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ft5t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是佐助 txt-第783章 髮膠手 (下)讀書-pqrk5

我是佐助
小說推薦我是佐助
“这一次绝对不会在让你逃了。”朽木白哉看了一眼离开的露琪亚的背影,目光就冷冷的盯着身前不远处的一护,对于一护,朽木白哉的心情是非常复杂的,既有感激,同样也有痛恨,如果没有一护,露琪亚就不会犯那样的错误,然后被判处那样的刑罚,这是痛恨。
感激的是,一护等人不顾生命的安危,不顾一切的来静灵庭救露琪亚,这样的事情,他这个哥哥心里也想做,但是家族的责任,让其不能和一护一样肆无忌惮的做事,复杂的心理,让朽木白哉决定让战斗的胜负,来给自己做最终的决定。
“散落吧,千本樱。”在双方对战了几招之后,朽木白哉直接就使用了始解,大量的粉色花瓣刀刃,向着一护攻去,不过其速度虽然很快,但是此时一护已经今非昔比了,在夜一的教导之下,其对瞬步也掌握了不少,面对朽木白哉的始解,一护直接以瞬步闪开,随后出现在朽木白哉的身边,一刀斩向白哉,不过此时那另一份粉色花瓣攻向了他。
“和我爱罗的招式类似,不过比起沙子威力要大很多。”朽木白哉的始解,在佐助看来,就是操控沙子的我爱罗的强化版,毕竟其本体不是沙子,而是刀刃,虽然有着死角,不过面对朽木白哉这种级别的对手,他的死角可没有那么好突入进去的。
轰。
在一护这边和白哉激烈战斗的时候,更木剑八一挑二的战斗,三人直接从双殛之丘打了下去,更木剑八不愧是战斗狂人,一挑二的情况下,还是硬生生的压制住了东仙要和狛村左阵。
“轰鸣吧,天谴。”面对更木剑八的压制,狛村左阵第一时间开始了始解,空中突然出现一只黑色的巨大手臂,其手中握着一把巨大的斩魄刀,这就是狛村左阵的始解,可以召唤出其卍解的一部分出来攻击,不过虽然威力巨大,但是却只能攻击一次,随后就会消失。
“哈哈。”面对从天空劈下来的巨大刀刃,更木剑八大笑两声,手中的斩魄刀直接迎了上去,随后就听到静灵庭上空传来一声炸响,无数的烟尘从地面升起,等等烟尘散去,赫然看见更木剑八的身体退后的数十米,其双脚在地面上留下了深深的两道痕迹,在这痕迹的前方,则是出现一个长约十米左右的大坑。
“鸣叫吧,清虫”在狛村左阵逼退了更木剑八之后,东仙要这边也开始了始解,随着其斩魄刀的始解,可以听见周围不断的传来嗡嗡,好像昆虫鸣叫的声音。
“真是烦人的声音。”随着周围不断传出这样的声音,更木剑八一脸无聊的用左手挖了挖耳朵。
东仙要的斩魄刀,是鬼道系的斩魄刀,其攻击能力是属于幻术,催眠之类的形式,那不断响起的嗡嗡之声,就有着催眠的效果,不过很可惜这个能力对付那些实力低于东仙要的敌人还不错,但是面对更木剑八根本不起作用。
“清虫二式,红飞蝗。”看到自己的始解催眠不起作用,东仙要立即跃到半空中,手中的斩魄刀指着下面的更木剑八,射出大量的白色利刃。
面对从天而降的大量攻击,更木剑八连躲避的性质都没有,任由这些利刃射在其身上,在其强大的灵压的防御之下,仅有少量的利刃突破了其灵压防御,给更木剑八带来了伤害,不过更木剑八在看到自己身上的血迹之后,更加兴奋了,没有理会在空中的东仙要,直接挥起斩魄刀,就向着前方的狛村左阵砍去。
“我一定会带他们回去的,白哉,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卍解吧。”一护这边面对朽木白哉的千本樱,只能被动的防御和躲避,十分的不甘心,于是立即就开始使用了其修炼出来的卍解。
“你说卍解。”朽木白哉在听到一护的话之后,脸色难道的有了变化,也难怪朽木白哉会这样,尸魂界护庭十三队的每一个会卍解的死神,最少都是经过最少十年,甚至数十年的修炼才能使用卍解,而一护满打满算成为死神才多久,在加上上一次和一护见面的时间,也就是说一护用了短短三天完成了卍解的修炼。
这样的速度,任何一个正常的死神都不会相信的,而对于身为尸魂界贵族的朽木白哉来说,一护的话语,更像是在侮辱死神。
“卍解,天锁斩月。”随着一护的话语,其身上泛出了强大让人不能直视的灵压,在这股灵压之下,一护的形象有了巨大的改变,宽大的斩魄刀,变成了一把细长的黑色斩魄刀,在刀柄的后面有着一截锁链,其身上的死霸装,变成了一件里红外黑的长袍。
“形象倒是变的帅气了许多,堪比蓝染的发胶手了。”一护卍解之后的实力,可以先不提,但是其气质和之前比起来有着天壤之别,简直堪比蓝染摘下眼镜的变化了。
“说起来记得最后打友哈巴赫的时候,一护最后出现的斩魄刀,就是他刚变成死神时的那把菜刀型的斩魄刀,这可是真是有意思,一开始的初级武器,是最终的武器。”一护的卍解,佐助全程没有丝毫遗漏,毕竟要复制其卍解吗。
“这就是你的卍解。”一护卍解后的变化,让朽木白哉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虽然一护之前说卍解,朽木白哉心里并不相信,但是在其心底还是有些期待的,结果一护的卍解却是让其大失所望,因为前后的变化太小了。
纵观尸魂界所有会卍解的死神,其前后变化都是非常巨大的,根本没有这种只是改变了刀身以及服装的卍解,此刻的朽木白哉在心里认为一护这根本是耍他,贵族的自尊和骄傲,让现在的朽木白哉恨不得直接干掉一护。
“小心了,白哉。”一护说着身影就突然从朽木白哉的视线中消失了,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朽木白哉的瞳孔不由的一缩,随后其身体急忙向后一缩,闪过了从空中划过的一道寒光,正是一护的斩击。
不过白哉虽然反应十分的迅速,但是因为太过于低估一护的实力,结果手臂还是被斩伤了。
“怎么了,白哉,这就是你的实力吗。”说话间,一护的身影再次消失。
天锁斩月,让一护拥有了极为恐怖的瞬步速度,以及对灵压的掌控的,可以说现在的一护是真正的队长级别。
“朽木白哉,开挂的男主角你是不懂的。”看着一脸难以置信,连续被斩伤几次的朽木白哉,站在一边的佐助轻轻摇了摇头。
“小一护竟然变的这么厉害,小剑一定非常高兴的。”八千流看到一护的卍解之后,兴奋的不停的拍着手。
“这是,一护那家伙的实力又变强了,哈哈,真是太好了。”双殛之丘下,正在和两名队长战斗的更木剑八,感知着一护灵压的变化,神情变的更加的兴奋起来。
“卍解,黑绳天谴明王。”看着和两名队长战斗的更木剑八竟然还敢分心关心其他人的情况,这一刻东仙要和狛村左阵,可以说心里是非常的愤怒,以二打一竟然还被压制,我这个队长不要面子啊。
于是狛村左阵立即开始使用卍解了,巨大的黑色铠甲武士从狛村左阵的身后出现,随着狛村左阵的挥动斩魄刀,这个巨大的黑色铠甲武士也挥起了手中巨大的斩魄刀。
“这个卍解,弱点太大了。”狛村左阵的卍解,固然十分的让人震撼,并且有着不弱的威力,可以极大增加力量,但是其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攻击这个黑色铠甲武士,狛村左阵也会受伤,双方的生命是连接在一起的。
对于这样的卍解,佐助都不屑于去复制,那巨大的身体根本就是一个靶子,无论是须佐能乎,还是木人都完全不能相比。
轰。
黑绳天谴明王的巨大刀刃直接砸在了更木剑八的斩魄刀上,巨大的轰鸣声和强大的灵压几乎震撼了整个静灵庭,随着烟雾的散去,可以看见,在巨大的坑底下,更木剑八正用他的斩魄刀硬扛着黑绳天谴明王的斩魄刀。
黑绳天谴明王的攻击并没有对更木剑八造成什么太大的伤害,倒是对周围的地面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嘿嘿嘿,不错,力量够劲再来,今天不会有那个烦人的老家伙来妨碍我们,就让我们来一场真正的战斗吧。”
更木剑八早就想挑战护庭十三队的其他队长了,不过限于山本总队长的命令,让其根本没有办法去挑战其他队长。
这一次其帮助一护,欣赏一护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可以正大光明的和其他队长战斗了。
“你这个疯子。”看着坑底的更木剑八,狛村左阵再次挥起了手中的斩魄刀。
“卍解千本樱景严。”此时被一护使用瞬步调戏了好几次的朽木白哉终于使用了卍解,随着其手中的斩魄刀倒转,掉入地面,在地面的涟漪中消失,随后在朽木白哉的前方出现了两排数量不菲的巨大剑刃,随着这些剑刃的分解,无数的粉色花瓣刀刃出现在空气中,这个数量相比之前的始解,简直是铺天盖地。
“卍解,清虫终式,阎魔蟋蟀。”与此同时,东仙要这边在看到狛村左阵的卍解拿更木剑八没有办法之后,也立即使用了卍解,随着其卍解语的说出,其手上多出了一个直径大约一米以上的环,之后其把手中的环扔出,空中随即出现了九道环,在这九道环,把更木剑八前后左右,还有上方都封锁之后,九道环突然联系在一起,形成了一个黑色的巨大罩子。
这就是东仙要的卍解,一旦被其困住卍解空间内,就会被剥夺除了触觉之外的所有感觉,从能力上来说,在尸魂界的所有斩魄刀上,也算是一流斩魄刀了,甚至从某方面来说,这把斩魄刀可以说是蓝染镜花水月的克星。
只不过斩魄刀是斩魄刀,最终的实力还是看人的。
在看到更木剑八被困在东仙要的卍解空间里之后,狛村左阵大大松了一口气,同时解除了卍解,在其看来,里面的更木剑八输定了。
不过很可惜是他根本想不到更木剑八是何等的战斗狂人,那怕只有触觉,被剥夺了其他的感觉,其同样可能反击,在你攻击的时候反击。
很像波风水门对战宇智波带土神威的时候,在你攻击的时候反击,至于自己会受伤,在,这对于更木剑八是无所谓的事情,以伤换伤,他根本不在意,但是东仙要却不会这么做。
更重要的是,东仙要的卍解空间,防御并不强大,如果有大范围的攻击能力的话,很容易就可以破掉,只要攻击到那九个环的任何一个,都可以成功破除其卍解。
“竟然都卍解了。”远处躺在树林,或者道路边的副队长们,在感知到数股强大的灵压之后,在微微叹了口气之后,就继续躺了下去。
这些副队长在远离了队长们的视线之后,就立即停住了战斗,各自休息去了。
“酒没有了,这次该你去买了。”斑目一角拿起身边的酒壶,发现里面没有酒了之后,立即就把酒壶扔给了其身边的另一位副队长,射场铁左卫门,七番队的副队长。
在队长们在战斗的时候,这两位在喝酒聊天。
“我已经不是之前的我,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这些年研究出来的力量。”静灵庭的另一片树林中,碎蜂和夜一各自站在一棵树上,随着碎蜂的话落,其全身爆发出强大的灵压,上身的衣袖直接被摧毁,变成了背心。
“瞬开啊。”看着碎蜂的状态,夜一突然笑了起来。
“你说什么?”
“我说这股力量叫做瞬开,白打和鬼道的结合,我很早之前就发现了。”夜一说着爆发出和碎蜂一样的力量。
“夜一。”看着对面的夜一,碎蜂立即就冲了上去,自己以为自己独创的能力,夜一那里竟然早就有了,让碎蜂非常的愤怒。
“真是胡闹。”一番队的山本总队长,感知到四道卍解的灵压之后,愤怒的把手中的拐杖重重敲在地面上,随后在沉默了一会之后,山本总队长直接离开了一番队。
作为护庭十三队的总队长,尸魂界的定海神针,山本总队长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手了,这次的事件其本来不想出手了,不过只是区区几个旅祸而已,结果事情发展到现在,旅祸那边的问题不但没有解决,就连五番队队长蓝染都死了,其他的队长竟然还在内战。
在这种情况下,他这个总队长也不能不出面了。
“老爷子出动了,我们也该动身了。”随着山本总队长离开一番队,京乐春水和浮竹十四郎也开始行动了。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