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40nm精彩都市言情 1255再鑄鼎笔趣-第550章 謀國-k1j6k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66年,12月16日,哩伽塔。
“看见了吗?”
“看见了,就在西北边那个小海角后面,有四艘中型海船和多艘小船。那边没港又没人烟,那些船呆在那里不动,显然有问题。”
“好,就这么继续前进,准备好火炮,给他们点教训看看!”
巡航舰“自由贸易”上,高川与刚从桅杆上爬下来的船长一问一答,很快决定了接下来的动向。
他们在华罗城与明息之的族人取得联系后,初步接入了当地的关系网,接下来的事情也不急于一时,所以高川就把一部分人手和摘星号留在了那里办事,自己带着自由贸易号和望月号前往没翼港。
不过他们没有直接开过去,而是途中去了哩伽塔(马斯喀特)访问了一下。哩伽塔是比没翼港更大的一个港口,只是唐商在当地的力量不强。虽说商社暂时在此没有业务往来,但对于将来要在这一带大展拳脚的西洋公司来说,尽可能获取更多的情报还是很有必要的。
他们在哩伽塔并未停留太久,只大致了解一下情况,采购了一些食水,画了几张素描,就继续西行了。
不过,在港中停泊的时候,总是有些鬼鬼祟祟的人在盯着他们,而船队刚一出行,就有两艘小船紧跟着缀在后面,显然是不怀好意。船长命令桅杆望斗上的瞭望手加强警惕,然后果然发现前方的港湾中藏匿有伏兵——按照一般人的经验,在这个距离上难以发现远处的船只,而近了之后又会被海角的丘陵遮挡,是个伏击的绝佳地点,但是在望远镜中,他们的身形暴露无遗。
但话又说回来了,这么个适合海盗伏击的地点,应当被本地势力牢牢控制起来才对,怎么今天突然就冒出一伙强人了,这背后有猫腻啊。
但也无所谓了,无非是又一伙自不量力的小贼罢了。
两艘巡航舰接近海角的时候,藏在后面的伏兵果然一股脑冲了出来,借着北风,帆桨并用,向这一黑一白两艘“笨拙”的大船席卷而来。
“哈哈,来得正好!”高川跳下舰桥,亲自操纵起一门鲨炮来,“我已经多年没见过血腥了!”
西洋公司和第二舰队这次远行执行的是“开拓任务”而非贸易任务,火炮配备率要比第一舰队的船高得多。自由贸易号的火炮几乎是满编,望月号也装备了一半以上,而且全部是150mm级别的大炮,火力根本超出了这个时代海盗的想象。
高川手中的“鲨”短重炮是一种深受海军水手喜爱的火炮,就射程和穿甲能力来说,它并不如前一级的巨龙炮,但现在东海海军并没有那般强大的对手需要对付,而攻击小而灵活的目标的时候,可以发射大颗粒葡萄弹和超量霰弹的短重炮就具有明显的优势了。
它的优势不仅在杀伤力上,还在炮架上。由于重量轻,后坐力相对小,所以鲨炮不需要四轮炮车,可以放置在一种回转炮架上。炮位甲板上安装了一道半圆形的钢轨和圆心位置的炮桩,回转炮架一端放在炮桩上,另一端的滑轮放在钢轨上,可以如同指针一般摆动,能够在很大范围内改变横向射角,获得一个巨大的射界。因此,在对付近身小目标的时候,鲨炮不但威力卓绝,还能很便利地瞄准,更增添了效能。
就像现在,高川一脚随意把炮架一踹,几百公斤的鲨炮就轻松转了一个方向,炮口指向了左前方一艘正在朝这里靠近的双桅桨帆船。
“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弹?”他死死盯着那艘海盗船,头也不回地对身边的炮手问道。
“是实心弹。”炮手是一名海军中士,现在也有些紧张,倒不是因为战事,而是因为担心哪里出了岔子,把这位东家给炸了。
“很好,那么二百米开火吧。”
实际上钢鲨炮平射的射程远不止二百米,不过再远也打不准,还不如放近了再打呢。
这时,舰桥上的技术军官也汇总好了舰船两端的测角仪报来的数据,计算(估算)出了敌船的距离:“1800,1500……”
双方相对而行,短短一千多米的距离在几分钟内迅速被拉近,高川握着拉火索的手因兴奋和紧张而微微颤抖。舰长看到他的样子,苦笑了一下,放弃了按操典来一次齐射的打算,下令道:“自由射击!”
“500……400……”“轰!”
一声巨响突然传来,火炮开火了!
不过却不是高川操作的那门鲨炮,而是底下炮舱中的一门“鲸”炮。它同样是150mm口径,但倍径增长到了12(相比最初的设计稿D2有所延长),有效射程要比鲨炮远一截,所以更早地开火了。只是炮舱内的火炮要通过狭窄的炮窗发射,鲸炮用的也是传统的炮车而非回转炮架,射界有限,只有一门射角合适的炮开火,其余的仍在待机。
“轰!”“*的!”
这下就真是高川的炮打响了……呃,说来尴尬,他是听到底下的炮声后,下意识就把手中的拉火索给拉响了,出手之后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忍不住骂了一句出来。
两枚炮弹一前一后从自由贸易号上发射出去,然后双双落水,激起两根水柱,并未取得战果,只是让海盗船上的人吓了一跳。
“**的,”高川嘴上仍然骂骂咧咧的,“这么远就是在浪费炮弹,来,下一发装葡萄弹!”
海盗船们既然并未遭受实际损失,因此也就没有放缓进攻的步伐,仍然快速朝着两艘巡航舰接近着,很快就进入了二百米内。然而到了这个距离,它们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轰轰……轰……轰轰轰!”
自由贸易号左舷剩余的十四门火炮瞄准冲得最快的那艘双桅船,狠狠地将巨大的实心弹砸了过去。而在这个几乎近身的距离上,命中率显著提升,至少有八枚炮弹打到了船上。可怜这艘小船,在传统的跳帮战中如鱼得水,但却从未考虑过这种级别的打击,一下子就被这些炮弹打了个千疮百孔。船体结构被巨大的动能所摧毁,木屑四溅,船上的海盗们损失惨重,惶恐异常,不知所措。一部分反应快的已经哭着喊着逃离了这艘破船,但还有不少人彷徨地在甲板上奔跑着,似乎还在试图挽救这艘船。
这种执念最终害了他们,早先发射的两门炮已经装填了葡萄弹,对着拥挤的甲板再次打了过去。这次可就不会落空了,十八枚小铁球横扫了甲板,顿时出现了好几个断手断脚甚至胸腹穿洞的海盗,给剩下的人留下了深深的恐惧。
“呼……”高川成功打了一炮,感觉挽回了一些面子,“自不量力,我的船左舷火力可是很足的。”
剩余的海盗船只见此惊变,也一下子被吓傻了,进攻的势头顿时放缓。但这已经不重要了,露出了獠牙的两艘烈焰级狞笑着朝他们扑了过去,很快形成了风卷残云之势。
高川回到了舰桥上,满意地看着己方满船的大口径火炮逐一将海盗船打成了海上残渣,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对船长说道:“停火吧,让陆战队下海抓几个舌头回来,看看到底是谁这么不长眼。”
……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消灭完海盗后,船队愉快地在第二天抵达了没翼港。
高川也是第一次来这里。不过他还没怎么参观,就被符凯伟拉到了商站里,讨论起了最近没翼家族的奇怪动向。
“什么,他们想买火炮?”高川很是惊讶,“之前不是已经卖给他们猛火油柜了吗,难道还不够用?”
猛火油柜是宋军的一种武器,实际上就是一种原始的油泵,两人按压一个跷跷板式的手柄,挤压油箱,可以把燃油喷射出数米远去,点燃后烧杀敌军(说来讽刺,这东西应该是从灭火用的水龙车发展出来的)。这东西射程太近,对于东海军来说没什么用,但对于刚刚发掘出炼油奥秘的大食人来说正是急需的东西,因此之前的远洋舰队就卖给过他们一批。而且这批外售货还是工业部改良后的版本,射程可达十五米,比宋军用的还要强多了。
按说有这种利器,大食人也该满足了,怎么还贪得无厌想买火炮呢?
符凯伟脸色有些古怪:“他们是想着自立为国了……”
“立国?”高川哑然失笑,“我们的这些老朋友还真是有理想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符凯伟按了按太阳穴:“之前老买买提来找过我,后来我又跟负责大食贸易的李安东他们讨论了一下,大致有了点眉目,更详细的等接下来我们开会再说吧。大概情况就是,现在大食半岛上多的是被蒙古人赶过来的旧贵族,各个都想着收复故土。但想打回巴格达去的话必须联合起来才行,而联合就需要个领头的,于是谁都想当这个领头的……呃,他们就这么自己先打起来了。”
“哈哈哈哈……”高川忍不住笑了出来:“大敌当前还内讧,这些阿拉伯人还真是有传统啊……呃,我们似乎也没什么说他们的资格……那么,我们的老朋友也是想当这个头头了?”
符凯伟犹豫了一下,说道:“呃,怎么说呢,没翼家族实际上与他们不是一路的。他家是原先就在这一带扎根的本土势力,并不是逃过来的,所以一开始没打算掺和这事,只坐山观虎斗,准备谁在中央支持谁。不过他们这几年赚了不少钱,而逃亡贵族们里面多的是穷疯了又有点私兵的,因此就盯上了他们这块‘肥肉’,趁我们不在的时候打了过来。”
高川忍不住打断了他:“你这说法,怎么我们好像他们的保镖一样……算了先不管了,那么,既然他们现在还活蹦乱跳的,自然是打赢了啰?”
符凯伟点头道:“是啊,他家本来也是有些实力的,再加上新产的火油武器,击败小股敌兵还是不难的。不过就是这么赢了几场,也让他们自信心爆棚,野心也大了,想着染指盟主宝座了。当然,他们也没热血上脑直接打过去,还知道自己实力不足,因此就想着从我们这里引入火炮。”
高川点点头,认真思考了一会儿:“火炮这个要慎重,但也不是不可考虑。毕竟蒙古人都会了,传过来也就几年的事,既然趋势不可阻挡,还不如在这上面赚点钱呢。我倒是觉得,如果没翼家有野心,我们不光可以卖武器,也可以支援他们一下,对未来的战略也是有好处的。不过问题在于,他们有胜算吗?”
符凯伟想了想:“胜算?稳赢肯定是不行的,但并非没有胜利的可能。他家在当地有不少熟人,亲戚网盘根错节,与其他本地家族大都有联系。这些人虽然不会立刻支持他家,但如果他家打出了声势,八成也会投靠的。南边山里还有个熟识的伊玛目叫亚里巴的,平时屁事不管,但如果有他支持,事情也会好办一些。”
高川听了,严肃地说:“既然如此,那我们可以认真地考虑一下这事了。若是能在半岛上扶持一个傀儡国,那么无论对短期利益还是长期战略都是件好事。短期来说,自然有不少方便;长期来说,一个由薄弱的独裁者统治的国家,要比一堆零散势力要好控制得多,他们为了保住自己的统治地位,会忍不住出卖国家的利益。而且,我们操作得好的话,可以借这个机会封锁住大食半岛的海岸,摧毁他们的航运业,垄断这里的海贸,也阻断他们向外传播的通道……对了,说起这事,昨天我来的时候,路上遭遇了一波海盗,是故意冲我们来的。最后抓了几个活口,说是哩伽塔那谁谁看中了我们的船,安排了一场伏击。当时还有些莫名其妙的,现在看来,我们是已经卷入这场冲突里了。”
听到海盗,符凯伟并没有为高川的安全所担心,反正他人都活生生地坐在这儿了,肯定是把对方收拾了一顿,反倒是因为他所描述的前景而感到一丝兴奋:“这么说,你有意参与进来?”
这种事情事关重大,在本土肯定是要开大会决定的,但在这遥远的海外无法及时沟通,所以才有了自主权极高的西洋公司,而高川作为西洋公司的总经理,自然对此有决定权。
高川冷笑了一下:“当然要参与进来,但是要参与到什么程度、取得一个什么结果、拿到什么好处,还得好好规划一下。但首先,我们得亮出肌肉来,让这些半岛人知道我们的存在才行。对了,章恺和王文统他们已经去了伊尔汗国,不知道能有个什么结果,这两件事要纳入一起考虑才行。”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