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全職國醫 愛下-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重點鑒賞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全职国医
早上一大早,刘主任才刚到科室,刘晓飞就在门口等着。
“刘先生,这么早?”
刘主任打了声招呼,推门进了办公室。
“刘主任,我这是一晚上没怎么睡啊。”
张晓飞进了门还打着哈欠:“半夜眯了一会儿,总做梦。”
“喝点茶?”
刘主任走到办公桌边上,一边拿着杯子,一边笑着问。
“我的刘主任啊,您觉的我有心情吗?”
张晓飞苦笑道:“方医生那边怎么说,您给我个准话啊。”
“昨晚不是都说过了吗,方医生那边现在也排不开了。”
刘主任很是无奈的道:“您也知道方医生不是我们医院的医生,人家随时都能走,在我们医院这边也是贵客,别说是我了,就是我们院长,那也没办法强迫方医生不是?”
“刘主任,我知道,我知道方医生是外医院来的专家,这不您和方医生熟嘛,还希望您能帮忙说说话啊。”张晓飞陪着笑。
“张先生,我和方医生还真不算熟。”
刘主任有什么说什么:“方医生那样的专家,西京来的主任那都是陪着小心的,你不会真以为咱们国家随便拎出一位脑外科医生,都能让村上石郎吃瘪吧?”
“您是说吃瘪?”刘晓飞抓住了重点。
“可不是,术中出现问题,多亏了方医生救场,村上石郎那种国际大拿,多少都有些挂不住的。”刘主任点着头。
“怪不得。”
张晓飞有些明悟。
之前他其实知道的不多,只知道术中出现意外,方寒帮忙了,可究竟什么意外,怎么帮忙,他就知道的不是那么清楚了。
现在看来,村上石郎是觉的丢人了,这才听到方寒的名字,顺水推舟,都没生气,昨晚上他好说歹说,村上石郎都不接手,也是不想碰到方寒吧?
“方医生的水平,比起村上石郎还要高的多,方医生这种顶尖的外科医生,往常手术那都是排的满满的,这也是方医生年轻,方医疗小组成立时间短,要不然,方医生这种专家,你要是随便请的动,我跟你姓。”
刘主任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慢慢悠悠的说着。
这有些人,就是自以为是,总觉的全世界都要围绕着自己转,干什么都要挑。
看病做手术,那又不是买菜,哪能由着你挑来挑去的。
是,是个人都想找最好的医生给自己治病,这想法没错,可最好的医生有几个?
按照相对论来说,最好的上面永远还有更好的,可那是随便能找得到的吗?
水平高的医生也就那么多,可全国多少患者?
真要放开做,医生不休息,那也做不完。
“刘主任,那现在就没办法了?”张晓飞苦着脸。
“我是没办法了,要不张先生您亲自去问问方医生?”刘主任道。
“可……”
张晓飞张了张嘴,方寒要是都不给刘主任面子的话,能给他面子?
“实在不行,我来做这台手术?”刘主任笑着道。
“刘主任,您我自然是放心的,可我爸那边,您是知道的。”张晓飞苦着脸。
“呵呵。”
刘主任笑了笑,没有方寒和村上石郎,他或许有机会,现在,那是没戏了,哪怕方寒不乐意,张晓飞肯定都是要想办法的。
……
青锋殇
“陈医生!”
早上,方医疗小组抵达医院,就有这两天已经混熟的医生凑上去打招呼。
方寒不怎么喜欢和陌生人交流,而且相对大多数医生来说那都是比较遥不可及的。
科主任他们都不敢随便太开玩笑,更别说比他们科主任还厉害的专家了。
相处了这么几天,一些人也知道了医疗小组这边的情况,陈远自然就成了不少人追捧的对象了。
这几天医疗小组做手术,有些手术医疗小组成员还是不足的,所以偶尔就需要二院这边的一些医生打个下手,帮个忙什么的。
这事方寒一般不操心,都是陈远负责,所以二院这边动不动也有医生和陈远套近乎,拍马屁。
“林医生好。”
陈远也是相当客气,笑呵呵的和套近乎的医生打着招呼。
“陈医生现在是咱们医疗小组除了方医生,最受欢迎的了,比阮主任他们还受欢迎。”
江枫轻声和李小飞说着话。
“要不我找机会给老师说说,让你也坐上十年的冷板凳,到时候你就是第二个陈医生?”李小飞笑着道。
“去。”
江枫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李小飞:“你小子现在是一点意思都没有了,开个玩笑而已。”
“陈医生那是练出来了,老师放心,换了别人,怎么可能呢。”
李小飞轻声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缘法。”
“我说我的缘法比他好,我现在是大商国师,享受人间富贵。”江枫脖子一扬。
李小飞:“……”
这是看了多少遍封神榜啊。
“陈医生,陈医生请留步。”
李小飞当下就是一个趔趄,还好不是道友请留步啊。
几个人正走着,不远处传来一声喊,张晓飞快步走了过来。
陈远本就吊在最后面,听到这个喊声,停下脚步。
“张先生。”
“陈医生,能借一步说话吗?”
张晓飞走到陈远面前,陪着笑。
“张先生如果是为了手术的事情,那就不用说了,这事别说我们方医生,换了是我,我也不会同意的,我也不怕直接告诉张先生您,不做这台手术正是我给方医生建议的。”陈远直接了当的道。
“看到没,换了你,你会这么说?”
李小飞看了一眼江枫,轻声道:“所以说,陈医生人家那也是靠本事吃饭。”
江枫点了点头,他是服了。
换了他,肯定不会这么说,可陈远就这么说了。
这话乍一听好像没什么,可细细一想,陈远这话其实等于直接把锅就背到了自己身上。
换了圆滑一些的,最多说,这事我也做不了主啊。
是做不了主,可这么说,难免给人一种方寒难说话的印象,好像这个手术不做是方寒本人的意思。
可陈远呢,直接就把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
领导自然是要光伟岸的,好处肯定都是领导的,黑锅肯定都是下属的。
一位愿意时时给领导背黑锅,挡子1弹的下属,哪个领导不喜欢?
陈远很清楚,他的依仗是方寒,而不是患者家属,也不是其他人。
“陈医生,这是为什么?”
张晓飞一愣,他没想到这位陈医生这么直接。
来之前张晓飞也是专门打听了的,方医疗小组陈远说的上话,所以他才特意来找陈远,先打算说服陈远,谁曾想陈远是这么一个回答。
锁心玉
“任何医生都不喜欢反复的患者和患者家属。”
陈远很是认真的道:“脑外手术,风险是相当高的,无论看上去多么简单的手术,都存在意外,无论医生水平多高,都不敢说百分百不出事,越是反复的患者和患者家属,变数越多。”
皇叔有礼 茹落
“现在手术没做,您这边好话一箩筐,等手术做完了,万一,我是说万一不顺利,到时候肯定也是麻烦一箩筐,我们方医生不缺患者,也不想惹麻烦。”
说着陈远笑了笑:“当然,这话我过会儿是不会承认的,我可没说过。”
张晓飞张了张嘴。
“陈医生,我明白您的担忧,您放心……”
“张先生,我刚才说的很明白了。”陈远笑着打断道。
“陈医生,医生救死扶伤,怎么能见死不救呢?”张晓飞无奈了。
“医生那么多,我们方医生不做,还有别人呀,你们不相信方医生,又何必勉强呢?”
陈远脸上带着笑,依旧是很客气的样子。
“再说了,我们又不是二院这边的医生,就是来参观学习的,人家脑外的刘主任也可以做这台手术呀,天底下患者那么多,我们方医生都要操心,那也操心不过来是不是?”
“陈医生。”
陈远笑了笑:“就这样吧,我还有事。”
说罢,陈远转身就走。
张晓飞看着陈远远去的背影,一时间心中惆怅。
回到病房,张牛军用期盼的眼神看着儿子。
“人家方医生也不愿意做了。”张晓飞叹着气。
“为什么呀?”
张牛军的眼神瞬间就黯淡了,又一个不做了。
“爸,您这么挑过来,挑过去,谁愿意给您做?”
张晓飞道:“你知道咱们现在给人家医生护士是什么印象吗,难说话,胡搅蛮缠,反复,这样的患者,医生都怕。”
“可我也怕呀。”
张牛军都快哭了:“我可是脑瘤,这是开脑子的,又不是割包1皮,随便来个人都让做?”
“割包1皮也不能虽然来个人都让做。”
张晓飞瞬间就被带歪了。
“就是。”
张牛军点着头。
“不是爸,咱现在说给你做手术的事,不是说割包1皮……不对,您什么时候割了包1皮了?”张晓飞猛然想起了这个问题。
张牛军:“…….”
“我就是那么一个比方。”
“没做过您干吗拿这个打比方?”
张牛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