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srk好文筆的小說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txt-第一百三十八章 替罪羊沈建南-94syi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小說推薦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争斗,是人类永恒不变的话题。
随着媒体对英镑危机的始末从各个角度进行报道,英国各个层次的民众对处于这次事件核心的第一国际资本和英格兰银行,有了两种极端的态度。
政府内部一些官僚、一些传统媒体对英格兰银行的损失,和国际资本空头的大获全胜感到十分不自在,就像是,被强奸了的感觉。一些媒体更是将英镑受辱那天称为“黑色星期三”“666魔鬼来袭”,想要以此得到政治的正确性。
他们需要一个替罪羊,以沈建南为首的第一资本就是极为方便的一个,谁让就这家伙跳的最欢快呢。
“一连串事情导致的结果是体系破裂、动荡和对经济的负面影响,我们不知道影响的规模,但它将是十分严重的,欧洲将陷入严重的经济衰退,德国的商业也受到了巨大打击,法国情况也不好……动荡总是不好的,它可能对少数人,如像沈建南这样的国际投机商有好处,但它对经济确实是不好。”
“它破坏了欧洲的希望,混乱的货币体系可能会带来严重的危机,甚至可能带来战争。”
“我们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将因此死亡,但那个数字,都将意味着一个生命的消失,这是投机者带来的死亡,他们像是秃鹫,吞噬了别人的血肉。”
一名法国前外交官罗兰·托马斯也加入了对国际空头资本的抨击行列。
他说,盎格鲁·萨克逊投机商——指全球货币交易商,如沈建南一伙人–破灭了欧洲的希望。
“你必须看到是谁从这个罪恶行为中获利。”
“……”
啪啪啪——
在英国政治家和一些媒体、教授对国际投机行为严词抨击的时候,金丝雀码头东大街,震天的烟花声、鞭炮声令这里变得异常喧嚣,随着浓浓的烟尘飞舞,一股刺鼻气息的硫磺味道让接到报警的警察先生们不得不赶到了现场。
鞭炮让四周变得如同炮火连天的战场,下了车的警长约翰·纳尔逊不由皱了皱眉头。
隔着浓浓的硝烟,可以看到一家临街商铺前密密麻麻摆着一排又一排花篮,看起来,造成扰民行为和污染行为的原因,是一家店铺的开业仪式。
经常在各个区执行任务,约翰·纳尔逊知道,开业会放烟花和鞭炮的,只可能是华夏人。
真是令人讨厌的家伙。
约翰·纳尔逊忍不住在心里埋怨起来,他正在警察局和一名前来办事的美女聊天,突然接到报警投入电话不得不出警,却要来解决这种麻烦,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就像是走入战场,约翰·纳尔逊迈着小心翼翼的步子,用身上的皮夹克遮挡着面部,准备穿过浓浓的硝烟给那些惹麻烦的家伙一些教训。
一个华人居然敢给他带来这么多麻烦,不给他们一点教训,他们岂不是会觉得大不列颠警察太清闲了。
果然,自己的验证得到了判断。
穿过浓烟滚滚的烟尘,约翰·纳尔逊看到了一张令人讨厌的东方面孔。整洁的西装、打着领带,程亮的皮鞋和洁白的衬衫,一切都说明,眼前这个家伙就是正主。
不然,以华人的邋遢,平时不可能穿这么正式的。
“喂!马上让你的人停下!这些该死的烟花和炮竹已经打扰了其他人,并且造成了严重污染。”
停下?
听到约翰·纳尔逊的叫喊,唐敦厚转过头看着,就像是一个看白痴。
开张这种事情,怎么可以不放鞭炮。他现在敢停下,老板就敢叫他脱光了上街裸奔去。
“喂。你听到没有,我让你停下,马上。你们的鞭炮、烟花带来了噪音和污染,根据相关法律,我有权命令你们停下并对你们处罚。”
嘶吼着!
约翰·纳尔逊走到了唐敦厚面前,一脸愤怒的样子,表明了他心里的火气。
但接着,他就是一怔。
钱!
几张画着女王头像的红色钞票递到了约翰·纳尔逊面前。
£50。
一共四张。
仅仅愣了一秒钟,约翰·纳尔逊脸上浮现起一丝愠怒的红色,他感觉到自己的尊严受到了巨大的羞辱。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试图收买一名警长,谁给你的胆量和勇气?”
说着,约翰·纳尔逊就掏出了腰上的手铐准备抓捕唐敦厚,光天华日之下居然敢收买他,简直没有将女王的尊严放在眼里。
“你不是说要对我们处罚么?”
说着,唐敦厚从钱包里又拽出来一把钞票,这次懒得再数,直接递给了约翰·纳尔逊。
咕噜——
约翰·纳尔逊喉结不争气的蠕动了下。
厚厚一叠钞票,看起来,至少有三千英镑那么多,隔着一米,他都可以闻到油墨的香味。
约翰·纳尔逊可以对上帝发誓,他真的不想接这些钱的,他可是隶属于女王的警察,只受伦敦警察厅和金融城警察局管理。
可是……
罚款,根本不需要这么多的。
四周也没人能够看见。
鞭炮继续响着,滚滚浓烟染的金丝雀码头上空都像是被遮在了阴云之下。
唐敦厚已经离去,约翰·纳尔逊站在原地看着门面上悬挂着的招牌——南博银行,忽然感觉世界不一样了。
啪啪啪——
地动山摇的鞭炮声中,尤利娅.西多罗夫和其娜.卡诺斯基眼睛上蒙着一条黑布,站在南博银行一楼的金库里,绝美的脸上全是紧张、期待的笑容。
她们不知道沈建南想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处在什么地方,隐隐约约可以听到的鞭炮声,让人严重怀疑是不是到了战场。
难道是要惩罚我们?
黑暗的环境,另两人本能感觉到有些紧张,忍不住想着沈建南是不是要对她们做出什么惩罚。
那天,情郎可是很不满质问他们,是不是在教他做事。
在两人旁边,沈建南端着一杯红酒,慢条斯理品着,看到两人脸上的期待个紧张,眸子中上过一丝恶趣味的坏笑。
“宝贝们,可以睁开眼睛了。”
没有预料中的惩罚,没有猜测中的其他事情,尤利娅.西多罗夫和其娜.卡诺斯基不知道该欢呼还是该失望,拉开了蒙在眼上的布条。
但在看到室内的环境,两人彻底呆了。
黄!
黄的令人感觉刺眼,黄的令人目瞪口呆。
三百多个平方的空间里,铺着一层密密麻麻的金砖,在灯光照射下,反射着令人眩晕的梦幻色彩。
“老天!这难道全是黄金?”
“上帝啊!我从来没有看到这么多的黄金。”
沈建南笑着将酒杯放在一堆金条堆砌的建筑上,拦住了两人的腰肢。
“漂亮么?”
女人,跟龙没什么区别。
对于黄金这种东西简直没有任何免疫力。
看着如梦似幻的黄金地板砖,尤利娅.西多罗夫和其娜.卡诺斯基眼里,几乎只剩下小星星了。
“太美了,这实在难以想象。”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些全是黄金。”
“可以试试啊。比如,我们躺下!”
震惊看着眼前的一切,就像是被催眠一样,三人一起躺倒了地上。一股坚硬的感觉从背后传来,但躺在上面却感觉非常舒服,令人全身体温不由自主就变得炽热起来。
啪啪啪——
黄金不愧是传导性最强的金属,对称平铺的黄金地板,躺在地上令人可以清晰感受到烟花炮竹带来的震颤。
冰凉的气息从背上肌肤传来,但在满目金黄色和黄金所代表的意义下,令人感觉全身都在发烫。
不知道过了多久,黄金所带来的巨大冲击终于消散,三人携手走出金库。
但不知为何,金砖铺成的地面上,有几个地方似乎变得阴暗起来,如果走近就会发现,好像凭空从地上渗出了几缕水渍。
“沈。我们的银行开在这里,位置会不会太糟糕了点。”
“汇丰银行和巴林银行都是全球知名的银行,有着悠久的历史,我们跟它们靠这么近,恐怕很难竞争的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