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討論-第四百六十九章無路可走推薦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爸妈,北穆怎么了?”
秦北烟看到那急救室的灯就觉得心慌,这是怎么回事,秦北穆这才没好几天,怎么就又出事了?
“被人刺伤了。伤口在左胸口,流了很多血,不知道是不是刺中了心脏。”
尚清秋的声音有些颤抖,手被秦远山握着。
“是谁?好好的怎么会出事呢?”
“南意棠,她头疼,北穆抱着她出去看医生的。结果被发现的时候,南意棠人不见了,你弟弟被刺伤,司机也因为车祸失去意识了,不过伤的不重,只需要住院修养一段时间就行了。可是,北穆现在都还没消息,刚刚医生说,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
诸天神魔场 南暝小虎
尚清秋红着眼睛说道,“北烟,你弟弟怎么就那么不让人省心呢?为什么一次次的,要出这样的事情。”
“妈,你别担心。”
秦北烟蹲下啊身子,安慰着母亲,“妈,你别难过,他一定没事的,北穆经过了那么多事情,他命大,一定可以挺过来。”
尚清秋点了点头,这才注意到了秦北烟身后的那个人,“这……”
“阿姨,您好,我是慕容黎,我是秦北烟的女朋友。”
“小黎啊,你好,不好意思啊,家里现在很混乱,也没法请你到家招待你。”
“没关系的,阿姨,不用管我。我也是担心,跟过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尚清秋拍了拍她的手,没再说什么,有些担心的看向了急救室的红灯。
南意棠坐在船上,看着外面在不断滑动的风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睛觉得很疼,疼的眼泪都掉下来了,她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发现湿润的一片。
哭了?她为什么就哭了呢?南意棠,你为什么要哭,是不是因为手上擦不干的血,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很难受,心里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
她站起身来,看向了身后的那个人,却忽然觉得后脑勺一疼,晕了过去。
南意棠混混沌沌的醒过来,头还在剧烈的疼着,稍微动一下都觉得难受,像是头就要裂开了一样。
她挣扎着爬起来,发现周围都很昏暗,黑漆漆的,散发着霉味,身边都是一些杂物,身处的空间有些晃荡,她才爬起来,就被晃荡的差点跌下来,南意棠扶着墙不敢再起来,而是窝在一个角落里,拼命的保持着自己的平衡。
难道,她是在船上么?南意棠的脑袋慢慢的变得清晰了起来,意识到自己在什么地方,她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脑袋里一片空白,完全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可是,她到底是在什么船上,她的衣服上为什么有血迹,他们要把自己送到哪里去。
南意棠去推了推这个小仓库的门,但是门被锁上了,她根本出不去。
“开门,开门。”南意棠对于未知的一切都充满恐惧,在一个不知道的地方,一个不知道要开往哪里去的船上,她还什么都不记得了,怎么能不恐慌,“放我回去,我不要在这里。”
过了一会门才被推开,听到动静,南意棠就赶紧缩到了一个角落里,警惕的看着来人,她的手在地上摸索着,妄图找到什么防身的东西,纵然那其实是非常的渺茫的希望。
进来的是一个妇人,年纪已经不小了,皮肤黝黑的,瞥了她一眼,没什么太多的表情。“醒了?”
“你是什么人?你们要带我去哪?”南意棠惶惑不安的看着她。
“你现在问这个问题没什么意义,我就算告诉你,你也不认识那个地方。大概就两三天的时间吧,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这段日子,你就先在这个地方好好的待着。”
“我不要去,哪里我都不想去。你们,能不能把我送回去,你们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们。你们替谁做事,他们给的好处,我也可以给。”
千亿继承者的女人 织泪
南意棠的恳求,反而让那个女人笑了。
“行了,你就别瞎想了。老实在这里待着吧,这条船你既然上来了,就别想下去了。我实话告诉你吧,你要去的那个地方呢,一旦去了,你就彻底的和原来的你告别了,以前的你是谁,都不重要了,这样想呢,对谁都好,不然你的日子会很难过的。”
女人的话让南意棠一头雾水,说完就走了。
“你别走,你们放我回去,我要回去。我不要离开,我不想走,我不要走。”
南意棠跌跌撞撞的爬起来,去敲门,然而门已经被关上了。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放过我,为什么?”南意棠近乎崩溃的缩成了一团,捂着自己的脑袋。
“谁来救救我?北穆,秦北穆,你在哪?你说过,这次会抓住我的手,不会再把我弄丢的。为什么,为什么你又丢下我一个人了?”
南意棠深呼吸着,想要驱散自己内心的不安,她以前不是那么害怕飞来横祸,或者是生命的意外,因为,只要他的身边有一个人守护着,总是多一个人承担,所以不会觉得那么难走,可是,她害怕了,因为她总是一个人,不得不一个人去面对那些事情,可她承受不了,面对不了。
“我不要一个人,我不要一个人。”
南意棠有的时候就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渴望着有人来帮自己;但有的时候她又恢复成了自己原本的无所畏惧的样子,记忆时而清醒,时而不一样。
最强吞噬系统 墨海书生
南意棠几乎是找遍了这个封闭的地方有没有其他的暗门,然而找来找去根本没有一点发现,她颓丧的窝在角落里,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到底是什么样未知的命运,她无法选择,只能等待那一片乌云的到来。
快晚上的时候,那个妇人来给她送了一回饭,南意棠也没再情绪激动的求她,在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之后,南意棠比谁都明白,哀求是最没有意义的举动。
“吃吧,你看,只要你想的开一点,去了不一样的地方其实也没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