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see好看的都市小说 木葉之賊手 線上看-第五百零六章 卡卡西的雪之國任務閲讀-rt296

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
夏季独有的温暖阵风吹过,樱花随风飘零,送着沁人心脾的香气,弥漫了整个木叶隐村。
“呼!~虽然不是真正的故乡,但回到这里来,总是忍不住会浑身放松。”
夏树从根部基地里出来,便来到了木叶最繁华的街道,热闹的环境令他忍不住流露出发自内心的轻松笑意。
朝着一乐拉面走去的路上,一身阴沉气质的银发少年吸引了他的目光。
“呦!卡卡西,休假了吗?”夏树迎着走过去,挥手招呼道。
“嗯?”卡卡西温声停下脚步,抬起头来。
虽然还是少年,但已经是有些死鱼眼了,只是空洞无神之余,还略微有些阴暗。
“夏树前辈吗?什么时候会来的?”卡卡西露出的眼睛里浮起一抹神光,耸耸肩道:“不是休假,而是出任务前的短暂休息,因为懒得做饭,所以就出来逛逛。”
“刚回到就遇到了你,哈哈!看来我的拉面有人付账了。”夏树揽着卡卡西的脖子帮他转向一乐拉面,边大笑道。
“拉着后辈去结账,这种行为真的好吗?”卡卡西翻了个白眼,颇为无语。
不过最近一直都沉浸在黑暗中的他,此刻嘴角却翘起了一丝微笑。
一乐拉面。
“请慢用!”
脆生生的萝莉音,手打的女儿菖蒲,现在已经能为他分担工作了。
“小心别烫到哦!”菖蒲叮嘱,同时疑惑地盯着戴着面罩的卡卡西,歪着小脑袋,打算看看他这个样子怎么吃东西。
“面罩哥哥不怕烫,我们一起看他怎么吃面好吗?”夏树笑嘻嘻地摸了摸小菖蒲的脑袋,故作神秘地瞥向卡卡西,低声说道。
“谁是面罩哥哥?”卡卡西抽出筷子,闻言无语地道。
“菖蒲还有工作要做,没有时间。”小菖蒲犹豫了一会儿,摇头拒绝了夏树的邀请,随即却又对卡卡西道:“面罩哥哥以后还要来哦,菖蒲其实想看的。”
“哈哈哈!他以后会常来的,小菖蒲肯定有机会看面罩哥哥戴着面罩吃面的绝活,哈哈哈!”夏树大笑起来。
“吃面吧,再不吃就凉了。”
这时候,卡卡西略带不满的声音传来。
夏树看向他,顿时为之一惊,只见原本满满当当的一大碗面,此刻竟然只剩下了碗底浅浅的一层汤底!
“菖蒲啊。”夏树张大嘴巴唤道。
“客人还有什么需要的吗?”小菖蒲从柜台后踩着小板凳探出头来问道。
“没有,我只是想告诉你,估计你是看不到面罩哥哥戴着面罩吃面的绝活了,因为他太快了!”夏树摆手说道。
卡卡西翻白眼。
最近他迷恋上一本叫做《亲热天堂》的书,里面的内容令他眼界大开,增长了许多的知识。
夏树抽出筷子挑起面条,吹散升腾的热气,送到嘴巴里美美地吃了一大口。
“呼!~果然还是熟悉的味道!”夏树长出一口气,对着手打竖起大拇指,“很棒的味道!”
“客人盛赞了!”
谦虚归谦虚,手打的眼睛都笑没了。
“这次出任务去哪里?”夏树喝了一口面汤,眼神瞥向卡卡西,补充问道:“又是一个人?”
卡卡西虽然加入了暗部,但他只是在最初的几次,是与其他同伴一起行动,之后便抛开了其他人,专门执行那些独身一人便可以完成的任务。
很显然,带土和琳的死,给他造成的影响远远大于他表现出来的,到了现在甚至对同伴,都产生了一种畏惧似的排斥感。
“一个人。”卡卡西侧着脑袋,取出一方手帕擦拭面罩,快速吃面的绝活他现在还没有掌握娴熟,所以沾染了一些汤渍,“前往位于海外孤岛中的雪之国,就是一直都笼罩在雪中的那个国家,你听说过吗?”
“巧了,还真看过相关的情报。”夏树思索了一瞬,笑着说道:“雪之国是由风花家治理的风雪之国,现今的统治者名叫风花早雪,是个对机械造物很热爱的男人,热衷于通过机械的力量改变雪之国贫瘠恶劣的环境。似乎在几年前,雪之国发掘了一座查克拉金属矿脉,由于当时正处于战争期间,没有余力去关注,在战争结束后,木叶派去人手探查,最终得出那只是一座很小的矿脉的结果。不过那些查克拉金属没有流出雪之国,所以应该是被风花早雪做什么用了。”
“还有这种事情?”卡卡西惊讶道。
“呵呵!暗部的情报其实从某方面来说也是片面的,就像雪之国发现的小型查克拉金属矿脉,这属于水户门炎长老关注的区域,因为对暗部而言没有什么价值,所以很容易被忽略过去。”夏树笑着说道。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我需要注意的事情吗?”卡卡西接着问道。
“还有就是风花早雪的弟弟了。”夏树话语停顿下来,嘴却没有闲着,吃了几口面。
“风花怒涛?”卡卡西用催促的语气道。
“那家伙是个武斗派,流露出过想要在雪之国建立忍村势力的意图,但因为各方面条件不允许,以及风花早雪的否决,最终没有成功。不过即使没有建立忍村势力,他依然收拢了一些流浪忍者。”夏树吹着面汤,瞥向卡卡西道:“我不知道你任务的内容是什么,但若是遭遇了敌人,八成就是风花怒涛的指使,所以你要小心。”
“谨慎行事是忍者的必修课。”卡卡西点了下头,淡淡地说道。
“那就祝愿你足够谨慎了。”夏树笑着举起碗来,做出祝愿的姿态。
“你至少也拿水杯啊。”卡卡西的死鱼眼翻白。
“那水杯干什么?我要喝面汤。”夏树挑起眉毛,满脸莫名其妙地道。
卡卡西不再理他,对手打师傅微微颔首,起身掀开帘子就走了。
“呵呵!”夏树笑了笑,忽然笑容一僵,咚地一声放下碗,“他没有结账啊!”
“要结账了吗?”小菖蒲这时踩着小板凳探出头来,对夏树伸出小手,“客人,诚惠!一共是两千三百……”
身为木叶餐饮巨头的股东,夏树对钱没兴趣,只是有些不爽。
所以,他高举起了手。
“再来一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