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蘭若仙緣 糖醋於-第五三八章 龍血豆腐展示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兰若仙缘
那辆青龙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朝着无生一拳,背后两条青色蛟龙的虚影盘旋。
拳如飞山,法力汹涌。
无生横剑,剑光收敛在一丈之内,剑锋之上似有跳动的火焰。
任他拳如山呼海啸,我自一剑破之。
一剑横斩,两蛟龙收手。手上两道血线,还有鲜血渗出,若非是收得及时,怕是又要断几根手指。
好厉害的剑!
无生持剑而上,直斩两人。
大殿之中,两道蛟龙的虚影越发的厚重,无生手中的剑锋却不似往日那般绚烂。
“想不到,这么短的时间不见,他的剑道又进了一步。”曲东来感慨道。
“不单单是剑道。”华源面带笑容。
看到朋友修为进步,他也感觉到心里高兴。
“厉害!”看着那犀利的剑光,钟清池眼睛微微一眯,还好刚才克制住了,没有和他动手。
他一人一剑居然能够挡住那两条蛟龙,这修为传出去可就是太过惊人了,眼前的这位似乎比传闻之中的还要更加的厉害一些。
微微转动了一下头,看了看四周,目光落在一个小巧的盒子上,然后一步冲了过去。
“哎,有些过分了啊!”曲东来见状忍不住打趣道。
那两条蛟龙赤手空拳,虽然法力浩大,但是终究是手里没有趁手的法器,吃了些亏,无生手中三尺宝剑,锋芒毕露,浩荡如长河,火侵略如烈火,右手持剑,左手指点,佛指破空,那两蛟龙不知道为何身体突然就受到剧烈的冲击。
那可不是普通的术法神通,那是佛指,可降妖伏魔,可开山裂地,无生修为日渐高深,特别是与那慧悟和尚一战之后,对这佛指又多了一些领悟,境界似乎高了一层。
抬手之间,佛法便已临身。落在身上,好似别天降的流星砸中,异常的疼痛、难受。
“咦,他居然占了上风,这两条蛟龙该不会是假的吧?”曲东来忍不住道。
“是王兄的修为足够高,能够稳稳的压住他们一头。”一旁的华源笑着道。
“要不让他歇息一下,我去试试?”曲东来摸着下巴,一人一剑对付两条蛟龙,这种事情可是很少能遇到,而且换做其他的地方,即使是遇到了他也不会轻易的去尝试,危险性太大,但是今日却不同。
不知为何,那两条蛟龙看着很好欺负的样子,他忍不住也想去欺负一下。
如果被那两条蛟龙知道了他内心的这个想法还不知道会被气成什么样子,再怎么说他们也是蛟龙,有着自身的骄傲。
“不管了!”那青宏忍不住吼了一声,然后身形一晃,化为一条青色蛟龙,舞动身躯,蜿蜒盘旋,直奔无生而去。
无生照例一剑,剑光吞吐,如火,如雷电,落在蛟龙身上,切开了硬过百炼精钢的磷甲,鲜血顿时流了出来。
“蛟龙的血,那可是好东西啊!”曲东来见状道。
“可以用来炖豆腐,龙血豆腐!”
华源听后忍不住咳嗽了两声,这位太和山天静道人的高徒实在是可爱的很呢!
另外一条蛟龙见状也现出了原形,模样一如那位,只是身上磷甲的颜色似乎要更深一些。
蛟龙飞舞,狂风使用,大殿之中法力浩荡好似惊涛骇浪一般。
突然,那盘坐在寒玉床之上的人仙肉身亮起了光芒,有两道雷光如从那寒玉床中飞射而出,瞬间就到了那两条蛟龙的身旁,然后一下子刺入了他们的身体之中。
嗷!
两条蛟龙几乎是同时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一下子从半空之中跌落下来,在地上不停的翻滚着。
无生收剑,转身望着那人仙的肉身。
“刚才的雷光难不成是他留下的神通术法,就是担心有朝一日这两条蛟龙挣脱了封印,会过来毁掉他的肉身。”
两条蛟龙身上同时破开血洞,两道雷光从其中飞出,细看之下好似两道有雷光化成的飞剑,那雷光飞到半空之中,然后复又折回,这一次是直奔着那两条蛟龙的脑门而去。
不!
小子闯七界 孤星寒枫
两条蛟龙见状心中大骇,拼尽了最后的手段,就算是浑身修为全部废掉也要挡住这雷电一击。
轰隆,雷光落在那两条蛟龙的身上,散发出来强烈刺眼的光芒,伴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之声,就好似天塌一般,整座大殿都晃动起来。
光芒散尽之后,两条蛟龙倒在地上,头顶上都破开了一个大洞,鲜血流了一地,已经是奄奄一息。
“不愧是人仙,留下的法术就足够要了他们的命!”无生见状叹道。
“可惜了!”曲东来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他在为什么可惜。
钟清池看着那两条蛟龙,握紧了手中的战斧。
“咦,钟将军,你又要做什么?”
“他们要死了。”
“我又不傻,当然看得出来,你想说什么?”
“蛟龙浑身是宝,龙元更是难得,可让人修为大增。”钟清池说了这样一句话。
“对啊!”曲东来眼睛一亮。
“可这关你什么事?”
“嗯?!”钟清池听后一愣。
“他们就是死了,那龙元也是我们的。”曲东来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钟清池听后气的脸色发紫,就好似茄子一般。
“哎,这龙元咱们要不要啊?”曲东来问一旁的无生和华源。
“我想要。”华源沉思了片刻之后道。
“那边要!”无生笑着道。
“好嘞。我去取,你看什么?”他瞅了钟清池一眼。
“等等再去,他们还没有断气。”华源来住了想要上前的曲东来。
直到确定那两条蛟龙端起之后,这才去取龙元。
雷光破头而入,致命的伤害,即破坏了他们的肉身,也损伤了神魂。
无生本以为将是一场恶战,却没想到会以这样方式草草收场。
“可惜了!”
“什么可惜了?”
“本来还想和他们好好比斗一番,也算是练剑了!”无生指了指地上的蛟龙。
“你这个想法就是与众不同。”曲东来听后忍不住摇头。
“这龙元可以分开的。”
“现在,这里?”
“我没那个本事,但是我师父可以。”曲东来笑着道。
鴻 鈞
“直接切开不行吗?”
“当然不行。”曲东来将手中那浑身通红,犹如火球一般的龙元收到身后,生怕无生真的一剑斩过来,那样的话可就后悔莫及了。
“哎,这一次可是没白来!”
嘎吱嘎吱,旁边好像有什么声音。
“钟将军,我们先行一步,告辞了。”
想要的东西都找到了,而且这宝物都搜刮的差不多了,没必要继续在这里都留了。
钟清池铁青着脸也没理他们。
“等等,我去取点蛟龙血,回去好炖豆腐吃。”曲东来还真的去取了一些蛟龙的血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