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 ptt-第四十五章 覺機漸趨來閲讀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焦尧得了吩咐,呵呵一笑,道:“廷执既然关照了,焦某当会用心探查,焦某也是头一次领差事,不敢说什么大话,若是做得实在不好,还望廷执宽宥。”
张御道:“焦道友只要用心就好。”
他相信这老龙一定是能做好这件事的,倒不是单纯因为这老龙的功行,而是似这么一个拥有上乘功果的修道人,能从神夏之时就左右逢源到如今,总是有些本事的,往常只是其不愿意出力罢了。
而这一次,其人是主动求上门来的,事涉自身,只要其还想着解决身上的罪罚,那么终归是要拿出一些能说得过去的功绩的。
焦尧道:“是,是,老龙一定用心。”
张御看了看他,道:“焦道友,不知你求的是什么?”
焦尧悠悠道:“廷执这话问的有些大了,这世上好多东西皆是焦某所欲求的,是怎么也不嫌少的,不过若宽泛一些说,焦某身为修道人,求得自是道了,有道则皆有,无道便什么都无有了。”
张御道:“那却不知道舍道之外呢?”
焦尧笑了一笑,道:“若要诸多所求之中说一句,那自然是求一个‘懒’了,”他悠悠道:“若是每日躺在那里,道行自便自己上得身来,想什么便来什么,那岂不美哉?”
张御点头道:“焦道友倒是直率。不过于我辈而言,求‘懒’却需先‘不懒’,却也是矛盾之事了。”
修道人到了至上境界,万物皆俯首,天地为我用,那确然说得上是心想事成。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焦尧感叹一声,道:“是啊,是啊,我辈为求某事,却每每需先做与本愿相违之事……”说到这里,他语声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张御,道:“廷执之意,我是明白了。”
张御道:“我本无什么意思,道友便是明白了什么,那也是道友自身所得。”
焦尧呵呵一笑,道:“明白,明白。”
这个时候,他又看了看张御,眼神一动,好像想要说些什么,不过似又有什么顾忌,迟迟不曾出口。
张御也是察觉到了这一点,他等了一会儿,见焦尧始终没有什么要说的,便道:“焦道友若无事,便是退下吧。”
焦尧点了下头,他打一个稽首,隐晦说了一句,道:“廷执可要保重,焦某还等着从廷执这里兑现功绩呢。”
一礼之后,他便走了出去。
张御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那是在说道法之事,是希望他能过去那一关,如此才好为其叙功。
实际上就在不久之前,他已是隐隐感受到了过去这关门的机缘将近。
从去岁到如今,因有清穹之气相助,有目印、言印可观正自身,还有那一片高渺之地可供攀附,再加上不断炼化玄粮补益六印,他的修为道行又有精进,也能时不时感受到那一丝机缘应发之时。
他能感觉到,这机缘应发这一载当有一次机会,但若是错过这次,那也不是不能再尝试了,可机缘恐怕会应在百年之后了,那个时候他当是自身更为完满,以更为好的姿态去面对这一关。
可他却是觉得,若是自己这一次避而不往,固然是把握大了,可自己或许同样也会错过一些东西。
在此思索一番之后,他心中却是有了一决定。
他抬头看着高穹之上流云,眼前事机不是一时半刻能解决的,不若挑一个时机,对底下之人做一番仔细交代,而后自己或便可持符去见一见五位执摄了。
某处间层之内,飘悬于虚空的地陆之上,卫氏军已是在此间停留了数日了,这些天他们一边巩固营地,一边向外搜寻,如今终于探明这片地陆其实是一个较大的浮岛,外面还有不少破碎的小型岛屿。
不过这里的情况很奇怪,浮陆之上草木丰茂,看着明明生机盎然,但却又给他们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总之十分之矛盾。
这里没有留下任何智慧生灵居住过的痕迹,故有人认为这里没什么价值,提议只要把此处情形记录下来便好,不要在这里耽搁,继续往间层深处查探。
卫灵英与左道人商量了一下,接纳了这个建议,等待最后一支搜寻队伍归来,便就就离开这里。
然而方才做出这决定未久,那一支队伍却是以训天道章送来了传讯,说是在他们探寻的方向找到了一些疑似智慧生灵留下的东西。
左道人得到这个消息之后,立刻与卫灵英一同赶到了那处,发现这里是一个用大型石块搭起来的简陋祭坛。
修真的酋长
说是简陋,但实际上他们此刻看到的石块只是露在地表的一部分,大部分则是深深埋入了地下,整个竟是长达十余里,不动用神异力量是绝然做不成的。
而且他发现,这一处不是随便选取的,正好位于整个岛洲的中心。
只是他望了片刻之后,心中忽有一阵警兆,他发现似是随着他们的到来,这些石柱隐隐颤动了起来,他道:“卫军主,你带人先回去。”
卫灵英常年在外征战,闻言没有半句废话,迅速带着在场的军卒乘上飞舟,往营地回返。
左道人身形自原处徐徐飘起,看着远空,只是一会儿时间,天上忽然下起了大雪,可仔细看的时候,却不难发现,那飘起的并非是雪花,而是大片如柳絮一般的东西,正由岛陆一端向着营地那处飘过去。
这东西怎么看他都不正常。
他也没有迎上去对抗的打算,驾遁光一折,跟上了离去的飞舟,与卫灵英等人一同回到了营地之内。
在应付负责主事的靳小柏此刻也发现了异状,她吃不透这是什么东西,立刻命人放了一些造物飞虫出去,可是这些飞虫一入那些飘絮之中,浑身便沾满了此物,随后一个个坠落下来。
这个时候,卫灵英的飞舟也是回归到了营地之内,靳小柏本还在担忧,见她归来,神情一松,立刻唤道:“升起穹罩!”
营地四角之上本是矗立着四座造物高台,此时自高台之上喷洒出一幕水帘,水帘撞到一处后,便形成一个半圆的穹罩,其缓缓变色,待得凝固之后,便就形成了一个巨大而厚实的琉璃壁,将整个营地遮罩在内。
左道人和卫灵英从飞舟之上下来,他们往上看去,见那些飞絮到来,落在了穹罩之上,很快堆起了厚厚一层,并且随着越积越多,穹罩发出了被压迫的声响。
靳小柏一惊,道:“卫姐,穹罩可能支撑不住多久了。”
卫灵英当机立断道:“所有人上飞舟,从这里撤出去!”
如今的卫氏军堪称精锐,数千人的营地,从她下令,到飞舟起飞,不过三十来呼吸就完成了。
而这个时候,穹罩之上已是出现了大片的裂纹,并且一块块剥落下来,那些飘絮也是逐渐飘落下来,
卫灵英没有慌张,而是镇定自若的指挥着,此刻放下穹罩显然是不现实了,故是她看准几处可能破裂之处,令此间飞舟从那些地方撞出去。
十余驾飞舟没有半分迟疑的执行了她的命令,直接朝着那几处破损撞去,在穹罩破碎之中,皆是顺利从中冲了出来。
只是一到外间,没了遮挡,那茫茫飞絮飘落到飞舟之上,舟身之外的灵性光芒就急剧消耗着,飞舟也是变得迟缓了起来。
好在卫灵英早便注意到,这些飞絮好似被某种力量拘束住了,只在地陆之上飘飞,虚空之中却是无有,而为了方便撤退,营地本来就架设在地陆边缘处,故是在飞舟被飞絮淹没之前,都是一驾驾顺利撤了出去,无一遗落。
靳小柏见此情形,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道:“幸好张……哎呀!”她揉了揉脑袋,委屈道:“卫姐,你为什么又打我?”
卫灵英没好气道:“不准胡说。”
左道人这时向前两步,看着前方,随着他们的离开,那些飞絮也是在渐渐消散,这片东西来的古怪,消散的也是古怪。
卫灵英道:“左玄修,我们还要再探查此处么?”
左道人深思片刻,摇头道:“未明情形之前,不宜再往此处去了,我们只能先停在外间,让值守轮番看守,避免沾染裂隙。”
卫灵英道一声好。慎重起见,舟队又往远处退开了一些,只是这个时候,左道人忽然神色一凝。
注意到了他神情,靳小柏问道:“左玄修,怎么了?”
左道人沉声道:“你们再看一看。”
卫灵英和靳小柏二人看过去,与来时不同,他们这时处在另一个角度之上,此刻再观,却是不由睁大了眼睛。
他们惊悚发现,那一方自己方才所待过的地界,哪里是什么地陆,而是一个被斩断了四肢,头颅扭折的庞大巨人!而那些漂浮在外那些个散碎岛陆,则是其一截截碎裂的肢体!
左道人这时沉声道:“方才那一个祭坛上的石柱正好位于这巨人脊柱附近,极可能是某种禁制,我们方才接近那里,故才引发了那场变故。”
卫灵英道:“左玄修,我们下来怎么做?”
左道人道:“卫军主,你们不必做什么,在这等着便好。”他唤过一名弟子,道:“立刻向守正驻地的同道传报,让他们遣人过来查验此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