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ksvg优美都市言情 重生南非當警察 愛下-1149 加分推薦-zoq0h

重生南非當警察
小說推薦重生南非當警察
美国人对八卦的喜爱其实不亚于英国人,英国人也就是嘴上说说,把大人物的八卦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说完大家哈哈一乐也就完了。
美国人却有一种“娱乐至死”的精神,活着的人要消费,死了的人都不放过,最乐于讨论欧洲那些八卦的恰恰是美国人,欧洲人说起这些八卦还有种自嘲心态,美国人就是纯粹的嘲笑和讽刺。
就好像贬低了欧洲那些王室,美国人就能在心理上得到多大慰藉一样。
就在这两天,纽约的多家八卦小报突然曝出一个惊天丑闻,据说,某位即将参加总统竞选的五大湖地区出身参议员,和朋友的妻子,以及朋友的女儿过从甚密,三个人甚至还闹出了人命。
八卦小报为了吸引眼球无所不用其极,虽然没有点名道姓,可是说的是谁大家一目了然。
也不知道是谁在煽风点火,谣言中的两位女主角,不知道怎么的就成了母女。
哎呀,这一家子关系瞬间无比复杂。
周末,胡佛作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之一,接受了纽约电台的采访。
采访肯定都是有台本的,在看过电台准备的台本之后,胡佛的竞选团队感觉台本内容不够妥当,于是对台本内容进行了一番修改。
电台的编辑看到修改之后的台本之后大喜过望,原本电台准备的台本还比较隐晦,胡佛团队修改之后的台本——
老劲爆了!
“赫伯特,如果你当选为总统,那么你会怎么做?”第一个问题中规中矩,胡佛从容不迫,对着稿子念,肯定不会出错,反正听众也看不到。
然后问题就越来越劲爆。
“哈,那位五大湖地区出生参议员我不做评价,我只能说,是的,我认识他,但是我绝对不会让我的妻子和我的女儿认识他,也不会给他和我的妻子、女儿单独相处的机会——如果这位参议员当选总统,那么我会考虑移民南部非洲,简直荒谬,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赢的了党内的信任,和这种人一起参加总统竞选,我觉得是对我和詹姆斯·考克斯的侮辱,为什么不把这个宝贵的机会让给伦纳德·丛德将军或者尼古拉斯·巴特勒先生?如果我是他,我会主动辞去一切职务,包括参议员在内。”胡佛慷慨陈词,他这段话说完,感觉沃伦·哈定最好自杀,不死不足以谢天下。
尼古拉斯·巴特勒是哥伦比亚大学校长,同时也是总统候选人之一,有可能代表共和党参加总统大选。
而詹姆斯·考克斯是民主党候选人,已经确定代表民主党参选。
“你说得对,美国是个清教徒组成的国家,我们不允许这种事发生。”采访胡佛的是电台资深主持人芭芭拉·多利,身为女性,芭芭拉·多利对这种事深恶痛绝。
这个丑闻里的三位主角是不是无辜先不说,最起码那个不该出现的女孩是无辜的。
“是的,美国是个清教徒组成的国家,我们连酗酒这种事都无法忍受,为什么能让一个在个人品格上有巨大污点的人参加总统竞选?如果是这种人担任美国总统,那么美国总统就会成为一个笑话,美国就会成为笑话,白宫最好现在就开始改造,在总统办公室里修一间卧室,否则我很担心未来的总统先生,找不到地方和他的女友们幽会——”胡佛接连爆料,一个一个的老劲爆了,听众们全都嗨翻天。
别以为清教徒组成的国家,所有人就都是清教徒。
按说这种丑闻最不该发生的地方是教廷,而偏偏一直以来教廷都是这方面的重灾区。
所以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从根子上就烂了,根本无药可治,美国现在还没有发展到极致呢,等到六七十年代,那时的美国才是真正的群魔乱舞,这方面的内容可以参考《阿甘正传》,珍妮的经历,就是那个时期美国人的真实写照。
“前几天另一位总统候选人沃伦·哈定先生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时——”芭芭拉·多利在说到沃伦·哈定的名字时,意味深长的停顿了一下,然后才缓缓道来:“——沃伦·哈定先生声称你在远东工作的时候参与了奴隶买卖,贩卖劳工到南部非洲谋利,到现在依然和一些南部非洲企业过从甚密,你怎么解释?”
美国的媒体其实是很规矩的,他们真的不是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爆,所谓的“言论自由”其实都是瞎扯,媒体也有立场,都是为利益服务。
“沃伦·哈定撒谎,他是在转移公众视线,试图把水搅浑——”胡佛先否认,然后再辩解:“——我确实是在远东工作过,那是在1896年,我才刚刚21岁,刚从斯坦福大学毕业,你知道的,我自幼是孤儿,叔叔把我养大成人,我要努力工作,才能出人头地——”
胡佛也是能言善辩,三言两语就给自己打造了个坚强独立的人设,这恰恰符合美国政府正在大力宣扬的“美国精神”。
“——我当时在一家煤矿工作,那家煤矿给工人开出的薪水很高,很多人想到煤矿工作,但是却无法如愿,所以我就组织这些人去南部非洲,南部非洲的矿场同样需要工人,这样他们就能养家糊口——
沃伦·哈定先生大概是忘记了一件事,和舒适的工作环境相比,活着最重要,活着才能支付自己和家人的生活,活着才有未来——
哦,沃伦·哈定先生可能不是这么想,他有一个富有的妻子,虽然沃伦·哈定先生背叛了她,真是个可怜的女人——
沃伦·哈定先生说的没错,我确实是把很多人送到南部非洲工作,但那绝对不是奴隶买卖,我现在和南部非洲的很多人依然保持良好关系,包括世界大战期间担任过英国远征军总司令的尼亚萨兰勋爵——”胡佛把沃伦·哈定定位成不知人间疾苦的“何不食肉糜”,撒谎最重要的核心是“九真一假”。
“说到尼亚萨兰勋爵,能聊一聊吗,他最近可是大出风头——”芭芭拉·多利对罗克很感兴趣。
或者说,美国人对这种个人英雄主义都很感兴趣,所以后来的好莱坞大片,动不动就是英雄拯救世界。
“我和尼亚萨兰勋爵是好朋友,他可不是最近才大出风头,一直都风头正劲——”胡佛语气轻松,美国人讨厌英国,但是羡慕贵族,神奇吧,大概是那种“为什么不是我”的心态在作怪。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二十年前我就认识尼亚萨兰勋爵,那时候是在约翰内斯堡,我们之间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但是不打不相识,然后我们就发现我们原来是一类人,然后就成了朋友,一直维持到现在——”用二十一世纪的话说,胡佛很擅长“蹭人设”。
“世界大战期间,我们有了更亲密的合作,尼亚萨兰勋爵率领远征军在前线作战,我在伦敦为滞留在欧洲的美国人提供帮助,世界大战爆发的第一年,我的基金会帮助了12万贫困的美国人返回美国,同时我的基金会筹集到2.5亿美元的资金,用于对欧洲的帮助,给那些在饥饿中挣扎的人们买面包,为那些受到病魔折磨的人提供医疗,这个工作到现在依然在进行中。”胡佛夸完罗克,话锋一转又是各种花样自夸。
胡佛在世界大战期间的工作确实是卓有成效,不过实际情况肯定也不像胡佛吹嘘的那么好,比如12万贫困的美国人,这个就很有疑点,可是谁在意呢,胡佛在世界大战期间的行为,为他赢得了“慈善事业家”的美誉。
“简直太棒了,这才是一位美国总统应该做的事——”芭芭拉·多利热情鼓掌,隔着电线都能看到芭芭拉·多利眼睛里的小星星。
哎呀,政治家要获得好感确实是很容易,这张破嘴简直能把死人说活,怪不得那么多风流韵事呢,都不用主动出击,送上门来的都如过江之卿。
“不不不,芭芭拉,那只是我作为一个普通人应该做的——如果我有幸成为美国总统,那么我会致力于带领美国继续前进,立即终止现在的种种乱象,解除经济危机造成的影响,给美国人带来工作岗位和面包,提升美国企业的竞争力,建立社会保障制度,建设更多的学校和医院,建设更强大的军队,保护美国的安全——这才是美国总统应该做的事。”胡佛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能不能做到先不说,先把牛逼吹出去才是真的。
“是的,是我太狭隘了,所以我只是电台主持人,你是总统候选人——”芭芭拉·多利隔着玻璃看到导播在提醒时间,准备结束对胡佛的采访。
“并不是,芭芭拉,你是个很出色的主持人,我并不一定会成为很出色的总统,但是我在为成为一位出色的总统而努力,我们的工作没有贵贱之分,我们都是美国的一部分,工作或许有高低,但是在人格上,我们是平等的——”胡佛总结,这段话简直太加分了。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