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m3j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ptt-第三百六十八章 辦法-bow1u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荒野小院。
月色静谧,丽姬躺在床榻上,却是左右翻转睡不着,心思都在隔壁赵爽的屋子里。
“你做什么,这是我的位置?”
“你在左边占了这么大一块,我往这里挪挪怎么了?”
“整个床榻就这么大,你挪过来我怎么办?”
“这我不管,你要是不要挤着,一个去睡去。”
武尊当道 吟谷传响
“姐姐,我是不会再给你机会了,你休想!”
……
焱妃与月神吵闹的声音传来,让丽姬心烦意乱。自从那一日焱妃放开之后,整个屋宇之中的局势霎时间一变。
丽姬惊讶的发现,当那两个妖女丝毫没有下限之后,她反而是最吃亏的那个。
最终丽姬坐了起来,怎么也睡不着,心烦意乱之时,走出了屋子,打算透口气,却见月下清影,一个鬼祟的身影走了进来。
“是谁?”
丽姬清喝一声,却见赵爽抱着一个包裹,听到这一声,嘘了一声。
“赵爽?”
丽姬看着赵爽,经过这几天的相处,话语之中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那份憧憬,而是平视着他。
“你去哪里了?”
赵爽走了过来,轻声问道。
“她们两人睡了么?”
“还没呢,在你房间里争床呢?”丽姬的话语中带着几分火气,然后又补了一句,“要我帮你叫她们么?”
赵爽拉住了丽姬,挥了挥手,急声说着。
“千万别!”
犁破大洋
此时的赵爽,哪里还有在江湖上叱咤风云的墨家大统领的英武形象,反而像是个受气包。可是丽姬心中却并不讨厌,甚至,相比于那个高高在上的墨家大统领,丽姬还是喜欢眼前这个受气包。
因为至少这样,丽姬可以和他靠得很近,而不是像往日那样,只能远远跟在后面仰望着。
赵爽将丽姬拉在一旁,坐在了檐廊上,从包裹里拿出了些胭脂水粉。
“这是我从边境的小镇里买的。你看看,合适么?”
丽姬看着这些胭脂水粉,脸上露出了微笑,尽管这些东西很不符合女子的审美,不过她还是很高兴。
“还有别的么?”
“还有两套衣裙,我给你看看,合不合身?”
丽姬看着赵爽拿出的衣裙,想起了那日焱妃的举动,莫名的,气息有些粗。
“赵爽!”
“怎么了?”
“我和那两个妖女不同,有些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赵爽有些不明白,这突然冒出的一句是怎么回事,只能轻声应了一声。
“我明白。”
“你明白就好。”
丽姬拿着两套衣裙,走进了房间,当她再度出来的时候,月神和焱妃两人已经在屋外,正盯着赵爽,一脸不满。
“你这是买的什么,这种胭脂水粉连我们阴阳家最老的阿嬷都不用了好吧!”
说着,焱妃也不避讳,故技重施,当众就换起了衣服。月神在旁,轻哼了一声,终究还是拉不下脸,学着丽姬,回屋换去了。
焱妃穿好了衣裙,比了比,轻声说着。
“虽然看起来难看,不过尺寸倒是刚好。”
世道心魔 方呆呆
站在一旁的丽姬,心中霎时间有些不舒服,看着自己长一个袖管的衣裙,很是不高兴。而此时,月神也走了出来,身上的衣裙也是刚刚好。
为什么就我的衣裙买的一大一小,丽姬心中一时间五味杂陈。
难道就不能问问我么?
“好了好了,有衣服换就行了,先睡去吧!”
赵爽有些不耐烦,挥了挥手。
“不行!”
青詭紀事 荊棘之歌
焱妃和月神同时说着,因为同时说出来,都共振了。
赵爽捂着自己的耳朵,有些不满。
“你们吼那么大声做什么?”
焱妃一把拉着赵爽,拖进了屋中。
“今天这事你必须给我一个交待,你说这床榻这么小,只能睡两个人,可她偏偏要和争。”
“什么叫我和你争,明明就是我先把东西放在这里的。”
……
丽姬看着这副景象,忽然感觉,自己本以为与赵爽拉近了的关系,在这一刻又变得远了起来,心里空荡荡的。
…………………
屋室之中,灯火明明。
一个身影走进了屋中,却见一个穿着华贵的男子早已经在等待。
“太子殿下!”
燕丹站了起来,与来者互行了一礼。
“公子,你来了!”
曾想嫁妳到白頭 無關風月
“殿下有什么话跟我说,就快吧!”
“我此来是为了燕赵之事。”
燕丹等待的人听到了这里,却是挥了挥手。
“太子殿下和我说这些也没有用,赵国的事我管不了。”
“公子是赵王的长子,理应肩负赵国社稷。不久之前,罗网袭击了燕国的商队,此举无疑是破坏燕赵和谈。这一点。公子应该看得清楚。”
身为赵王的长子,公子嘉却没有那个底气,只是唉声叹气。
“我也知道太子殿下欲与赵国缓和,共抗秦国,可是这件事情不容易。在内,父王宠信郭开,国政之事,我插不上手;在外,赵国之中多有与燕人有仇者。我今日冒险赴约,已是不易。”
燕丹摇了摇头,有些惋惜。
“秦国伐战之前,必先伐交。如今秦国使臣已经至燕,眼看一场对赵的大战就要开始。赵王难道一点也没有察觉么?”
逃之夭夭:总裁,你别追
公子嘉忽然变得很是气愤,伸手拍打桌子。
“赵国这几年国势稳定,可是父王却一向是荒唐。有时候,我甚至搞不清楚,父王究竟是糊涂还是贤能。”
公子嘉叹了一口气,有些哀怨。
“若说他糊涂吧,赵国这几年的确恢复了国力;可若说他贤明,又怎么会任用郭开,驱逐廉颇这等大将,甚至娶了一个娼妇,生出了迁这个孽种。”
话音之中,犹带几分怨气。公子嘉本是壮勇之人,刚才一番话说出,血气翻涌,可是自觉失言,行了一礼告罪。
燕丹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堂堂赵王,娶一个娼妇,的确十分荒唐。
“公子不必如此。”
“殿下雅量。只是要促成燕赵之事,除了邺地之事,笼络赵国公卿,获得他们的支持之外,或许还有一个办法。”
“公子的意思是?”
却见公子嘉眼眸中闪过一丝杀意,凑近了轻声一语。
“赵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