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zvqr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寒門貴子-第一百二十八章 光耀八極,與天相逐看書-1y7u3

寒門貴子
小說推薦寒門貴子
回头见到等候多时的朱礼,他腾的从蒲团上起身,带着几分希翼,又带着几分忐忑的问:“怎样?”
“四叔答应献出天公宝藏,以求朝廷法外容恩,保他和子愚兄不死……”
“好!”朱礼猛然击掌,喜道:“还是微之面子足,我真怕老四一心求死,不肯听你的劝……哎,这都什么事?”
他实在担心朱智见了自家人,羞愧难当,萌生死意,连进去瞧瞧都不敢,唯有等徐佑劝说之后,这才急匆匆的准备往关押朱智的院子里去。
徐佑忙拉住他,道:“三叔,朱信那边当如何处置,还请三叔给个章程!”
朱信被大军围住之后,知道大势已去,并没有反抗,但也没有束手就擒。现在由侯莫鸦明带着三百重甲围着他住的院落,没有强攻。
毕竟是二品小宗师,厮杀起来,固然可以胜,但死伤也大,最好的办法,还是能够说服朱信主动投降。
其实他的罪名很容易洗脱,认识于涉归的本来没几个,大将军府可以行文确认先前情报有误,至于说朱信会不会和朱智同谋,只需矢口否认就是,徐佑不追究,旁人也犯不着和朱氏过不去。
“五弟不通庶务,是个只知道练武的痴人,这次受了四弟蛊惑,做了这样的错事,还望微之海涵!”
朱信去劝过几次,院子门都没进去,朱信只有一句话,让徐佑来见他,可徐佑这几天多少大事要忙,哪里有时间搭理,只好让侯莫鸦明带兵守住院子,等候处置。
“好吧,我去见见他。”
连朱智朱睿都放过了,也不在乎多一个朱信。楚国这些年武道凋零,小宗师死伤惨重,多保存点气运总归是好事。
远远看到徐佑一行人的身影,侯莫鸦明赶紧直起腰板,右手平抬至胸前,双脚啪的合拢,高声道:“大将军到!”
这是刚跟别人学来的军礼,他觉得特别能表达对大将军的崇敬之情,私底下苦练了许久,今天终于能表现一番,然后转身冲着屋子里大喊,道:“朱信,你何德何能,竟敢劳累大将军玉趾?要是还有半点羞耻心,赶紧出来请降,若不然我手下三百虎贲,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众人面面相觑,朱信有没有羞耻心不知道,反倒是他们都觉得羞耻。徐佑微笑道:“征事辛苦了,让大家散开,注意警戒,你和清明随我进去。”
“诺!大将军请!”
侯莫鸦明抢先两步推开院门,恭敬的请徐佑先行。
清明突然压低嗓音,道:“征事,朱信可是二品小宗师,你就这样把大将军推到前面……”
侯莫鸦明神色大变,双腿发软,脚步踉跄,差点侧身撞到墙上,回过神来忙感激的对清明拱拱手,形如闪电,嗖的的窜到了徐佑前边,拔出腰间新配的宿铁刀,义正辞严的道:“大将军,杀鸡焉用牛刀,把他交给我吧!”
徐佑笑道:“征事忠心可嘉,不过朱信并非穷凶极恶之辈,我来找他聊聊,不用动刀动枪。”
“这……”
侯莫鸦明凑到身旁,落后大半个身位,微微弓腰,道:“大将军雅量,不想与他为难,可我估摸着他并不打算领大将军的好意,还是尽量小心为妙。”
“哦”徐佑听出侯莫鸦明话里的意思,停下脚步,道:“怎么说?”
“这几日朱信枯坐在院内的古槐树下,观星辰轮转,沐日月光华,祛除烦恼,涤荡尘埃,正在化境入微的巅峰之时,如果不是为了和大将军一战……”
徐佑若有所思的看了眼侯莫鸦明,道:“征事有心了!”
不管侯莫鸦明为权势折了多少次的腰,但是入了三品山门,眼力和经验都远非其他人可比。按照他的说法,朱信养精蓄锐,把状态调理到最佳,又点名见徐佑,不是为了交手,还是为了投降吗?
受了徐佑称赞,侯莫鸦明就像被撸了后脖颈的猫,舒爽的眯了眯眼睛,当先迈过了院门,又带头往西行走二十多米,拐到了房舍后的小花园,凉亭旁的槐树下,朱信盘膝而坐,得自天竺的古朴弯刀横放在腿上,几乎在徐佑出现的同时,睁开了眼睛。
没有任何废话,徐佑在五米开外站定,道:“朱四叔已同意把藏宝地点上交朝廷,他和朱睿虽不能免罪,却可免死。你若是厌倦了西北的风沙,我可以安排船只,明日启程回富春去吧。”
“回去之后呢?”
“回去之后,自有贵府的家主给予安排,我不过问,朝廷也不再过问!”
朱信轻轻擦拭着弯刀的刀鞘,头也不抬,道:“多谢大将军开恩,放了我一条生路!”
徐佑淡淡的道:“你该庆幸生在了朱氏,该谢你的好兄长,该感恩主上仁爱,至于我,顺势而行罢了,和你没什么交情,更谈不上恩情。”
朱信默然,忽而一笑,道:“说的是!”
他站了起来,缓缓拔刀,道:“我暗中观察过多次,却始终看不透大将军的修为深浅,想来修习的是某种了不得的功法。我别无所求,唯对武学见猎心喜,今日想请大将军指教……”
侯莫鸦明冷哼一声,宿铁刀遥指朱信的眉心,道:“凭你也配?胜了我,再挑战大将军不迟!”
朱信扭头看了看他,笑道:“侯莫郎君以前侍奉凉主,在这关陇之内,自有好大的名声,但你重刀不重意,求形不求神,被美酒女色消磨了元炁,此生也就止步三品,再难突破了……你,不是我的对手!”
侯莫鸦明被他说的脸上红一片白一片,自家人知自家事,他能入三品全靠着过人的天赋和运道,富贵之后更是很少把心思放在修行上,二品绝对是没指望了,可人活着一张脸,尤其不能让他在徐佑面前丢脸,登时恼怒道:“你以为你能好到哪里去?大宗师之下,不过五十步笑百步,可自李知微立九品榜,几百年来,东西南北,大宗师才有几个?我看你这辈子也止步二品,再难突破,大家有何分别?”
朱信长长叹了口气,眼神流露出落寞萧索的意味,但仅仅片刻后又恢复了平静,道:“是啊,大宗师的境界非我辈痴心可求,但武道之根本,不在一品二品,不在大宗师小宗师,唯有极于此心不垢,常怀问道之志,生死间追逐往复,渐渐触碰到一座又一座的山门,纵然成不了大宗师,可能够得见路上的景致,此生足矣!”
他垂首,作揖,诚心诚意的道:
“望大将军成全!”
徐佑凝视良久,笑道:“好!如你所愿!”
侯莫鸦明急的跺脚,正要拼了命的劝谏,清明对他摇了摇头,道:“不要多话,这或许是大将军入二品山门的机缘!”说完拉着他退到一旁,并肩而立。
“机缘?”侯莫鸦明满心迷茫,道:“大将军现在的修为是……”
“三品!”
“可我总感觉不像,高深莫测,似有大宗师的气机……”
“知道大将军入三品多久了吗?”
“真炁这般雄浑,五六年总该有的……”
“两年!”
“两年?”侯莫鸦明彻底惊呆了,道:“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
清明注视着槐树下的两人,道:“大将军自有妙法,修习一年,顶你我十年之久。想七年前方入五品,因目睹两位大宗师交手,机缘到来,仅仅一年就破了四品山门。之后却在四品停留了四年,就是没有类似的机缘,这才耗时弥久,后来得闻大宗师元光指点某位后辈的经过,突然有所悟,一夜而入三品,修为更加精进。此后又是两年,大将军征战四方,杀伐中多有所悟,按说早该突破才对,可偏偏卡在山门外无法寸进,正是缺了今日这个机缘……”
清明猜得不错,徐佑的想法和他一致,所以同意了朱信挑战的请求。否则,以他的身份,背负家国之重,怎么可能好勇斗狠,和阶下囚单挑搏命?
刀风骤起!
眨眼间,以古槐为中心的三尺方圆内,狂风呼啸,卷起漫天黄沙,犹如置身无边无际的大漠之中,眼耳鼻舌身意全被暴风和黄沙弥盖遮掩,天旋地转,乾坤颠倒,根本辨不清方位,更遑论找到敌人的踪迹。
“这就是二品领域吗?”
徐佑闭上眼睛,冥神静气,神照万物同时笼罩周边。数息之内,猛然捕捉到一丝迥异风沙的气息流动,脚下横三纵四,走出了禹步罡斗之数,左手捏剑诀,煌煌青龙劲出,点向左前方的某一处。
中正平和,胜以王道!
看你鬼鬼祟祟,藏到几时?
朱信的气息攸忽消失!
又攸忽出现在身后!
凌厉无匹的刀气凝聚成无数的雨线,从四面八方袭来,仿佛能够割裂领域里的天地乾坤!
徐佑微微一笑,脚步左七右九,双手如封似闭,于匪夷所思的角度往虚空中缓缓推出。
玄武善守,厚德以载物!
锵锵锵!
每一下交击,都会在耳边炸出惊雷之声,瞬息间似乎响了千百次,又似乎就只有一次。
雷停雨收
徐佑不动如山!
“好身手!”
风沙里传来朱信的夸赞声,他正待变招,听到徐佑大笑:“来而不往非礼也,朱信,该我了!”
突然身如闪电,双拳砸向朱信所在的位置。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跟惊雷震耳不同,朱信以刀风划出九道圆圈,硬接了徐佑这勇猛绝伦的九拳,每拳都像是直接撞击到了心湖和丹田,从来运转无碍的真炁如同被巨石砸入了溪流,竟然发生了短暂的停滞和断绝迹象。
白虎九劲,以力逞势
胜以霸道!
可当真是霸道!
朱信收刀,显出身形,可那风沙消失不见,周遭的景致也随之不见,徐佑眼前,只有古槐树,和树下的人。
浑然一体!
刀光再起,却不是雨骤风狂,而是如横练划过长空,升至天地最高,又汇聚成一点星光,轰然坠落。
玄武劲守不住,白虎劲破不开,青龙俯首,朱雀避让,唯有若水,利万物而不争。
夫唯不争,故无尤!
古槐树三尺之内,尘土飞扬,青石碎裂,却无声无息,朱信如此厉害的一招,被若水诀以柔克刚的化去,可徐佑接的并不轻松,唇角溢出血丝,幸好仰仗道心玄微的炁,可以百窍相通,心念所动,瞬间恢复如初。
只是朱信并不知道个中玄机,以为徐佑受了伤,足尖轻点,纵身而起,刀光在空中分出阴阳,竟暗合水火匡廓图的真意,当头笼罩而至。
徐佑抬头,身子被气机锁定,无法挪动分毫,眼看要败,口中念道:“所谓大道者,高而无上,引而仰观,其上无上,莫见其首,所谓大道者,卑而无下,俯而俯察,其下无下,莫见其基。始而无先,莫见其前。终而无尽,莫见其后。大道之中而生天地,天地有高下之仪。天地之中而有阴阳,阴阳有始终之数。一上一下,仰观俯察,可以测其机。一始一终,度数推算,可以得其理。以此推之,大道可知也。”
同时手印和身印配合口印,结出先天八卦印、天干地支印,又以五行印最后而成太极印。
如此五劲合一,道心玄微立成!
指尖点中弯刀劈出的水火匡廓图,如剑刺泥沙,毫无阻碍的破了进入,又好似穿越了时间和空间,正中朱信的胸口。
两人一触即分。
相隔三尺,回到了刚开始站立的地方。
徐佑神色凝重,道:“这是什么功法?”
“此乃我自创的鸣沙疏雨功,共分三术,一为隐,一为现,一为极!隐为藏身,现为破法,极为阴阳分。”
朱信脸色苍白如纸,手里的弯刀裂出龟纹,微风一吹,碎成了粉末,他连咳三大口血,苦笑道:“然而只能到这一步,始终堪不破阴阳分之后的境界……”
徐佑手指地面,挥手划过如大道玄机,呈现出当世从不曾见过的太极阴阳鱼图。
“阴阳分之后,自然是阴阳和合!”
太极阴阳鱼图的演变是一个漫长又复杂的过程,延续了整个华夏文明的起源、过去和未来,此世连水火匡廓图也只在清明的青鬼律里有所展现,更别说出现晚了数百年的阴阳鱼图。
朱信浑身剧震,不可置信的看着地上的阴阳鱼图,眼中掠过迷茫、困顿、挣扎、痛苦、欢喜、哀伤等诸多神色,最后化作了解脱般的恍然。他跌足盘坐两个时辰,睁开双目,被徐佑重创的伤势已恢复三五成,虽然还没能触碰到一品山门,但至少知道路在哪里,门在何方,哪怕需要十年二十年,甚至终生未必能够走到山门前,可如他所说,已经可以看到路上的风景。
这是解惑授业之恩,朱信站了起来,走到徐佑跟前,屈膝跪地,叩首道:
“弟子朱信,拜见徐师!”
徐佑扶他起身,刚想说话,忽而有所悟。
光耀八极,与天相逐。
洞彻表里,无物不伏。
徐佑目光如神,湛然大放光华,又转复平淡,就此迈步,入二品山门!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