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3rp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全面攻略 txt-第五百四十七章 栽贓陷害!相伴-s8iub

全面攻略
小說推薦全面攻略
这个故事的结局,并不像想象中那样美好。
赵果果的父亲用生命去帮助自己的妻子逃跑,可结果,他们都没能逃出去。
事后,玖琦歆招募了当时所有能招募的骑士团,总共近千人,重回异界沙漠,将那个地方的荒灵灭了个干干净净,可是,赵果果的父母却再也回不来了。
玖琦歆只到了两具森森白骨。
他们的双手紧紧扣在一起,中指上的婚戒在阳光下亮得刺眼。
其中一具白骨,还压在另一具白骨身上。
玖琦歆甚至都能想象出来两人当时视死如归的表情。
那一刻,玖琦歆心如刀割。
她后悔了。
玖琦歆知道,如果自己当初态度再坚定一些,反对抛下赵果果母亲的提议,那其他的队友可能也不会各自逃命,只要齐心协力,他们未必就逃不出沙漠。
可惜,世上并没有后悔药这种东西。
面对未知的大恐怖,终究还是人类的求生本能占据了上风。
而事实上,他们做法也并没有错。
赵果果的母亲之所以从头到尾都没对自己团队这个做法表示抗议,就是因为她也知道,只有抛下她,队伍里才能有更多的人活下来。
弃车保帅,是每个合格的指挥官都必须知道的事情。
如果换了是赵果果,她大概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可是,这个选择,必须得由她自己来做,而不是被迫去做。
赵果果的母亲便是后者。
赵果果其实能理解玖琦歆等人当时的做法,但理解却不代表不恨。
只是,那时候的赵果果才七岁,并没有能力去找谁讨要说法,而赵果果的某个亲戚,在得知了此事之后,便借口为她的童年着想,说不愿让赵果果继续生活在这个悲伤的地方,免得留下什么阴影,于是直接“帮”赵果果换了个生活环境——从廷冶教会换到了玛拉教会。
年仅七岁的赵果果,便这样被送到了圣哲城的某家孤儿院。
没错,就是孤儿院。
那些所谓的亲戚,将赵果果交到院长手里之后,当天晚上便坐飞机回到了廷冶教会,从此再也没出现过,甚至,他们连一个最基本的联系方式都没留下。
如果——如果玖琦歆的反应再快一些,在看到赵果果父母的尸骨后,能立刻想到他们还有一个正在念小学的女儿,或许就可以避免这件事情的发生了。
赵果果的童年无疑是不幸的,但也正是这样艰难的经历,让她变得远远比同龄人更加成熟,更加坚强,所以,当初在花梨学校的初中部遇见消沉的夏娜时,赵果果轻而易举的便帮后者解开了心结,两人也因此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正如赵果果所说的那样,这个世界有很多坏人,但好人也不少,比如因父母遭遇而变得嫉恶如仇的夏娜,又比如把她当做亲孙女一样抚养的孤儿院院长……
“你知道吗,果果,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都没放弃找你,尽管他们都认为你已经死了。”玖琦歆轻声道,“我小时候抱过你,记得你笑的样子,我不相信老天忍心带走这样一个无辜可爱的生命,我把你的照片从数据库里调出来,贴满了廷冶教会的所有城市……”
“但你并没有打听到我的消息,对吗?”赵果果目露讥讽地看着玖琦歆:“如果你真的认真找过我,早就应该通过我的亲戚知道我在玛拉教会了,我们还有在这里见面,彼此给对方一个惊喜的机会吗?”
“对我而言,这确实是一个惊喜。”玖琦歆并未在意赵果果话里的嘲讽之意,认真解释道:“果果,有些事情,并不像你想象中那么简单,我去过你家,也去找过你的叔叔阿姨,可是,你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值钱的东西被全部搬空,而你的那些亲戚,那时也已经永远无法再开口讲话了。”
永远无法再开口讲话了?
听到这里,赵果果的眸子才有了一丝波澜:“他们都死了?”
“死了,一个不剩。”玖琦歆答道。
赵果果的脸色又恢复了平静,说道:“看来我还得谢谢他们把我送来了玛拉教会,否则,我是不是也该死掉很多年了?”
“从执法局的视野来看,你说的没错。”玖琦歆说道,“有件事我不知道你清不清楚,你的父母那时凭借着天赋的优势,经营了一家异界情报公司,专门贩卖各个异世界生灵的第一手资料,甚至,廷冶教会的数据库里,有很多信息都是从你父母手上购买的,这其中牵扯到的利益非常巨大,足以让真正的骑士团都为之眼红,此外,你父母卖出去的资料并不完全准确——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你父母也会事先跟买家打好招呼,但是,他们依旧因此得罪了不少人。”
每个修炼者心里都清楚,没有谁能够保证这些和异族有关的信息100%的准确,即便是教会官方数据库里的信息都不行,这就和蓝星上的修炼者一样,并不是你拥有某个类型的天赋,就一定得去修炼那个类型的技能,更何况,赵果果父母手上的情报还是属于建议型的,它们真正的作用,是帮助一个想去探索异界的团队做好面临某些情况的准备,而不是让这些人背完了资料,就以为自己掌握了敌人的弱点,然后拿头去和人家硬刚。
可是,道理是这个道理,有些人在摊上事的时候,总会想方设法的推卸责任,而赵果果的父母作为贩卖“错误情报”的“黑心公司”的大领导,无疑是完美的背锅人选。
还有少部分死者的家属,都不需要别人挑唆,就直接把屎盆子扣在了赵果果父母的头上,他们甚至一度将赵果果父母二人告上了审判庭。
好在,清者自清,廷冶教会的审判长也不是瞎子,知道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并不在于赵果果的父母——他们没错,错的是那些自以为是的修炼者。
而因为有着赵果果的父亲,一名正儿八经的骑士坐镇,某些为了利益,或者为了给死去的亲人报仇,想用暴力来解决问题的人,也始终没找到机会。
但是,当赵果果的父亲为了保护自己的妻子而牺牲在异界的消息传开的时候,一切就都变得不一样了。
赵果果的亲戚为了独吞这个情报公司,将赵果果远送国外——他们的目的是达到了,但还没高兴几天,便被一些所谓的仇家杀上了门。
这也算是自食其果了。
之所以用“所谓的仇家”来形容这些杀手的身份,是因为执法局至今都没能调查清楚,这些人到底是曾经那些死者的家属雇佣来的,还是出于情报这个行业的不正当竞争,亦或是,有人眼馋其中的利益,想来分一杯羹。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赵果果当时还住在家里,几乎不存在任何活下来的可能性。
所以,尽管没能找到尸体,但执法局的人都认为赵果果已经死了。
哪怕就算没死,也一定是被那些杀手给抓了回去。
想想看,一个漂亮小女娃被一群泯灭人性的畜生给带走,会发生什么事情?
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可玖琦歆不相信赵果果出了事。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她依旧固执的用自己所掌握的资源在寻找赵果果。
毫不夸张的说,玖琦歆当初之所以答应老教皇做对方的接班人,也就是为了教皇手中的那份权力,只要成为了教皇,她便可以动用全国的力量来做这件事情。
玖琦歆唯一疏忽的一点,便是她从来没想过赵果果被人送到了玛拉教会。
当然,这其中也有她手底下的人办事不靠谱的原因。
本身借用国家的力量来办私事,便已经让他们心生不满了,再加上时间一久,要找的人却还是杳无音讯,不管换了谁来都会失去耐心,毕竟,他们和赵果果一家又没什么交情,犯不着那么卖力的去折腾自己,所以,除了最开始的那一两年里他们认真找过之外,其他时候大多都是在划水,每天写个报告,装个样子给玖琦歆看。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玖琦歆大概这辈子都找不到赵果果了。
玖琦歆和奥德教皇不同,她对玛拉教会的骑士团大赛完全不感兴趣,她能出现在骑士城里,纯粹是受克劳伦所托,过来镇场子的,毕竟,这片大陆最优秀的年轻人都汇聚在这里,万一出了点什么意外,可不是现在的玛拉教会能够承受得起的。
玖琦歆本就不喜欢看比赛,在她眼里,这和一群小屁孩过家家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再加上廷冶教会出现的变故,玖琦歆就更没心情去理会这些事情了,这位心烦意乱的牧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闷了好几天,这也恰巧让她错过了比赛进行到目前为止,周上善唯一一次把特写镜头给到赵果果的那个画面。
只差一点,玖琦歆便将和赵果果擦肩而过。
“你想表达什么?”赵果果面无表情的看着玖琦歆:“是想告诉我这就是命吗?”
“是不是你的命我不知道,但这是我的命。”玖琦歆说道,“从今天开始,我会一直守在你身边,直到你成长到比我强大为止。”
“不需要。”赵果果挽住苏牧的胳膊,“我的男人会保护好我。”
我的男人会保护好我!
听听,这是一句这么动人的情话!
简简单单的九个字,却表达出了赵果果对自己无条件的信任!
此时,苏牧的心里就像有块蜜糖化开了一般,尽管很不合时宜,但真的好甜啊……
只可惜,这份甜意并没持续多久,便被玖琦歆给打断了。
女牧首瞥了苏牧一眼,说道:“现在的蓝星已经不是以前的蓝星了,如果只是五阶顶级,并不能保证你的安全。”
玖琦歆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因为连半只脚跨入了穹级的她,都不敢说能在任何情况下保住赵果果——不论是入侵廷冶教会的帝国军,还是烬星的洛皇,又或者是出现在圣凯城的那位神秘男子,这些人的实力,都远远在她这个牧首之上。
玖琦歆唯一能保证的是,赵果果即便会死,也一定是死在她的后面。
“恕我直言,杨阿姨,你似乎热情的有些过头了。”赵果果说道。
玖琦歆原名并不叫玖琦歆,而是姓杨,赵果果能这么叫她,便说明已经冷静下来,开始谅解她曾经的行为了,毕竟,人死不能复生,杀了玖琦歆也没什么意义。
最重要的一点,赵果果看到了玖琦歆的态度,至少从逻辑层面上讲,后者的话语不存在明显的矛盾和漏洞,这说明,玖琦歆这么多年以来,极有可能真的没有放弃过寻找她的踪迹。
玖琦歆是在认真赎罪,只是,这罪赎的,好像有点过于彻底了。
一名半步六阶的女骑士,在廷冶教会混得有多好想都不用想,而如今廷冶教会的军研部叛变,大开国门迎接帝国军入驻,以玖琦歆的实力和身份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如果玖琦歆是站在帝国军这边的,那她毫无疑问会拥有一个锦绣前程,如果不是,那她这会便应该去找克劳伦或是奥德教皇请求支援了——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玖琦歆都不应该出现在迷宫里,更不应该抛下一切,说出要守护自己成长这种话,即便她对自己的父母心怀愧疚。
“除了朋友之外,你跟我爸是不是还有其他关系?”赵果果问道。
其他关系?
玖琦歆神色一僵,随后佯装镇定地说道:“这不是你该知道的事。”
“哦。”赵果果面无表情的哦了一声。
“好了,我们的事暂时先说到这里,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不会走。”说罢,玖琦歆看向苏牧,“现在,该来说说你和明藏之间有什么过节了。”
玖琦歆用了“过节”两个字来猜测苏牧和明藏之间的联系,很显然,她现在已经不怀疑苏牧是那个幕后主使了,因为玖琦歆已经通过银九山和苏牧的对话听了出来,后者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复活萧晖和云尚杰等人,那既然如此,苏牧又怎么可能会杀他们呢?
“我和明藏的关系很好,之前在个人赛上都是演给别人看的。”苏牧并没有在这件事上瞒着玖琦歆,相反,他还希望能通过玖琦歆的视角了解一下昨晚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毕竟,穆婉婉只是个学生,她看到的东西,未必有这个杨阿姨看到的全面。
“你确定你和他关系很好?”玖琦歆问道。
“确定。”苏牧有些不解,“这很难理解吗?”
“是很难理解。”玖琦歆意味深长地说道:“如果你们真是好朋友,为何明藏要借你的名义,去杀掉你另外的好朋友?”
这根本不是朋友之间应该做的事,而是祸水东引,栽赃陷害!
……
……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