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全職藝術家 起點-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我要打十個相伴

全職藝術家
小說推薦全職藝術家全职艺术家
此时。
楚狂答应端午名文斗邀约的消息传遍博客,又被转发到各大平台!
颜书!
推特!
极客部落!
各大平台全网热议!
“楚狂老贼这次是转性了啊,竟然接受了文斗邀约,他之前不是一直对这玩意不屑一顾?”
“重点不是文斗,是楚狂要出新书了啊!”
“才刚刚过完年他新书就要出来了,鲁大师和徐平哭晕在厕所。”
“啥也不说了,替端午名加油吧!”
“端午名是齐洲顶级科幻作家,水平很不错的,这波有希望干翻老贼!”
“确实。”
“老贼的科幻写的虽然好,但比起其他题材,这已经是他目前的最弱项了。”
“端午名估计兴奋的要蹦起来!”
“哈哈哈哈,其他作家这回得眼红死,尤其是那帮做梦都想干楚狂的科幻作家!”
“话说老贼以前跟人文斗过吗?”
“关于这个问题,推理作家冷光先生有话要说。”
“不。”
“这个问题燕洲人最有资格回答。”
“什么意思?”
“建议你多了解楚狂生平,查查这个老贼是从啥时候起成为蓝星童话大王的。”
薔薇園傳奇
“这就去查!”
“难道又是像影子事件一样,精彩的陈年大瓜?”
……
另一边。
作家圈。
“楚狂竟然要跟端午名文斗?”
“为什么是端午名,我特么找他文斗,都找了他两年了!”
“两年算啥?”
“有几个大牌作家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把找楚狂文斗的动态邀请在社交平台上置顶,就等着这个老贼翻牌呢。”
“端午名这波赚大发了!”
“且不说他有希望赢下文斗,就算输了他现在也赚足了名气,没有楚狂的话,除了齐洲本地人,其他洲的人对他还真不太熟悉。”
陆逸尘 小说
“羡慕!”
“求老贼下次翻我牌子!”
“我去!”
“你的梦想可能有希望实现了。”
“什么意思?”
“你去博客上看看楚狂老贼的新动态,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竟突然间疯魔了!”
新动态?
蓝星各洲作家心中一突,纷纷打开博客。
有些不用博客的作家,更是直接迫不及待的下载了一个。
再然后。
所有人都被楚狂的新动态吓到了,这老贼真的疯魔了!
……
楚狂的新动态是:
“包括端午名老师在内,我将从蓝星八大洲各挑出至少一位科幻作家接受文斗邀约,欢迎大家来到博客对我发出挑战,我要打十个。”
消息一出!
评论区爆炸!
“是老贼疯了还是我疯了,这个世界是不是哪里不对劲,他怎么敢啊?”
“这世上就没有他不敢的事儿!”
“韩洲赵洲魏洲还有中洲的网友可能不太了解情况,当年楚狂老贼童话一挑九,单枪匹马打穿燕洲童话圈!”
“对!”
“我记得就是一挑九那次楚狂写出了《童话镇》,从此被称为蓝星童话大王!”
“还有这事儿?”
“真的,我刚刚查了!”
“当年童话一挑九还不够?”
“我要打十个?”
“敢情当年还曾经有过一挑九的壮举,而且还特么成功了?”
“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楚狂老贼的壮举,可不仅仅是童话一挑九,他还曾经连续发过八部震撼文坛的短篇小说,堪称超神八连杀!”
“畜生啊!”
“八连杀一挑九,这下要打十个?”
“这是完全不把全球那么多科幻作家放在眼里了?”
“我要是科幻作家这波绝对跟他急,你童话一挑九又如何,科幻又特么不是童话小说!”
“还用你说?”
“那帮人已经急了,太特么瞧不起人了,简直视天下英雄为无物!”
……
的确如网友所料,蓝星无数科幻作家的眼睛当场就红了!
挑衅!
这是挑衅!
楚狂他大爷的!
你特么瞧不起谁呢!?
我们可不是燕洲童话圈的人!
不管你曾经用童话挑翻了多少作家,至少在科幻这块地盘,你楚狂还没有资格放出这种大话!
动了!
无数科幻作家都出动了!
博客上无数的科幻作家都在艾特楚狂,有的是直接转发,甚至是一边转发一边特意开着大号跑到他评论区留言:
“选我!”
“我跟你打!”
“不用十个!”
“我一人足矣!”
“有种你选我!”
“怕了你不成?”
“来来来来来来来!”
“为了跟你进行文斗我把帖子置顶了两年,这下还请你能好好赐教,写别的也就算了,写科幻我不怕你!”
“狂傲!”
“目中无人!”
很多科幻作家是被气到了,楚狂这态度这真的太气人了,难怪他读者都那么恨他!
这还是在博客有号的科幻作家。
很多科幻作家压根就不玩博客。
看到楚狂这动态,他们哪怕不玩博客也得玩,否则楚狂未必能看到他们的声音。
注册!
注册!
注册!
很多顶级科幻作家都跑到博客注册账号,还用自己主平台大号宣传来验明正身来找楚狂!
全网沸腾!
……
这一刻。
最理解这帮科幻作家的,就是燕洲童话圈了。
当年燕洲童话圈被楚狂一人杀穿,到现在都没有走出阴影来。
此刻看到楚狂放言:
我要打十个!
所有燕洲童话作家都心有戚戚焉:
“历史重演了。”
“当年他跟我们文斗的时候,说什么来着?”
“他当时问了句:还有谁?”
“嗷呜!”
“别再说了!”
绝世剑神
“这事儿我现在想起来,脑瓜子还嗡嗡的,这家伙真不是人啊,把我们燕洲童话打的这么多年抬不起头来。”
“现在轮到科幻了。”
“科幻他也敢这么嚣张?”
“何止是嚣张,这次还加了个人!”
“这下他完蛋了,很多比端午名更牛的科幻作家都被他炸出来了,看他最后怎么收场!”
“打十个?”
“我看是十个群殴他!”
当年楚狂童话一挑九,几乎相当于指着整个燕洲童话圈说:
你们一起上。
今天楚狂故技重施,等于对蓝星无数科幻作家同样来了一句:
你们一起上!
各洲科幻作家这还不得把他冲烂?
……
已经开始冲了!
所有科幻作家都气的嗷嗷叫!
“干他!”
“不能忍!”
“这次要是忍了,那对所有科幻作家来说,都是奇耻大辱!”
“我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嚣张的!”
“按文斗规则走。”
“先报作品和名号!”
“这次就让他输的心服口服!”
“这一波要打的他以后都不敢写科幻小说!”
“就看他选谁了,这次魏洲和中洲的科幻作家都出动了,那里出来的都是绝顶高手!”
……
选谁?
这的确是个问题,喊着要跟自己进行文斗的科幻作家太多了,多到林渊都傻眼了。
宜蘭 會館
大家怎么这么激动?
我又没惹你们,不是你们想找我文斗?
就在这时。
金木再次打来电话,声音激动,喘息剧烈:
“你疯啦?”
“不是金叔你说,新书要带一点噱头吗?”
林渊纳闷。
金木差点没被这句话噎死:“我说的噱头是,你新书里有什么比较值得宣传的,比如说你的新书将以感情戏啊,或者什么东西作为最大卖点,不是让你一个人直接挑衅整个蓝星科幻圈啊!”
“我没挑衅。”
“我要打十个!”
金木着急:“这话不是你说的?”
林渊委屈:“上次打九个,这次打十个,这句话没有问题啊。”
金木沉默半响:“你再说一遍,我要打十个。”
林渊无奈:“我要打十个。”
软绵绵。
毫无气势。
金木知道问题在哪了,就跟当年那句“还有谁”类似的乌龙,语气和语境表达的含义各自不同。
就好像有人说“呵呵”是嘲讽,有人只是表达善意。
林渊显然是后者。
姐姐!為什麽不想和我H?
林渊因为此类原因而造成的误解太多,就跟早期兰陵王的“口无遮拦”效果一样。
“行吧,反正事情都这样了,现在想想怎么收场吧。”
“不就是文斗吗,十个人,我写十部小说。”
“就这么简单?”
“不简单,十本小说,哪怕是短篇,写起来也很累。”
“我的意思是,你写得出来?”
“应该可以。”
林渊对自己的手速有信心。
不过对手的挑选,还是颇为关键的。
林渊准备写十部科幻,质量上肯定有强弱之分。
好在这群科幻作家也有强弱之分,林渊打算把最强的科幻,留给实力更强的作家。
念及此。
林渊迅速拿出一个本子,开始选择作品。
“首先《乡村教师》要用。”
“然后是《朝闻道》。”
“还有《带上她的眼睛》。”
“当然不能忘了《球形闪电》。”
“对了,《一日囚》也不错。”
“嗯,《超新星纪元》。”
“大刘的作品好多,再比如《全频带阻塞干扰》等等。”
“这波可以把三体脉络的脉络梳理好,以后拿出来就不会有任何突兀之处了。”
“国外的也得找一些。”
“多列出一些作为备选项目。”
“阿西莫夫的作品,可以考虑考虑。”
十部科幻。
林渊想尽量选择一些篇幅较短的,回头出个完整的楚狂科幻集之类。
对手也很好挑选。
因为这些想要文斗的作家,都把作品信息给介绍清楚的。
这是文斗的规则。
总不能你出短篇我出长篇。
类型和篇幅要一致才有直观的可比性。
林渊叹气:“选择困难症啊,要有人给我出出主意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