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prj8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深淵歸途 ptt-74 錯誤回憶展示-hsdvd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陆凝能看到埃松脸上的犹豫,事实上她能看到更多,例如埃松没有拿枪的那只垂下的手上已经握皱起来的纸张,虽然只能看见“抚养授权”这几个字,不过也足够了。
“请不要用枪指着我,父亲。”嵯峨依然维持着一成不变的脸色,“我很害怕,如果这些小家伙要保护我,我无法控制它们。”
埃松脸上挤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
“对于造成实际危害的个体,唯一的处理方式就是消灭。我做过了那么多的努力,只是为了不让你走到今天这一步……”
“您清楚的,这改变不了,就像人需要呼吸一样,我和它们天生就会互相吸引。”
“因此,这是我的错误,不是你的。”埃松摇了摇头,“孩子,如果我能不为情感所动,把你身上的异常如实上报,早进行防护,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是我的不对,我……没能当你的父亲。”
嵯峨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惊愕,她向前走了一步,似乎想说什么,但埃松已经扣下了扳机。他脸上的痛苦简直让陆凝怀疑他要自杀,但子弹还是准确命中了嵯峨的心脏部位,带出了一蓬鲜血。尚且是孩子的娇小身体甚至腾空了那么一两秒,然后摔在了地上。
同时摔在地上的还有埃松的双膝,他绝望地看着已经倒下的嵯峨,眼眶泛红,他挣扎着向前挪动了两步,捏紧了手里那张纸,却没有注意到一只红蝴蝶正在扑扇着落在了他的脑后。
一瞬间,埃松的双目骤然瞪大了,他试图抬起手,四肢却失去了力气。
而嵯峨却躺在地上开口了。
“您对我很好,父亲。还有阿嬷,护工叔叔阿姨,大家都对我很好……可是你要杀了我,大家骂我是怪物。虫子,你们说那是坏的,可是它们不想要我死,即使现在这样,它们也会救我。”
“嵯峨……”
“我不理解。”
粉碎。
陆凝挥起的刀将这片世界切开,她已经观察过很多遍记忆的切换方式了,已经基本肯定这些记忆是一些残渣的连接。“蝴蝶公主”最主要的那些记忆恐怕都已经被抽走化为了之前见到的各个房间的一部分,现在剩下的不过是一些无害的残渣而已。
“它们可以吃掉别人的脑子,用来修补我受过的伤。我知道它们对我的爱没有一丝掺假,但是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嵯峨幼年时的声音在周围缭绕,被陆凝切开的世界周围只剩下虚无和空洞,毕竟除了这一段童年以外,嵯峨的一生再也没有什么美好留下了。
陆凝抬手向背后一捞,抓住了那根连接自己和对方的触须。
“那就别忽略他们的好意!”
刀刃将触须千刀万剐,陆凝凌空跃起,下方那无数利齿再次张开,已经腐化发黑的蝴蝶们正在从那颗不断流出眼泪的眼球中飞散出来。
“我不理解!我不理解!”
这些嵯峨的记忆碎片只能尖叫,仅余幼童时期连心智也已经退化到了那个时候,周围疯狂舞动的触须再次缠绕上来,和刀刃相撞,碎裂,散发出仿佛虫子被踩碎时的气味。
“如果别人对你好!那就去回应他们的好意!否则就会像你一样,否则就会——”
陆凝背后的长袍翻滚而起,如同墨水一般卷起这里纷飞的记忆碎片,那些已经惨淡到无法维持完整的记忆片段再一次染上了墨的颜色,黑痕沿着手中的短刀交织扩展,将刀身彻底包裹,化为了一柄图案缠绕的楔。
“——像我一样!”
她掷出了楔,那尖锐的记忆带着墨晕粉碎了一条线上的黑蝴蝶,准确钉入了那颗恸哭的眼球,更多腐臭肮脏的液体随着这个伤口的撕裂而从内部喷出,但是越是喷涌,反而越接近正常的鲜血颜色。
“这到底是……”
“坚固的自我认知。”
一条金色的火线绕到了陆凝的手腕上,将她拉扯了起来,晏融的声音自上方传来,带着轻松的笑意:“这个场景里最有价值的东西恐怕就是这个了。”
陆凝扭头看了看身后翻滚的墨色,“忽然昨日”似乎已经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轻柔如液体一样将她托在空中的无穷回忆,但是陆凝知道那财宝应该已经化为了什么。
“国王的安排恐怕就是这个,融合财宝只是找到了和自己相性较好的那个,但是财宝依然是国王的记忆和情感。”晏融展开金色的火翼,从上方慢慢落下来,她身上还连接着红色的神经,甚至一些眼球开始从身上钻出来,不过很快也就被火焰烧却。
“而现在这是……我们自己的?”
“不死的人会变成最大主教那个样子,到底是因为什么?精神会腐朽,对自己的存在会产生怀疑。尽管我也不觉得这种给自己创造一个外壳包裹起来的方法是正确的应对,可是这恐怕是国王失踪之前最后的努力了。”
“国王……”
“别发愣了,咱们得上去。”
这时陆凝才看到晏融身上延展开的火线可不光是绕到了她一个人,周围还有好几根细密的火线将下方的人牵引了上来。
“能突破那个记忆牢笼的人还真是不少,不过底下的东西更凶残一些。”晏融毫不费力地将这些人拽在了空中的安全距离。陆凝低头看去,被短刀化成的楔刺入的眼珠已经慢慢修复了,血将楔挤出了伤口。陆凝抬起手,墨色连接的线将短刀扯回了她的手中。
而当她站在略高的地方,借助晏融身上散发的光,她能看到还有更多的怪物拥挤在地下的黑暗空间里,不成形体,只有空荡荡的腐朽外壳,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每一只怪物身上都有大量黑色触须生长着,那些记忆的线试图捕获下一个牺牲品。
“打不过?”陆凝抬头询问。
“你可别觉得有了这个就是无敌了。”晏融敲了敲自己身体表面的火,“它们虽说是心灵的自我保护,但是一旦物质化也就能被同样的方法击碎。”
“呃……总之,谢谢。”
“谢什么?”
“没有你我们恐怕还在那堆记忆里游荡呢。”
陆凝此时当然也不需要晏融拉着自己向上,她背后的墨色便能使她自如地在空中游动,两人拉扯着剩下的人冲了上去,红色神经只能稍微阻截一下,既然能被晏融从上到下杀穿,那反过来也没什么阻挡的本事。
晏融冲出地面的缺口,而冠礼见证人还是坐在座位上。
“嘿,我可是回来了。”
“哈哈哈……运气真是不错,不,应该说你的力量出乎我的预料吗?”冠礼见证人抚摸了一下怀中的水晶盒,“人也已经被你救出来了。”
火焰将下方捞出来的人也拽到了地面上,让、连笔生、孔秀、蓝荼、啪嗞、阿娜这几个都在,虽然有些人脸色略差,不过还是没什么大问题的。
“人不齐。”陆凝心下一沉,下方红色的神经网相当大,晏融直接冲穿了一个洞,但是还是有很大一部分面积没有被影响到,剩下的人应该还迷失在那些区域里。
“现在我们还是开诚布公地谈谈好了,你们见证人究竟在这里要做什么。国王究竟去了何处。这些问题还是说清楚比较好。”晏融对冠礼见证人说。
“我们?我们在保管这些记忆……也不对,只是被迫留在这里看着这些记忆而已……”冠礼见证人低笑起来,“现在,脚步已经接近了,我能听得到,那片落雷的声音已经临近了这里……”
这时,蓝荼取出了一个连着话筒的耳机,戴在了头上。
“冠礼见证人位置已经确定,数据收集完成,但是三见证人的相关记忆即将合流,如何处置?”
众人都是一愣,包括阿娜和啪嗞。
“蓝荼?你不是说一无所知吗?”阿娜立刻问道。
“抱歉,我签下了保密合约,对你们也必须在某些方面保密。”蓝荼平静地说道,“这是为了安全,如果你们对此不知道,也就不会有太多危险。”
“现在可以说清楚吗。”啪嗞的机械脑倒是能保持冷静。
“很简单,这是一次规律检查,不过这个规律周期是三十年。贵族总是需要检验国王封存的最危险的一部分记忆是否还处于沉睡状态,而如果已经苏醒,那么必须作出紧急应对措施,包括但不限于对三见证人的记忆清洗,对三处位置的空间和时间再分离,以及——准备应对‘往昔荣光’的超大型事件。”
“你——你说什么?”这次是冠礼见证人发问了。
“很遗憾代理人先生,您的脱身计划不过是以此三十年为周期的重复,您确实处于无法监管的空间,但不代表贵族对您的行动一无所知。毕竟贵族领国王之命,代行王权管理这个王国,一切事物都应当处于掌握之中。”蓝荼说着,取下耳机。白色的火焰将耳机包裹,放大了里面传来的声音。
“已经收到三支特派探索小队的回报信息,目前已经确认,破碎镜墟、永劫回廊、深宫囚牢已经时空概念上发生接轨,记忆通道已经打通。特派员蓝荼,立即撤离,接下来的事件由贵族处理,重复,立即撤离。”
“我的队友还没全都出来。”蓝荼叹了口气,“我得把人带出来,这是我做好的约定。”
“那么,将由Mist,Dacapo,Nest和Samurai的外务官对你们进行保护和转移,请保持通讯。”对面的反应也很快。
“谢谢。”
此时反而是冠礼见证人一脸难以置信:“不可能!他们既然无法监控这里,又如何对这里了如指掌?我们……我们被囚禁了多久?我们被重置过多少次?”
就在这时,阴暗的大厅中传来了隆隆雷声,一直没有被众人特别注意的背后大门被人用力打开,几个人影站在了那里。
“嗯?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韩熙辙立着自己的长刀,一脸冷漠地看向大厅里的众人。
咚。
一声仿佛心脏跳动一般的声音从下方传来,陆凝看到那被晏融冲出一个破口的红色神经群猛然加速了愈合,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再次织成了一个致密的网。紧接着,所有人耳边都听到了一身急促的呼吸声。
有什么东西在头顶摔碎了——碎裂的响声使得众人全都抬起头,一个婴儿在天花板上啼哭着,不过那里对于婴儿来说,应该是地面猜对,长长的脐带延伸开来,盘绕着垂向了下方的空洞,晏融甩手就是一枪,但是金色的火焰此刻却仿佛只是击中了幻影,根本不能影响脐带继续下坠。
然后,不知从何处传来了钟声,仿佛葬礼一般的哀乐在大厅中鸣动,一圈幽火点燃在周围,一个骨灰盒砸碎在了冠礼见证人的脚下,灰白色的粉炸成团状的雾,开始向下沉降。
陆凝听见了哭声,来自冠礼见证人,他手中的锁链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打开了,正在伸手从水晶盒内取出那顶王冠。他从座位上滚落了下来,双膝跪在地上,一边呜咽着,一边抬手将王冠举过头顶。
一声清亮的刀锋拔出声响彻大厅之内,众人面面相觑,无人在此时拔出武器,那声音正是来自下方。
=
“深宫囚牢,第六次超大型事件‘往昔荣光’已经生成。”
王都最高的塔顶,那曾经深夜和蓝荼见面的Mist外务官托着掌心的白光,发出汇报。
“情况尚未明朗,请Eyesight持续提供有效情报分析。所有执行本次任务的外务官,必须装备Samurai提供的人工心灵,在Mist登记生命副本标签,一切时空状态仅遵守Dacapo和Nest提供的定标,Alarm将封锁一切外泄情报手段,Sacrifice准备处理由‘往昔荣光’所引发的任何并发现象。”
这时,远处的王宫忽然发生了一阵模糊,随即,整座王宫被分成了均匀的方块,飘浮到了空中。
外务官沉默片刻,说道:“已目击武器‘虚空经纬’的作用,可以认定,国王已经苏醒。”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