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洞螟 ptt-第七百五十四節 鐵柱山與鐵僧相伴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只要是镜面映照之地,都属于心协镜的传送范围。
再加上可以比肩光道的速度,袁崇海等人纵然有心对师弋不利,也根本没有那个机会。
不过一晃神的功夫,师弋带着隗鸿和林傲,直接出现在了那名耀罗宗高阶的身旁。
接着,师弋带着几人,用心协镜快速脱离了敌人的视线范围。
未免再度被敌人追上,只要报身能力可以使用,师弋就动用心协镜加速穿梭。
不过,银粟报身虽然能够让师弋强行使用心协镜。
但再怎么说,心协镜也是一件圣胎境修士所使用的心器。
境界差距又岂是银粟报身,就能完全抵消掉的。
连续不断使用心协镜,师弋的心力逐渐有些承受不住了。
甚至,潜伏在心协镜之内的狐妖器灵。
都变的有些蠢蠢欲动,它似乎感觉到了师弋的虚弱。
如果继续使用心协镜,器灵反噬几乎是可以预见的。
面对这种情况,师弋自然不能再继续动用心协镜了。
好在的一点是,师弋连续动用心协镜,也不是毫无意义的。
通过心协镜无可比拟的速度,如今师弋一行人已经穿过了叶剑林,来到了第四层的边界地带。
只要穿过此地,师弋等人就能够进入近边地狱的第五层。
不过,行至此间众人在此地停下了脚步,商议起接下来的对策。
只见,隗鸿一脸颓然的开口说道:
“如今,我们一行只剩下四人。
低于五人标准,进入下一层存粹就是在找死。
现在,我们能做的。
只有等后来者,看看有没有其他队伍,愿意让我们搭伙了。
然而麻烦的是,雁、才两国的高阶就在后面。
我们如果在此地等下去的话,大概率会优先遇到那些敌人。
哎,这可如何是好。”
之前双方的交锋,看似是师弋占了便宜。
不仅把降府府主给阴了个半死,而且还借敌人之手,把耀罗宗高阶给救了出来。
不过,这最多只能算是师弋扳回一城。
毕竟,在敌人突袭之初,对方是先让师弋这边减员的。
虽然因为身处第四层的关系,减员并没有直接导致师弋等人团灭。
但是,这后果却也是很严重的。
如今,师弋就和之前的才国一行人一般。
只剩下四个人,根本无法继续前进。
而陈抱一他们还能和袁崇海等人联合,反观师弋等人,身后只有追兵。
现在的局面,无疑对师弋等人是很不利的。
如果就这样等下去的话,毫无疑问敌人会再度追上来。
介时,师弋利用心协镜所争取来的时间,将完全失去意义。
早就预料到这个局面的师弋,自然不可能做无用功。
师弋的解决办法很简单,那就是利用自身优势,填上人数的空缺。
没错,这个优势就是鸩血。
师弋能够利用鸩血能力,制造出空白神魂。
而师弋的身上还有着大量的鬼伞,以这两者作为结合,完全可以塑造出一个“人”来。
当初,林傲的躯壳,就是师弋凭借类似手段塑造的。
如今,师弋便打算借助这手段。
临时填上第五个位置的空缺,让一行人可以继续上路。
…………
另一边,雁国队伍方向。
在师弋等人逃脱之后,袁崇海带着人重新与殿后的队伍汇合了。
虽然因为救援及时的关系,降府府主保住了一条命,但也仅仅是保住了性命而已。
毕竟,半边身体都被犬噬一口咬了下来,这样的伤势委实太过严重了。
能保住性命,都可以算是运气好。
一战损失了一员大将,这让袁崇海的心情有些糟糕。
不过,其人毕竟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很容易就控制住了情绪。
只见,袁崇海将目光转向陈抱一等人,笑着对他们说道:
“诸位难道就不打算说点什么么,比如那师弋身上的特殊法器。
那件镜子一样的法器威力奇大,怎么看也不像是一般货色。
我猜,才国的诸位道友,应该就是冲着它去的吧。”
袁崇海说罢,眼见向云间等人闭口不答。
于是,他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冷声说道:
“如果不是因为你们的隐瞒,降府府主何至于落得如今这步田地,那师弋又何至于从我等手中溜掉。
事到如今,你们还不想说出实情。
哼,你们才国之人,难道是欺我雁国无人么。”
别看现在才国圆觉境有四人,而雁国方面只有三人。
如果当真动起手来,结果还真不好说。
毕竟,圆觉境修士之间,也是有着强弱之分的。
袁崇海一人,就能给才国一行极大的压力。
尤其是之前,众人一同对付了狱卒。
见识了袁崇海的真正实力,才国一行哪怕人多,也不敢就这么直接动手。
况且,就算真的打赢了,也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
在周围特殊的地狱环境之下,谁都落不得好。
一念及此,陈抱一直接站了出来,将心协镜之事告诉袁崇海等人。
反正事已至此,想隐瞒也瞒不住了,最重要的是及时止损。
在陈抱一的积极促成之下,双方很快就心协镜一事达成了协议。
毕竟,对于一件圣胎境修士所使用的心器,没有高阶可以拒绝这种诱惑。
至此,才国势力彻底失去了独占心协镜的机会。
不过相对的,以心协镜作为共同利益,这条纽带将雁才两国高阶,联系的更加紧密了一些。
…………
对于敌人结成的同盟,师弋此时并不知晓。
不过,当初在决定使用心协镜的时候,师弋就隐约有了这样的预感。
反正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无论多么糟糕的情况,师弋都已经经历了。
无论敌人将怎么针对师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了。
就在敌人正式达成同盟的档口,师弋等人已经踏入了近边地狱的第五层。
第五层是近边地狱的最后一层,这里名为铁柱山地狱。
这层地狱由一座,名为铁柱山的巨大山峰所构成。
这铁柱山通体漆黑,并且形状非常的规整。
它完全是由一根根,带有八面棱角的铁柱所构成。
如果仔细去看的话,会发现这些铁柱与炽燃铁屋的材质有些相似。
区别只在于,形成山体的铁柱,比铁屋大了许多倍。
师弋从隗鸿那里得知,这铁柱山地狱是狱卒最为集中的一层。
好在隗鸿的鬼道秘术,非常克制狱卒。
无论有多少狱卒,隗鸿都可以凭借秘术将之引开。
当然,前提是不能有人从中作梗。
好在师弋借心协镜,与袁崇海一行人拉开了距离,此时并不需要担心这些。
不过,穿行在这一层,师弋等人的速度依旧不快。
这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师弋等人需要照顾队伍当中的新人。
没错,这新人正是师弋利用鸩血所制造出来的替身。
八卦神侯
师弋这一招固然将人数给补全了,但是不可避免的,也增加了众人的负担。
毕竟,这黑伞虽然能够造出肉身。
但是,新生的躯体只与凡人相当。
在这危险重重的地狱环境,高阶修士都无法保证自身存活。
一介凡人想要穿行于此的难度,完全是可以想象的。
为了保证其人存活,师弋等人丝毫不敢大意。
如此一来,行进速度注定不可能太快。
尽管师弋等人已经尽可能小心了,可是这第五人却经常出现减员。
毕竟,肉体凡胎想要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存活,实在是太难了。
幸好师弋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利用鸩血制造出来的不止一个人。
只要看到苗头不对,师弋就直接从神仓之内,再召出一个继任者。
一路行来,这第五人的位置,已经替换了不下三十个了。
看着这些人一个个化为焦炭,师弋本人倒没有什么负疚感。
毕竟,这些都只是鸩血所制造出来。
就连他们的神魂,都是基于师弋自己的神念所构成的。
没有情感,连吃喝这种活物的本能都不具备。
好像木偶一般,能不能称之为人真的有待商榷。
师弋这边没什么反应,隗鸿却露出了一脸心疼的表情。
当然,他并不是在心疼死去的人。
而是心疼随着尸体,一同化为焦炭的鬼伞。
不多大功夫,前前后后三十多株鬼伞化为乌有。
这对于隗鸿这个鬼道修士而言,无异于要他的老命。
如果不是师弋承诺,事后会额外附赠一批鬼伞给他。
隗鸿非得跳着脚,终止师弋的这种浪费行为。
上述还只是众人行进缓慢的原因之一,除此之外,这铁柱山地狱还有外部威胁。
之前就曾经讲过,地狱之说并非修真者所提。
毕竟,修士只求今生超脱,根本不管来世如何。
死后之事,那就更加不会过问了。
只有佛门,这个以轮回为根基的体系,才会笃信因果与地狱。
当时,师弋也是从这一点。
判断这天渊秘境,根本不是圣胎境修士的手笔。
这处秘境的创造者,很可能是一名与圣胎境层次相当的佛门行者。
以佛门思想所构建起来的地狱,自然和佛门行者脱不了关系。
而恰巧,这铁柱山地狱,就是和佛门联系最为紧密的一层。
在记载当中,这一层原本的功用,就是用来关押破戒僧的。
传说,破戒的行者会在此地受尽苦难。
并慢慢化为铁人,最终与铁柱山融为一体。
这种铁人行者,就是师弋等人行进速度慢的外因。
这种铁人不仅浑身上下刀枪不入,而且力量还大的惊人。
一旦被他们用手臂箍住,那绝对只有被挤成肉泥这一个结果。
一行人当中也只有师弋,能够凭借强横的肉身,和铁僧掰掰腕子。
不过,和一团不知疲倦的铁疙瘩较劲,实在是有些吃力不讨好。
尝试了几次之后,师弋等人也只能尽量绕着走,以免被铁僧给缠上。
这么做速度方面固然会慢一些,但也可以省去很多的麻烦。
况且,慢也是相对而言的。
师弋等人一路马不停蹄,再慢也终会走到这一层的尽头。
就这样,师弋一行人历时三天,终于翻越了铁柱山。
看到遥遥在望的边界,师弋等人的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只要离开这铁柱山地狱,近边地狱就将彻底结束。
并且,地狱当中的人数限制,也将随之解除。
这对于人数不够的几人而言,完全是一个利好消息。
终于不用再因为人员损失,而担惊受怕了。
想到这里,众人振奋精神,加速向着铁柱山边境而去。
然而,就在这时。
一名铁僧突然从高高的铁柱山上一跃而下,直接堵住了师弋等人的去路。
眼见避无可避,师弋当即站了出来。
面对一团铁疙瘩,最原始的手段,往往也是最行之有效的。
关于这一点,即便是圆觉境的隗鸿,也比不上身为体修的师弋。
就这样,师弋一马当先朝那铁僧冲去。
就像初时一般,师弋打算将眼前的铁僧打成一堆废铁。
开启了灭日佛盒和精力转化的师弋,完全就像一头人形凶兽。
六条手臂一拳接着一拳打在铁僧身上,发出如同钟鼓一般的鸣响。
然而,在交手之后师弋发现,眼前的铁僧与之前交手的,存在很明显的差别。
之前师弋遇到的铁僧虽然同样难缠,但是在师弋的一通拳脚之下,他们大多只有被动挨打的份。
然而,眼前这铁僧不但会闪避师弋的攻击。
而且,还不断对师弋展开反击。
自锻体大乘以来,师弋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近身肉搏能和自己打的有来有回的敌人。
感受到敌人的不同寻常,在拼斗的过程中,师弋也开始仔细打量起了眼前的铁僧。
这一看之下,师弋果然发现了他的不同之处。
这铁僧不仅双目紧闭,而且他竟然还没有嘴巴。
佛门与修真体系不同,他们以身体之内的脉轮为本,来进行修炼。
七大脉轮对应修士七重境界,每一层脉轮,都需要守戒才能发挥出当前境界的实力。
每层脉轮的戒律各有不同,身处哪重脉轮,只需要遵守当前戒律即可。
只有一种情况,会出现多重戒律加身。
没错,那就是第七脉轮当中的顶轮行者。
也就是说眼前的铁僧,生前曾是一名相当于圆觉境存在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