人钟离定下契约的话,其代价,自然是要少的很多。”
“原来是这样啊……”
齐格飞尴尬的笑着,并且挠着自己的后脑勺,原本齐格飞以为这些大人是根本不在意这些东西的,一话说齐格飞就是想白嫖,什么都不做,就让别人帮自己照顾好那一朵塞西莉亚花,不过现在很显然,他想太多。
而钟离的态度依旧平淡,无论是情绪还是其他什么的,都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静静的品茶,时不时会抬起头来,遥望着南方,也不知道是在看些什么,莫名有种他在追忆一些什么的感觉。
而齐格飞也是,没有思考多久,就做出了答案,毕竟他之所以会思考,主要是在想刚才听到的那些消息。
而现在,不想去想这些的齐格飞自然要做出决定,直接同意下来,毕竟他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个的。
“那么,在你寻到属于自己的神之眼的那一天,我将永久为你保管这一朵塞西莉亚花,直到你获得神之眼回来,或者是放弃回来向我寻求为止,那么,你要为我付出的代价也很简单,那就是为我讲一讲,有关异世界的趣闻,不需要是你的故事,只需告诉我你的世界一些风土人情便好。”
“就这么简单?”
听到这话,齐格飞有些惊讶,原本齐格飞还以为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呢?结果就这?
“不然呢?毕竟对我而言也只是保管一朵塞西莉亚花而已,我所要做的只是将这朵花放进神之心中,待你回来之时将花归还与你,对我而言,难道是什么困难之事?”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
总裁的秘制小娇妻
齐格飞也是愣了好久,才回答的这个答案。
“那么我们边走边说吧,正好我也可以在路上为你讲解一些璃月名胜,此事虽不在契约之中,但你且可以认为我是一时兴起,你倒可以好好观光一番,毕竟神之眼的获得不是着急就可以出现的,世上想要神之眼的凡人不知多少,愿为此付出生命的更是数不胜数,可世间却有多少人能够获得?有多少人能够满足?
所以,随缘便好,这场旅行你不必匆忙,缘分到了,自然便来了,”
张三丰异界游
“理解理解,那么我们这就出发?而且接下来我们该去哪?”
“不如就去望舒客栈吧……毕竟天色终究会暗下来,从这里操纵风之翼飞过去的话,我们也许能够在傍晚时分,到达望舒客栈,望舒客栈是个好地方,里面的菜肴时着实不错,而且无论是建筑设计还是地理位置,都是值得前去一看,对了,这次我请客。”
“那就去看看吧,正好我们也可以在路上好好聊聊有关我的世界的事。”
齐格飞笑的笑,随后便和这里一同起身起身,但是与齐格飞不同的是,钟离起身的时候,还顺手举起了那一壶薄荷茶,然后对着岩壶口,直接往自己的嘴里倒了进去,几乎是一瞬间,全部喝掉。
齐格飞看的一脸震惊,因为他是没有想象过,钟离这位神明居然还有如此豪爽的一面,不过如果能够把里面的茶水全部改成酒水的话,那就更有味道了,那种神州大侠风范的味道。
而在这个时候,钟离也是顺口进行解释。
“浪费粮食可不好,虽然这只是茶水。”
“你说的很有道理。”
齐格飞好像是回想到了什么以后认真的点了点头,并且举起自己之前没有喝完的岩杯,把里面的茶水彻底饮尽。
随后便与钟离一同在高山的一处边缘之地跳了下去,并且瞬间打开风之翼,往望舒客栈的所在方向飞了过去。
不过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两人飞的方向却并不是望舒客栈,因为他们所在的方向与望舒客栈打成直线的中间是一片水源,并不想让自己的身体沾湿的两人自然是不会玩那条路飞行,而且根据齐格飞所推测的那般,他们此飞行最多只能够飞出断桥到达归离原。
不过这样的飞行也确实是大幅度的缩短了他们的前进时间,而且凭借着他们两位强者的脚力,傍晚时间到达望舒客栈,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而在他们离开不久以后,在蒙德与璃月的交界处,一个清秀少年缓缓的从雪山巨石中露出头来,凭借着自己的神力又或者是风给自己带回来的消息明白两人已经远去以后,我们的巴巴托斯大人也是松了口气。
“太好了~看起来事情真的是完美的解决了呢,既然事情解决了,那就赶紧离开吧,不然的话,自己要是给那个老顽固抓住的话,那可就不好办了,不过现在他也抓不住我吧!毕竟只要我不踏入璃月地界,他就必然不可能对我动手!”
而就在巴巴托斯美滋滋地说完这些话,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他的脚底下方突然升起了一个柱子,并且猛地弹射了出来,而被这一下猝不及防命中的巴巴托斯也是迅速的被弹射了出去,至于被弹射的方向,那自然是璃月的地界。
于是在意识到自己被弹进璃月地界以后,看着从下方猛地升起来的那根无比眼熟的长长的岩柱,巴巴托斯明白了一件事情,他完蛋了,果然白嫖不可取啊!
在空中长时间飞行是十分无聊的。
此时另一边在天上飞的齐格飞自然如同计划所说的那样,开始给钟离讲解有关他的世界的一些事情,无论是人类的科技兴起,还是其他的什么,齐格飞都开始绘声绘色的讲了起来,甚至还讲起了一些英雄传记的传说故事。
而钟离只是听着,没有作出任何评价,除非齐格飞先提起,而齐格飞一提起,钟离便如同齐格飞所想的那样,为那些所谓的英雄传记还有其他的作出评价,不过钟离很喜欢听这些传记,不仅是因为那些英雄,还有那些在做英雄背景板的普通老百姓们。
通过齐格飞说出的时间点,还有一系列的消息,钟离已经明白了在另一个世界上,那些不靠神明只靠自己的人类对抗名为崩坏的灭世天灾的故事。
也逐渐明白了发展科技,那平民老百姓们都能够学到知识,开拓民智还有其想象力的重要性。
毕竟齐格飞所描述的他所在的时间点,他所在的时间段,那样的世界是多么的丰富多彩啊!
至于在故事中的那些反派,钟离也全部都是记下心,虽然故事中的那些反派,与其相近的人设钟离在长久的时间里,或多或少都遇见过一些,不过里面的那些故事还是为钟离做到了警戒作用,虽然也不是很明显,但确实让钟离记下来这件事,毕竟钟离这么多岁月走下来,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
但是那些故事确实有用,也让钟离明白,自己曾经的一些选择是多么的正确,并且自己应该以那些故事里面的那些无论好坏的势力作为参考,为其改进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