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第五界點-第一千零八十八章稱呼相伴

第五界點
小說推薦第五界點第五界点
穿越时间这一件事情,王权之前的确是有做过。不过那是因为齐木楠雄有事情需要他去处理,所以才特地前往…像是第一次主动时间穿梭,这大概还是第一次。
不过新奇感什么的倒是一点都没有留存,唯一会让王权感觉到疑惑穿越时间的过程都直接被省略掉了。穿越时间代表着自己拥有的知识在这个世界说不定能够成为先知,可以完全了解到这个世界的动向。
那听起来很不错,实际上也只是听起来而已。这个时代的霓虹并没有完全发展起来,电视依旧是那老旧的电视机,就连游戏掌机都是十分简单由几个数码方块构成的,更别说是电脑了…这个年代的电脑连一个强大的系统都没有,基于电脑上开发的游戏就别想了。
“好无聊啊。”
躺在榻榻米上,王权抱着怀里面的奥菲斯滚来滚去。奥菲斯也完全没有在意王权的动作,她十分安静的待在王权的怀里面,如果王权不叫她,她会一直保持着这一副模样不主动开口。
凤舞京华 花瑟
现在无聊的日子好像完全没有影响到奥菲斯,说起来也是,再没有进入世界的时候,她一直都是孤身一个人待在次元间隙之中。一个人处在那种地方不知道过了多少年…要是王权自己的话,估计早就已经疯掉了吧。
不过现在的奥菲斯已经和身为无限龙神的奥菲斯拥有很大的不同了,本质上大概已经发生了变化?
出于好奇,王权有一些奇怪的询问自己怀中的奥菲斯。
“奥菲斯不会感觉到无聊吗?”
“没有什么感觉。”
奥菲斯抬起头让王权能够看见她那堪称精致的小脸,她的目光放在王权的脸上。大概是想到了什么,过了片刻又继续说道。
“相对在次元间隙的时候,并没有任何无聊,因为权在我的身边。”
亲爱的,你被我设计了!
说着,奥菲斯还尝试着在王权的怀里面找到一个更加舒适的地方,蹭了蹭,再一次装成是一个抱枕的模样。
暴击!这是来自于奥菲斯对于王权的精确暴击,这一个看起来无口的无限龙神居然这么能撩?仅仅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就足以让他反击不过来彻底拜倒在奥菲斯的石榴裙之下了。
半响,王权看了一眼自己怀里面的奥菲斯,露出了怜惜的表情,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奥菲斯黑色的秀发。
“这样啊…我知道了,我不会让奥菲斯再一次感觉到‘无聊’的。”
“嗯~”
奥菲斯发出舒服的轻哼声,也什么都没有说,乖乖任由着王权的一切作为。
撸了奥菲斯大概五分钟左右,王权从榻榻米上面坐了起来。感受到王权动作的奥菲斯也有一些疑惑地睁开眼。
“已经过去两三天的时间了,我想她也差不多该要醒过来了。”
距离王权带着奥菲斯还有那一位神秘受伤女性来到驹王镇已经过去了两三天的时间。这段时间里面,王权先是用宝库里面的东西换取了一定数量的金钱,然后在驹王镇比较偏向郊外位置盖了一座房子。暂时居住了下来。
这一个决定也是王权思考了良久做出的一个决定,一是因为他需要照顾他带回来那一个酷似咲夜的伤患,另外一个自然也就是碍于奥菲斯无限龙神的身份,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做却也不能够四处去旅游。
不然就会像是这个领地的恶魔一样,害怕奥菲斯整出什么幺蛾子。
至于回去的方法,王权到现在还没有想到。不知道为何德莱格也陷入了沉睡之中,到现在都还没有苏醒过来。想要使用赤龙帝的力量还需要自己来进行调节。
如果是通过过来的方法回去的话,那危险性实在是太大了。所以王权也干脆放弃,等待齐木楠雄来接他就可以了。嗯…王权是深信着齐木楠雄肯定会过来救他的,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还有身为朋友的这一层身份。
目前的状况,就先得过且过吧。毕竟他的寿命可不像是普通的人类,只拥有短短的数十上百年。
“过去看一下状况吧。”
王权嘀咕着,带着奥菲斯前往了安置那一位伤患的房间。
……
她的名字是葛瑞菲雅,出身于世代侍奉魔王路西法的编外恶魔名门路基弗古斯。换而言之也就是魔王路西法的附属家族,现在的她勉强来说也可以算得上是魔王路西法的一个侍从。
对于魔王侍从这一个身份,葛瑞菲雅并没有多少排斥。毕竟她从小被灌输的理念,就是如此。她拥有十分不错的才能,她的实力放眼整个冥界年轻一辈也都是叫得上名号的。本来葛瑞菲雅可以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在这个由魔王路西法统治的社会之中,获得一个大概算是很不错的名号,还有与之匹配的地位。
可是意外的事情发生了,这个原本保持着恒古不变的恶魔社会突然发生了变化,恶魔之中出现了改革派。改革派的目的是彻底掀翻现在由恶魔路西法统治的恶魔社会。对于改革派,他们这一派别自然也不可能放任。
俗话说得好一山不容二虎,一方是打着魔王路西法的旗帜的保守派,也就是葛瑞菲雅现在所处着的派系。另外一方则是打着改革恶魔社会的改革派。两者之间虽然拥有相同的利益诉求,但最为关键的地方却有一些不一样。
观念不一致,最后导致的结果自然也就是纷争还有战争…
作为年轻一辈之中的佼佼者,葛瑞菲雅自然也是承接了和改革派恶魔进行战争的任务前往了前线。作为魔王路西法的附属家族之人,葛瑞菲雅自然也对魔王路西法并无二心,并且她对于改革派的领袖人物之一的瑟杰克斯十分感兴趣。
对方作为年轻一代的恶魔,隐隐约约有成为年轻辈第一的势头,这让葛瑞菲雅有一些好奇。自己和对方到底有什么差距…
结果这才第一次上战场,让她好奇的对手瑟杰克斯没有出现,他们一行保守派倒是中计了,彻底栽在了改革派手中。若不是葛瑞菲雅从一众改革派恶魔之中杀了出来,估计现在也躺在那边和保守派的恶魔一起葬在那一块位置。
不过勉强逃出来的葛瑞菲雅状态并不怎么好,身上也被留下了可以致死的伤口,想要痊愈的话,大概也需要能够在短时间内服用菲尼克斯之泪才可以。可在这荒郊野岭的地方又有什么可能会有那种珍贵的东西?!
就在葛瑞菲雅感觉到万念俱灰的时候,她突然听见了一个男性的声音,那并不能够算得上是有多好听的声音,不过也不会令人感觉到讨厌就是。
“咲夜?!”
咲夜是谁?这是谁和我也没有关系了吧…看来也到此为止了。
葛瑞菲雅已经没有力气去思考了,彻底晕厥了过去。
原本葛瑞菲雅是这么认为的…一直到她再一次恢复意识,时间也仅仅只是度过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有一股雄性气息传入她的鼻腔,可奇怪的是她并没有任何的排斥,甚至还下意识的想要靠近。
不对,身体状况已经接近痊愈了?
葛瑞菲雅意识到自己的身体上并没有传来半点疼痛,原本那会让她致命的伤口更是已经快要完全痊愈了。这一下她是完全愣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救他的那一个人拥有菲尼克斯之泪?不,好像也不是菲尼克斯之泪,她也没有听说过菲尼克斯之泪能够让自己身体恢复到这种程度。
这个人类先生,好像很奇怪…而且他的身边为什么会跟着无限龙神奥菲斯?难不成他是奥菲斯的随从?先暂且观察一下吧。
就这么,葛瑞菲雅一直维持着‘昏迷’的模样躺在床上观察着这一个家里面的状况。令她感到清醒的是她身为恶魔,身体上也基本上很少会产生污秽,因此哪怕是三四天不洗澡,也不会产生什么异味。当然身为女性来说,这么长时间不清洗自己的身体就连自己都有一些讨厌。
賀 新郎
现在的葛瑞菲雅并没有对自己身体未经过清洗而感觉到烦恼,令她更加困扰的是那一个人类的身份。明明看起来就像是人类一样,却能够和无限龙神奥菲斯相处的那么好,甚至她能够观察清楚在那个人类和无限龙神奥菲斯相处之中,那个人类是处于主导位置的。
其次,无限龙神奥菲斯似乎是完全听从那个人类的话,再者她能够从那个人类身上体会到一种令人感觉到心悸的力量。那种力量就和魔王路西法给她的感觉相似。
这个人类到底是什么存在…葛瑞菲雅对此感觉到十分的好奇,现在她也没有办法继续装‘昏迷’下去了,毕竟她也早就知道那两位是知道她苏醒过来的。
回想起来,这一次改革派这么明目张胆的行动,是不是因为让无限龙神奥菲斯出手帮忙的缘故,所以才会显得有恃无恐?那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保守派的恶魔,会不会被消灭掉?
这个时候装作是失忆,好像怎么看都要更好的样子。
……
在驹王镇外建造的这一件房子很大,拥有单独的庭院还有后院,看起来大概也就和卫宫家差不多?王权抱着奥菲斯两个人来到了那个他们安排对方入住的房子边上,王权轻轻敲了敲房门。
他并没有等里面的人有任何回应就直接推开了房门。躺在床上的少女自然也是被王权的声音给‘吓醒’。那看起来和咲夜拥有几乎一致的外貌的少女从床上坐了起来,靠在了墙边,手中的被子也紧紧抱在了怀里。
王权有一些意外的看着面前的少女,他耸了耸肩,直接坐在了房间内的椅子上,看向了床上的少女开口说道。
“看起来你精神不错的样子,怎么样这两天的观察结果。”
这一句十分直接的话让葛瑞菲雅陷入了沉默之中…原本葛瑞菲雅是准备了挺多的措辞来应对王权的,可他这么直接反倒是让葛瑞菲雅陷入了沉默。
最后葛瑞菲雅还是叹了口气,放弃了原本的打算开口说道。
“阁下是一位很了不起的人。”
因为自己戳破,完全就不打算演戏了吗?
王权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少女,随后也有一些兴趣的开口询问道。
“很明智的选择,作为你的救命恩人而言,我有资格知道你的名字吗?”
明智吗…确实,对方既然都能够将她的身体调理到这种程度,自然也知道她现在的状况。
“咲夜…如果我说这个名字。”
葛瑞菲雅的声音并没有完全说完,她能够感受到一股近乎实质的杀气在她身边围绕。那是她平生所见最高浓度的杀意,不过这一下的试探她也大概能够清楚,这个咲夜大概在这一位先生心中占据着很重要的地位。
看来这一下算是选中了下下签。
邪葬红莲
葛瑞菲雅略微叹了口气,最后说出了一个经过伪造的名字。
“古蕾菲亚。”
“古蕾菲亚吗?听起来倒也是一个不错的名字。”
无敌从功法加点开始 善断的灵狐
王权眯着眼看着面前的葛瑞菲雅,这无疑是一个很聪明的女性,刚刚为止还在试探着她的底线。只不过为人处世方面,似乎还并不成熟。如果不是对方给自己一种熟悉感,在对方说出咲夜这两个字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将对方杀掉。
像是十六夜咲夜那样的存在,几乎是绝无仅有的。当然幻想乡那一只除外,自己家的咲夜大概也是通过齐木楠雄专门寻找到的。像是这个平行世界,王权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咲夜的名字,而且王权也了解过恶魔历史,对于恶魔历史上一些比较有名的恶魔也做了基础的笔录。
咲夜这个名字是绝对不存在于有名恶魔历史上的。
“不知,我能否知道恩公的名字。”
葛瑞菲雅自称为古蕾菲亚也是为了暂时隐瞒一下自己的真实身份,至少在确定王权的真实意图之前。当然对于拯救了自己性命的王权,葛瑞菲雅还是对他抱有不小的好感。
“是啊…你可以称呼我为齐木。”
“齐木?”
“对,齐木。”
某个地方,一个拥有个性粉色头发的少年打了一个喷嚏,他揉了揉自己得鼻子,似乎有一些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