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靈契之主笔趣-第九百二十三章 未來那件事鑒賞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每每涉及实力,或阿烛受伤,夏萧就有一种深深的自责之意,且觉得愧疚。旁人说他心疼妻子也好,说他大男子主义也罢,他都要提升实力,且不断变强。当前的事,夏萧很多难以插手,都得靠阿烛。可未来数万年后,他总得变强,帮阿烛承受她难以承受的重担。
若是那时,面对未知的危险,夏萧都得躲在阿烛身后,不就成了真正的废物?这万年时间,他得更努力才行。现在无事,夏萧便盘坐起来,吸纳天地源气,修行速度不算奇快无比,但见四周源气的流动速度,柳成雪觉得很是不错。
这殿为石白色,四面有门,八方石柱直立。石柱侧面有青藤翠蔓垂下,倒是怡人,令柳成雪见之喜欢,就是心情不太好,因为自己此次带来的麻烦,不知会造成什么后果。
阿烛既然是神,是能掌握夕曙的存在,便不会这么轻易的受伤,但柳成雪怕夏萧和阿烛因此事记恨自己,毕竟现在就为数万年后的事担心,总感觉有些不实际。但柳成雪小瞧了夏萧和阿烛的心胸,他们只是觉得这样的人,做长老再合适不过。
都说忠言逆耳,但只要真正为荒殿考虑,无论说什么,只要不算太过分,他们都不会介意。至于此时的事,夏萧和阿烛完全没有上心的理由,只是柳成雪暗自想了许久,一直没有静下心,也难以修行。
平日里,柳成雪便是一座巍然不动的雪山,长久矗立于一处,久久不动。这座雪山不暴露于阳光下,只在殿中,可感知又达乾坤上下,其中一切皆可被其知。柳成雪并不在意天空中的飞鸟,也对雪山前缓缓驶过的马车漠不关心,他只是专注于天地间的源气,夏萧也一样。
无论来夕曙多久,无论对这个世界多么熟悉,在吸收源气时,都有一种和陌生常伴的新鲜感。那种感觉,令夏萧更为专注,始终吸纳,没有产生半点不适,只有盈盈充实感,令夏萧觉得心安。
但在心安之余,夏萧又觉得自己当前拥有的源气远远不够,他不断吸纳,又不敢太过痴迷,因为无论哪个世界,都有修行时走火入魔的存在。可在修行过程中,向来要求很高的夏萧发现,他似乎没有走火入魔的可能,因为他本身就是魔道人。
無 忌
虽说夕曙世界认同那种力量,但只是不对其封杀,依旧将其当做阴邪且不提倡,并当做反面教材,一度别人唾弃。
若不是没有阿烛的力量,夏萧的气息暴露,臭味也会出现。他不像语尚言那般,能用五行将其压住,但因为本就是魔道中人,夏萧此时才在考虑,自己是否能将魔气的运用带入到修行中。
魔气的作用在于吸食,无论那种生灵,都可被其压制且吸入体内,化为己有。但夏萧来到夕曙后并没有那么做,他和语尚言都很清楚,若那样提升实力,只会给荒殿抹黑。因此,他此时只是催动体内的黑树,令其加快对源气的吸食。
相对应的,是五行空间有所扩大,因此再反馈到有利于吸收源气这个条件上。
这样一来,夏萧的修行时间,便比普通同级人长很多。而这等奇妙吸纳元气方式,令柳成雪惊叹时,也令夏萧明白为何前者之前释放源气时会有一种奇异的波动。本就不是夕曙人,吸收源气也没依靠功法,见过了夕曙世界的人后,当然会觉得奇怪。
梦想从军行
夏萧对面,柳成雪注视他许久,但见他吸收源气的速度不退反进,更是惊愕几分,之前对其产生的期待更浓几分。不知为何,柳成雪总觉得夏萧也能成为神,不因为其他,只因为阿烛是神。
在所有世界里,男性似乎都比女性强一些,这是一种择偶的标准,更是刻在很多人脑中的呆板印象。就算不说这些容易引起人冲突的敏感话题,阿烛的眼光也必定不会差。所有人都高估阿烛,觉得她深藏不露,但只有夏萧和学院的个别几位前辈知道,阿烛就是那样一个大大咧咧,有什么就说什么的实在女孩。
逐渐的,阿烛有了些意识,也醒了过来。她打了个极大的哈切,还没睡醒,便娇声娇气的叫起夏萧。
“夫君啊~你在哪呢?”
听着阿烛酥软撒娇的声音,柳成雪当即起身,觉得自己足够幸运,普通人可没运气听到。可又怕自己多余,便准备叫醒夏萧便走出殿宇。但在他刚看向夏萧时,后者便猛地睁开眼,且跳起身冲向屏风后。
夏萧这等激烈的反应令柳成雪诧异,表情更是精彩,这是被秀了一波恩爱?柳成雪这个年龄在修行界中还算年轻,因此对这些事更为敏感,便暗叹一声,离了殿宇。
邪 王 追 妻 毒 醫 世子 妃
屏风后,夏萧五行源气所化的半球形护罩已然消失,换取阿烛红唇粉脸,不再像之前那么面色晄白。并没有在意柳成雪怎么想的夏萧坐在床沿,见阿烛脸色好多了才算放心。
“身体没什么不适吧?有没有哪不舒服?”
阿烛摇了摇头,又俏皮的在其耳边说:
“浑身都不舒服。”
见阿烛满面春光,夏萧将其翻过身,拍了下她的屁股,笑问:
“现在呢?”
“你坏!”
阿烛将夏萧拉上床,将其压在身下,扬言要压死他,可夏萧反手将其一抱,尽情享受着那股柔软。见阿烛小脸泛红,夏萧故意说:
“看来你身体确实不舒服,是不是缺少我的关爱?”
阿烛坏笑,哼了一声,夏萧才将其反扑在床,笑道:
“等回大荒,不,等回荒殿,有你好受的!”
“才不信呢!”
夏萧刮了刮阿烛的小鼻子,见她精力这么旺盛,才算没了之前的担忧。阿烛每次都如此,兴许会觉得乏累,甚至会受精神上的创伤,可每当醒来,便生龙活虎。这等恢复力令夏萧都是羡慕,可阿烛坐起,不再是之前酥软的声音,而是威胁道;
“要想知道未来的事,你就得听我的!”
“没问题,你叫我往东走,我绝对不往西走。你想吃鸡肉,我肯定不带你去吃鸭肉。”
“嗯~听起来不错,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告诉你吧!”
阿烛高昂起头,且伸出手,示意夏萧将自己扶起来。后者满含笑意,弯着腰令其起身。当即,一道血色闪过大,令阿烛即将落地的小脚丫当即有袜有靴,身上皱巴巴的血色短裙也变得宛如新衣,一头栗色长发更是自己编成辫子。
“感觉这是变强最好的地方,太方便了!”
阿烛嘿嘿直笑,和夏萧走出屏风,又走出大殿,来到殿门。门外,柳成雪站在一根石柱边,遥望破碎的雪山静地,等着阿烛醒来。
“喂,想知道未来的事吗?”
阿烛突然发出的声音令柳成雪当即回身行礼,他没想到夏萧和阿烛既然那么快。可他上前,道:
“希望神灵大人指点。”
“你看到的事确实是正确的。”
阿烛此话一出,柳成雪无比兴奋,他就知道,自己要么算不到,要么就不会算错。这股兴奋,令其定力纵然再好,此时也高兴一笑,可又不失风度,令夏萧与其对视时,很是欣赏的点头,表示赞同。
夏萧向来不是一个吝啬的人,此时拱手,称赞道:
“荒殿得前辈,当真是如虎添翼!”
“多谢多谢。”
俗人 回 檔
“可现在高兴未免为时过早,有办法化解吗?”
夏萧这句问话,倒是引起柳成雪的注意力,令其也有些好奇,可看阿烛的神色,便知肯定有解决的办法。确实是有,可阿烛给出的回答,有些太过模糊。
“我之前看到夕曙面临威胁,甚至要被毁灭,但在千钧一发之际,似乎是我释放出了一股力量。肯定是我,因为是血色的神灵之力。那股力量将夕曙和它所在的整个星系都控制住,且暂停了时间。然后我就送出去了一个人,他或许就是改变一切的存在。”
“送出去的人是谁?”
夏萧很是好奇,阿烛却坚定的说:
“肯定是你啊!”
爆笑小赌妃:倒追邪王100次 猫小扑
夏萧看阿烛飘忽的眼神,总觉得她在说谎,可她拍了下夏萧的肩膀,哼道:
“你不相信我?”
“当然不是!”
如果夏萧连阿烛都不相信,这个世上,便没有他相信的人。人走到一定程度,结发夫妻便是最亲的人,甚至超乎父母兄弟。因为真正的夫妻,将风雨共济,同甘共苦,一起面临人生任何难题,而不是互相算计。那样的人,夏萧和阿烛至今都不懂,难道同枕共眠时,不觉得恶心?
“那不就得了,相信我就一切照旧,虽然那些事一定会发生在未来的某一天,但我们肯定能渡过难关。”
阿烛突然正经,令夏萧也冷酷的点了点头。后者对前者的信任,令其没想那么多,可阿烛并不知道自己看到的那个被自己送走的人究竟是谁。不过那么长时间,她那个高度的人,真的还会和夏萧厮守?
阿烛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瞬间想过这个问题,但不是因为不爱夏萧,也不是有了别的打算,准备将夏萧抛弃,而是单纯的好奇。可这个恐怖的想法诞生后的一霎,阿烛当即被其打散,心生极深的愧疚。不过她相信,那种事是绝对不会发生的,她和夏萧,一定能走到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