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lf2t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青春流火 許大本事-第520章 做個了斷看書-1wtpj

青春流火
小說推薦青春流火
尽管正月十五已是昨天,传统意义的新年已经过去,但是城隍庙依然热闹,人流攒动,摩肩擦踵,新年的味道没有减掉半分,按照民间的习俗,大年一直要过到二月二龙抬头。
许晖和秦羽茜随着人流已经将城隍庙的前前后后转了一圈,说老实话,除了花灯便是后脑勺,真的没什么可看的。
两人的话也不多,各有心事,许晖虽然不承认自己在应付差事,但总也无法鼓起勇气,第二次说出冰冷而拒绝的话。
其实秦羽茜也没给许晖这个机会,压根就不提敏感的感情问题,短暂的假期,难得的好天气,逛城隍庙能找回很多儿时的记忆,此刻有许晖伴着就好,不去想那么多。
既然秦羽茜不说,许晖也就没办法开口,一个故作不知,寻找童趣,一个绞尽脑汁,亦步亦趋,倒也默契。
随着人流到外围的步行街,秦羽茜童心大起,一会儿买个冰糖葫芦,一会儿捏个泥人,一会又在白胡子老大爷的摊子前买个糖人,不一会,两只手就拿不过来了。
许晖只好帮忙,但抓着冰糖葫芦,脑子里的想法又变了,至少不再绞尽脑汁,做无用功。
尤其在这特定的时间故地重游,魏雅丽的影子又开始出现在眼前,挥之不去,这让许晖挺挣扎,既然无法忘记过去,那又将身边的秦羽茜至于何地?不公平。
但好像也不是这样。是这样吗?不是!
这个问题让许晖纠结了半条街,心不在焉的随秦羽茜走到人流较少的僻静地方,两个高大的影子忽然迎面撞了过来,直到秦羽茜失声惊叫,许晖才重新集中注意力,目光所及,不由的心里一紧。
冲过来的两个小伙,似乎早就似等在这里,一个是田乐,另外一个没见过,但好像秦羽茜也认识。
“真讨厌,我们走。”秦羽茜对现在的田乐十分厌恶,没想到在城隍庙也能碰到这个家伙,实在扫兴,她根本就不想打招呼,伸出手紧紧的挽住了许晖的臂膀,拉着对方扭头往回走。
“哎哎,哎,见面就骂人,我招你啦?”其中一个小伙飞快的绕到了许晖和秦羽茜身前。
“我跟你不熟,请让开!”
“哎呦,老同学,装不认识不好吧……”
“羽茜,这么巧啊?”田乐脸皮厚,冲秦羽茜打了个哈哈,但眼睛却死死的盯住了许晖,“我跟这个姓许的有点私事,今天既然碰上了,就做个小小的了断,对不住哈,你先回吧。”
“我跟你也不熟,你们俩别挡道。”秦羽茜意识到事情不妙,田乐与许晖的矛盾虽然一直被瞒着,但她也断断续续的从同学那里听说了一点,生怕对方对许晖不利,一横身挡在了前面。
“小子,缩在女孩后面算什么?”田乐身边的小伙没什么耐性,直接出言挑衅,根本不会顾忌秦羽茜。
“敢不敢跟老子到那边去?”既然秦羽茜是这个态度,田乐就干脆不装了,伸手一指步行街末端黑暗的地方,那里几乎没人。
限妻完婚
聖地烽煙 小小冬瓜
“你刚才说了断?”许晖已不经意的跨出一步,又把秦羽茜挡在了身后。
“对呀,不敢么?”田乐一呲牙,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成!”许晖轻轻一推秦羽茜,低声道,“先回去吧,我跟他澄清点误会,没啥事。”
“不行,我不信他们。”秦羽茜哪里肯同意,伸手一指田乐,“你别总这样欺负人,真跟你不熟,让开!”
“这就没意思吧,许晖,有种别藏女人身后。”田乐冲身边的小伙一使眼色,伸手就去拽秦羽茜,而那个小伙动作也不慢,算计着许晖会阻拦,抢先跨步,一把将许晖推了个趔趄。
“你放开,混蛋!”秦羽茜一边挣扎,一边踢打田乐,而田乐阴沉着脸,不管不顾,刚才这丫头对许晖那个样了,他看着就相当不爽,手上使劲,死拽着秦羽茜大跨步向前走,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一个大小伙这般无礼的拖着人家姑娘,立刻有人发声指责,田乐则蛮横的回怼,“草泥马,少管闲事!”
那个发声的小伙立刻噤声,因为他发现后面不远处已经有人打起来了,看来对方不是一两个人,而且有点乱,不惹事为好。
秦羽茜被拽的踉踉跄跄,好几次险些摔倒,田乐则旁若无人,十分嚣张。
“哎哎,你干啥?”步行道对过的拐角里,一个身影拉住了另一个要冲出来的影子,不是别人,正是秦羽茜的大哥秦羽丰。
“卧槽,这怂货又欠揍了!”秦羽丰眼见自家妹妹就这么被田乐像拖死狗一样拽着,额头顿时青筋暴涨,恨不得立刻冲出去把田乐给掐死。
“你等等啊,之前你还让我要劝住你,怎么事情才开个头就控制不住啊?”另一个人死死抱住秦羽丰,无奈暴怒中的秦羽丰力气大的惊人,眼看就要拽不住了。
“等等,你看那小子,先看看那小子。”
那小子自然指的是许晖,打起来的当然也是许晖。
刚才许晖连冲了两次都没冲过来,对方人高马大,他在体格上吃亏,但此刻真恼了,蹭的一下热血上头,他受过不少屈辱,周青、李扬帆、赵复、易洪等等,都曾给过他迎面沉重的打击。
但当着许晖的面羞辱女孩的,似乎只有一次,就是初中时代的那场郊游,当时莫名其妙蹿出来的流氓想要欺负张仪,被许晖一石头开了瓢,颧骨都打碎了,那次下手之狠,许晖自己都不知道哪来的那股子疯劲儿。
这是第二次,许晖双目已经充血,但头脑似乎更为清醒,他左手佯装挥拳,右腿毫无征兆的上撩,对方仗着个头大,手臂长,根本都不躲避,紧跟着也抡出一拳。
网游之极度狂人 女圭女圭
嗷的一声惨叫,小伙忽然捂着裆部弯腰跪在了地上,他刚才固然一拳将许晖打了个趔趄,但击中对手的一刹那,小腹巨震,从裆部到五脏六腑忽然失去了知觉,但瞬间又疼的几乎喘不过气来,仿佛那挂在下面的话儿被铁榔头给敲碎了一般。
田乐闻听本未在意,但紧接着一股劲风自脑后袭来,他猛然扭头,视觉上只反应过来是许晖的面孔,耳边便有了啪的一声脆响,紧接着整个脑瓜子一震,应该是皮肉与骨骼撞击的声音。
我是行刑官
故此淮安莫惘然
许晖已经一拳卯在了田乐的面颊上,本想捶这厮的太阳穴,但对方警觉,给打偏了。
“草泥马!”田乐暴怒,立刻舍了秦羽茜,冲着许晖就扑了上去。
田乐一米八的个头,足足比许晖高出五六公分,而且这厮练过几天体育,好像是标枪什么之类的,所身体结实匀称,说话间,欺身上步,对着许晖就是一顿乱拳。
头两拳真的把许晖给打懵了,尤其是前额被其拳锋蹭了一下,疼的钻心,接着眼眶又挨一拳,顿时身体左右摇晃,差点没有一屁股摔在地上,好在暴怒中的田乐,出拳虽然凶猛,但准头不咋地,五六拳下去只抡中一两拳,许晖连连后退得以喘息。
妃要休書,皇上滾遠點 閨子
超級全能系統
良琴择木
眼看着田乐如同疯狗一样不依不饶的又扑上来,许晖也把心一横,既然今天做了断,索性就往死里打一场,他嗷的一声大喊,身体往左一晃,脚步往却右迈,紧蹬两步,跳起来就是一个飞踹。
这一脚虽然没蹬实在,只蹭到了对方的肩膀,但很有欺骗性,田乐并非是真躲过去的,而是许晖忌惮他的拳头,跳的早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