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mzl6人氣都市小說 重生東遊記-第1057章 無憂閣推薦-6ljfq

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这么厉害?”
听到这番话的刹那,鸿青心中又不免一阵颤抖,尽管他知道这套剑诀厉害,但没有想过会厉害到这种程度。
如果说到最后连魔君也不是五弟的对手,那么魔君的宝座他岂不是真的稳了?
毕竟幽冥之渊一向都有尊崇强者的习惯,如果他真有这么厉害,那最后肯定会成为民心所向。
当下又正了正神色,追问道:“方才你说自己修行了四诀的起手势而已,那么赵东来又修到了什么程度呢?”
“他的修为肯定在你之上吧,否则你当初也不可能被他打成重伤,差一点死掉!”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鸿青又故意的加强了语气,很显然就是想奚落一下对方,让鸿冥难堪。
现在虽然说武力值比不过对方,但是他在嘴皮子方面的功夫,是绝对不能输的。
至于谋略方面,鸿青更是远胜鸿冥。
“他……”
鸿冥闻言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中对于这个问题,其实是有一此抵触的。
毕竟他当初被赵东来打成重伤一事,也确实不是那么的光彩。
不过鸿冥这个人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心思,更不善于撒谎。
略一思忖之后,便回应道:“虽然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跟赵东来交手了,但以我对他的了解,目前他应该也是在诛仙诀的境界,并没有进入陷仙诀的程度。”
“不过此人天赋极强,而且整套仙剑诀都是自学的,再加上修习的时间比我更长一些,所以我相信他应该不用多长时间,就能进入陷仙诀。”
“但那又如何呢?”
“他毕竟是野路子,就算是进入了陷仙诀的境地,那也不过是路边的野狐禅罢了,根本入不得大雅之堂。”
“哪像我在高黎贡山有教主亲自指点和调教,进步必然比他更加神速,而且招式也更为精妙,所以下次与赵东来对战之时,我肯定可以击败他!”
“是吗?”
鸿青嘴角微微一扬,对于这个自大的弟弟,他根本就不看好。
反倒是那个不了解的赵东来,他反而信心十足。
“别废话了,我且问你,到东海去做什么?”
“到底是什么样的任务,能令你如此急燥的跑到东海去?”
这鸿冥到底不算太笨,至少还知道自己有正事要办。
“没错。”
这时碧霄仙子也立即附和:“大殿下最好还是将去往东海要办的事情告诉我们比较好,若是我们能力所及的话,兴许还会帮大殿下把事情给办妥也未必。”
“想必大殿下也知道,我们三霄仙子是出自于东海仙岛中的碣石山,对于东海那是相当了解。”
“但凡与东海有关的事情,那就没有什么是我们办不成的。”
“哦?”
听碧霄这么一说,反倒是引起了鸿青的兴趣。
当下咧了咧嘴角,反问道:“如此说来,碧霄仙子是打算帮我把事情办妥?”
“可以这么说。”
碧霄略一点头,笑道:“如果在我能力范围之内,我倒是可以考虑帮你把事情办成,但前提是,你必须得对我说实话。”
“另外你最好不要心存侥幸,真话和假话,我还是有能力可以分辨的。”
“如果想要骗我的话,那么你的下场肯定不会很好,到时候就算不杀死你,我相信五殿下也会让你吃很多苦头,这一点你应该心里清楚。”
“唔。”
这大殿下鸿青当然也是聪明人,碧霄的话已经说得足够明白了,他当然不敢再有所隐瞒。
当下咧嘴笑了笑,在脑海中组织了一下逻辑语言之后,沉声道:“说起来这件事情其实与我没有多大关联,与魔族之间也没有多大关联,单纯是大长老的私人事物罢了。”
“大长老?”
可能这个结果也有一些出乎鸿冥的意料之外吧,所以听到大长老的名字时,还真他给他吓了一大跳。
随即又追问道:“你的意思是大长老让你来这边的?”
“大长老和东海之间,能有什么私事?”
“你是不是想骗我啊?”
“这你就不懂了吧?”
鸿青斜眼扫视这个五弟一眼,冷笑道:“以前在幽冥之渊的时候,父王就常说你不学无术,对于功课也不太用心,一心都扑在争名夺利上面,对于六界中的那些大事,反倒是一件也不知道。”
“我明确告诉你吧,大长老这一次叫我来东海,其实是想让我帮他查明一件六七千年前发生的事情。”
“事情与东海的凌烟公主有关……”
“是关于私生子的事情吗?”这时碧霄仙子却是瞬间脱口而出。
其实当她听到大殿下提及大长老的时候,就已经隐隐猜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了。
早前她在碣石山中问及追月的身份时,云霄仙子就稍微透露过一些相关的情况,虽然不是特别的清楚,但也隐隐知道追月似乎与龙族有关。
而早年在东海一带,也确实有流传当年凌烟仙子与魔族大长老的一些事情,碧霄在东海待了那么多年,当然也是有所耳闻的。
只是令她有些意外的是,大长老这么快就调查东海之事了,那说明追月的身份也快要呼之欲出了。
此时此刻,碧霄仙子几乎可以肯定,追月就是当年东海龙王亲妹妹凌烟公主与魔族大长老的私生子。
这件事情,她肯定不可能让鸿冥和鸿青知道,否则他们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拉拢追月,到时候追月的魔族身份肯定会引起天庭的反感……
一想到这里,她顿时又开始有些动杀心了,而且还是想连鸿冥一起杀,当然并不是现在杀,而是在解决了大巫祝和太元子之后,再杀人灭口。
“你怎么知道?”
显然大殿下也没有料到碧霄仙子居然也知道这件事情,所以一时间也被惊了一跳。
片刻之后,又追问道:“仙子是如何得知此事的?”
“这不重要。”
碧霄仙子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反问道:“魔族大长老派你前往东海调查当年凌烟仙子之事,是不是认为凌烟当年与他之间还有一个私生子?”
“对啊!”
大殿下冷静的与碧霄对视一眼,反问:“莫非仙子也知道当年的内情,或者说,仙子知道那个私生子是谁?”
“不知道。”
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碧霄当场便摇头:“我只是偶然听人提及当年凌烟仙子与魔族大长老的一些私事,至于他们之间是否真有私生子,这就无人知晓了,也许只不过是坊间的闲言闲语罢了,根本作不得真。”
“何况以东海龙王的脾气,就算有私生子又怎么样,你认为东海龙王会让他活吗?”
“以东海龙王的脾气,就算是自己的亲妹妹,他也下得了手,更别提一个魔族余孽了。”
“所以你根本没有必要去查这件事情,因为不可能有结果的。”
“哦……”
鸿青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诚然,碧霄仙子所说的话,其实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不过这却并不能打消鸿青的念头,因为调查私生子也不过是众多事件中的一件罢了。
他还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将凌烟仙子给救出来。
当下无奈耸了耸肩,朗声道:“根据魔族内线提供的消息,凌烟仙子被关在了东海的归墟之下,由两大龙神看押。”
“我此番的另一个目的,是将她给救出来。”
“所以不管有没有私生子的存在,这凌烟仙子都是必须得从东海龙宫中救出来的,等到将她救出来之后,再问一下相关的情况,那就什么都明白了。”
“如此说来,你是想去东海救人?”
这时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鸿冥插嘴道:“看来你与大长老之间也达成了共识,只要你将他的老情人从东海龙中救出来,那么大长老就会带着十大长老一起支持你,让你登上新任魔君的宝座,是不是这样?”
“当然。”
鸿青得意的点点头,笑道:“以大长老的智慧,他当然早就已经知道本殿下是下任魔君最佳人选。”
“他早就看清了本殿下的合纵横联之策,而这次前往东海寻凌烟仙子,也不过只是一个契机轻了,大长老也正好可以借这个契机与我合作。”
“这些谋略说了你也不懂,总之你只需要明白,我现在才是众望所归的候选人,这就够了。”
“你想的美!”
鸿冥嘴角一扬,冷笑道:“也许一天前你确实是最佳候选人,但现在不是了。”
“从你败在我剑下的那一刻,你的命运就已经被改写了。”
“不过你放心,关于东海救出凌烟仙子的事情,我会帮你完成的,到时候我还会前往大长老那里邀功。”
“大长老心喜之下,说不定就归于我的麾下了。”
“如今大巫祝和太元子虽然有魔族声望很高,但魔族真正的势力,还是掌握在十大长老手上。”
“一旦大长老带领其余的长老投奔我的麾下,那么我的势力就会与日俱增,到时候别说是你,就算是二哥,也是我的手下败将。”
“你们就等着臣服于我漆下那一刻吧。”
“哼哼。”
鸿青却是冷哼了两声,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诚然,其实此刻就连鸿青自己也没有什么信心了,因为这个五弟虽然谋略方面不行,但修行方面确实有一定的天资,现在又有了通天教主这么一个大靠山,想要对付他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罢了,我也懒得与你多说。”
“先把你关起来再说。”
言罢,五殿下右手轻轻一挥,顿进袖口一股强大的吸力迸发出来,当场便将大殿下给吸到了他的袖子里,片刻之后,消失不见。
至于那两名被缚龙索抓住的魔将,也早就已经被碧霄仙子给解决了。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一战鸿冥两人可谓是大获全胜。
同时,这也是鸿冥修成仙剑诀以来,第一次出手,在感受到仙剑诀的强大之后,他对于通天教主自然也是更加的崇拜和信任了。
“仙子,接下来咱们要做什么?”
“是去东海吗?”鸿冥在收了鸿青之后,立即好奇的询问起来。
“去东海干嘛?”
碧霄眉头微微一皱,心中顿时有些不悦。
她现在可不想让人知道追月的秘密,否则追月的处境就危险了。
“去救凌烟仙子啊。”
鸿冥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得意的笑道:“既然大长老有这样的计划,那我何不借此机会借花献佛呢?”
“不行。”
碧霄却是神色淡然的摇了摇头,提醒道:“这大长老你固然可以拉拢,但绝对不是现在。”
“依你我之力,想要强闯东海龙宫,那简直就是死路一条。”
“你来凡间不久,不知道东海龙族到底有多强大。”
“那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东海龙宫单是虾兵蟹将就有五十万。”
“而且除了东海龙王之外,东海中还隐藏着几条上古老龙,都是参加过神魔大战的强者。”
“尤其那东海归墟,更是一个有去无回的地方。”
“想要在那几条上古老龙的手底下救走凌烟仙子,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所以现在咱们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冒然前往东海的,否则必然是九死一生。”
“为了一些不相干的事情去冒如此大的风险,你认为值得吗?”
“这……”
原本鸿冥也是初生之犊不怕虎,根本不知道东海龙宫有多厉害,但是现在听碧霄一说,又感觉很有些道理,于是便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也罢,咱们就先不去东海,先把五彩蟾蜍抢到手,杀死大巫祝和太元子之后,再准备充足之后去东海便是。”
“唔。”
见鸿冥并没有特别固执,碧霄倒也还算满意。
二人相互点了点头,转身朝着南疆的方向行去,这一趟对于二人来说,也算是收获满满了。
且说赵东来等人在幽冥之渊外面的无忧城中待了几天之后,小人参精和柳青丝二人皆已经吸收了足够多的灵力,二人的修为都有了长足的进展。
不得不说,犼兽的内丹确定是厉害,几乎有万载以上的功力,而且里面都是最纯正的妖气,小人参精吸收了这些功力之后,瞬间修为就提升到了三千多年以上,与当初进入幽冥之渊相比,那可真是一个地下,一个天上,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而柳青丝的收获则要更大一些,毕竟柳青丝她本身的修为就比小人参精高,而且境界也完全不同,所以相对来说,她这次吸收的功力也更多一些。
原本柳青丝就已经有三千多年的功力了,如今这几天的修练之后,更是直接突破了五千年,隐隐快要到六千年的功力了,与追月之间的修为已经相差不多。
如此一来,赵东来的队伍的战斗力自然也是无限增强了。
赵东来本人差不多有七千年左右的功力,剑诀也已经修到了仙剑诀的第二阶段——陷仙诀。
随着他的功力越高,他的剑诀也就越发精妙,战斗力自然也能得到更大的提升。
若说之前在大荒山中,他与三长老凌端对战之时,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那么如今的他身怀七千年功力,再加上仙剑四诀的第二境界,那么他完全有了越级击杀的能力,再遇到三长老之时,谁胜谁负还真就不太好说了。
至于追月,他可以说是几人里面道法最为精深的人,毕竟从小跟着云霄仙子这个准圣级别的大佬修行,想不厉害都不行。
除此之外,他修行也确实是特别的刻苦,当初下山之时,可是连孙悟空都不在放在眼里,当然因为那时候他手里有混元金斗这个先天至宝,也确实有资格不把天下英雄放在眼里。
当初在大荒山的时候,他凭一人之力,就把三长老打个半死。
可是后来混元金斗用来镇压南海的火山口了,他也就失去了护身的法器,如此一来,战斗力确实是打了好几个折扣。
好在这段时间跟着赵东来一起打了几场大战,无论是战斗经验还是修为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如今又有乾坤袋在手中,就连上古瘟魔也被他给收到了乾坤袋里,可见他的战斗力如今也是相当可观的,整体约莫有六千年左右的功力,同样也是不可小觑的。
柳青丝,她这段时间的收获可以说是最大的,如今已经超过了五千年功力,而且她还能继续不间段的吸收犼兽的内丹之力,一旦这万年内丹被她和小人参精分解并且纳为已用,那么她的功力少说也能达到八千年以上。
如此一来,她的前途同样也是不可限量的。
再者说了,她在南海归墟圣境的时候,也选了一个凤羽鞭作为自己的兵器,那也是一件上古兵器,战斗力十分强大。
柳青丝在功力提升和凤羽鞭的加持下,战斗力也早就已经不可小觑了。
至于小人参精,现在虽然只有三千多年的功力,并不算是非常可观,但他还有一个神出鬼没的遁地术,在危险之时也可以用来逃命,所以自保是完全没有问题了。
看到自己的这支队伍如今有了长足的进展,赵东来的心中又何尝不是欣喜万分呢?
在小人参精与柳青丝二人吸收了三日的功力之后,他便有了新的决定。
当天早上,赵东来早早的便将四人给聚集到了一处,然后商议大闹无忧城的相关事宜。
“东来哥哥,这么早把我们叫起来,是不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啊”
小人参精揉着朦胧的睡眼,一脸好奇的询问。
“没错。”
赵东来却是淡然的点了点头,随即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今天晚上咱们要去干一件大事。”
“那无忧城的无忧阁,听说是整个城中最为神秘的地方,那咱们就到无忧阁去转一转,看能不能搞点什么破坏。”
“如果能把他们向凡间传送魔将的阵法给毁了,那就最好了!”
“我同意!”
追月满脸笑意的附和:“这几日在村子里我都快憋死了,咱们再不出去闹点事情,我都恐怕会发疯。”
“今晚一定要一把火将那无忧阁给烧了,看他们魔族还敢不敢嚣张。”
“好啊好啊,我也要去。”
小人参精连忙开心的叫嚷:“这几日在屋子里练功,我也快要烦死了。”
“今晚一定要好好的玩个痛快。”
“行!”
见几人都非常有兴致,赵东来心中自然也是相当高兴,于是咧嘴笑了笑,便开始部署相关的事宜。
白天村子里倒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入夜之后,在赵东来的带领下,一行四人越过无忧城高高的城墙,进入到了无忧城的中心城区。
无忧城,作为魔界最大的城区,同时也是整个上古魔族的都城,可以说守卫是十分森严的,而且这个城池的规模很大,甚至不在长安城之下。
不过对于赵东来他们这个境界的修行者而言,普通的魔将是拦截不住他们的,所以四人很轻易的进入到了城池之中。
等到入城之后,又按照白天赵东来和追月探查的结果,第一时间来到了位于城西南的无忧阁边缘。
无忧阁,作为无忧城的一个标致性建筑,在城中可以说是极富盛名,这坐阁楼的规模其实很大,大约有七层之高,此刻整个阁楼都陷入了幽暗之中,暂时看不清阁楼里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
再加上今晚的月色又十分朦胧,所以无忧阁就显然更加静谧了。
但这种静谧和幽暗,对于赵东来等人而言,其实也是一个利好消息,毕竟他们是要干坏事的,而夜黑风高的晚上,当然也就更加适合干坏事了。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