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6may好文筆的小說 1627崛起南海 愛下-第2330章讀書-bbcfg

1627崛起南海
小說推薦1627崛起南海
金尚宪冒着身败名裂的危险,放下成见与自己的老对手联合起来干了这桩大逆不道的事情,最主要的目的便是为了避免自己的国家完全落入到海汉的掌控之中。但事态发展到当下这个阶段,局势走向似乎已经与他的意愿相悖,海汉不但直接介入了这场乱局,而且还打算借着这个机会将朝鲜军队的指挥权也收入囊中,这让金尚宪如何能够坦然接受?
但要坦然承受千古骂名和株连九族的后果,那又谈何容易,即便在事前对于最糟糕的结果已经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事到临头金尚宪也还是难以狠下心来拒绝钱天敦提出的条件。
钱天敦看金尚宪脸上阴晴不定,便料到他现在立场已经开始有所动摇,这个时候就要趁热打铁才是,当下便继续劝说道:“金大人,如果你以叛国谋逆的罪名被捕,那么你所有的施政措施都会被视作忤逆,继任者一定会竭力抹去你所为之努力过的一切,甚至连痕迹都不会留下。你所提拔过的那些官员,所有曾经追随过你的人,也都将受到牵连,有很多人会因为跟你的关系而丢掉头上的乌纱帽……今后朝鲜国的走向,或许就将会是你不愿见到的状况。”
杀人诛心,钱天敦很清楚像金尚宪这样的臣子所在意的东西,政治理想或许比个人性命更为重要,如果为这个国家所做过的一切都遭受否定,那对他来说肯定比死更加难以接受。
而想要劝说其放弃对抗,选择配合,最好的切入点也同样是这里。金尚宪或许没法保住其政治理想,但至少还会有机会保住他的声望地位。
“金大人,怎么做才是对国家,对你自己最为有利,我想这利害关系根本不需要我来给你慢慢分析,你自己应该就能想明白其中关键。”
“但现在的形势紧迫,为大局着想,我也没法给金大人太多时间慢慢考虑,所以希望金大人能尽快做出决定,是合作,还是对抗!”
钱天敦不准备给金尚宪留下考虑的时间,他知道像金尚宪这样的老狐狸,给他的时间空间越多,事情的变数就会越大,只有给足压力,才有可能打乱对方阵脚。
金尚宪此时的内心犹如千军万马在交战一般混乱无比,他既想保全自己的声望地位,又不想让海汉就此得逞,但如果鼓起勇气抗争,除了为此付出生命代价之外,还有可能会让国家滑向他最不愿见到的状态。
金尚宪实在不明白,事情怎么就会变成了眼下的样子,这跟当初他与崔鸣吉策划的方案实在差了太多。前前后后死了那么多人,连崔鸣吉这老对手也没了,到最后却仍是替海汉做了嫁衣?
想到这个结论,就让金尚宪犹如被万蚁噬心,痛苦不已。早知如此,还不如就让李倧继续在位执政,至少他不会糊涂到把兵权也完全移交到海汉手上。
金尚宪越是犹豫不决,钱天敦的信心就越发增加,他知道一个人要是在生死关头犹豫太久,就很难再鼓起勇气去直面死亡了。金尚宪迟迟不能做出决定,很显然就是无法从容赴死了,那他除了妥协,也没有其他的路可走了。
“金大人,你如果只为顾全自己的理想,在这个时候选择一死了之,那不过只是自私自利的表现罢了。为国为民,于公于私,无论出于哪一种考虑,你都应该好好活着,继续执掌政务,帮助朝鲜国好好发展国力,这才是真正的大义!”
钱天敦见时机已到,便对其给予了最后一击,准备好了冠冕堂皇的理由让对方有台阶可下。如果这样还没办法让金尚宪改变主意,那钱天敦也不打算再做尝试了,还是公事公办了结此事得了。
金尚宪这下子真是有醍醐灌顶的感觉,当下起身朝钱天敦作揖道:“将军真乃高人也,老夫服气了!”
钱天敦应道:“你我虽然立场不一样,但我们都希望朝鲜国能够好好发展壮大,这个目的是一致的,我们两国的合作基础也正在于此。金大人,我刚才所说的交换条件,你愿意接受了吗?”
金尚宪应道:“事已至此,看来还是钱将军的法子比较周全,但此事要如何操办,还需再商量一下细节。”
钱天敦道:“关于军事合作的事宜,我们只要先说服国王接受这个事情就行,具体细节可以慢慢磋商。倒是关于先王的这些麻烦,需要先处理妥当才行。”
钱天敦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便一直盯着金尚宪,要看他如何反应。如果金尚宪真心投降,这个时候应该做什么,就不需要钱天敦来提醒了。
金尚宪稍稍犹豫片刻,才开口道:“先王遗骸埋于城中某处,稍后将军可派人前往挖掘。”
钱天敦问道:“其他人证物证呢?”
金尚宪道:“皆已销毁。”
钱天敦摇头道:“这样还是不行啊……那就只能请金大人写一份证明了。”
金尚宪强忍怒气道:“钱将军何须如此逼迫,老夫的承诺难道不顶用吗?”
钱天敦道:“有些东西还是要白纸黑字写下来更有效力,即便是两国之间的协议,那不也得要双方签字才能生效吗?我这样要求,也是为了今后贵国的安定局面着想。”
虽然金尚宪在口头上已经就范,但钱天敦可不会轻信这种老狐狸迫于巨大压力所说的场面话,必须得拿住对方的把柄才能放心。如果日后形势起了变化,这金尚宪又变得不安分,起码还能有镇得住他的东西。
而且钱天敦已经料定了金尚宪退了第一步之后,就很难再坚持立场,除了继续妥协,也不会有别的路留给他了。
当天晚些时候,休整归来的符力和朴弘业再次见到了钱天敦。不过此时的钱天敦已经改了主意,不打算带他们面见国王了。
“关于国王刺杀案的调查工作,就进行到这里,后续会由军情局接手处理。现阶段的调查结果,要对外绝对保密,不能有只言片语泄漏出去,明白吗?”
钱天敦果断地终止了调查工作,因为他已经拿到了第一手的信息,没有必要让符力追查下去了。有关刺杀案和政变的真相,知道的人还是越少越好。
此外他特地强调了调查结果保密,其实是在告诫朴弘业,毕竟此人是李凒的主要幕僚之一,如果他把该说不该说的事情都告知李凒,或许就将会影响到海汉后续的操作。
而朴弘业对于钱天敦的态度转变的确不太能理解:“钱将军,我们已经查到了此事极有可能与金大人有关,此时中断调查,岂不是有放虎归山之嫌?”
钱天敦道:“关于你们所查到的情况,我已经通过其他渠道进行了验证,有一些情况不便多做解释,但金大人已经通过一些特殊方式自证了清白。”
朴弘业道:“那国王的遗骸……”
“你们查验的那具遗骸的确是假的,真的遗骸已经在别的地方找到了,确信是崔鸣吉安排的调包手段。等汉城秩序恢复之后,就会安排大葬。”钱天敦知道朴弘业想问什么,立刻便给出了准备好的答案。
“稍后我会与金大人一起入宫,向国王报告相关的事宜。你们就不用去了,回到原来的岗位吧!”
听到这样的回答,两人感到轻松的同时,也不免有那么一点点的失望。他们查证线索可是费了不少力气,昨晚更是泡了一整夜的故纸堆,但现在钱天敦一句话,他们的调查工作就只能戛然而止了,实在是有些意犹未尽。
不过朴弘业本就是在李凒手下办事,面见李凒的机会多得是,倒也不差这么一次。而且从他所处的立场来说,也不愿意见到金尚宪与国王君臣反目的情况出现,既然现在钱天敦说已经查明金尚宪与假遗骸无关,朴弘业心里其实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符力虽然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但他一向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而且当着朴弘业这个外人,他也绝对不会多嘴去质疑上司的决定。
待朴弘业被打发之后,钱天敦才对符力道:“你如果有什么问题,现在可以问了。”
符力道:“卑职倒是有些好奇,金尚宪究竟有没有参与刺杀案?”
钱天敦道:“其实他参与与否是次要的,关键是我们如何利用这样的局势为国谋利。”
符力闻言笑道:“看来将军这次是从金尚宪这里占到大便宜了!”
钱天敦也笑了,并未否认符力的这个猜测:“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朝鲜国这么乱了一场,没有对我们造成太大损失,反倒是很有一些意外收获。崔鸣吉死后,金尚宪就是目前朝廷上最有影响力的官员,有他在朝堂上发声,很多事情都可以做到事半功倍。”
符力提醒道:“但此人城府颇深,党羽众多,与其合作还是需要小心一些。”
钱天敦道:“无妨,我们只需物尽其用就行。他有把柄在我们手上了,就不用担心他能再从网里蹦跶出去。”
钱天敦确信自己手上的把柄能让金尚宪身败名裂,自然不会担心对方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结束了与符力的谈话之后,钱天敦便驱车进宫,与金尚宪一起去面见李凒。
他们今天面见李凒的主要目的只有一个,钱天敦想趁热打铁,尽快敲定移交兵权的事。而为了能让李凒接受这个方案,钱天敦还要使障眼法先抬金尚宪一手,以凸显金尚宪对此看法的重要性。
“陛下,目前我军处理汉城事务的过程中遇到了很多不便,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与贵国各个衙门的衔接不够通畅,缺乏统一的调度指挥,所以我希望陛下能立刻任命一位新的领议政,以便对这些事务作出妥善的安排。”
钱天敦没有急于提出自己所策划的大事,而是先从另一件事入手:“我认为金大人在朝堂上的声望,以及他的执政能力,完全可以胜任领议政的职位,所以我想推荐金大人尽快出任这个职位,以便能让汉城早日恢复正常秩序。”
是的,钱天敦现在要做的就是让金尚宪拥有更大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他在朝堂上的影响力越大,也就越会有助于海汉达成目的。崔鸣吉空出的位子终究要有人继任,而如今朝堂上的确也找不出比金尚宪更合适的人选了。
李凒听到钱天敦的这个建议还是颇为吃惊,因为就在前几天,钱天敦和王汤姆都还表现出了对金尚宪的强烈不信任,认为他很有可能参与到了汉城的这场乱子里。这才过去没几天,钱天敦居然就主动向自己建议提拔金尚宪出任领议政,态度转变也太快太陡了一点。
金尚宪则是假意客气了两句,表示自己只要为国效力就好,并不需要爬到那个特殊的职位上去。
李凒斟酌了一下才回应道:“以金大人的资历能力,当然胜任领议政一职。不过嘛……如今关于先王刺杀案的调查尚在进行,这个时候就对重要官职安排调动,会不会稍显急躁了一些?”
李凒的言下之意是提醒钱天敦,不要忘了金尚宪也是嫌疑人之一,如今调查都没有结束,就把金尚宪推到高位,要是后面查出来什么不对劲,难道又把他撤掉不成。
钱天敦当然明白李凒的暗示,不过此时他与金尚宪已经达成了私下的协议,刺杀案已经不重要了,他现在需要的是让金尚宪坐上高位,然后由其出力推动移交兵权一事,以减少可能会遇到的阻力和反对。
钱天敦应道:“陛下,关于先王刺杀案,目前已经基本调查清楚了,大致过程的确是跟金大人报告的情况一致。鉴于相关人犯都已经伏法,我建议调查工作可以先到此为止,把我们的注意力转移到恢复本地正常秩序上。我相信在这个方面,金大人可以发挥出非常重要的作用。”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