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4tqh精华玄幻小說 一劍傾國 一介白衣-32、唯有孤獨永恆讀書-rzz75

一劍傾國
小說推薦一劍傾國
站住!”
黄少羽身子一僵,颤声道:“老大,你轻点……啊……”
营帐外守着的老黑听到自家将军惨叫着飞出来,摔了个狗啃泥,大吃一惊,连忙跑上去扶着,佩服地道:“当家的,你知道兄弟们的酒肉不够吃,就自个儿吃土,真是太伟大了,俺老黑对您的敬仰犹如滔滔江……”
黄少羽挣扎着爬起来,一巴掌把老黑拍在地上,“没看老子挨揍了吗,吃你娘的土,你给我吃!”说着把老黑的脑袋踩到土里,还用力碾了两下。
老黑果然依言“啧啧”的品尝两声,然后闷声道:“当家的,这土是甜的,好像嫂夫人做的桂花糕啊。”
“真的吗?”黄少羽眼睛一亮,伸舌头把唇边沾着的舔来尝了尝,脸色一下子由白转青,指着地上的老黑,“你……”
“呕……”
燕离牵着姬纸鸢走出营帐,就看到二人并排着在那里呕吐,忍俊不禁道:“据说这个位置从前是茅房。”
二人一听,呕吐得更厉害了,恨不得把手伸到喉咙里,把隔夜饭一起抠出来。吐完了就追上去,就见姬纸鸢甩掉了燕离的手,停下来淡淡说:“你竟然把我安排在茅房旁边?”二人幸灾乐祸地对视一眼,憋着笑远远看戏。
燕离微笑转身,重新握着姬纸鸢的小手,“傻瓜,这茅房是大户人家的,你睡的地方是房屋主人的主卧,你看看,坐北朝南,最是通透舒适。”
姬纸鸢顿时展颜,欣然被牵着走了,留下黄少羽与老黑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老黑若有所思又颇为沮丧地道:“若是俺也能只用一句话就哄得女人开心,也不至于到今天还是一个人。”
黄少羽同情地拍了拍老黑的肩膀说:“以你的智慧,这辈子怕是没希望了,要不帮你去抢一个?”
老黑道:“强扭的瓜不甜。”
“你可以加点蜜糖。”黄少羽道。
老黑道:“如果一开始就是苦涩的,那么甜蜜过后,依然只剩苦涩。我也早已过了追求过程的年纪。”
黄少羽又惊又奇,“嘿,你个老粗胚,何时有了这等文采?”
老黑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模样,满是惆怅地说道:“爱情不过是一种转瞬即逝的现实,唯有孤独永恒。”说罢叹了口气,负着手摇着头走了。
黄少羽也叹了口气,突然加快几步,冲上去一脚踹在老黑的屁股上,后者踉跄几步,委屈地看回来,“当家的,你干什么踹我?”黄少羽高傲地扬起头,“以后这些话不许在我面前说,显得老子很没层次。”说罢扬长而去。
临时的会场布置在燕子坞驻扎的营地里,几个首领都到齐了,做最后的表决。
张逸枫看了看姬玄云,又看了看连海青衫,最后看向顾清幽,见后三者皆点头,他便开口道:“燕兄弟,话先说在前头,恩情归恩情,联盟归联盟,我等不是感情用事,是经过深思熟虑做出的一致决定。”
“决定什么?”
燕离道。
张逸枫道:“联盟将奉燕兄弟为盟主。”
“不可。”燕离摇头道。
众人都有些吃惊,不解地看着他。他笑了笑,“不可否认,目今燕子坞的实力最强,主导联盟绰绰有余;不过,张掌座毕竟对龙皇朝廷最为了解,还是有劳你来排兵布阵。”
张逸枫道:“我做这盟主,不能服众又有何用?”
燕离道:“不试试如何知道?”
张逸枫环视一圈,并没有感受到抵触的目光。他仔细想了想,道:“既要我做这盟主,联盟一切事宜皆由我做主,若有不愿的,现在可以提出来。”
没有人说话,他们现在迫切要找姬御宇算账,不打算节外生枝。
张逸枫道:“既如此,联盟便以‘燕’为名,称燕盟。”他对外高声喊,“上盟书。”
营帘被掀开,一众侍卫鱼贯走进来,三个一组,一者捧着大碗酒,一者捧着金黄帛书,一者捧着笔墨,到各自的首领旁站定,各首领为表示郑重,认真地看过了盟书,然后提笔签下大名,最后都端着酒,待张逸枫简单致辞,便一饮而尽,至此盟会才算正式成立。
燕离放下酒碗抱拳笑道:“参见盟主。请下令吧,怎么攻?”
张逸枫道:“今番死里逃生,狠狠挫了龙皇的锐气,正是一鼓作气的时候。”他站起来,到中间摆了一张桌,双手一阵摆动,桌面上就显出了一副虚幻的沙盘,结构精致栩栩如生,赫然就是天上京的情景。“诸位请看,这就是天上京的全貌。此城历史比我还要古老,约在一千六百多年前建成,最初唤作盘星城,其主盘星上人是个野心勃勃的大修行者,他建此城是为了与当时才刚成气候的九大道统分庭抗礼,不过后来还是敌不过而战死,他控制的皇朝也因此衰败,形成了比现今更加复杂的百家争鸣的格局。结果你们都知晓了,大夏皇朝取得了最终的胜利,统一了人界八大境,并改名龙皇圣朝。盘星老人虽已淹没在历史的长河里,他生前留下的这座城,却是一个非常棘手的存在,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巨型的法阵。”
“法阵?”众皆吃惊。
燕离道:“我每踏入天上京,就感觉到有异样,仿佛被无数的眼睛盯着。”
“正是如此。”张逸枫取了一根细木棍,划出天上京的三条主干道,“我想你们都发现了,天上京跟普通的城池不同,共有三条主干道,其实这还只是明面上的,这法阵共有十六条主脉络,三条用作连通街巷,余下的都深深藏在地底。它们纵横交错,形成了一个非常古老的法阵体系,唤作星纹阵。星纹阵的诞生,还要推到一万多年前,那时候的修行并不像现在有固定的境界划分,每个纪元的霸主,依靠的都是天赋异禀,当然也不懂得如何运用符箓,远古先知们凭着朦胧的感知,在大地上刻画特殊的纹路,与星海产生感应,继而产生效果,这就是最初的星纹阵。后来人族崛起,在天才辈出的年代,从各地出现远古遗迹,修行者们从遗迹里取得了远古星灵一族留下来的残缺的符箓,这才开启了以符箓为核心的法阵。”
他用木棍在城墙外墙处划出相互对应的缺口,“诸位请看,即便是明面上的主干道,也是做了伪装的,我指出来的方位,便是被隐藏起来的城门。也就是说,天上京一共有六个城门,被隐藏起来的两个,一个直接通往真龙之庭,也就是皇宫;一个通往天上原的入口,那里石柱林立,是星纹阵连接天上原取得供养的辅阵,唤作支翼阵。”
“支翼阵?”燕离心里一动,“可是腾龙榜大考止境印证的考场?”
“正是。”张逸枫点头。继续说道,“星纹阵不破,燕盟大军很难攻破天上京,是以我们的行动,要围绕着破阵,跟燕子坞攻打五行院是一样的。星纹阵虽古老,威力却不容小觑,在城中但凡掌有符印之人,都可不借助真气施展绝技,而一些身怀异术之人,更是可以召来天地异象。”
姬玄云目光一闪,道:“怕什么,就让燕离去打头阵,去破那劳什子支翼阵,正巧他也认得那个地方。”
张逸枫道:“那就有劳燕兄弟了。”
“定不辜负。”燕离领受。
张逸枫道:“我来说一说计划,正好是六个门,离恨天走这里。”他用木棍指向对面一个缺口,“此门唤作正德门,通往皇宫,皇宫将是此次作战最艰难的部分,因为那里不止有围绕着姬御宇的大内高手,还有一个活了上千年的老怪物!”
“嘶——”连海青衫脸色微微变白,“难道是寰宇神仙?”只有寰宇神仙才能活过八百的岁数。
张逸枫的脸色略微地产生变化,似有缅怀,好像又带着些哀伤,又仿佛愤怒,但是最终,这些变化都消失,只剩下无尽的冷漠,“他背叛了他最好的朋友,受到了诅咒,永远无法踏上绝顶了。”
燕离实在很容易发现仇恨的迹象,他看到张逸枫的冷漠的眼睛里,射出无穷尽的仇恨的怒焰,不禁有些恍惚起来。“既不是,怎能活上千年?”
张逸枫道:“此人把肉身与魂魄都炼入了‘星纹阵’里,并以其绝世神通在皇宫里摆出了‘神龙大阵’,要对付此人,破除‘星纹阵’只是第一步,还要将他完全抹灭才行。由于离恨天与此人有不共戴天之仇,所以通往皇宫的门径,请务必相让。”
“他到底是谁?”姬玄云心中隐隐猜到了一个人。
张逸枫道:“他便是龙皇太祖姬万峰!”
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营帐内的议论声“哗”的汹涌起来。
燕离叹道:“看来当年争霸,还有着隐情。”
张逸枫淡淡笑道:“都过去了,现如今对他只有仇恨,不提也罢。我意分兵,打乱龙皇部署,请诸位各自去攻一门,其中燕子坞熔岩军团去助顾少殿主进攻正北‘煊赫门’;飞龙军团去助连海庄主进攻正南‘锦绣门’;燕兄弟率绿林军团去攻‘隐元门’,那里是通往支翼阵的门径;长州王率军进攻正东‘清平门’……”
“诸位,”他首次用充满威严的眼神环看众人,“成败在此一举,下夜丑时行动,回去准备吧!”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