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h38z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大明流匪討論-第八百九十九章 範永鬥之死閲讀-rp0oy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
PS:感谢书友书下看月光的打赏。
来到范永斗书房所在的院子里,李鑫抬手往右侧的厢房一指,说道:“那两间是账房,过去几个人,把里面的人清理掉。”
身后的十几个汉子里面分出五个人朝右侧的厢房走去。
李鑫带着剩下的人径直走向范永斗的书房。
没等走到书房门口,打里面走出来一名下人。
这名下人见到院子里突然多出这么多陌生人,愣了一下,旋即用手指指着最前面李鑫呵斥道:“谁让你进来的,不知道见老爷需要通禀吗?”
“以前需要,以后不需要了。”李鑫面露冷笑。
随即,他向前一跨步,一只手从那范家下人的脖子后面穿过来揽住对方的嘴,另一只手抽出腰间的短刀,刀锋在咽喉处划过,划开对方的咽喉。
鲜血喷了出来。
那下人挣扎了几下,最后双手往下一垂,身子一动不动,彻底没有了呼吸。
见人死了,李鑫随手丢到一旁,对其他人说道:“进屋。”
随着他话音落下,打他身后走出来两个人,一脚踹开书房木门,冲了进去。
手里提着短刀的李鑫第三个走进书房。
书桌后面的范永斗见到突然闯进来的这些人,从座位站了起来,目光看向李鑫,瞥了一眼李鑫手中染了血短刀,眼眶微微一缩。
强忍着心中的惊慌,他对李鑫说道:“李鑫,你要做什么,有什么事情好商量,不就是庄子里要弄水车吗?可以,我同意了,我马上让账房给你拿银子。”
“范东主,我想你是误会了,我可不是为了什么水车才来的。”李鑫阴恻恻的说。
范永斗按在书桌上的手一抖,声音略带颤抖的说道:“那你们想要什么?银子吗?五百两够不够,五百两不够一千两,院子里的那两间厢房就是账房,里面的银子你们都可以拿走,只要别伤害我性命。”
看着李鑫短刀上正往下滴落的血珠,他怕了。
能用银子买一条命,他不介意把手中能拿出来的银子都给李鑫和他带来的这些人。
“看来范东主还是没明白,我可不是为了你们范家的银子而来,我这次来,是为了取走你的性命。”李鑫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干涩的嘴唇。
从带范管家他们出城到现在,他还一滴水都没有喝过。
站在李鑫身侧的一名汉子说道:“别跟他废话了,抓紧解决了他,还要回去复命。”
李鑫提着刀一步一步靠近范永斗。
这时候范永斗似乎有些明白眼前这些人的身份了,当即问道:“你们是虎字旗的人?”
“说对了,我们是虎字旗的人。”李鑫冷冷的说了一句,而他人已经靠近范永斗。
范永斗后退了一步,盯着李鑫手中的短刀说道:“只要你们放过我,我愿意把我所有的家业都留给你们东主,不,是刘大人。”
“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
李鑫往前一窜,手中的刀划向范永斗的咽喉要害。
范永斗下意识抬手去阻挡对方手中的短刀。
“啊!”
范永斗发出一声惨叫,半只手掌被短刀切断,鲜血瞬间流满他剩下的那半只手掌上。
一击未能解决范永斗,李鑫脸色有些难看,回手又补了一刀,再次朝范永斗咽喉割去。
范永斗只顾着疼痛了,完全没有想到第二刀会来的这么快,等发现的时候,咽喉已经被短刀划过。
血沫从范永斗嘴角流了出来,他嘴里一个劲的发出咳咳的声响。
范永斗身体跌跌撞撞的靠在了墙上,双手在空气中抓了好几下,最后后背顶着墙壁慢慢滑落到地上,身子一动不动。
李鑫走过去,俯下身子,伸手在范永斗鼻下放了一会儿,确认没有了呼吸,这才直起身,对书房里的其他人说道:“已经死了。”
“撤。”其中一个汉子朝其他人一挥手。
李鑫从书桌后面绕过来,随同其他人往外走。
下达命令的那汉子对李鑫说道:“你刚才的话太多了,我会向上级申请,让你重新接受暗谍训练。”
“是。”李鑫没有反对。
他也知道自己对范永斗说的话太多,耽误了不少时间,增加了任务失败的可能性,所以对于这个惩罚他并不意外。
“我知道你在范家潜伏了很长时间,心中憋闷,这次终于可以在范永斗面前出口气,但任务就是任务,容不得丝毫意外。”那汉子警告了李鑫一句。
李鑫郑重的点了点头。
知道对方是为他好,所以没有任何不满,对于以后很有可能再接受一遍暗谍训练,也没有任何的抵触。
当他们走出书房,来到院子里,去厢房的几个汉子也从厢房走了出来。
“人解决了?”为首的那汉子问向从厢房走出来的那些人。
“已经都解决了。”其中一名汉子点了点头。
为首的那汉子说道:“李鑫你走前面,我们跟着你去马棚,夺了范家的马,以最快的速度出城。”
范家的马虽然不能充做战马用,可驮人还是没有问题的。
“都跟我来吧!”李鑫对院子里的人招呼一声,当先朝院子外走去。
其他的人跟在他身后,快步离开院子。
李鑫在去城外庄子之前,在范记做过伙计,借机来过范家几次,有买通了范家的一些下人,脑子里早就记住了范家各个院子的布局。
很快,他带着人来到了范家养马的马棚。
来到马棚前,他再一次见到放他进来的那名范家下人。
“你不是见老爷去了吗?怎么来这边了。”那范家下人看着李鑫,疑惑的说。
李鑫笑着说道:“刚见完老爷,老爷让我带他们来马棚,骑马赶回城外的庄子。”
说话的时候,他朝范家下人靠近过去。
快要贴近对方身边的时候,李鑫突然暴起,抽出短刀一刀划开对方的咽喉,另一只手死死的捂住对方的嘴。
当范家下人不在挣扎,才把尸体丢到地上。
“把马都牵走,一匹也不要留下。”为首的汉子对其他人说道。
马棚里总共有二十多匹马,全都被李鑫带着人牵了出来。
范家的马棚离范家侧门并不远。
很快,李鑫带着人从侧门离开了范家。
范家的人很快发现了范永斗的尸体和其他人的尸体。
马夫回到马棚,发现了马棚里马全都没了,只剩下一具下人的尸体。
死了这么多人,就连范永斗都被人杀死在书房里,范家有人跑去官府报官,找官府缉拿凶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