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3xlv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鎮國天師-第484章 王牌戰力熱推-rbrd2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镇国天师
“我擦,林峰你在里面干什么,为什么这么多女人同时惨叫?”
我这边斗得如火如荼,黄小饼和陈玄一则猥琐地探出头来,先是一阵低呼,待看清楚了形势,也是徒然将脸色一变,冲上来帮忙道,“居然有媚门的人在场,这么说,算计我们的还是魔教咯?”
傲世宠妃:王爷别乱撩
“是的,刚才袭击我们的人,就是媚门的门主顾兰!”我冲杀了一阵,一脚踹开当前面前的莺莺燕燕,将黑魔刀祭起,双目爆瞪,一刀猛劈而下。
唰!
黑色刀光化作一股奔涌的气流,虽然无形无质,然而涌现在其中的煞气,却化作飓风咆哮,一连逼退了三道身影。
“这些女人交给你们,我去追那条大鱼!”
假面圣徒 么么
我不希望在这里继续纠缠下去,快步跃开人群,一个猛冲,跑向了顾兰消失的地方,途径一个转折口,却瞧见一个浑身肌肉扎结,身着劲装的中年硬汉,正沉着脸站在那里,阴沉无比地朝我望过来,
“小子,就是你一直在和我们作对?”
这家伙身材魁梧,其实不俗,一对铁打的手臂,肌肉暴突,宛如那盘根的老树,一根根青筋暴起,充满了视觉爆炸力。
女主渣化之路(原版)
我并不认识来人,单凭直觉,也晓得来人并不好惹,于是沉下脸道,“来认识谁,可通姓名?”
他哈哈大笑,铁臂一伸,朝我爆抓而至,“风魔座下弟子,奔雷手,徐坤!”
听了这名号,我心中一顿,暗说这家伙是风魔的弟子,难道那老魔头也在现场?
天若有情ⅲ——天亦有情
来人气势凶猛,拳风刚烈,不容我考虑许多,一闪身的功夫,那铁拳中已然夹杂着凶威,正面一拳,覆盖了我的整个面门。
我看见这人的手背,老茧厚实,状如盘珠,俨然是个精修外家功夫的好受,当即也收起了小觑之心,一个反手擒拿,切断了他拳风的中路,反手发力,使了一个过肩摔,试图将人压制到地面。
我曾经系统地学过一套擒拿手,近身格斗的功夫还算不错,只要把人锁向地面,就有自信能轻松将他压制住。
缔造辉煌的那几年 易佑风h
可直到我搂住这人胳膊,才发现他皮层下的肌肉硬得宛如铜铁,根本难以撼动,我试了两次,都没有办法撼动他的下盘,心知这家伙不好对付,于是故意卖了个破绽,起身跳开,反手撩出黑魔刀,用刀尖点向他心窝。
说到外家功夫,这家伙几乎已经修炼到了极致,一身的铜皮铁骨,硬如钢铁,我没有自信能够将他拿下,可一旦用上家伙,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黑魔刀煞气浓郁,蕴含着强悍的魔威,刀光凝聚成一条线,快若雷霆,这汉子也晓得厉害,不敢硬接,立刻跳开丈许,伸手一抓,从背后摸出一根镔铁长棍,将长棍抖出两道棍花,如长龙电走,仍旧是刚猛无比,一棍递出,与黑魔刀正面碰撞起来。
刹那间火花四溅,有着金属鸣奏声铮然袭来,我握住刀柄的手腕一紧,虎口有些吃不住劲,爆退了两米,而对方手中的镔铁长棍,则是受到了黑魔刀的暴戾斩击,被啃开了一道缺口。
“好小子,来得好!”
徐坤将目光一眯,宛如出闸猛虎,镔铁长棍在空中疾舞着,夹棍而来。
我活动手腕,也意识到要想追上顾兰,必须先过了这一关,当即也不迟疑,一套连招使出,刀锋如瀑,化作流线切割。
钢铁撞击声汇集在一处,转而爆发出一阵阵金属爆鸣,必须承认,这家伙的修为精湛,不愧是风魔座下的弟子,虽然不及姬云飞那么惊才绝艳,但放在江湖上,也是有名有姓的高手了。
我与他对拼了许久,急切间寻不到进攻机会,唯有跳开到了一边,将黑魔刀一举,冷声喝道,“徐坤,这个名字我记住了,我不想杀你,快点让路!”
“说得你好像能杀我似的!”徐坤撩着满脸的络腮胡须,太阳穴横肉高高鼓起,嘿嘿一笑道,“小子,我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也晓得你是近年来,江湖上难得一见的年轻好手,不过比起咱们圣教的阵容,你还差得远!”
我点头,面无表情地说道,“的确,如果姬云飞在这里,我恐怕从不过去,但你不是姬云飞,比起他,你还差得远!”
说完,我横刀一举,眼中锐芒一现,“到底让不让?”
他嘿嘿一笑,说死到临头还在装逼,这一届的年轻人可真是狂傲,爷爷先教你怎么做人吧!
话音刚落,这老小子合身一扑,又要上来纠缠,我却没有再度上前,而是避开对方拳势,单手一拍小腹,“小东西,上!”
唰!
噬神蛊早就蓄势待发,飞身一绕,十分恶劣地瞅准了这家伙的后门,极度猥琐地扑了上去。
八卦神侯 酒曲星君
这小东西虽然极度猥琐,可不得不说,它绝对是我在各个时期所能掌握到的王牌战力!
它这一扑,眼看那糙汉子就要菊花难保,我这边也露出胜利的微笑,然而事实证明,我到底还是小看了对方手段,这家伙预感到身后的恐怖气息,立刻将长棍一抖,架开我的黑魔刀,随即反手打出,拳风宛如陨石,对着那金灿灿的光束镇压。
哐当一声,噬神蛊给这一拳打退两米,肥胖的身体在地上滚落了两圈,又高高弹起,转动着绿豆般的小眼珠子,仍旧是猥琐中夹杂几分狡黠。
徐坤大笑道,“小小伎俩,也想偷袭我,我看你是……啊!”
他话还没有说完,忽然觉得手掌一阵麻木,低下头去看,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噬神蛊神不知鬼不觉地啃了一口。
我家噬神蛊可不是浪得虚名,这轻轻一啄,看似不痛不痒,然而那小东西已经趁势将蛊毒注入他身体当中。
而我则将黑魔刀插向地面,双手合十,诵念起了下蛊的禁咒,随着我呼声传递,徐坤顿时汗流浃背,哎呀一声,死死握着双手委顿在地,脸色惨白,冷汗直流道,“你个混蛋,居然敢对我下蛊!”
我行完一遍蛊咒,冷眼说道,“你如果不想死的话,最好赶紧找个地方拔除蛊毒,今天我还有个更重要的目标,不想和你纠缠下去……”
“咯咯,林峰,你口中所谓的重要目标,莫非就是我吗?那我可真是幸运得很!”
我这话刚说一半,忽然间,背后“哐当”一声,有一扇铁门自动开启,而一直隐藏在铁门背后的贺兰,也挂着一脸的邪笑,朝我这边森冷地望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