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g47j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ptt-第二百六十三章:洛卡族鑒賞-5edol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宠夫田园:带着包子去打野
洛轻舞看着南宫冥这样说,伸出自己的手搭在他的手背上:“小冥子,扶着爱家出去看看。”
看着她这玩心的模样,南宫冥学着宫里太监的样子回答:“嗻~!”
洛轻舞笑得不行,边上的两个婢女也是看着小姐和姑爷这样,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姑爷实在是太疼小姐了,这样还愿意配合她玩闹。
等到出来,下面的洛卡族人也在等待了,看到自己家女王大人出来,还带着王冠都欢呼了起来。
“哇卡哇卡,女王大人万岁。”
洛轻舞现在也确实将这一百多人的洛卡族当作是自己的族人,要护着他们走的更远。
“我的子民们从今天开始,我将带着你们走向不一样的世界,用你们勤劳的双手创造无限的未来。”
下面的洛卡族人都十分开心,这个庆祝宴一直到了晚上。
大家喝着吃着就连跟着来的暗卫们都禁不住叹息。
他们实在太郁闷了,在这里原来吃的少是要被鄙视的。
原本这些洛卡族的人饭碗都特别大,但是还是比他们平时吃饭的时候碗大一倍。
看着他们吃不完,那些热情的洛卡族人一直劝说着。
“你们难怪力气那么小,原来吃的这么少。”
“得多吃一些才能有力气呢。”
那些暗卫只能使劲的吃,结果到吃完的时候才发现胃撑得不得了。
这要是真的,干活和打架就真做不到了,银翼在一旁和隐杀对视了一眼都无奈的摇头。
不过现在也好,在是在诺卡族这边,不会有什么危险,让这帮兄弟稍微的放松一些也好。
不过也只限于今天以后还是要他们保持警惕,毕竟保护主子和王妃才是正事。
而在齐国颁发了一条皇令,说王妃和摄政王在对抗蛮族的时候,为大家牺牲了。
这消息轰动了整片大陆,人们都唏嘘不已,这时才知道原来所谓的神医竟然是他们的王妃。
这时才知道,所有的阴谋都是由满族人引起的,然而皇后的事情则被隐瞒了下来。
毕竟这烟馆的事情也造就了许多人受害若是说出来,哪怕是皇后已经死了,但是现在南宫博庭还是皇上。
若是让那些人知道,定是会记恨的,为了避免南宫博庭的形象受影响,也为了不让别人抓着这个话题。
所以南宫博庭他们选择了隐瞒下来,同时也给了皇后一个风光的大葬,虽然只有骨灰。
而且洛倾我所有,我们下的资产都到达了南宫博庭和洛尘的身上。
其中掌权人变成了赵无言,这一巨大的变动,让这些百姓有些难以适从。
应该说是不想要战王,离开毕竟南宫冥从来都是保护神的存在,这没了南宫冥,大家还是有些惶惶不安的,生怕别的国家来打仗。
“哎,你说现在摄政王已经不在了,别的国家会不会再起野心?”
“我也在担心这个问题,毕竟有摄政王在别的国家不敢冒犯。”
“是啊,那样战神的人物最终为了保护我们还是牺牲了。”
“他们夫妇二人创造了我们美好的生活,却因为我们而牺牲,我们老百姓何德何能?”
大家越说越难过,最终每个人都在自家门前挂上了白帆。
原本热闹的街道也变得都是穿着白色衣服的人。
南宫博庭收到消息的时候,赶紧一人传令下去,让大家一切如常,这也是摄政王和娘亲的决定。
而且让大家挂着喜庆的帆布,说是摄政王个王妃的决定,说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开心。
这些百姓虽然心中有些疑惑,但是也立刻将白白换成了红布。
整个皇城就如同是迎亲一般,就像过年一样喜庆。
随后赵国和云国都派来了使者,签订了永久和平协议。
等到南宫不停将这协议公布的时候,一些改变性都欢呼雀跃,先前的不安也一扫而空。
他们同时也记住了,这一切都是南宫冥和洛轻舞带来的。
然而被他们的记住的人却在这边开始了大开发。
银翼和隐杀等人都被南宫民派遣了出去,虽然的轻舞不知道他们去做什么,但是想来南宫冥有别的事情要做,也就没有询问。
这一天两人正在简陋皇宫中的时候,卡普急匆匆地跑来了。
“女王不好了,不好了。”
洛轻舞听得眉头一皱,转头着急的问:“卡普什么事情你慢慢说。”
“这次开出来的良田不够,那些农作物长得实在太好了,现在若继续这样下去恐怕会影响生长。到时候连预计的收成都达不到,这该如何是好?”
边上的南宫冥剥了一个橘子放在洛轻舞的手中,慢慢悠悠的道:“那就再开几亩田出来好了。”
洛轻舞点点头,又悠哉悠哉的靠了回去:“说的不错,去在开县良田出来将那些多出来的一直一些过去,只要多交一些粪必然能存活。”
听到洛轻舞和南宫冥这样讲卡普也就放心了许多,急急匆匆的就出去了。
可是过了一会儿又着急的过来:“我们在开垦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地下不断的往上冒水,但是那水却是冒着热气的,我们都不敢靠近。”
陆轻舞一听河边上的南宫民对视一眼,两人急匆匆的就长这些热水的地方而去。
南宫冥让人上去用东西试探了一下,等人回来禀报说没事,这才又派人伸手去摸摸水。
洛卡族的人都紧张的看着,实在是他们先前因为天外之石的缘故造成了整个种族差点灭亡。
而现在又出现了地下冒出来的水是热的,一个个都吓得很紧张,但是因为女王在,他们又强行忍着不发。
洛轻舞看了一会儿,随后笑了起来,边上的卡普实在不明白。
有些紧张的问:“女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会不会……”
洛轻舞有些同情的看向卡普,他们这些人真的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西枭王的俊妻
安抚道:“你们放心吧,上苍对你们是那么好,你们就是他的宠儿,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而是由地热引起的,这些水呢是温泉。”
“温泉对人体是很有好处的,在里面泡一泡能起到强身健体的作用。”
“你们再把这里挖大一些,以后大家都可以到这里来泡温泉。”
得到这样的答案,洛卡族人都十分的开心,又将这个坑挖了很大,还在里面填上石头,这样的话就算进去泡温泉也不会将水弄浑浊。
而那边搬来的石头洛轻舞拿起来看了看,发现这是未经过打磨的原石。
赶紧让他们停下:“你们别把这样的石头装进去了,里面可是有宝石的。”
平时这些人挖出来石头都是直接暴力的劈碎,所以石头没有办法完整,那里面的晶石也是不完整的。
而这样的碎了就不好用了,而且洛轻舞发现这些石头居然有些是玉的原石。
洛轻舞觉得这简直就是报亭天物,需要找个方法教他们如何打磨原石才行。
随后回来两人就开始计划传授这种打磨的方法。
卡普也很快实行了下去,那些原石一个个被拿着达摩,先前的时候大家都不是很熟悉,打磨出来的也不完整。
直到一个月后,整个岛上又发生了许多变化,而且经常洛轻舞都回去这温泉边上泡泡脚。
如今他的肚子越来越大了,走路的时候南宫冥,生怕她摔着,所以经常都是跟在身边的。
第二天洛轻舞跟着去验收这一个月打磨的石头。
而南宫冥这一个月除了陪着洛轻舞也没闲着,经常会去做教书先生,传授那些人大陆上的知识。
那些暗卫也被分去教小孩,妇人和姑娘,原本行走在刀尖上的他们,如今却成为了一个个老师。
然而这一天出去的隐杀他们也回来了,来到捡漏王宫的时候,南宫冥正忙碌着写字。
洛轻舞则是坐在他的旁边悠哉悠哉的,不时喂给他吃一些东西。
隐杀上前拱手:“主子。”
南宫冥停下手中的动作,抬起头看向隐杀:“调查出什么了,直接汇报吧。”
“确如主子所料,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有另外一片大陆,那片大陆与我们之前的齐国很像。”
“但是上面还没有流通任何科技,还是比较原始的国度。”
边上的洛轻舞听得眼前一亮,原本他还想着带着些洛卡族人要重新发展,但事后又得去齐国或者云国赵国这样的地方跑。
Psyangel二季 adflictio
还想着能给自己调个妆易个容,毕竟现在在那片大陆上,自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再度出现免得将别人吓坏了。
毕竟曾经的自己实在太成功了,估摸着那画像到处人都应该传遍了,要真走到那片大陆上去炸尸恐怕要吓坏一些人。
既然决定离开了,那肯定不能随意再出现,所以洛轻舞原本打算的是乔装易容。
而现在又发现了另一片大陆,那么就证明自己可以继续带着洛卡族上那边去做生意。
一想到又可以征服一片大陆,洛轻舞整个人都跃跃欲试的。
边上的南宫冥忍不住摇了摇头:“你这巴不得马上去的模样,别告诉我你已经忘了,肚子里面还有小宝宝。”
一听他这么说洛轻舞转过头,很是讨好的笑着。
“嘿嘿,我们就去看看嘛。”
南宫冥实在头疼很狠,自己这娘子怎么就那么不上心呢?都已经是七八个月的身孕了,现在要跑出去,那要是出了什么,好歹岂不是直接在路上生了,突然觉得有些替自己儿子女儿担心。
有这样一个心大的娘亲,到时候真的能将他们安稳生下来吗?
转头戳了戳洛轻舞的额头:“在你没有生下宝宝将这月子身体养好的话,我是不会带你出去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那请问我瘪了瘪嘴:“这怀孕一直让我待着,实在太无聊了些,你就带我出去玩玩嘛。”
南宫冥很是坚定的拒绝了他,虽然知道这个小丫头这样一直呆着确实有些为难了,但是现在为了自己的儿子女儿着想,绝对不能让她出去。
也可怜自己的女儿还没出来自家娘亲,怎么就这么不安分呢?
当然可怜儿子那只是顺带的,关心女儿才是真理。
“不行,这次你必须听我的,养好身体后才能出去,不然以后就算出去做生意,我也让隐杀她们去,你就一直待在这岛上。”
一听南宫冥不让自己去洛轻舞,也就泄气了。
这样无聊的日子一直待着,她觉得自己都快发霉了,要知道这样还不如多在齐国陪陪娘亲他们呢。
唉,这才离开没多久就开始想小包子了,要是小包子在的话,一定会随着自己走。
怎么说自家儿子那也是皇上,自己就是想去哪里逛都可以呀。
“唉,可怜的我呀,每天只能待在这里,都快发霉了,我相公也不爱我了。”
“原来爱是会消失的吗?现在的我好可怜哦。”
看着洛轻舞一边吃着橘子,躺在那里,大着肚子嘴里还一直碎碎念的样子,南宫冥无奈地摇了摇头。
边上的两个婢女,那是笑得肩膀直颤抖,自家小姐怎么就这么好玩呢?
南宫冥走到她身边安抚着:“你看当初我们俩就挺对不起肚子里面的小东西,若是现在在带你出去,在路上出了什么岔子可如何是好?”
“你也知道在这海上风暴大到时候遇到也麻烦,哪怕你我种族不同也不行,充满着变数。”
“为了他们俩你再忍忍可好?”
“等你做好月子了,我再带你们出去可好?”
这时肚子里面面的俩小家伙也开始躁动起来,似乎在抗议之家娘亲根本就不在意自己。
洛轻舞嘴角抽搐了一下,戳了戳肚子:“你们俩小家伙给我安定一些,再这么闹腾,我可就真出去玩了啊。”
“再说了,你们俩在里面再待个把月就该出来了,到时候还敢折磨我的话打你们屁股,娘亲这段时间可是让你们俩早疼的吃不好睡不好呢。”
说是这样说,但是手中的橘子一个劲儿的往嘴里面塞。
边上的小春忍不住笑了,自家小姐这哪里是吃不好睡不好,那一天是吃了就睡,偶尔出去晃荡一下,回来还睡。
吃的比以前可呢,怎么就变成吃不好,睡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