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xtc9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萬道神帝 txt-第四百七十一章 我輩楷模-uhk57

萬道神帝
小說推薦萬道神帝万道神帝
白天的时候,鹿宁晗也对星夜说过同样的话。
眼下,几人再次说出,消息看来是真的。
可是在这个地方,星夜并没有在意的人,甚至都没有太熟悉的人。
敌人想用威胁这一招,明显是行不通的。
星夜想不通,于是摇了摇头。
“不要大意,说不定有什么被忽略了。”贺鹰也是提醒道。
桌子上摆满了精致菜肴,几人边吃边聊。
有酒有肉。
同样的食物,拿到这里价格最少翻了一番。
因为这里的酒,还有另外一个名字。
花酒!
可惜,几人就真的只在这里吃菜喝酒。
比起旁边的莺莺燕燕,情声笑语,他们这一桌就显得孤单寂寞了很多。
霸宠惹火甜心 白幼娘
尽管不断有火热的目光,从旁边投射而来,充满了诱惑。
几人有心无胆,只能无视。
战岚跟秋霜,看向那些莺莺燕燕,则是一脸嫌弃。
二人的伪装,自然逃不过那些女人的眼睛。
她们不仅不怒,反而开启两人的玩笑,这让二人更怒,战岚叫她们浪蹄子。
“这样一顿酒,估计我会终生铭记。”
陆飞的目光,从远处那一条条白花花的大长腿上收回,既然不能身临其境,只能就着美景喝酒。
贺鹰点了点头,深表赞同。
来了天香阁,喝了一场都是男人的花酒。
“总之你小心一些,千万不要被算计了。”
吃过东西喝过酒,几人便是告辞了。
男人们倒是想在留在这里过夜,可惜身旁带着两个拖油瓶,只能悻悻离去。
离开时,他们都没有结账,表示一起算在星夜头上。
接下来剩星夜自己,倒是没有人管他,可他依然感觉有些头大。
他想跟老鸨要一间屋子,结果老鸨笑着告知没有单独的房间。
真想要,老鸨说自己可以腾地方。
看着对方眨呀眨的眼睛,星夜几乎要把刚刚吃进去的东西给吐出来。
他拒绝了对方的好意,硬着头皮,去往小玲月的住处。
小玲月还没有睡,桌子上摆着一壶酒,几样精致的下酒菜,两双筷子,两个碟子,两个玉杯。
似乎在等着他回来。
星夜的头,更大了。
好在这个晚上,并没有特殊情况发生。
小玲月只是简单敬酒,也没有了昨日的主动。
少了一分魅惑,多了一分从容气质,这也让星夜放松了下来。
两人相对而坐,相敬如宾,小玲月说着一些趣事,星夜静静听着,偶尔他也会说些冒险的事情,小玲月一脸神往。
又是两壶酒下肚。
小玲月早早睡去,星夜继续去那片空间凝练刺灵。
两天之后,鹿宁晗告知,监视他的人明显变少了。
而城外的人,却多了起来。
这让星夜更加疑惑,他很确信,自己是不可能离开的。
到了第五天的时候,有吵闹的声音响起。
星夜从灵树林空间退出,一开始并未在意,这样的场景太多了。
来这里喝花酒的,都是有些身份的,吵吵闹闹很正常,但真正闹事的,还不曾有一个。
不过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明显天香阁没有压制住。
“星夜,你敢不敢出来!”
一则声音从外面传来。
这声音是天肖的。
星夜很诧异,自己跟他并不熟,对方为何找上门来?
“公子?”刚刚醒来的小玲月,担心的看着他。
“没事。”
星夜缓缓摇头,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下方已经汇聚了很多人,不仅占满了天香阁,就连墙外也站着很多人。
“贼子,把东西还我!”
看到星夜,天肖面容阴沉,整个人已是腾空而起,站在栏杆之外,冷冷的盯着星夜。
星夜的脸色变了,隐隐间似乎猜到问题出自哪里。
他看着天肖,不动声色道:“什么意思?”
“还不承认?”
天肖手中,出现了一枚玉佩,有光流转,他激发了玉佩。
“嗡!”
玉佩激起涟漪的一瞬间,从星夜身上飞出了一道光。
这道光芒,悬浮在星夜头顶。
星夜的脸色,又一次变了。
是灵树的入口!
“诸位,你们都看到了吧?”天肖怒道:“我们严家丢失的灵树坐标,就是被他偷走了!”
下方哗然一片。
严家灵树坐标被偷一事,最近已经传的沸沸扬扬,而天肖来到这冬寒城,就是为了那午夜人。
星夜脸色当即就难看了起来,有种骂娘的冲动。
对方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找上门,他之前的隐忧应验了。
那道无意间听到的声音,果真是赵本的。
而这一切,竟然是那该死的赵本设的局!
“天肖,你别胡说,你的坐标是被午夜人偷走的。”下方传来了战岚的声音。
星夜低头下望,不仅战岚来了,陆飞等人也在。
很显然,这不是什么巧合。
这使得星夜,又在心中对赵本破口大骂。
这该死的过街老鼠,谁都敢坑。
下次如果再遇,他非得踹死他!
“我知道是午夜人偷走了!”
天肖的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然笑意,他指着星夜,“所以,他就是午夜人!”
此言一出,再度引发哗然。
天香阁中的其他客人,以及那些美人都出来了,听闻此言纷纷看着星夜,目光之中带着异色。
午夜人在这里的名声可不好,算是过街老鼠这一类的。
没事骂两句,有事更要骂两句。
难道眼前这位俊朗的公子哥,竟然是那名声极差的午夜人?
不少人表情惊疑不定,特别是那些天香阁的美人们,都感到不可思议。
她们目光连闪,如果真是这个俊朗的公子,其实还是能接受的。
毕竟对她们来说,一张英俊又帅气的脸庞,比什么都重要。
“你明明知道星夜不是午夜人,为什么要胡说八道栽赃星夜?”秋霜也是不满开口。
天肖说道:“如果他不是午夜人,为何家族丢失的灵树坐标,会在他的身上?”
此刻的灵树坐标,依然漂浮在前方。
不是天肖不想拿回来,而是他没有这个能力。
毕竟,他不是御灵人,无法控物。
“他们肯定是一个人!”
“真是没有想到,星武的护龙使,竟然就是偷鸡摸狗的午夜人!”
“这没什么奇怪的吧?毕竟是小地方来的,没见过什么大世面!”
“没有就偷,这似乎很符合他们的气质。”
下方立刻传来讥讽的声音。
当日在冬寒楼里,他们都亲眼见到了午夜人赵本,甚至幽影那边,一直都有赵本的画像。
在城中追赶之时,也有不少人看到了午夜人赵本。
可是眼下,依然有人断言星夜就是午夜人,这很显然就是刻意的栽赃了。
天肖看着星夜,目光之中带着咄咄逼人的气势,“如果你不是午夜人,为何坐标会在你的身上?”
星夜正在想着一些措辞,显然是对自己怎么有利怎么来。
可是天肖并未给他这个机会,他立刻抱拳,冲着天空说道:“还望统领大人做主,拿下这个午夜人!”
他的话音刚落,场中便是凭空多了一人。
这是一个身穿战甲的男子,一出现周身便是涌动着肃杀之意。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驿路羁旅
他是冬寒城的统领,魏破。
他看着星夜,目光微微眯起,无限杀意自眼底显现,“午夜人四处偷盗,无恶不作,今日必然要把你绳之於法!”
他举起手来,喝道:“来人!”
“在!”
洪亮的声音从四周响起,那些早已集结完毕的将士,纷纷向着天香阁而来。
转眼间,他们便是包围了天香阁。
“敢在天香阁撒野,你们好大的胆子!”
那位星罡境护院走了出来,冲着空中的魏破喝道:“魏破,你胆子可不小!”
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护院,但他丝毫不惧一城的统领。
这不仅源自于实力,更源自于身后的势力!
魏破向着空中抱拳道:“奉城主之命,特来捉拿午夜人!你天香阁接下来有什么损失,事后可以上报到城主府,冬寒城自会给予赔偿。”
小玲月站在星夜身后,有些担心的看着他。
四楼房间里,鹿宁晗面无表情。
天香阁的势力是不小,可凡事都要占一个理字。
这一次,对方无疑是带着‘理’来的。
肃杀之意涌动,将士们的气机,已经完全锁定了星夜。
星夜可以不惧这些士兵,但不能无视此地的规矩。
所以这一次,还真是有些麻烦了。
“魏破,你脑子不好使了的吧?”
就在这时,一道淡然的声音从下方响起。
“找死?”
魏破的目光,漠然下扫。
陆飞掏了掏耳朵,身形一步一登天,来到了空中,“你明明知道那赵本才是午夜人,为何今日跟着天肖瞎胡闹?天肖把坐标搞丢了,脑子变得不好使,难道你脑子也不好使了?”
“陆飞,你什么意思?”
天肖扭头的盯着陆飞,魏破的脸色也很难看,如果不是这个家伙身份不一般,他早就一巴掌拍下去了。
“当日的赵本,你又不是没见,何必要在这里惺惺作态,污蔑星夜?”陆飞瞥了一眼天肖。
“如果他不是午夜人,那这坐标作何解释?”
天肖还是那句话。
“这个……你不该是问我吗?”
作为当事人的星夜,终于发声。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在了星夜的身上。
星夜轻咳一声,道:“说起这个小玩意,那就说来话长了。嗯……该从哪里说起呢。”
星夜似乎正在思索,其他人都没有打扰,静静等待着。
“天阴帝国的星河古道,应该是小有名气吧?当初我们进入了古道深处,在获取星辰原石的时候,我听到一人求救,走过去一看,一个陌生人卡在石峰里出不来了。索性我就救了他,他为了报答我,就给了我这个东西。”
“就这么简单?”天肖显然不信。
其他人也是将信将疑。
星夜说道:“当然不是这么简单,我只是说了一个大概。”
魏破下意识道:“那你详细说说。”
星夜继续说道:“他出来之后,说要报答我,我拒绝了。我星夜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救了人无需他人报答!”
四周立刻有着诸多鄙夷的眼神。
而那些美人们,都是莞尔一笑。
“可是谁知道那个家伙急了,听说我不要报酬,满地打滚。哭着喊着要给我,那个劲头,就差喊我叫爹了。”
星夜捂住了脸,“简直惨不忍睹!你知道,为了让我收下这个东西,他最后说了什么狠话吗?”
所有人都看着星夜,十分好奇。
“他说,我要是不收,他赵本就去跳粪坑,一天跳一个!”
此言一出,立刻引发哄笑之声。
天肖的脸色,难看了起来。
魏破的脸色,也是无比铁青。
他不信!
星夜继续说道:“当然,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他是午夜人。你们来评评理,遇到那种情况,我能让人家跳粪坑吗?而且还是一天跳一个,不带重样的。”
很多人感觉胃里开始翻滚起来,那种画面想想都有味道。
“所以,我就勉为其难,把它收了起来。”
星夜摇了摇头,道:“只是没成想,这是那个家伙偷来的,怪不得满地打滚,跳粪坑也要给我,你说可气不可气?”
“来到这冬寒城,我才得知对方是午夜人。当然,说午夜人是好听的,简直就是一只过街老鼠嘛,太可恨了,听说了他的事情,我都恨不得踹死他!”
很多人点头,跟星夜有着同样的感触。
“从此,我星夜与他为耻,果断分道扬镳!干什么不好,非得偷鸡摸狗,今日正好,物归原主。”
星夜伸出手指轻轻一弹,灵树坐标便是向着天肖而去,“他给我这破玩意,我一直带在身边,也不知道有何用处。如果早知道这就是严家丢失的坐标,我一早就送到府上去了。”
房间里的鹿宁晗,听着星夜满嘴的胡说八道,撇了撇嘴,还真是张口就来。
说谎话眼睛都不眨,明显,这就是惯犯!
天肖下意识接过坐标,愣在那里。
星夜又道:“幸亏是我,如果换了其他人,估计就把这没用的东西给扔了。也就我这个有心人,一直把它带在身边。当然,你也不用谢我,做好事不留名这种事情,我星夜干得多了。”
天肖有些傻眼,明明是来抓贼的,为何对方几句话下来,反而成了自己的恩人。
他看向旁边的魏破,魏破也有些傻眼。
现在该怎么办?
剧本,还能按照原计划发展下去吗?
“大家应该都知道,我来到这里,是因为有人污蔑我是午夜人,还说如果我继续住在客栈,就杀掉客栈的所有人。”
星夜无奈一笑,道:“为了挽救无辜的人,我就只能来到这里,跟一众姐姐们作伴,毕竟她们都不是住客栈的人,不会连累到她们。”
四楼,鹿宁晗嘴角原先还有笑意,可是听到这句话后,脸上的笑意渐凝。
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自从星夜来到这里,她安排的护卫,足足增加了两倍,即便如此每天还有宵小出没。
他们付出那么多,到了星夜这里,就一句不会连累。
她真相出去揭穿对方。
星夜的话锋一转,道:“但是这些事情,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天肖兄你也莫要跟我客气,也不要因为我把坐标给了你,而感到不好意思,从而对我感恩戴德,非要把我在这里的花销给结了,真没这个必要。”
鹿宁晗被气乐了,这是打算给自己这几日的住宿,找个饭票?
天肖张着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
战岚捂住了额头,原先还有些担心这个家伙,谁能想到,他的无赖劲头又出来了。
上次天阴帝国一行,在大小场面中,她可是见过星夜数次耍无赖。
比如暗中有人说话,他便什么都不管,见人就打。
无辜不无辜的,根本无所谓。
这个家伙,从来就不是单纯的善类!
天肖想要诬陷他,还真是想多了。
现在倒好,几句话说下来,估计天肖不给他结账,都会显得自己不仁义。
只是,自己喝花酒,却让别人来结账,会不会太无耻了些?
“这也太……”
即便是陆飞等人,此刻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只能冲着星夜连连伸出大拇指,表示钦佩。
星夜负手而立,看到天肖没有反应,于是又道:“天肖,我知道你感激我,只是太过激动,所以说不出话来。我能理解,理解的,但是真不用替我结账,如果你实在过意不过去,非要结账,那我认识鹿姑娘,天香阁应该是能给你打个折的。”
“我……我……”
天肖张着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远处的美人们都忍不住的笑了。
“这是人才啊!”战猛感叹道。
“太他妈无耻了!”贺鹰也惊叹着,“难道,这就是不要脸的最高境界?”
陆飞摇头,正色道:“不,这是我辈楷模!男儿,当如此!”
“我呸!”
天肖喝道:“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
星夜语重心长道:“天肖啊,我说……”
“别说,我一个字都不想听,大人,快把他弄出去!”
天肖急了,原本的贼子,被这厮说成了恩人,现在还要让他结花酒前,再让这厮说下去,自己是不是还要把坐标再送给他,才能彰显诚意?
魏破一愣,看向天肖,那眼神似乎在说:还能这样?
天肖又看向魏破,似乎在说:不这样,你给他结花酒钱?
魏破当然不可能结账,因为坐标没给他。
于是,天肖又道:“大人,此人胡搅蛮缠,胡说八道,赶紧把他驱逐,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待在我们冬寒城!”
“没错,驱逐!”
下方的人,开始喊了起来。
自然是之前说星夜是午夜人的那些人,也是剧本里安排好的人。
魏破见状,也不等其他人回应了,直接快进道:“既然这是民意,立刻驱逐!”
他立刻动用大阵,就此驱逐了星夜。
果断,直接!