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jx精彩言情小說 三十不惑-492,老混蛋分享-y0z1p

三十不惑
小說推薦三十不惑
杜诗音脸上充满了嘲讽的神情,接着说道:“直到我把这个老家伙整得欲哭无泪,生不如死的时候,他才愤怒的告知我真相。你知道吗?陈叔叔,那天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日子,我亲手合上了电闸,结束了杜天恒罪恶的一生,他就是个刽子手,他亲手埋葬了我的人生。他还是个老变态,一心只想长生不老,一千年,一万年像王八一样活下去。”
“你杀了你亲生父亲?你这个毒妇,你居然亲手轼父?”陈师道霍得一声站了起来,气得浑身发抖,伸手指着面前的杜诗音,恨不得将她当场正法。
霸吻寵兒的唇:我的壞痞子男友
道门败类
“陈叔叔,你不必激动,那种人,根本就不配做你兄弟,就连认识你都不配,他是个畜生,他不是人。陈叔叔如果不信我说的话,我也无可奈何。”
“哎,造孽呀。”陈师道收回手,重重的叹了口气。
“我是亲手杀了他,但那是他该死。他想活万万年,我呸,他想得美!”杜诗音忽然提高了声调,在我和陈师道诧异的目光中,大声说道:“当我得知了他的意图,我比谁都兴奋,我简直高兴的要发狂。”
“那时,我就在想,你不是要长生不死,亿万万年的活下去吗?我满足你,配合你,这世上,死很容易,但生不如死的活着,才是一种痛苦的煎熬。”
“你让我生不如死的活着,我就十倍,百倍,千倍的还给你。你不是要试验吗?要研究五经的秘密,你总要以身试法。你不相信我,相信你自己的养女,可你养女他相信我啊,哈哈。你总不会无耻的跟你养女说,你把自己亲生女儿卖了,只为了在事业上飞黄腾达,得到足以支撑研发经费的巨额财富?因为那样,就连你的养女,都不可能信任你,甚至还会鄙视你。”
我大吃一惊,这才明白,为什么杜天恒的一应事务,都是叶美娜在操持,而身为亲生女儿的杜诗音,却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原来,他们父女之间,还有着这样一层隔阂。
以其说是隔阂,不如说是仇恨。
寶可夢諸天直播間 mk天空空
望古神话之白蛇疾闻录 马伯庸
強勢奪愛:億萬首席難自控
所以,最终杜诗音向自己亲生父亲,举起了屠刀。
恐怕就连叶美娜和叶啸天父女,都不知道其中原委吧。
不然,他们断不会容忍杜诗音残害杜天恒。
杜天恒的晚景,也真够可怜的,不过,那都是他自找的,我相信,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一定很后悔,当年做出的那个决定吧。
死在自己女儿手里,呜呼哀哉!
魔獸爭霸全穿越 墮落太陽
我感慨万千,看着杜诗音说道:“恐怕你也不是什么好人,有其父必有其女,杜天恒贪图长生,难道你就不贪图吗?恐怕你杀死他,也不仅仅是为了复仇吧?你让他痛苦的活着,也不仅仅是为了让他痛不欲生。那是你也想知道五经的秘密,你也想长生不老,对吧,杜小姐。”
杜诗音冷眼瞪着我,冷笑道:“狄风,难道你不想吗?”
我沉默了,扪心自问,我到底想不想长生?
想,我当然想长生。大千世界如此精彩,谁又不想长生不死呢?
但我自问从来也没有做过有愧于本心的事,所有的事,都是他们逼着我,一步步走到今天。
采集萬界
就算我有长生的心,我也想带着一颗阳光灿烂的心,永远的活下去,而不是一颗肮脏变态的心。
因此,我说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你们杜家不讲武道,沦落到今天这地步,也是罪有应得,不错,我承认自己也想长生,但我不曾暗害过任何一个人,也自问没有违背江湖道义,去欺骗和绫辱过任何一个生命。”
“是嘛,你很高明,我才不管那些,我只要结果,最后的结果,狄风,我是不可能把厚生经和青囊经交给你的,不管你说的天花乱坠,我也不可能把它们交给你。”
“它们是我杜诗音付出了一生的代价,才得到手的宝物,怎么可能因为你几句道貌岸然的话语,就拱手让人?你最好清楚这一点。如果你要强取,大不了玉石俱焚。我杜诗音说得出,做得到,我们杜家,也已经掌握了毁掉玉石的能力。”杜诗音决绝的盯着我,脸上恢复了平静。
陈师道像是第一次认识这个侄女,我相信,他的脑海里,此刻一定翻江倒海,把他和杜天恒所有交往的细节,全都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吧。
凤皇的绝品宠后 桃七七
至于他有没有从那些点滴中,发现足以印证杜诗音说话的细节,我无从得知。但我知道,陈师道动摇了。
最終的力量
神降之开创之路 三帅
杜诗音说得如此情真意切,很少有女人会拿自己的名节开玩笑,她肯说出如此辱没自己的丑事,就足以证明,她说的是真的。
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就是说,杜天恒是个骗子。
陈师道现在一定很不淡定,他自己被骗子骗了一辈子不说,还帮骗子养外孙,收了骗子的外孙做徒弟。这说出去,恐怕要贻笑大方。
“诗音,你别在说了,事已至此,你父亲已死,死无对证,我们也无法反驳你。你刚才也说了,你认你陈叔叔,你陈叔叔现在,就一个问题:你今后怎么跟炎午说明这件事?我不管你之前狗血的人生到底有多么残酷,但我不想炎午受到任何伤害,我不管他是谁的儿子,我只知道,他是我徒弟,是我武当弟子。这就够了。你把这件事讲清楚。至于你跟狄道兄的过节,我自会从中调停。”陈师道郑重的说道。
杜诗音面有凄容,寻思良久,方才说道:“这件事不管怎么说,都会伤害到炎午,我之前告诉过他,他父亲是个正直善良的好人,他已经死了,我宁愿欺骗他一辈子,也不希望他将来,变成跟他外公一样心理变态的混蛋。”
“好,你有这样的觉悟,陈叔叔很高兴,到于狄大师,我相信他的为人,是不会把这件事传扬出去的。就件事就此打住,我们来谈谈,你的罪行。”陈师道说道。
杜诗音惶恐道:“陈叔叔,我不是故意的,我做一切事,都只是为了自保,如果真对国家造成损害,我愿意用金钱去弥补,如果金钱不行,我就用行动去弥补,希望您帮帮我,不要让我落入军方手里,因为一旦落入军方手里,就等于落入他狄风的手里,到那时,厚生经与青囊经,定然会成为狄风的囊中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