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i4t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貞觀憨婿 愛下-第183章反坑回來讀書-508rn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183章
韦浩到了客厅这边,发现了李承乾,李恪,李崇义,还有程处嗣他们几个都在!
“你们怎么来了?”韦浩笑着进去拱手说道。
“白天也睡觉?”李承乾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韦浩听到了,翻了一个白眼,接着开口说道:“说话讲点良心好不好?你们不陪着老爷子,我天天去陪着,每天天没亮就要起来练武,吃完早饭要陪着老爷子走走,然后就是打牌,有的时候要打到子时,也不知道老爷子怎么这么好的精神啊,我都比不了啊。”
“嗯,辛苦了,确实是不容易,但是没办法,阿祖就认你,我们想要去陪着,除了输钱给他他能够高兴一下,要是赢了钱,他还不高兴呢。”李承乾笑着对着韦浩说道,
韦浩无奈的看着他,心里想着,能够输几个钱,你是太子还差这点啊?
“过来找我。有什么好事?”韦浩看着他们问道,自己是实在是打瞌睡。
“两个事情,不,三个事情!”李承乾看着韦浩说着。韦浩就是点了点头。
“第一个事情,就是你那个镜子啊,现在还有没有,现在满城的姑娘都在找,苏梅看到了丽质的那个梳妆台,可是喜欢的不行,给孤弄一个?”李承乾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没有那么大的,小的镜子可以给一个。”韦浩一听,马上来精神了,想到了之前他高价卖给自己马匹的事情。
“小的镜子有,丽质给了一块很大的,但是那个梳妆台,孤也去看过,真的很好,怎么样?弄一个行不行,孤给钱!”李承乾马上看着韦浩说道。
“哎呦,真的不好弄,你知道就丽质和思媛的梳妆台,我都花费了好几千贯钱呢,你以为便宜啊?”韦浩一脸为难的看着李承乾,
李承乾听到了,就盯着韦浩看着,韦浩也不看他。
“你小子记仇是不是?”李承乾试探的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记仇?这话怎么说,咱们两个还有仇不成,咦,我怎么不知道,大舅哥,你有事情瞒着我?”韦浩马上一脸认真的看着李承乾,李承乾此刻也是怀疑了起来,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那个没事,镜子真的那么难弄?”李承乾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开玩笑,你知道那一层白色的东西是什么吗?银子,白银,你说呢?”韦浩很严肃的看着李承乾说道。
“白银,真的假的?”李承乾和其他人都是非常震惊的看着韦浩,白银他们都知道,大唐的白银还是非常少的,虽然也有一些货币功能,但是还是流通的非常少。
“你以为呢,那个白银薄薄的一层弄到上面去,你们说是什么工艺,就这个,还能便宜的了,弄十块在难以保证有一块是没有瑕疵的!”韦浩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
“这个,你不是送了很多丽质吗?”李承乾看着韦浩说道,心里想着,如果很贵,那韦浩还送这么多。
“我媳妇,我不送给他送给谁,我要是送给其他的女人,丽质岂不要收拾我?大舅哥,我送给大嫂一块大一点的还不行吗?”韦浩装着为难的看着李承乾说道。
“那,如果孤要和丽质一样的梳妆台,需要多少钱?”李承乾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不知道,还没有算过呢!”韦浩摇了摇头说道。
“那你就算一下,快,真的要。哎呀,你小子送什么给丽质不好,还送这个?现在弄的孤都很为难。”李承乾坐在那里,抱怨的看着韦浩说道。
“嗯,2000贯钱吧,没多要你的!”韦浩装着考虑了一下,开口说道,之前他可是坑了自己2600贯钱的,就换了2匹马,现在自己要坑回来2000贯钱,给他留你600贯钱,这样也没有亏着他!
“不是,你,孤真的怀疑!”李承乾一听这个数值,指着韦浩,心里是真怀疑韦浩在报复。
“哎呦,算了吧,我也不差那点钱,算了,好麻烦!”韦浩马上摆手说道,
李承乾听到了,愣着看着韦浩,知道韦浩有钱,毕竟,陶瓷工坊和纸张工坊那边可是有股份的,而且韦浩还有一个酒楼,那就是一个赚钱机器,整个长安城的人,谁不羡慕?
“行,2000就2000,韦浩,给孤做一个,真是的,小气,之前还说孤小气呢,现在你比孤还要小气!”李承乾很郁闷的看着韦浩说道。
“不做,没空!”韦浩接着来了一句。
“不是,你,那是我媳妇要,太子妃,你大嫂,你考虑清楚了,你得罪你大嫂?”李承乾马上着急的对着韦浩说道。
“我的天啊,你们家还让不让人消停一会了,我命苦啊,真苦!”韦浩此刻用手拍着自己的脑门,一脸懊恼的说着。
“真有那么难吗?”李承乾看到韦浩这样,好像又感觉自己是不是多心了,韦浩压根就不想赚这个钱。
“你说呢,弄一个这样的出来,最少需要半个月,还需要各种材料近3000贯钱,还要看能不能弄出来,弄不出还要继续弄,如果运气好,还能够弄出两块出来,这样的话,还能赚1000贯钱,也就是说,这个就是赌的性质了,知道吗?关键是时间啊,老爷子天天盯着我,我哪有那个时间?”韦浩一脸郁闷的看着李承乾,
李承乾一看这样,马上对着韦浩说道:“这个你就再辛苦点?还是做出来吧,孤也是没有办法不是?”
“哎,好吧,不过需要时间啊。”韦浩看着李承乾提醒说道,接着问这李承乾:“另外两件事是什么事情?希望不是麻烦事情,我现在已经够忙的了,可没有时间去管那些事情。”
“这个,另外一件事,听你刚刚说,好像不大行,我们还以为这个镜子好弄呢,想要找你合伙做点事情,赚点钱,你也知道,现在我们这几个人,都是穷的不行!”李承乾看着韦浩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个事情,想都不要想,真的,我可不弄,除非找到了更简单的办法,要不然,我可不赚这个钱。”韦浩马上拒绝说道,开玩笑,这个自己还需要和他们合伙,他们缺钱,自己又不缺,赚那么多钱干嘛,遭人惦记啊?
“韦浩,你赚钱的本事,那可是有目共睹的,之前的就不说了,就说这个镜子,就那么一小块,都有人愿意花100贯钱来买,包括我家的夫人,我就想着是不是可以做这个事情,不过,听你刚刚说,那估计是不可能了,但是,还有其他的生意可以做吗?”程处嗣也是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不是,你们要么就是国公家的,要么就是郡王,还有亲王,太子,你说,你们还能缺钱不成?”韦浩怀疑的看着他们说道,他们几个听到了,苦笑了起来。
“韦浩,孤最穷,你相信吗?孤现在库房里面。还没有3000贯钱,还要给你2000贯钱,偌大的东宫,就是剩下1000过去,对了,还欠了丽质200来贯钱,诶,怎么不缺钱?”李承乾苦笑的对着韦浩说道。
“本王也是,封地在蜀地,那个地方,穷的很,也没有什么赚钱的东西,收税也收不上来,本王想要为当地的百姓做点事情,发现没钱,对了,韦浩,你注意多,你说,本王该怎么做,才能让当地的百姓富裕起来,实在是太穷了。”李恪此刻看着韦浩说道,韦浩其实和他不熟,压根就没有见过几次面,说话就更少了。
“这个,要想富,先修路,路不通,百姓弄出来的东西,怎么贩卖出去,蜀地那边,道路艰难,但是可以走水运,多弄一些船,蜀地内部,可以多修一些路,至于其他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没有在地方上待过?”韦浩考虑了一下,对着李恪说道。
也不敢说太多,毕竟,李恪也有争夺太子的心,只不过现在还太年轻,还没有培植自己的势力,等有了势力了,估计也会和李承乾争夺,现在,可是还看不出来野心,而且李世民也是喜欢这个儿子,
不过,因为他娘亲的原因,朝堂当中,还是有很多人防备他,甚至说,李世民也不敢给他太大的权力。
“修路,倒是一个新奇的说法!”李恪听到了,点了点头,心里却没有当回事,毕竟韦浩和自己年纪相仿,怎么可能知道那么多?而且修路一听就是不靠谱的事情。
“你再想想,看看还有没有赚钱的法子,有的话,我们就做了,现在孤是真没有钱,作为太子,现在还是要靠内帑的钱过日子,现在母后虽然把孤的封地给我了,但是现在是冬天,要到明年才有收益,而那个收益,也不是很多,能够维持东宫的开销就不错了。”李承乾看着韦浩问了起来,他现在可是很缺钱。
“这个事情那有那么好想,如果能想到,我就自己做了,等我想到了,我来找你们还不行吗?”韦浩为难的看着李承乾说道,李承乾点了点头。
“那第三个事情是什么?”韦浩看着李承乾问了起来。
“哦,十天后,要开始狩猎了,到时候我们要去西郊那边,你呢,从来没有参加过,特意过来告诉你一声,带上足够的家兵和马车,还有就是找会弓猎的人,到时候打的猎物,是可是拿回家的,而且那些皮毛也是非常重要的,你可要重视才是!”李承乾看着韦浩说道。
“狩猎?”韦浩很意外的看着李承乾,自己还真不知道这个事情。
“嗯,冬猎,打回来的猎物,可以用来的过冬的,到时候朝堂的勋爵们,都要和陛下前往,你从来没有去过,到时候和我们一起!”李承乾看着韦浩说道。
“好,要准备什么啊?”韦浩开口问了起来,
李承乾他们听到了,就和韦浩说,韦浩自然是记住了,冬猎可是需要在西郊那边住十天左右,打的猎物都归自己,有的人甚至抓活的野兽回来关着,等需要的时候杀了,吃新鲜。
聊了一会,他们就走了,韦浩也是回到了自己小院,继续睡觉,这一觉,就是睡到了下午,起来吃饭后,韦浩去看家里的木匠做的那些梳妆台,已经做好了好几个了,但是韦浩现在准备是送一个给皇后娘娘,送一个给韦贵妃,其他的,就先不送了,还是等做好了再说,看着这个趋势,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弄到这个镜子呢。
第二天,韦浩醒来后,发现外面还在下大雪,大雪昨天晚上半夜下的,到现在还没有停下来的趋势,但是韦浩可不管下雪,还是去练武,韦浩练武很认真,知道洪公公是一个高手,自己要和他学,这个可是保命的东西,是需要学的,
而韦富荣也是知道韦浩一个人在那个小院里面练武,就过来看着,看到韦浩头上都冒着白气!
“这孩子,热水都准备好了没有?”韦浩看着旁边的柳管家问了起来。
“准备好了,都备着呢,等公子练完武了,就可以洗澡!”管家点了点头说道。
“我儿真不容易,虽然不学文,但是学武还是很刻苦的。”韦富荣站在那里,感慨的说道。
“是啊,老爷,公子真的很刻苦的,可不懒,老爷你以后就不要说公子懒了。”柳管家在后面也是连忙点头说道,
韦富荣点了点头,接着看着柳管家问道:“冬猎的事情,浩儿交代的,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还在准备,之前公子也没有参加过这样的事情,所以就没有准备,现在准备起来,可是需要几天,时间来得及,可不会耽误公子的事情,另外,家丁方面也在挑选,跟着去的,都是在府上几十年的孩子,他们有的也习武,还有一些老猎人,他们知道如何打猎,到时候会帮助公子的,断然不会让公子丢人的!”管家马上对着韦富荣说了起来。
“嗯,家里还是需要找一个武教头才是,你去物色几个,从我们家的那些食邑当中,挑选人出来,以后作为公子的亲兵,这个事情,要抓紧了,你瞧着,浩儿也大了,可是需要出去办差的,
如果没有厉害的亲兵,万一遇到了敌人,可就要吃亏了,工钱不要担心,只要有真本事的,而且愿意教的,老夫不会吝惜!”韦富荣站在那里,对着柳管家说道。
“一直在找呢,找了三个人,但是现在人家没空,现在他们还在军中,他们说,三个月以后,他们就需要从军中回来了,也是教头,老爷你也认识他们,就是我们西城的街坊,已经四十多岁了,部队不需要这样年纪大的人,小的就想着,请回来让他们教我们的年轻人。”柳管家开口说道。
“嗯,好,到时候带过来给老夫看看。”韦富荣点了点头,同意说道,
他知道,韦浩现在习武,那么很有可能过几年或者几十年,是需要领兵出去打仗的,勋爵要么从文,要么习武,从文的为朝堂大臣,习武的为军中大臣,自己儿子不爱习文,那么只能习武,
韦富荣心里很担心,但是没办法,作为勋爵,这个就是义务,其他武将国公家里的孩子也是这样,自己虽然宝贝自己的儿子,但是该怎么做,他也清楚,韦富荣只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在出征前,多生几个儿子,这样的话,万一韦浩有事,家里的香火不至于断了。
韦浩这边习武完毕后,去洗漱了一番,接着就是在自己的客厅里面躺着,拿着一本书在那里翻看着,要不就是闭着眼睡觉,这样的日子,韦浩感觉真的很舒服,可是想到了要去当中,他就郁闷,
下午,韦浩带着一个炉子还有一些捆好的柴火,另外还有两个梳妆台,就前往皇宫当中,到了甘露殿这边,韦浩就带着炉子和柴火前往洪公公的房间,洪公公没在家,韦浩就自己先装了起来,
装好了,就给他烧好了炉子,确保没有烟出来后,韦浩就关上门,准备前往内宫当中,还是请里面的公公去通报。
得到了皇后娘娘的准许后,韦浩让那些太监抬着诉状团就进去了,还吩咐了一伙太监,让他们抬着那个前往韦贵妃的宫殿当中。
“母后,我来了。”韦浩站在外面,大声的喊道。
“快。进来,不冷啊。外面还在下雪呢!”长孙皇后说着就掀开了门帘,对着韦浩笑着喊道,韦浩带着那些太监抬着梳妆台就进去了。
“母后,给你送来了,这段时间当值,没回去,昨天才回去!”韦浩笑着对着长孙皇后说道。
“知道,这段时间你也是累的不行,对了,晚上就在这里用膳,等会高明和太子妃会过来,丽质也会过来,还有你岳父,对了,马上要去冬猎了,你知道吗?”长孙皇后笑着对着韦浩问了起来,那些太监抬着梳妆台就前往长孙皇后的寝宫。
“知道,大舅哥和我说了。”韦浩点了点头,长孙皇后则是笑着跟着那些太监,想要去看看自己的梳妆台。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