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h7uq熱門言情小說 坐忘長生-第一千兩百五十三章 道魁之戰(二)鑒賞-mfbrb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
秋风飒飒,旌旗招展,宽大的比试场四处都刻印着层层叠叠的阵纹,原本就是用来给大乘修士演练大威力法术所设,此时用作比试再合适不过。而为了防止台上的战斗波及到台下,更是已将防护法阵尽皆开启。
太昊等人此刻就站在防护罩外,一边观看着柳清欢与廉贞的比试,一边兴致勃勃的评说起来。
木叶从融合九尾开始
“廉贞还是这个老毛病,老爱整他那套凡界武者花里胡俏没啥用的花架子,能有什么用?”
淩駕於世界的頂端 韓版羅密歐
“是啊,虽然精湛的招式在对战中也很重要,但对于咱们修士来说,意更重于形,你们看他步步相逼,连招如影随形,青霖道友不都轻松的躲开了。”
“也不是这么说,青霖刚刚不也挨了一记,不过让我更想知道的是,他练的何种修体功法,竟能毫发无损地承受住廉贞全力一击!”
“这个就不好打听了吧,别人的修练功法……”
正议论着,众人就见柳清欢换了法器,一条大河在其笔下浩荡而出,都不由精神一振,知道真正的斗法这才刚刚开始。
因为柳清欢过往的低调处事,在场之人对他的了解都只有表面的一些皮毛,几乎没人见过他出手,如今时机正好,所有人都目光灼灼地想要见识一下这位道魁的手段。
当几片闪烁着青翠光芒的竹叶飞向廉贞,站在人群中的太清“咦”了一声,微微有些诧异:“这是……”
“怎么?”他身侧之人目光还落在那长河中若隐若现的黑影中,闻言转头,不解道:“不就是几片寻常的竹叶……”
廉贞一开始显然和这人想的一样,没拿那几片竹叶当回事,而是踏着血杀之气化作的桥梁径直往大河对岸冲,直等到竹叶飞至眼前才发现有些不对!
雪白如银的刃光一刷而过,是连空间都能斩破的锋芒,却在划过那些竹叶时全然不是那么回事,轻薄而又飘逸的叶片毫无阻碍地穿过了刀锋,朝他飞射而来!
一瞬间,廉贞恍然觉得自己的神魂被割裂了一般,火辣辣的疼痛猛然袭来,让他不由痛哼了一声,脚下一乱,便跌入了混浊的昏黄河水中。
“神杀术!”观战的人群中有人看出了门道,惊呼道:“神杀术不是已经失传了吗!”
众人皆露出惊骇之色:神杀术,是魂杀类法术中威力最为恐怖的绝杀大术,号称能在须臾之间取人性命,让人防不胜防、无可抵御,难道这青霖道人竟然……
“不对!”这时,太清开口道:“这应该不是传说中的神杀术,只是神识具象后的一种呈现,看似相似,其实大相径庭。”
他轻笑一声,又道:“看来青霖道友的神识很是强大啊,已然能将无形无质的神识凝为实体。”
柳清欢其实也是在大乘雷劫之后才发现,识海中那棵逆生竹竟是已完全神识化。逆生竹已在他的识海中静悄悄的生长了三千多年,平时只是用来蕴养剑意,柳清欢也没多管它,反正识海那么大,它也占不了多大地方。
哪知不知不觉间,逆生竹完全与他的神识融合了,恐怕连文始派竹林山那位创出了《竹心种剑术》的先辈也始料未及会有此般变化吧。
而他的神识在具象成竹叶后,更添了些之前没有的锋锐之意,也更加有迷惑性,这不连廉贞一时不察也着了道。
不过,那位武尊显然战斗经验也极为丰富,在跌入昏黄河水中之后便突然隐去了踪迹,也躲过了他原本想要乘他神魂受创接踵而至的后招。
柳清欢的目光在波涛汹涌的河面上梭寻,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进入他道境所化的冥河中后还能够让他遍寻不着,可见对方也的确有些真本事。
正想着,忽有一阵风迎面吹来,吹得他满头墨发随风飞舞,柳清欢偏过头,突地一怔:
这比试台被重重法阵笼罩,哪里来的风?!
眼角余光中,一缕断裂的发丝顺风飞去,柳清欢连忙抬起手,就觉仿佛有无数把刀锋齐刷刷落下,割开了他的衣袖。
“化气为杀!”
柳清欢眉心一凛,万劫不朽身竟然也挡不住这极致的杀意,他的手臂上被割出了一道道口子,鲜红的血珠缓缓渗出。
如此还不算完结,柳清欢抬起头,就见天空中出现无数把细窄的长剑,剑锋俱都对准了他,无边的杀意如同开启了一个巨大的杀戮大阵,将他困在了其中!
绝对暴力
“这就是大杀戮术的道境吗?”柳清欢只觉遍体生寒,手中的千秋轮回笔一转,滔滔冥河之水奔腾上天,河中的亡魂嘶吼着扑向那些杀剑。
也只能勉强阻一阻,亡魂们一碰到剑锋,便立刻被切碎,化为一缕黑气回到河水中。而等到万千剑支落下,他就算不死,满身插满剑也实在不怎么好看。
大乘中期的实力果然不可小觑啊,柳清欢不再犹豫,手下法力急涌,笔走龙蛇,一个显不出笔划的真仙文快速写就。
他拿掌一拍,那字便印向天空:“崩!”
晴天一个霹雳,真仙文爆开,一条条墨迹向四方飞散,凡碰到墨迹的剑锋也跟着崩裂,霎时间如有无数道惊雷炸响,漫天杀气腾腾。
“太清兄。”太昊走到太清旁边,问道:“你的真仙文颇有造诣,可看清他写了个什么字?”
太清抚了把长须:“似乎是个生字。”
“生?”太昊想了想,疑惑道:“为什么是个生字,这个字的字意法则好像和以往表现出来的有些不同啊,而且威力有这么大吗?”
直播大战僵尸 醉仙翁
特种精英玩网游 飘零狼魂
太清目露深意,道:“也许……跟青霖道友所修之道有关吧,而且,他手中那支笔,你有没有觉得跟传说中的某件混沌至宝有些相像?”
太昊神色一凛,复又笑道:“你说的是地府判君的春秋轮回笔吧,青霖道友手中怎可能是那支笔,你这老头子不老实,尽喜欢吓唬人。”
太清只是微微一笑:“我说的是有些相像,又不是说就是,混沌至宝在人间界统共只有那么几件,在谁手中你我都很清楚。”
太昊却挥了挥手,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道:“廉贞这半天了再不现身,可就离战败不远了……嘿嘿我说怎么着,他这不就出来了吗?”
前妻不乖:相公,別太壞 火紅
他说话的同时,比试场上果然出现一个身影,廉贞无声无息地从水里探出,趁着柳清欢正忙于应付漫天杀剑,手中如月弯刃直取其背心!
却听“当啷”一声锐鸣,锋利的刃牙与墨黑的笔身相抵,柳清欢挑着眉道:“道友,你还真是毫不留情啊!偷袭都用上了,莫非忘了这只是一场比试?”
廉贞满目冰冷杀意,另一只手再次挥出,银光一闪!
“刀剑无眼,战场无情,就算是比试又如何,我向来是全力以赴!”
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好个全力以赴!”柳清欢冷笑一声,全部力量尽付一拳,轰然而出,金光迸溅!
“砰!”双方各自飞退,柳清欢仔细检查了下千秋轮回笔,好在此笔做为他的道器被他蕴养多年,没在刚刚的交锋中受损。
“竟然如此,我也不必再留手了!”他笔下一勾,冥河之中顿时传来轰隆一声巨响,一个漩涡出现在廉贞脚下!
“呵,你莫非以为这么个小水涡就能把我拉进其中吧!”廉贞面露讥讽,猛地一挥掌,将漩涡击散。
水花四溅,廉贞也没躲开,因为他在这冥河中已久,一直没感受到什么威胁,所以也不在意。
官門
嚣张帝少爱妻如命
然而这一次似乎有些不同,当越加昏黄的河水泼撒到身上时,廉贞面色陡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