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mb3好看的都市小说 好萊塢傳奇導演-第886章 太突然了,沒準備啊(求訂閱,票票)相伴-izgxy

好萊塢傳奇導演
小說推薦好萊塢傳奇導演
台上,被组委会确定担任最佳导演的颁奖嘉宾是瑞茜-威瑟斯彭,她姿态优雅,但扯开信封念出名字的瞬间,丹尼-鲍尔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被抽空了全部的力气。
虽然评选还没结束,但对他本人而言,是空落落的不安稳。
他经历过《猜火车》一片传遍天下识的风光,也经历过无论如何也超越不了曾经的成就,被业内暗嘲失了才气,更经历过项目立项后被资方换人的憋屈……
直到拍摄《贫民窟的百万富翁》时,他才找到了多年未有的那种确定自己能拍好、能在他手上再诞生一部经典作品的感觉,他很满意,也很享受,但如果能被奥斯卡认可当然是最好不过的金身塑造,却事与愿违的看着那位迅速闪耀影坛的后辈站到了台上。
导演圈子其实很小,尤其是同层次之间或多或少互相都有所了解。
理所当然的,丹尼-鲍尔也从各种途径认识过莱曼,在踏入大礼堂之后,他也有过担心,毕竟《第九区》的质量与口碑摆在那,大奖的归属根本无从看清,只不过当自己的作品一路夺奖后,才给了他莫大希望……
现在,担忧成真了……
2009年的奥斯卡其实是一个小年,原时空在入围影片相距过大的情况下,竞争一点都不激烈,直接就成全了《贫民窟的百万富翁》相当牌面的9提7中的荣誉战绩。
但现在,《第九区》和《贫民窟》互相PK,更有莱曼一直被刻意“冷落”的前提下,评委内部很容易就出现分歧,当初《百万美元宝贝》、《老无所依》就已经让不少评委觉得有愧,站在场外因素颁发了大奖。
常言道“事不过三”,奥斯卡当然不信奉这个,但陪跑多了肯定会让学院评委们产生补偿的同情心理,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有许多评选的含金量也没那么高。
再加上莱曼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观众对他的认可,以及科波拉家族的牵线、公关团队积极接触以及《第九区》的质量有资格入围、丹尼-鲍尔同样不是美国本土导演,这些条件因素都是过去差了点什么,现在向着莱曼这一方的原因。
事实上,只要能入围的电影理论上都有机会得奖,而且奥斯卡学院评委不在乎背负骂名,有些奖颁得跟玩闹一样,所以入围之后,电影本身的占比分量没那么高,看得就是跟评委之间的关系、感官印象等非常主观的标准。
或者这么说吧,“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评委也是人,是人就有喜好,有些人喜欢现实一点的,有些人喜欢揭露社会底层的,有些人喜欢叙事风格不循规蹈矩的,哪来的统一标准?
更别提有些思想严重落后的老白男非美国电影人不给票,你又奈之如何?
还有一点,印象这一块,莱曼陪跑了几次都没在公开场合抱怨过什么,如此乖巧(其实是看透了)的姿态又怎能不加点主观分?
别忘了,《猜火车》之后,丹尼-鲍尔有阵子飘到天上去了,这也是为什么他跟许多大师导演比起来,声望没那么高。
而当丹尼-鲍尔陷入到失落情绪中后,斯皮尔伯格又一次担任最佳影片的颁奖嘉宾念出了莱曼的名字。
这一刻,好似人生道路的十字路口对他亮起了红灯,止住了丹尼-鲍尔前进的步伐,却让一旁等候的莱曼从容迈过。
最佳导演、最佳影片,莱曼终于在第81届奥斯卡完整的收获两项本就该放到一起的小金人。
“恭喜。”
斯皮尔伯格挂着和善的笑,递过了造型别致的奖杯。
说不出是什么感觉,莱曼还挺觉得不可思议的,但能拿奖,还是有些开心。
来都来了,总要带走点什么,不能老是陪跑吧。
他把象征着学院荣誉的小金人举过头顶,全场掌声四起,电视机前收看直播的喜欢他的影迷更是陷入疯狂。
就连维系现场情况、abc广播公司的主持人都在摄像机前大喊:“结束了,《第九区》、莱曼-拉斯特导演才是最后的大赢家,他和他的作品当之无愧!”
现场大荧幕上,是莱曼的面部特写。
他从上台之后,表情就有些古怪。
像喜悦?像惊喜?像激动?
好像都不全是,作为一个导演,除了希望赢得观众们的支持肯定,他曾经也想过拿到电影节等有影响力评选的大奖,但真的踏入名利场之后,那些龌龊、不公仿佛给奖项划上了几道不光彩的痕迹,没那么完美了。
要不是奥斯卡有些价值,说不定他早不参加这样的游戏了。
当然,不能踩一捧一,戛纳其实也没好到哪里去,只不过那里对他温暖太多,有主场滤镜,放大了好的一面。
所以当这样的荣誉真的冠到他头上,他发现自己并没能那么无动于衷,仿佛没发生过。
呈现在影迷眼里,莱曼就很有风范,稳稳当当的站在台上,虽然获奖感言套路了些,夸赞全剧组什么的,但是非常从容,彷佛小金人是他应得的,突出一个自信、意气风发。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身体失去了一些控制,脑子也有些混沌。
去到后台,刻上名字,接受记者啰嗦的采访,却也见证了今晚的一切。
等到走完流程,相熟的人里,托马斯是第一个冲上去抱住莱曼的,这个曾经怀揣着电影梦,对其他工作不是很上心的摄像,一路走来,越加成熟,但当初能踏入行业门槛,都是因为莱曼。
所以莱曼的风光,就是他的风光,激动jpg。
瑞恩没来,紧随其后的才是伊娃。
她本想第一个拥抱的,但奈何没跑过托马斯,谁知道这么一个大男人如此兴奋,她还穿着高跟鞋,想走快一点都得注意。
再旁边,还有同样抱走演员类最高大奖的爱德华-诺顿,为莱曼高兴的陀螺,以及剧组的幕后工作者……
而他们的欢喜也衬托着丹尼-鲍尔的疲惫。
颁奖结束后,走出场馆的刹那,回望着可望不可及的领奖台,这位导演摇头叹了叹气。
本以为会是一个美好的夜晚,结果美好全是别人的……但,没有失败者,哪来的胜利?
输了就是输了,虽然有些不甘,毕竟,他的年纪还能支撑自己拍多少戏呢?
片场的工作量是很大的,对身体衰老的人尤其不友好。
隔了一段距离,丹尼-鲍尔看见了莱曼,作为前辈,理性上,他应该像斯皮尔伯格一样献上恭喜,有风度些,但他却不想过去。
可能是欢乐的海洋里容不下一个兴致缺缺、画风不对的人,但也可能是他的性格没那么好……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