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qr1超棒的玄幻小說 大奉打更人-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bstel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
这一刹那,一道道目光投在自己身上,其中两道目光让许七安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
寺庙深处,那道源自三品金刚的目光,带着审视。而那道来自伊尔布的目光,则透着森寒。
在场江湖人士们,默默拉开距离,免得这个神秘高手被三品灵慧师或护法金刚“惩戒”时,自己因为靠的太近而殃及池鱼。
他们不满巫神教的灵慧师诋毁许银锣,但也只敢小声哔哔,弱弱抗议,像青衣男子这般跳出来嘲讽的行为,与自杀没有任何区别。
双刀门的柳芸艰难的站起身,抹去嘴角的血迹,她很欣喜有人能站出来,但又忍不住为这位相貌平平的青袍男子担忧。
此人手段诡谲,修为强横,敢于直面三品高手,换成平时,她定邀请对方喝酒。。现在只想对方赶紧撤离。
心里想着,心细的柳芸发现,青衣男子身边的同伴,丝毫不见慌张和惊恐,脸色平静,其中一名模样平庸的男子,双眼发亮,甚至,甚至有些期待接下来的冲突?
袁义等四品高手,深深的看着青衣男子,同时关注两位三品的举动,想通过这个青衣男子的遭遇,来判断两位三品的真实态度。
格外情深,賀少的閑妻
如果青衣男子遭遇不测,那他们就果断放弃塔内的宝贝,离开三花寺。
“阿弥陀佛。”
反而是净心和尚率先开口说话,低声道:
“印顺师兄身上的毒还没解开,吃此毒只有他能解。请度难师叔手下留情。”
不等度难金刚说话,伊尔布淡淡道:
“净心和尚放心,巫师的血灵术一样能为他祛毒。”
净心和尚双手合十,不再说话。
话说到这份上,似乎已经宣判了那青衣人的死刑。
“前辈,有把握杀了他吗。”
李灵素略显兴奋的传音。
他对徐谦的身份非常感兴趣,至今为止,都没弄明白对方的根脚。虽说这个糟老头子精通蛊术,但李灵素并不认为蛊术是对方的主修体系。
我只是个水货………许七安心里默默吐槽,当着众人的面,取出法螺,凑到嘴边,嘀嘀咕咕了一阵。
他在干什么?
见到这一幕,李灵素,周围的雷州人士,以及远处的佛门僧人,眼里透着茫然。
但很快,他们明白了。
“快看,那是什么?”
一名武僧指着天空,惊叫出声。
包括许七安在内,李灵素、双刀门、雷州商会、都指挥使袁义、镇抚将军李少云等人,纷纷扭头,看向身后的高空。
一座漆黑的,由玄铁打造的钢铁炮台,悬于空中。
长十二丈,高三丈,十五架重炮一字排开,粗壮的金属管探出炮台,一架架床弩摆在炮台边缘。
钢铁炮台表面,亮起密集繁复的阵纹,铭刻着三十座大阵,包括但不限于防御阵法、传送阵法、浮空阵法、聚灵阵法………
炮台中央,站着一个五官平庸的男人,左手拎着一幅字:
让所有人进入浮屠宝塔!
右手拎着一幅字:
否则把三花寺夷为平地!
“是,是术士?”
“这,这是什么怪物?”
有人喃喃道。
身为江湖人士,阅历丰富,但眼界有限,加上术士稀少,往日里几乎在江湖绝迹。因此雷州的英雄豪杰们,几乎看不到术士的骚操作。
这座浮空的钢铁炮台,在他们眼里,简直是不可思议,画风与当前时代格格不入。
东方婉蓉瞠目结舌,她本身就掌控一件叫“御风舟”的法器,那件法器只有御风阵法和防御阵法,作为大型飞行法器使用。
就这样,御风舟就足以列为巫神教十二法器之一。
而眼前出现的这件浮空炮台,御风舟与它显然不在一个档次。
某些方面来说,术士这个体系委实是变态了些。
不过,依照东方婉蓉的判断,类似的法器,炼制代价极大,无法量产。要不然,大奉早就一统九州。
“孙玄机!”
寺庙深处,传来护法金刚雷鸣般的声音。
孙玄机淡淡道:“嗯!”
百花圖卷
说话的同时,他又扬了扬手里的字,表示自己不是开玩笑。
以炮台上的火力,几轮下来,三花寺将夷为平地,护法金刚自是不怕这些火力输出,但寺中的和尚,以及这座数百年的古刹,绝对难以保存。
烈焰唇愛:絕寵契約俏佳人 蔻薇兒
袁义眉头一跳,惊喜道:“阁下是监正二弟子,三品术士孙玄机?”
以雷州都指挥使的高贵身份,自然是知道孙玄机这号人物的。
都指挥使,是一州之地实权最大的人物,整个大奉,这样的人物只有十三位,真正的封疆大吏。
“嗯!”
孙玄机颔首。
底下众人哗然,他们根据那身标志性的白衣,隐约猜出来人的术士身份,却没想到竟是监正二弟子,一名三品术士。
这是一位惜字如金的术士,处处都透着高人风范。
而这样的人物,疑似那位青衣高手召唤而来。
一时间,众人看向许七安的目光里,多了几分猜测和好奇。
此人又是什么身份?
他刚才吹了一下海螺,紧接着这位白衣术士便出现了……….柳芸抿着嘴唇,眼睛在青衣男子身上不停打转。
李灵素瞪大眼睛,说不清是失望还是震惊,亦或者两者皆有。
他能如此轻易的召来孙玄机,证明当日与监正对弈的说辞,是真的,没有骗人………之所以召唤孙玄机,是觉得金刚和灵慧师不值得他出手吗………
天宗圣子暗自猜测。
“可!”
沉默片刻,寺庙深处的金刚说道。
见状,许七安如释重负。
孙玄机的挟炮威逼是早就商议好的对策,他负责在外接应。但如果只有许七安自己进浮屠宝塔,这就让引人注目了。
进塔之后,容易被巫神教和佛门的高手针对,这才有了散播消息,引来江湖豪杰的计策。
他隐藏在一群匹夫之中,低调处事,即使因为刚才的操作被针对,但江湖人士可以充当帮手,不至于孤掌难鸣。
见佛门金刚妥协,雷州豪杰们面露喜色,腰杆瞬间挺直,萎靡颓废的气氛一扫而空。
“解药!”
净心和尚看向许七安。
许七安轻笑道:“把他丢过来。”
净心和尚手掌在中年武僧背部一托,将他轻飘飘的送到许七安面前。
后者伸出手指,点在中年武僧的鼻端,一缕缕青黑色的雾气涌出,被手指攫取了回去。
随着毒气的抽离,中年武僧发黑的脸色渐渐恢复正常血色,但依旧昏迷不醒。
“一个时辰后,他会醒来。而后修养几天身体便能痊愈。”
许七安把他丢了回去。
净心和尚探手接过中年武僧,双手合十,接着,他带领三花寺的和尚,退回了寺内。
镇抚将军李少云,扛着长枪,兴奋道:
“袁大人,走,咱们进去。”
迈开步子,率先进寺。
众人紧随其后。
穿过一座座大殿,三方很快抵达目的地,在寺庙的深处,耸立着一座巨大的佛塔。
白墙黑瓦,乍一看,根本不像是法宝,更像是正常的佛塔。
唯一古怪的地方是,它足有百米高,塔身却只有三个窗户,象征着三层楼。
此外,塔门是暗金色的,宛如黄金铸造。没有门环,没有钥匙孔,紧紧封闭着。
三方群聚在浮屠宝塔外,沉默的对峙中,雷州本地的好汉们,频频抬头看天色,心里默算着往年浮屠宝塔开启的时辰。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轰隆隆!
塔身沉闷的震动起来,那扇暗金色的塔门缓缓开启。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朝门内看去,却只看见一片黑暗。
“阿弥陀佛!”
净心和尚双手合十,朝浮屠宝塔躬身行礼,率先朝塔内走去,红黄两色的袈裟晃荡。
“阿弥陀佛!”
念诵佛号的声音里,身材魁梧的年轻武僧净缘,以及首座恒音紧随其后,而两人身后,是九名武僧,九名禅师。
两位禅师,一位武僧,其他十八人修为有高有低………许七安扫了一眼,知道这二十一名进塔的和尚,就是待会自己要对付的竞争对手。
“小贱人,你最好别进来,不然姑奶奶保证,今日就是你的祭日。”
娇媚艳丽的东方婉蓉回头,笑吟吟的看了一眼闻人倩柔。
东方姐妹率领东海龙宫的门徒,进入宝塔。
李灵素闻言,一阵龇牙咧嘴,脑壳疼。
红月传说
“需要我帮你宰了这对姐妹吗?”
许七安戏谑的传音:“省的你成日东躲西藏。”
李灵素急忙摇头,传音回复:“别,前辈,你还不如宰了我。”
我随便说说而已,两个四品巅峰,我可杀不掉………许七安目送袁义和李少云带着下属进塔,当即不再犹豫,混迹在江湖武夫中进了塔。
“我们也进去吧,我们也进去吧!”
小白狐试图从慕南栀怀里挣扎出来,没能成功,只好改为蛊惑:“跟他进去玩玩嘛。”
“佛门的地方,你也敢进?”
慕南栀看了一眼初生牛犊不怕虎,好奇心旺盛的小狐狸。
小白狐想了想,记起了同族们说过的,关于佛门的可怕传说,弱弱道:
“也,也不是很想去啦。”
她脑袋枕着温软的胸脯,晒着初冬的阳光,清脆稚嫩的声音道:
“姨,你和,和他是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
“噢!”
小白狐顿时放心,并认为慕南栀说的是实话,因为像这样平平无奇的女人是配不上许银锣的。
只有集才华和美貌于一身的狐狸才配的上许银锣。
“他是不是经常去教坊司呢。”小白狐又问。
“你连教坊司都知道?”慕南栀吃了一惊。
“我虽然没在人类的城池里待过,但我可是见多识广的,比如人类的女人常常把比自己美丽的女人称为狐狸精。狐狸精在人类世界里,就是集美貌和才华于一身的象征。”
小白狐煞有其事的炫耀自己的知识。
“谁告诉你的?”慕南栀笑道。
“我族人呀。”
这很狐族………慕南栀心里嘀咕,笑吟吟道:“在人类女子眼里,或许是狐狸精最漂亮,但在人类男子眼里,这世间最美的女人只有一个。”
“谁呀!”小白狐问道。
網遊之主宰萬物 孤雨隨風
“大奉第一美人,镇北王妃。”慕南栀一脸严肃的说道。
她本来想说“慕南栀”的,但考虑到这样会暴露不必要的信息,便改成了更通俗的称呼。
小白狐露出了人性化的,仰慕的表情。
这时,慕南栀看到三花寺的老主持,从袈裟里摸出一颗拳头大小的珠子。
珠子里光影晃动,映出净心等人的身影,映出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
“很好!”
伊尔布的轻笑声传来。
浮屠宝塔隔绝了外界的窥探,这颗镜兽泪珠,是维系双方“友谊”的关键。
………..
踏入浮屠宝塔后,许七安环首四顾,发现身处宽敞到难以想象的大殿之内。
这座大殿没有穹顶,抬头看去,云雾缭绕。
市井人家
大殿的尽头是一尊高十几丈的金佛,宛如一座小山。
此佛慈眉善目却透着威严,耳垂肥厚,脑袋上是一个个卷曲的小疙瘩,位居中央。
哪怕是不礼佛的人,只要进过寺庙,就能认出他是谁。
佛陀!
佛陀左侧是十三尊金身,右侧是十四尊金身。
他们有男有女,脑后都有样式不同的圆环,有的是火焰,有的是勾勒出节节线条,宛如简笔太阳的铜盘,不一而足。
有趣的是,其中有九尊金身面目模糊。
许七安冷静的环顾,这座大殿的宽敞程度,超越了浮屠宝塔可以容纳的极限,至少从外观上看,浮屠宝塔内部容纳不下这座大殿。
佛境………这似曾相识的一幕,让他想起了当日佛门斗法时,度厄罗汉的那只金钵。
金钵内藏着佛境。
“佛门很擅长这种神通啊,我记得云州返回京城的路上,梦见二十年前的山海关战役,有一幕是某位佛门高僧掌心里,跃出千军万马。”
“也许当时高僧手里有类似金钵的法器,军队是收入了佛境………另外,这些本地土著好淡定啊。”
雷州的江湖豪杰们,亲眼见证这一幕,似乎并不惊奇,相对冷静。
“对了,闻人倩柔说过,浮屠宝塔每年开启一次,通过佛塔的试炼,便可拜入三花寺,成为佛门弟子。那些没能通过试炼的人,出去后肯定会传播在塔内的见闻。”
许七安恍然。
“阿弥陀佛!”
净心和尚带着佛门僧人合十行礼。
他转身,朝着东海龙宫,以及一众雷州人士说道:
“此处所塑金身,居中者,乃大慈大悲佛陀,万界唯一佛。左三右四金身乃佛门九位菩萨。剩余者,为十八罗汉。”
好家伙,金刚都没有立金身的资格?
许七安高声道:“和尚,为何九位菩萨面目模糊啊。”
净心和尚有问必答:“这九尊金身,寓意九大法相,并非单指某位菩萨。”
闻言,大部分人茫然不解,许七安则恍然大悟。
净心和尚一愣,审视着许七安,遥遥问道:“施主知道九大法相?”
许七安颔首:“金刚怒目、不动明王、大轮回、大慈大悲、大智慧、药师、行者、无色琉璃、大日如来。”
三花寺的和尚们骚动起来,交头接耳。
净心深深凝视许七安。
“咦,他说对了?三花寺的和尚没有反驳。”
“早听说佛门有九大法相,原来是这九个,此人是谁,竟对佛门如此了解。”
“九大法相又有什么神异?”有人高声问道,期待许七安回答。
这下子,双刀门主汤元武、柳芸、都指挥使袁义等高手,纷纷看来。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和菩萨们交过手……….许七安笑容自若:
“行者法相,速度当世翘楚,朝游西域暮靖山。无色琉璃,则能让人心如明镜,无思无想,念头迟缓。”
说到这里,他嗤笑一声,似是懒得继续解释,道:“其他法相,顾名思义便可领会。”
真的假的……..众人听了,下意识的望向净心等和尚,却看见了净心和净缘,以及三花寺首座恒音,略显呆滞的面孔。
是真的!众人心里霍然闪过这个念头。
“嘶……..”
李少云拄着枪,回望许七安,咧嘴道:“嘿,你小子是什么人,知道的这么多。”
渲竹講文心 渲竹
袁义提醒道:“也有可能是前辈。”
另一边,东方婉蓉低声问妹妹:“是他吗?”
寰宇之证 变了
东方婉清摇头:“无法断定,这人看起来不简单,与平州的青衣人有些不同。”
方才见到中年武僧中毒,东方姐妹俩怀疑这个青衣人,就是当日在平州遇到的青衣人。
共同点是他们都擅长用毒。
但容貌却不同,且看不出易容的痕迹。此外,跟在他身边的那个姿色平庸的女人也不见了。
最重要的是,至始至终都没见到这个青衣人施展暗蛊手段,因此不太敢确定。
东方婉清继续道:“平州离雷州路途遥远,按理说,他们没这么快抵达雷州。”
妩媚的姐姐蹙眉道:“刚才你也看到了,此人与司天监的术士相识,如果由他带路,这是否就合理了。”
东方婉清淡淡道:“首先你得证明平州那个青袍男子与司天监术士认识。”
顿了顿,她说:“瞎猜没有意义,待会儿找机会试试他,逼他使用暗蛊手段。”
许七安不知道东方姐妹俩的算盘,他的目光紧盯着佛陀之外的二十七尊金身,竭力分辨那一尊金身代表着神殊。
十八位罗汉金身首先排除,罗汉们拥有清晰的面目,许七安是见过神殊模样的,确认他不在其中。
如果神殊也在其中,那只能是九位菩萨之一,不,不对,那九尊金身代表的是九大法相,而不是单独的某个人……….嗯,至少可以确认,神殊不是罗汉。
净心和尚不再说话,带着僧人们,朝着佛陀金身走去。
罗汉和菩萨的金身树立两侧,夹道欢迎。
当他们与第一尊罗汉金身擦身而过时,前行的步伐忽然慢了下来,每踏出一步,便停顿三秒。
许七安见状,不明就里。
英气勃勃的柳芸缓步靠过来,低声道:
“阁下可知,这浮屠宝塔每年开启一次,但凡想拜入三花寺的,都需进浮屠宝塔试炼。”
许七安平静的点头。
“根据三花寺的说法,这叫测佛性。有佛性之人,可入佛门。无佛性之人,与佛无缘。”柳芸的目光望向净心等人,道:
“沿着这条路往前走,在罗汉和菩萨的“注视”下,前行百步,便是与佛有缘之人。百步之内,则无佛性。我曾听那些入过浮屠宝塔的人说过,在这条路上,步履艰难。”
许七安沉吟道:“如果是武僧呢?”
武僧和禅师走的是不同的路子,这个佛性,如何界定?
柳芸撇嘴,道:“在场那些能踏入六品的武夫,基本都有“佛性”。对佛门来说,能踏入六品的,都是有资质的人。这样的人为何不要?没有拒之门外的道路。当然,修行佛法的人,肯定也有佛性。
“你看,三花寺的和尚走的比其他人快。”
许七安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此时,各方人马已经踏上了“试炼之路”,层次分明的三个梯队。
三花寺的和尚一骑绝尘,稳健的迈步。
其次是东方姐妹、李少云、袁义、汤元武这几位四品。
最后是雷州的江湖人士。
“阁下不去?”柳芸问道。
“我再看看。”许七安目光远眺。
“小女子先行一步。”柳芸说完,快速跟上大队伍,她步伐匆匆,在第一准罗汉面前,忽然放慢了脚步。
每一次迈步,都要间隔近十秒,给人举步维艰的感觉。
隔了一阵,与众人距离越拉越开的三花寺首座恒音大师,回头看了一眼众人,面带微笑,双手合十:
“诸位,走到佛陀坐下,合十三拜,便能去第二层。贫僧在那里恭候各位。”
他仿佛是在揶揄众人。
合十三拜,可进第二层………许七安恍然,不再犹豫,试探性的往前走去。
即将与第一尊罗汉金身擦身时,他可以放慢脚步,试探性的迈出一步。
然而,没有任何阻滞感。
再迈出第二步。
同样没有感受到罗汉“注视”的压力,和平日里行走一样。
这是我佛性(资质)太好了吗?不对,资质再好,也不可能完全没有压迫感,净心这样的四品禅师,都无法自如行走………事出反常,许七安反而不敢前进了。
不是资质的问题,是我本身有独特之处,但我和佛门并没有焦急………他忽然想明白了,他和佛门是有大因果的。
这个因果来源于大乘佛法的理念。
他立刻想起了度厄罗汉称他为佛子,琉璃菩萨要抓他回佛门当四大皆空的佛子。
当时,许七安以为他们是欣赏自己的“才华”,现在看来,事实没有那么简单。
他或许真的成了佛子,在他阐述大成佛法理念的时候,他就与佛门产生了巨大的因果。
这才是琉璃菩萨要抓他回去,遁入空门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