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wmt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 線上看-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 驚變,梟雄末路! 七閲讀-u4x9v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
牧景非常清楚,乱世动荡之下,能出头的人,都是城府过人的人,莽撞人是没办法在这个乱世生存下去了。
曹操,刘备,那都是老银币,一个个心思算的进的精的很,在河北这一盘棋之下,也就是江东没有多少的布局。
他们肯定有的更多的布局,不可能只有正面战场的对拼的。
“应该是刘备的棋子!”
牧景轻声的推测:“如果的是曹操的,不需要的这样,曹操做事情大气,而且他有足够的实力,根本不需要用这种小手段了!”
曹操这个人,你越了解,越是赞许,一代枭雄,所言不虚,他自有缺点,但是做事情的大气,不是普通的诸侯能比得上的。
倒是刘备,刘备靠的是什么,自己的仁义道德的经营,养望多年,早已经分不清楚君子小人的,所以他做事情,总会有些瞻前顾后的。
“可能很早鞠义就已经投靠他们了!”赵信低声的说道:“我们在邺城,找不到鞠义的妻儿老小!”
“正常!”
牧景不意外,既然想要策反鞠义,不可能不解决鞠义的后顾之患,鞠义落在了刘备手中,倒也算是有用武之地。
他想了想,道:“鞠义北上,突破方向没有?”
“应该已经杀出了方向之外,白马的消息是没有挡住,他们已经进入黎阳了,北岸江东军没有防备的,渡河之后,必然就一马平川了!”
赵信回答说道。
“那接下来,鞠义肯定是回去邺城,这会不会给谭宗的计划,带来麻烦?”牧景有些皱眉。
“不仅仅是他会为谭宗带来麻烦,就算没有鞠义的兵马回笼,谭宗肯定都有大麻烦了,张燕南下了!”
赵信低声的说道:“张燕的黑山军摆脱了刘备的控制,直接南下的魏郡了,黑山军一旦先进入邺城,刘备的兵马未必敢杀进去!”
“黑山军?”
牧景揉揉脑袋,苦涩的笑:“曹孟德也不简单,刘备策反了鞠义,但是曹孟德也把黑山军给收拢了!”
要是放在以前,收拢黄巾余孽,那对曹操的名声不太好,毕竟他们这批人,都是靠着当年平定黄巾之乱而顺势崛起了。
打压黄巾,是他们的功绩,接着又收拢黄巾余孽,这对他们来说,会给人的印象不太好,声望也会差。
但是如今时局不一样了,大汉已是名存实亡,实力方为第一,收编黑山军,对于魏军而言,是非常非常的恰到好处的一步棋。
“陛下,现在要不要让的谭宗尽快撤出邺城!”
赵信有些担心:“这一次调动了整个河北的景武司力量,而且连关中的景武司兵力都抽调过去了,一旦失败了,景武司在北方的力量,几乎是折损一大半,甚至连谭指挥使都未必能撤得出来了!”
古代穿越日常 鳳棲桐
“两边兵力夹击,谭宗的确有些危险,但是他本来就是一个善于弄险的人,不会在这时候遇到危险就直接走,而且他已经差不过控制了邺城,计划完成了一半左右了,他岂会轻易放手,就算他愿意,韩家的后人韩涛也不会轻易的放弃,邺城还有他的仇人,袁谭袁熙可都是他想要杀的人,他们都不会轻易的撤出来的!”
牧景揉揉太阳穴,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他要是下令,谭宗有可能的抗令,到时候麻烦就弄大了。
别人没有这个可能,谭宗是肯定有的。
“算了!”
牧景自己不再河北,不了解河北这盘棋,他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了,唯一能给他们的带去了,只有一句话:“你让人传朕的一个口令,不行就撤,不要勉强,原话传给了谭宗!”
“诺!”
“另外命令邓贤,立刻率军出朝歌,北上魏郡,准备接应的谭宗,如果时机合适,允许他出动出击,杀入魏郡,但是不能展露军旗番号,给人抓到小辫子!”
牧景低沉的下了一道密令。
之所以会是这样的密令,那是因为他目前不想挑起战端,大明没有做好全面战争的准备,而且他作为皇帝,金口玉言的停战,也不是说来玩的,皇帝的话,代表的是天子的诚信,糊弄别人可以,不能糊弄自己的百姓。
所以哪怕要出击杀入魏军,也必须要放弃大明军号,虽然大家都知道,但是套上这层皮,自己打死不认,他们也无可奈何啊。
不要脸的人,天下无敌。
——————
牧景一直觉得,自己的是天下无敌的。
鉴花烟月
“是!”
盅蠱秘術續之詭蠱玄陵
赵信领命,迅速的记下来了,准备却传令。
“官渡战场的动静,还需要盯紧一点!”牧景远眺北方,看着东北的方向,嘴角扬起了一抹淡然的笑容:“这一次袁绍,估计是在劫难逃了,不过他能撑得住多久,朕好事很好奇的!”
…………………………………………………………………………
官渡战场。
踏踏踏!!!!!!
魏军的军阵之下,一个个方阵交错,中间战马嘶鸣,来回的传递军令了,一道道军令传入了军侯手中。
蓄势以待。
但是军阵都是防御军阵,他们的蓄势,蓄的是一个强大防御之势。
曹操登上了观战台。
前方就是周军主力大营,周军的主力如果想要突围,四面都不是他们的选择,只有自己这里,才是他们的方向。
“开始进攻了吗?”
曹操一身战甲,手握着剑柄,眸子远眺。
“还没有!”
郭嘉一袭青衣,站在旁边,神情平静,笑容淡然,道:“估计在蓄势,他们机会只有一次,打不通我们的营盘,他们就只能困兽等死!”
“袁本初到底还是一世之豪杰,哪怕到了一个绝境,还是有勇气与孤血战一场的!”曹操有些感叹。
他倒是想要避战,但是避不开,而且虽然包围圈已经形成了,但是这也分散了魏军的兵力部署。
他的主力大营,顶多四五万的兵力,可以选择退,但是必须要有计划有条理有布局的,如果是因为被周军逼退,伤损的是他们魏军的士气。
一步退,步步退,最后造成的结果,那就是战损,甚至会被周军主力强悍的撕开一道口子。
所以这时候,包围网一定要的稳固。
“他们就算是有血战之心,也不会维持多久,只要我们挡住这一波进攻,耐得住他们的挑衅,他们就没有任何办法了,袁本初再厉害,也控制不住失望的人心,人心一乱,军心不稳,到时候我们取之,自然就是不费吹灰之力!”
郭嘉轻声的说道。
“孤也明白!”
曹操点头,轻声的道:“既然要战,那就战一场,不过传令下去,各部主防守,不许出击,保存实力,不允许伤亡太大!”
减少伤亡,自然就是躲在乌龟壳里面了,这就是战略应对,而不是害怕,这个时候,不能做无用之功。
核墟城市 诗圣秋月
……………………
周军军营。
军营之中,士气不高,虽然袁绍已经封断了后乱被断,鞠义叛变的消息,但是将士们还是能感觉出一二的心思。
当然,消息并没有传开,目前来说,他们还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已经到了一个生死不可以控制的地步了。
所以军心还算是没有崩乱。
但是的袁绍知道,这种消息,控制不了多久了,他就算封锁,曹操也会想办法让这个消息在军中直接炸开。
所以袁绍要速战速决。
这时候,袁绍已经没有任何道路走了,突围,是他唯一的选择,而且突围的点,就在眼前,而不是在左右。
左右前后,左右和后,都是需要他们的长途奔袭,这样太过于损耗战斗力了,而且眼前这里,自己的是堆土成营,并非是坚固的城墙。
虽防御有一定的防御工事作为地理优势,但是双方之间的战斗力不会打开很大,相对于攻城,起码要有三倍兵力,才有优势。
但是在这种营盘,只要付出两倍的兵力,都有希望打一场。
当然,防御工事越是坚固,进攻的一方付出的代价就越是多,正面交战,怎么说都是比攻坚仗好打多了。
只是如今周军已经陷入了重围之中,他们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让的魏军迎战,魏军这时候,肯定是严防死守。
袁绍心里面非常的清楚这一点,在这种情况之下,越是耗下去,周军就越是没有军心。
最后耗的筋疲力尽,根本不需要的打,就已经没有战斗力。
星空之子 漠尘
对于魏军的如意算盘,周军清楚的很,袁绍明白的很,所以袁绍决议最后一搏,他要倾尽全力一战。
咚咚咚!!!!
四面八方,搭建了一个个木台,台面上都是战鼓,十余个大战鼓的声音回荡,让人热血沸腾。
战鼓声就是引发将士们心中的战斗热血的。
袁绍亲自登上临战指挥台,目光远眺前方,他知道前方的魏军军营之中,曹操也在盯着自己。
终究是要做一个了断了。
“大王,已经打听清楚了,鞠义挟持三王子,从白马突围了,渡河过黎阳,估计要返回邺城!”
张郃一身黑色戎装,站在旁边,拱手禀报说道:“斥候到了白马之后,被江东军给斩断了,或许我们最后一条能撤回去的路,也被堵死了!”
“回去也好!”
袁绍反而看开了很多,对鞠义有怨恨,但是也有一点羞愧吧,如今鞠义舍弃自己的独自北上,至于目的是什么,他已经不在意了,如果他自己能杀出一条血路,那么他还有机会回去收拾他,如果不能,那么袁尚在他手里面,未必不是一件坏事,毕竟以袁尚的能力,在这乱世之中,何以生存。
“儁乂!”
“在!”
飞烟 江洋
“这些年,孤对你也不算很好,河北四庭柱,皆为我河北之大将,但是孤唯一器重的是颜良文丑,或许是因为当年颜良文丑追随孤的时候,给孤的印象多为信任!”
袁绍看着张郃,如今他手下将官还有无数,但是大将只有唯一了,那就是的张郃,张郃能最后依旧站在自己的身边,让他有些感动。
危难时刻见人心。
鞠义都跑了。
张郃却依旧还在为自己统兵,这一刻,他是感受到了张郃的忠义之心。
“你和高览,善于用谋而战,孤意为汝等心思太多,不愿意给予你们太多的信任,此乃孤之过错也!”
袁绍在这时候低下高傲的头颅,多少是因为自己在这时候,已经不需要维持昔日那个翩翩公子的模样了,世家子的身份,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负担,从小到底,多少人在告诉他,他应该怎么去做,他应该如何去维持世家的气质风度,他也就养成了一些人生的习惯了。
可这时候,他反而真性情一些:“此番孤身陷危险之中,能不能突围出去,孤也难说,不过孤已无憾也,乱世天下,人人皆为雄,本就是一场大战,胜负天定,如今败了,也败的正常,孤不是一个输不起的人!”
“你若有机会,自己突围吧!”他拍了拍张郃的肩膀。
“大王,末将誓死为大王杀出一条血路,我燕赵男儿岂能认命!”张郃坚定的说道了:“此战,末将将身先士卒,若能杀出一条血路固然好,若不能,末将唯有拖住他们,大王到时候,需做一个果断撤出去,东西两方不可突围,但是北部,延津白马都肯定没机会的,可阳武未必就会堵死,吴军毕竟是南军,官渡之地,他们摸不透的,机会还是有的!”
张郃此时此刻,已有了杀身成仁之心,忠臣不侍二主。
袁绍眼眸有一丝丝的润色。
终究是因为出身的问题,他辜负的太多将领的信任了,此番存亡危急之机,倒是让他看到了很多昔日高高在上的时候,看不到的东西。
咚咚咚咚咚咚!!!!!!
这时候,战鼓声已经越来越浓郁了,鼓声沸腾了战意,一个个列成方阵周军将士,也在呼喊起来了。
“战!”
“战!”
“战!”
周军最后的血勇之气的被逼出来了,将士们不想太多,在这疯狂的战鼓声推动之下,他们只有满腔的热血战意。
“战!”
张郃走出了临战台,策马狂奔在一个个方阵之中,怒声高放:“儿郎们,某家的张郃,愿身先士卒,与贼一战,汝等可愿意随之!”
“杀!”
“杀!”
将士们的叫声,如同一阵阵海浪,波涛万里之上。
周军出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