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 末世小館 秦善官-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不配擁有女舔狗的林某看書

末世小館
小說推薦末世小館末世小馆
“嗯!”术士大爷说,“狼鱼炖土豆,这个我吃过,生着长芽的那种绿土豆,淡淡的龙葵素涩味,和海鱼的骨香肉香简直太搭了…”
司空和林愁:…..
醫 手 遮 香
胜者为王 林海听涛
好家伙,你这都是些什么奇葩的经历啊!
行了行了,别再说了,我们俩已经能猜到你那时候穷得板儿B不剩了。
术士大爷过的苦日子简直太多,数不过来的数,有些东西…emmmm比如长着长芽子已经绿了的土豆…连生在长在巷子里的林愁都没吃过,然而术士大爷就吃过…
司空:“说的我都想吃煮面了…”
术士大爷:“嗯嗯,挂面,煮上两条狼鱼…”
林愁直翻白眼,
“挂面存货倒是很多,这大海上咱船上又没装捕鱼网,我上哪给你们钓狼鱼去?”
左右闲着没事儿,术士大爷又下海溜了一圈儿,然而这片海域确确实实一条狼鱼都见不着,术士大爷悻悻的弄了一网兜小青龙上来。
这是一种明光北方海域最最常年的小青龙,明光人俗称球窝龙虾,它大概是所有龙虾中头部所占身体比例最夸张的一种,至少占三分之二左右,一条尾巴小的可怜,脑袋却格外粗壮。
浑身深青色,有着浅黄色的蔓延状、霜花一样的花纹脉络,尤其是头部,这种花纹就更明显。
球窝龙虾是长不大的,最大也就长到一巴掌长短,被捕捞上来也不像其它龙虾那样蹦蹦哒哒弹弹弹的,一点也不活泼,尾巴往脑袋底下一窝,基本动都不带动的——偏偏它的生命力很顽强,搁在没水的地方曝晒个三五天,基本没啥影响。
林愁扒拉扒拉那一网兜小青龙,
“要么用鱼汤煮个面吧,这里面还有几只小鲍鱼,来个虾脑鲍鱼肝盖浇面怎么样?”
“可!”
事实上球窝龙虾也没有太多好的食用方法,毕竟它身上基本没啥肉,做好后就它那小尾巴着实比淡水小龙虾的尾巴也大不到哪里去。
而且,这种龙虾一般都是活跃在100~200米深的海底礁石缝隙里的,不易捕捉,也就偶尔有哪些闲的蛋疼的有钱人会专门找这东西做做虾脑酱之类的。
林愁一只只的扭掉虾头,尾巴直接扔回海里,只用虾脑。
球窝龙虾的虾脑很有意思,并不是常见的青绿色或者海胆黄一样的黄色,而是一种橙红色,格外大格外丰满,其实看上去挺像处理好的乌鱼子那种色泽。
“山葵呢?我刚刚把那盒山葵扔哪儿了…”
明光基本没人种山葵的,这东西特别娇贵,需要到祖山附近有干净清冽山泉水的地方才能养活他们,那地方普通人大多不敢去的,只有进化者才有这个胆子进祖山。
所以,即使最普通的山葵,在明光也能轻松跻身奢侈品行列。
毫不夸张的说,在八方楼,一道橄榄油凉拌山葵嫩叶分分钟给卖到上百流通点,只够一口吃的。
司空船上带着的山葵无疑是品质最好的那种,一根根比林愁的中指还长一半出头,有大拇指粗细,层层叠叠的褶皱堆砌起的山葵直而粗壮,表面只有青翠的绿色和浅白色的斑纹,并没有山葵上常见的难看褐色斑点。
而且,司空这个货船上居然还备了一整盒用来磨山葵的鲨鱼皮小磨板,连板子都是荔枝木的…
“你会遭天谴的你造嘛!”术士大爷哼哼着。
现磨的山葵泥,手打的鲍鱼肝和虾脑生酱,配上温泉蛋、鲜魔鬼辣、葱花和用酱油渍过的新嫩山葵叶,满满的在煮好的挂面条里一拌。
“吸溜~”
黏黏糊糊,入口既鲜且辣,山葵的清新辣味并不刺鼻呛眼,使人胃口大开。
圈叉大业
林愁不吝夸赞,
“妙啊,这是我最近一段日子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
“不带这么夸自己的啊!”司空嘟哝着,然后暴风吸入!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林愁不耐烦的丢出一串白眼,“只要有材料,是个人都会煮挂面好吧,主要还是原材料够nice!”
司空无法反驳,
“只有在你这啊,整个明光只有你敢给我投喂生鱼片、生鲍肝酱这种东西,我以前去八方楼,老薛连凉拌菜都不敢给我上的,生怕给我这小身板儿吃出个好歹…头疼脑热拉肚子什么的…”
“最近我都快爱上生鲍肝酱了,之前在你店里吃过几次,生的熟的都吃过,不过要说这东西,还是生的味道更好更重,从尾椎骨一路鲜到天灵盖儿!”
“这简简单单的饭菜,感觉比八方楼动辄需要十几小时二十好几个步骤烹饪的精致小菜好吃一百倍。”
“应时应景儿而已,”林愁补了一句,“老薛手艺其实可以的,有几道菜连我都很佩服他。”
司空不屑的歪歪嘴,
“他一辈子都在琢磨那几道菜,着实没啥新意,最近我都没去过八方楼了,这人啊,一旦上了年纪就感觉会变得很偏执,现在老薛一味追求菜品的复杂华丽,他在摆盘之类的视觉效果上下的功夫比整道菜都夸张,买椟还珠而已。”
随后,低温慢炖的带皮金枪鱼肉新鲜出锅。
金枪鱼皮甚至还有些许保留那天然的蔚蓝色泽,肉质中也满是粉红——金枪鱼肉一经烹煮就会褪色变白,鱼肉肉质不再紧凑多汁,这也是林愁选择低温慢炖的原因之一。
“唔…”
对此司空的评价只有一句话,
“我收回我刚才的评价,精致的菜或许更棒…”
吃货是不怕打脸的。
鱼肉软嫩鲜美,说是入口即化也不为过,肉质中的脂肪甚至没有变成液体油脂脱离肉质本身,整体口感就宛如方方正正形状的生鱼片。
舌尖一抿,鱼肉和鱼皮顷刻间分崩离析,皮与肉之间纯白的脂肪层沁透的浓汤的香气,就像一口清冽沁透的丝滑雪糕一般。
“呼…”
司空呼出一口气,
“真的,我就很佩服你们厨师的脑子,你们是怎么想出这么多做法的?”
“啊?”林愁很认真的想了想,“因为我们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滚….”
这个铁公鸡,简直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难怪都没有女舔狗肯舔这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