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hndk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絕對一番 txt-第四百三十九章 了不起,阿瞳熱推-2d9jj

絕對一番
小說推薦絕對一番
千原凛人表面上毫无异状,但内心一直在分析利弊,权衡得失,计算己方和敌方的力量对比,考虑着最优和最差的情况,一直到参加完喜宴,回了家都睡下了还是没消停。
但想来想去,总觉得一开始的判断应该是没错的。
如果全面冲突起来,痛快是痛快了,但几乎找不到致胜点,在目前并不是太明智的选择。
站在江崎寿以及日经报业集团的立场上思考一下,他们大概宁愿在一家普通的民放网中拥有巨大的影响力,也不会乐意在一家霸主级别的商业电视台当一个说了不算,没有什么特殊影响力的闲散股东。
他们和志贺步不同,他们不在乎关东联合一时的业绩如何,在乎的是他们能不能保持关东联合第一大股东的地位,在乎的是需要关东联合时,关东联合还能不能服从他们的指挥。
反正,就算关东联合回到了过去的样子也不会破产,他们没什么可怕的——后世东京台都被围殴到坐轮椅了,一样靠放动画片能活下去,只是发展完全停滞了,规模不再扩大,但仍然是曰本排名第五的商业大台。
当然,如果自己愿意妥协,他们还是会乐意自己在制作局好好工作的,甚至会保驾护航,给出优厚到夸张的个人待遇。
他们不想两败俱伤,但不介意两败俱伤,甚至不觉得这是两败俱伤,这才是最致命的。
这会儿江崎寿、志贺步八成正等着自己去找他们讨价还价,只是提出的条件也许会很苛刻——保证股权份额不再增加,放弃再在台外整合报业、出版业、音像业等相关企业,或者把这些移交给日经报业集团来管理。
也许他们乐意给出一大笔钱来当成弥补,把面子做得圆圆润润,但这严重影响到了自己未来的目标,根本无法接受!
不过要是不妥协的话,他们就会真在理事会上提案并通过,至少十年之内,自己无法更进一步,甚至不排除日经报业集团狠下心来,真更改任命,把自己挪去审核部养老。
志贺步可能不想这么做,但日经报业集团大概会说服他这么做。
那离开关东联合呢?
先不说还有哪里能去,仅从自己是关东联合的第二大股东来考虑,别的电视台就很难接受自己的存在吧?
怎么想都是条死胡同。
要是能多两年时间就好了,被发现得这么早,自己的力量和股份都没积累到可以一次性和三家同时翻脸的地步……
千原凛人一时想不到好办法,在被窝中翻来覆去,冥思苦想,想到头昏脑涨,眼冒金星了还是没消停,宁子都被他折腾醒了。
宁子是早睡早起的类型,从不喜欢熬夜,生活作息健康得一塌糊涂,但偏偏自家男友是猫头鹰转世,越到夜里越精神。
她侧了身,拿脑袋去拱男友的下巴,身子往他怀里钻,睡眼朦胧着含糊说道:“还在苦恼吗,凛人君?”
她没问过男友在工作中遇到了什么事,但作为枕边人能看出他有心事。千原凛人却不想和女友多聊工作上的事,只是伸手进了她的浴衣,抚摸着她清凉又光滑的肌肤,微带歉意道:“吵醒你了?”
“嗯,你在那里一直翻身,没发现被子全卷到你那边了吗?”
这……我说你身上怎么这么凉,还以为你是天生的冰肌玉骨……
千原凛人赶紧把被子往女友身上盖了盖,然后搂了搂她,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柔声道:“好了,现在不冷了,快睡吧!”
“要是有苦恼可以和我说哦,虽然我帮不上忙,但我可以当一个很好的听众。”
“不用,这是我的事,我自己会搞定的。”
“真不用吗?”
“真不用。”
“好吧,你就是喜欢想得太多,其实我们现在的生活已经很好了吧?过多的欲望会令人苦恼的,凛人君其实没必要……”
宁子本来就在半睡半醒之间,确定自家男友好像要准备接着钻牛角尖,也不在意,喃喃了几句话后又慢慢睡过去了。
千原凛人近十分钟一动没动,听着她的呼吸声均匀缓慢下来后,才慢慢从被窝里钻了出来,随意套上了两件衣服,然后就轻手轻脚地出了卧室,也不开灯,就这么在只有淡淡月光的家里面溜达。
宁子平时经常温婉地笑,只在肚子里转心思,其实很少说实话的,大概也就在这种睡得晕乎乎的时候才会把心里话说出来吧?
难道,自己真的是欲望过多吗?真的是太不知足了吗?
其实想想,借着穿越红利,凭着拼命努力,自己在短短六七年间就取得了别人一生也难达到的成绩,有成功的事业,受到社会上的普遍尊敬,有钱到想败家都难,还有一个特立独行但很滑滑的女朋友,似乎……
真挺不错的!
但这样的自己仍然会苦恼到夜里睡不着,也许真是欲望过多了?
也许妥协一下,知足一下也不是不行,你好我好大家好就没这么多苦恼了,说不准过个十年二十年的,还能在所有人的恭贺声中顺顺利利接志贺步的班。
反正自己的阴谋败露了,敌人实力也很强,暂时也没什么好办法,这么选择也许更理智,更轻松,不然有可能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只是……
时间不等人,黄金时代不等人,现在停下脚步吗?
这样实在令人不甘心!
千原凛人正在那里驴拉磨一样转着圈子想着心事,正想得入神,眼看就要下定决心了,突然间客厅的灯被打开了,明亮的灯光差点晃瞎了他的眼,接着就听到近卫瞳的声音,“啊咧,师父你怎么在这里?”
千原凛人抹了一下眼角的泪花,站在那里一时没动,而近卫瞳凑近了一些,仔细瞧了瞧他,小心翼翼问道:“师父,你不是在梦游吧?”
梦游你个头!
千原凛人没好气的训斥道:“你怎么这么晚还不睡?明天不想上班了吗!”
近卫瞳一脸憋屈,敢怒不敢言——你不是也没睡,怎么有脸训我,师父你真的好过分啊!
但她也不敢和师父顶嘴,主要是她能分清什么时候可以和师父开玩笑,而现在师父心情好像不是很好,明显就不是开玩笑的好时机。
她于是很老实地答道:“我刚忙完,这就准备睡了,就是有点渴,想去厨房拿瓶水喝。”
千原凛人态度略好了一点,问道:“忙什么忙到这么晚?”
“忙新节目的企划,你等等啊,师父。”近卫瞳说着话就又跑回了她的房间,接着拿出了一本小册子递给他,“师父你看看。”
千原凛人接过来先看了看节目名,发现叫《孤零零的房子》,接着又翻看具体设定,感觉韵味上有点像《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奇怪问道:“立意是孤独、幸福和人生意义的综艺节目?不是搞笑类的?你这是怎么选的题?”
近卫瞳乖乖道:“就是按你教的方法选的题。”
“我教的方法?我什么时候教你这个了?”
“去年在汉城我请师父吃烤肉的时候,就是下大雪,拍摄被迫中止的那天。”
放你的狗屁,哪次出去吃饭都是我付的钱,你丫请客时兜里从来没几个子儿!
千原凛人强忍着没吐槽,回忆了一下,吃肉是想起来了,但想不起来当时说了什么了,大概就是随口扯了几句蛋,只能追问道:“当时我说了什么?”
“你说了选题的方法啊!”近卫瞳记忆力倒很不错,“当时您说过了,选题不能凭拍脑袋,自己觉得这样不错,然后觉得那样很好,就觉得这题材一定能取得高收视率,然后就去做了。相反,如果只是这么来思考,能成功只是靠运气,根本不是合格的制作人。”
“接着你又说,勉强能合格的制作人,在选题时会面状思考,会画一个方形,然后一分为二,分别思考外部因素,内部因素,然后再把外部因素细分,思考当前社会热点,当前观众喜好等等。接着内部因素也这么细分,思考能拿到多少预算,团队能力是否能达到节目要求等等。”
“接着我又问你,考虑得这么细,怎么才算勉强合格?”
“你又说了,收视市场是混沌的,是无时无刻不在变化的,第二种制作人虽然想得细,比一种制作人强,但还是没能脱离主观猜测的范畴,能否选对题,做出好节目,依旧在很大程度上依靠运气,然后你又给我说了最好的制作人该怎么做。”
“你说那种思维方式叫多层思维,最上一层该是当前的社会思潮、舆论、政策和文化动向,再下一层是当前的社会新闻热点和民众认知,再下一层是现阶段主流节目和冷门好评节目的卖点,再再下一层……就这么分成好多好多层,层与层之间互相印证,比如我们判断当前社会思潮是仇富,那我们就可以通过下一层的社会新闻热点等内容来判断我们的判断对不对,最后这么层层多点交互验证,我们就能得出观众们真正想看什么了,选题问题自然就解决了。”
“大概就是这样了。师父你当时还说,真正能做出好节目不是凭的侥幸,是良好的思维方式,于是我就这么做了。我按你教的方法,这些天一直在仔细搜集资料,做出判断并进行层层验证,最后得出了结论——最近大量的人感到孤独,孤独正成为一种社会流行病,特别是曰本老龄化社会越来越严重了,中老年群体这种感受尤其强烈,所以我就想,只要能引起他们的共鸣,收视率一定会很好。”
近卫瞳明显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思考,胸有成竹,说起来滔滔不绝,接着还拿出了她收集的一些新闻、评论以及街头随机采访的手写笔记给千原凛人看,而千原凛人接到手里,突然感到很欣慰——他真不记得当时喝小酒时和这智障二弟子说过什么了,但现在突然觉得她真的长大了。
他没再细看企划和资料,直接又还给了近卫瞳,欣慰道:“做得很好,阿瞳。”
“那这节目会成功吗?”近卫瞳很期待地问道。
千原凛人摇了摇头,笑道:“我不知道,我没像你做这么多功课,也从没这个角度考虑过该怎么做节目,更不了解孤独和观众之间的联系,但你既然做出了判断,也验证过你的判断,那就该相信它,去做就好了!”
近卫瞳遗憾的点了点头,要是千原凛人给个肯定的答案,她会更有信心,“我会去做的,师父,明天就提交编成委员会审核,就是总有些担心会失败,所以刚才一直在翻看资料,担心自己遗漏了什么。”
顿了顿,她又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我从没有做过这种综艺,我以前都是在做搞笑类的,现在没太有信心。”
千原凛人怔了一下,笑问道:“你以前的节目反响都不错,为什么不继续在以前的路上走下去?”
“师父你说过的啊,真要变强就要自找苦吃。我确实也在选题过程中考虑过复制从前的成功,放弃孤独这个新发掘出来的题材,去做自己更有信心的项目,但我想来想去,还是想达成我来东京的愿望——我要全天下都知道我的名字,知道我阿瞳是了不起的大人物!”近卫瞳很认真地说道,“只是重复从前,并不能让我强到足够达成心愿,所以我就要自找苦吃,做最难的选择!”
近卫瞳说完了,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又哈哈大笑道:“是不是特别俗啊,师父,我就是不想将来后悔,我想等老了回村子时,想起在东京的经历不会觉得遗憾。”
“为了不后悔吗?”千原凛人深深吸了口气,真心诚意的向二弟子说了一句,“了不起,对你刮目相看了,阿瞳!”
真的有点了不起的,坚持初心说起来很容易,但执行起来特别难,一路行来,总有什么地方让你想歇一下,让你觉得无路可走,让你觉得该退让妥协一下,但只要这么做了,可能只是换来了一时的轻松。
然后,可能真会在某一天后悔和遗憾吧?
也许今天的奋斗、坚持和自找苦吃,仅仅只是为了某一天回首过去时不会后悔,无论成败都不会后悔,不会带着遗憾说出那句话:要是当初我再努力一下,再坚持一下……要是我当时没有退缩,没有舍不得安逸……
可能就是这么简单……
他笑着拍了拍很不好意思的近卫瞳,早有的决断更加坚定,转身就去打电话了——阿瞳说得有道理,无论如何都不该停下前进的脚步,无论如何都要达成最初的目标!
哪怕一切推倒重来,哪怕要硬撞出一条路来!
而电话那头的安田慎太郎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趴在床头一脸懵逼的听着千原凛人语气坚定的吩咐了一大串事情。
混蛋,这高薪也太难赚了,夜里两点就得起来干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